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一坨鸟粪
    卓然马上把石榴花叫来,告诉了她这个结果,并问她为什么不提取海东青的羽毛。

    石榴花说道:“海东青的羽毛都是很珍贵的,海东青浑身上下都是宝,即便它掉下来的羽毛,都是要一根根捡起来收藏起来的。因为有些喜欢海东青的人会把它的羽毛放在枕头里,枕着睡觉,所以海冬青的羽毛也是轻易得不到的。”

    卓然便说道:“我要来检验一下而已,大不了用完了还他,你现在马上去给我取一根回来,大小跟这个差不多的。”

    石榴花答应了,快步离开。

    卓然暂时无事可干,便信步来到了书房。只见书房里婵娟身穿薄纱,正趴在书桌上,手握毛笔竟然睡着了。卓然便走了过去,瞧见她趴在桌上睡得正香,便将她手里的毛笔取了下来。

    他有心开个玩笑,在她的嘴唇上画两撇胡子,又或者在她眉心画一道二郎神的眼睛,又或者在她眼睛外面画两个轱辘圈,就好像戴眼镜一样。

    可是他提着毛笔,望着婵娟花瓣一般柔美的脸却不忍心落笔了,叹了口气,将笔放在了笔架山上。又瞧见桌上有一首诗词,旁边摆着一本摊开的诗集,看了一下是诗经,原来婵娟在抄诗经。

    卓然能感受到她的寂寞。心想,等到自己这段时间忙完了,一定要带她去外面游玩散心。

    这段时间赤日炎炎,地皮都要晒出油了,出外面去游玩的确不是个好主意。莫不如再等些日子,天气凉爽一些,在带她到东海去,荡舟游玩。海风徐徐,坐在船头吟诗作赋,感受着碧波荡漾的惬意,那应该是很有意思的。

    卓然正想的出神,忽然婵娟轻声嘤咛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便看见卓然站在她身边,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身来,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衣冠,见到没有凌乱,这才不好意思的揉了揉眼睛,说道:“我竟然睡着了,你啥时候进来的?也不叫我。”

    “又没啥事,叫你起来做什么呢?困了就睡吧。”

    “是呀,醒来也没事干。”

    婵娟怔怔的重复了一句,卓然听她话语有些落寞,赶紧道:“我知道你闷得慌,我刚才还在想,等这件案子破了,我就带你到海上去玩儿去。我们坐着海船,吹着海风,吃着海鲜,享受着逍遥自在的日子,好不好?”

    婵娟顿时面现喜色,说道:“那太好了,你可不许哄我玩。”

    “当然不哄你,案子破了我们就走。”

    婵娟美丽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低下头幽幽的说道:“这案子完了,说不定又有新的,更大的案子需要你去破,又怎么可能有时间陪我呢。”

    卓然挠挠头,这倒是实话,不过他还是说道:“没那么背吧,只要不是人命大案,其他案子还有别的人也可以破呀。而且哪有那么巧,命案一个接一个,我看辽阳府还不至于乱到这个程度。”

    卓然说道:“我答应你,这个案子破了之后,不管再发生什么事我都不管了,咱们出海去玩。我跟知府大人说一声,给我一个假,我们去好好逛一下呗,反正没有我在他们同样也会干的很好。以前我不在,难道就没有破案吗?不要以为离开我地球就不转了,——我的意思是不要把自己当成救世主,我从来都是这样告诫自己的。”

    听到卓然颠三倒四的这番话,婵娟听懂了他心中所想,感激的眼圈都会有些湿润了,说道:“你也不必如此,咱们什么时候都可以去,等到稍微空闲一点也未尝不可呀,要是真有大事,还是以公事为重。”

    卓然瞧着她,伸手过去揽她入怀,婵娟靠在他的肩头合上双眼,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温馨。

    石榴花回来了,告诉卓然说她拿到了海东青的羽毛,卓然立刻进行了显微镜比对,结果发现依旧不一样,证明死者衣裙上黏附着的这个羽毛不是海东青的。

    究竟是什么飞禽的呢?卓然真有些迷惑了,不过他心里又有多了些希望,因为如果常见的飞禽或者家禽都被排除在外,就说明这种羽毛比较稀有,越稀有,范围就越小,就越容易锁定嫌疑人,但关键是要先找到羽毛的种类。

    石榴花对卓然说道:“我倒有个想法,咱们何不拿着羽毛去找飞鹰,他不是猎手吗,他应该打过很多飞禽走兽,或许他能认出是什么羽毛。”

    卓然眼睛一亮,说道:“对啊,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石榴花说道:“我去派人叫他来。”

    卓然摆摆手说道:“既然有事求到别人,还是登门拜访的好,不然让人觉得我们架子太大。”

    于是卓然吩咐备轿,带着石榴花乘着官轿来到了猎手飞鹰的家。

    这飞鹰住的宅院还挺大,很宽敞,家里还有几个仆从,另外还有几名弟子。飞鹰听到官老爷亲自来了,他赶紧亲自跑到门口来迎接,恭恭敬敬地把卓然他们请到了家中。

    卓然走进大厅,只见大厅墙上挂了不少的兽头和飞禽的羽毛。卓然挨个瞧了去,问道:“这些都是你猎杀的?”

    “回老爷,都是小的猎杀的,只是觉得好看,所以挂到墙上。”

    卓然点头说道:“我也曾见过不少喜欢打猎的猎手,家中陈列满了动物的标本,——你可能不知道什么叫标本,就是给动物的身体经过特殊处理之后,让其不至于腐烂,而做成的跟真的一样栩栩如生的动物的样子。你若真有兴趣,什么时候我教你怎么做,那样你就不至于只挂羽毛在上面了,还可以把你猎杀到的这些飞禽走兽一个个都做成标本摆在家中,岂不是更有意思吗。”

    “哎呀,如果真有这样的技术那可真是太好了,小人这里多谢大老爷,一定抽空登门拜访,向大老爷学习这门技术。以后大老爷需要什么野味尽管说,特别是飞禽,小的一定给你捕回来。”

    “行啊,多谢!”卓然心想,古代就是好,随便杀野生动物也没人管,也不会涉及野生动物保护的问题。

    挨个转了一圈之后,这才在交椅上坐下,卓然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纸袋,把那一片羽毛取了出来,放在桌上说道:“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你帮我辨认一下,这是什么飞禽或者家禽的羽毛?”

    判官大人亲自登门求教,这让飞鹰感觉到很是荣耀,马上恭恭敬敬的把那一片羽毛拿了过来,瞧了一眼,马上笑了:“这是一种灰色大雁的毛,他外表是灰色的,而里面的绒毛则是白色的。用来做衣服非常暖和,我这里就有不少灰色大雁的绒毛,能够卖得很好的价钱,不少人在我这订货呢。若是老爷喜欢,我一定给您优先凑够一件夹袍的。咱们大辽这些年雪灾不断,寒冷的冬天差不多有半年了,穿上这种灰雁绒毛做的夹袍,又暖和又轻便,很舒服的。”

    卓然瞧了他一眼说道:“那你现在有这种大雁的羽毛吗?拿过来我瞧瞧。”

    “有啊,只是数量不多,被别人差不多都买走了。大雁非常难猎杀,一般猎人猎杀不到的。好在我箭法还不错,嘿嘿。”

    他颇为得意的笑着站起身,说道:“我这就给您去拿去,你稍等。”

    说罢,他转身进了后院,很快拿了几根羽毛出来递给卓然。

    卓然拿过来肉眼比对了一下,果然外形毛色都差不多,但是这个还需要用比较显微镜来进行形态学比对,才能得出最准确的结果,于是卓然说道:“这几根羽毛能不能送给我?”

    “当然没问题,老爷需要多少说个数,我会尽快给你筹到的。”

    卓然笑了笑说:“夏天还长,以后再说。对了,我看你这庄园挺漂亮的,能不能带我四处走走啊?”

    “没问题,大老爷这边请。”

    说罢,领着卓然和石榴花在他的院子各处游玩。

    这院子还挺大,到了后院,卓然瞧见地上有一些干涸的白色的鸟的粪便,不由心头一动,对飞鹰说道:“我有点口渴,你能不能给我端杯水来?”

    飞鹰本来想请卓然看完后,回大堂去坐着喝茶,可是卓然显然意犹未尽的样子,并不想当即回去,只能立刻说道:“我这就叫人给你端来。”

    卓然点点头,他本来意思是想支开飞鹰的,可飞鹰却要仆从去端茶,他也不好阻止。眼珠一转,又想到一招,说道:“我听说你箭法如神,能够连发四箭,连天池宗东门的内门弟子都被你击败了,不知道能不能露一手,让我也开开眼呀。”

    飞鹰说道:“既然大人说起了,那小的就献丑,我这就叫人去把我的弓箭取来。”

    说罢,转头又让另一个仆从去取弓箭,旁边的石榴花见卓然连续用了两招,目的很明显是想支开他,可是飞鹰却都叫仆从去做。眼珠一转,她已经想到卓然是看到了地上的白色的鸟的粪便,想起了死者咕咕鸟裙子上的那一坨鸟的粪便,可能想进行比对。马上像突然发现什么新鲜东西似的,手指前方道:“咦,这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