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一双鱼泡眼
    她指着前方欣喜地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招呼飞鹰说道:“你快过来,跟我说说这是什么。”

    飞鹰赶紧跟着她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顺着她手指方向搜寻,想弄明白她到底指的是什么。因为前面只有一些笼子,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卓然见飞鹰成功的被石榴花把视线牵扯了过去,心中大喜,心想这石榴花还当真聪明,马上猜到了自己想做什么。立刻蹲下身,将地上的一块白色的已经干涸的鸟粪便拿了起来,揣到了袖子的口袋里。

    随后他也跟在后面往前走,飞鹰忙回头招呼他,然后又问石榴花到底是看到了什么。

    石榴花已经估计到卓然已经拿到了想要取得东西,这才站住,指着笼子说道:“你放那么多小笼子在这里干什么?是养兔子的吗?”

    飞鹰这才知道石榴花指的是那一排显而易见的笼子,不禁笑了说道:“姑娘真是说笑,我是猎户,又不是养兔子的。这些笼子当然是拿来关那些我通过网和兽夹抓到的飞禽的,包括大雁什么的。因为活的比死的更容易卖钱。”

    卓然点点头说:“好了,你这我也瞧得差不多了,射箭的事,下次有机会再看吧。便回去了,告辞。”

    “大人既然来了,怎么不吃饭就走,我已经让人准备了酒宴,还想留大人在寒舍喝顿酒呢。”

    卓然摆摆手说道:“不了,来日方长。”

    “小的恭送大老爷。”

    飞鹰一直把卓然他们送到了门口,眼见门外的街坊都在探头探脑的朝这边瞧,眼中满是羡慕,不由得更是高兴。判官亲自到家里来做客,这让他当真是蓬荜生辉。

    卓然带着石榴花回到了衙门,径直来到签押房,关上房门,石榴花紧张的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我看你从地上捡了一块鸟粪,是不是觉得这小子是杀害咕咕鸟的凶手呀。可是客栈掌柜和伙计都说,那天晚上他喝醉了,在客栈睡了一晚,他没有杀人的时间呀。”

    卓然没有回答,说道:“我先看看这羽毛是不是同一类再说,这羽毛肉眼看都差不多,不要大惊小怪。”

    石榴花原本觉得有希望,很高兴,可是听卓然这么说,又觉得有些沮丧,便坐下来瞧着卓然。

    卓然当然不好当着她的面拿出显微镜来看,这个好奇的小妞一定要抢过去看的,他还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些秘密,便说道:“婵娟一个人在后院很无聊的,你要不去陪她逛逛吧,我没时间陪她。”

    石榴花何等聪明,马上知道卓然想支开她,便撅着嘴说道:“我想看你怎么比对的。”

    卓然微笑着眨了眨眼说道:“你替我去照看婵娟,陪她下下棋,等会儿我把结果告诉你,你下完一盘棋回来就差不多了。”

    石榴花叹了口气,站起身,背着手说:“那好吧,我知道你破案的本事不轻易传人,也不轻易让人知道。那我就听你的,我找她下棋去了。”

    说罢,转身拉开门出去了。

    卓然把房门关上,这才取出自己的比较显微镜,将两片羽毛放在了显微镜下进行对比观察。

    镜头中,两个羽毛的形态学是完全一致的,这让卓然兴奋不已。说明死者裙子上提取到的鸟粪中压着的那个白色羽毛,就是灰雁的白色绒毛。

    他马上又把鸟粪碾碎了放在镜下观察,结果同样看到了差不多的构造。这就证明死者裙子上的粘上的鸟粪跟飞鹰院子里提取的疑似鸟粪种类相同。

    卓然把显微镜收好,坐在那儿品着茶,心里思索着。

    过了一会儿,石榴花回来了,满眼兴奋的说道:“下完一盘棋了,结果我输了。婵娟虽说是契丹人,可是这围棋还真是了得,把我杀的落花流水,下次我可不陪她玩儿围棋了,简直是自己找虐。对了,有结果了吗?”

    卓然点点头说:“是呀,跟我们先前预料的一样,那白色的羽毛的确就是灰雁绒毛。鸟粪也是大雁的,跟咕咕鸟衣裙上的是一样的。”

    石榴花立刻咬牙切齿,手一挥说道:“那还等什么?赶紧派人把他抓起来呀,别等凶手跑了。”

    卓然摇摇头说:“光凭这一点还没办法抓他。”

    “为什么?”

    “很简单,灰雁虽说比鸡鸭要少见的多,但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你们城里的猎户也不止他一个,他能猎杀灰雁,别人就不行吗?所以就算证明是灰雁的羽毛和粪便,也不能当然地得出就是飞鹰干的,因为别的猎手的家同样可能存在灰雁的羽毛和粪便。”

    石榴花一想的确如此,不由顿时泄了气,说道:“那你还找这个做什么,反正也没什么用。”

    “话不能这么说,这还是有用的,至少可以帮我们锁定一个嫌疑人。他虽然不是必然的凶手,但因为这一点把他列为嫌疑人也未尝不可,不过要想把它作为重点嫌疑人,那就必须要首先解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就是你先前提到的,他那天晚上一直在酒楼里喝酒,喝醉了,并没有离开客栈,掌柜和伙计都可以作证。而我检验出来的死者死亡的时间就是在夜半三更左右,那他就没有作案的时间,证据再多也没有用,说明不是他杀的。”

    石榴花啊叹了口气,说:“对呀,我先前就想到了,看来我还是有先见之明的,是那下一步怎么办?”

    卓然说道:“扩大搜寻范围,先查清楚全城究竟有多少猎户猎捕过灰雁,并对他们进行排查。同时,对飞鹰去的酒楼进行详细调查,搞清楚他是不是真的整夜都在客栈,特别是夜半三更,有没有证据证明他没有离开。”

    石榴花眼睛一亮说道:“对呀,万一他假装喝醉了,偷偷溜出去呢,这种可能性完全不能忽视。我去酒楼调查,其他的你让捕快去。”

    卓然说道:“那也行,那就辛苦你了。”

    “谈不上,为了给咕咕鸟报仇,我要做我能做的事。如果能够帮助你找到凶手,替咕咕鸟报仇,再累再苦也是值得的。”

    傍晚时分,卓然正在跟婵娟两人吃饭,忽然门房快步跑进来禀报说:“老爷,天池宗东门掌门东魁首派人送来请帖,说有急事跟您相商,让你务必马上到他府上去一趟。”

    卓然哦了一声,拿着筷子,他才刚吃了两口。因为肚子里的悬浮石一直处于让他处于根本不需要吃东西的境地,所以他很少吃东西,也吃得很少,每次吃饭都像吃药一般,这次同样这样。现在正好是个好的借口,不用吃了,于是放下筷子对婵娟说:“那我出去了,你一个人慢慢吃。”

    婵娟亲手做的饭菜,可是卓然却没什么胃口,她一直很歉意,觉得是不是自己的饭菜没做到家,不符合卓然的口味。因此见卓然马上放下碗筷就要出去,心头有些伤感,点点头说:“你去吧,等会你回来,我重新做几个小菜,喝点酒,或许更合你的口味。”

    婵娟发现,卓然往往有酒还能多吃些菜,虽然几乎不吃饭,但是只要能吃菜,她心里就高兴。因为,饭一般不考人的厨艺,而菜才是最考究厨艺的。

    她心里琢磨着要做哪几个好菜,好让卓然回来能够好好的喝一杯,轻松一下。卓然这些天为了案子的事还真够牵肠挂肚的。

    卓然吩咐准备轿子,而门房告诉他说,东魁首派了马车来接,不需要准备轿子。卓然便出了门,来到衙门外,见果然停了一辆豪华马车,上了马车,很快来到了上次见面的小院子。

    进去之后来到中堂,见到东魁首正在跟一个灰袍老者说着话,那老者油光满面,一个大眼炮,一看就是经常熬夜之人。到了这个年岁还不注重身体保养,也太不爱惜身体了。每次卓然见到这种明显睡眠不足的人,心中总是感叹。

    见卓然进来,东魁首赶紧起身,满脸春风上前说道:“卓堂主你来了,我给你引荐,这位便是宗主派来的特使,名叫耶律泰,是专门来协助我们监管地宫宝藏的。”

    又指了指他身后站着的两个膀大腰圆的契丹壮汉,这两个人身体都是极其健硕,只是一个是圆脑袋,一个是方脑袋,一个个子高一些,一个矮一些,东魁首指着那高个的壮汉说道:“这位是耶律泰特使的大弟子,名叫哈勒哈。”

    又指了旁边矮个子的壮汉说道:“他是特使的二弟子,叫哈胡带,他们也是协助他们师父,共同监管我们的地宫的。”

    又介绍卓然说道:“特使,这位就是我跟您说过的,咱们天池宗南门的外门堂主,也是大宋皇帝委派到辽朝来为官的辽阳府判官,卓然卓大人,或者叫他卓堂主。”

    卓然抱拳拱手,说道:“见过特使,见过两位兄弟。”

    特使翻着一双鱼泡眼瞧着他,道:“你知道悬浮石是怎么消失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