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泡澡
    卓然对这家伙大刺刺的模样很是有些不爽,心想,你就算是宗门的特使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不久前刚刚用铜鼎煮死了一个特使耶律光。不过那家伙比你好一些,人家虽然也是一肚子坏水,但至少表面上还很巴结。你千万别对老子打什么歪点子,否则你就算是宗主的特使,老子一样收拾你。

    卓然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脯,感受到胸口揣着的那只火药手枪,脸上却显出恭敬的神色。毕竟在天池宗里,他只是堂主,人家可是特使,双方的级别相当于县级干部跟省级干部的差距。

    卓然说道:“我也不是亲眼看到,我只是听我师姐说起过,我师姐就是南门掌门天仙儿。”

    “我知道,我听说她去代师收徒,收你做他的师弟,还让你当了外堂堂主,对你特别好。难道是她把悬浮石怎么失踪的消息告诉你吗?这个事我还是头一回听说,原来天线儿居然知道这种事情,她却没跟宗主说,这可不好。”

    东魁首赶紧陪着笑说道:“特使,咱们可是说好的……”

    耶律泰一摆手说道:“我知道,先前商量好了,你告诉我的事,我不会告诉宗主,也不会告诉别人。我只是这么感叹,没想到天仙儿知道这么大的秘密她却没跟庄主说,可见这人不老实。不过也奇怪,这段时间不知道她跑哪去了,宗主也派人找她呢。他们南门都乱成一锅粥了,好多仇家上门寻仇,弟子被打得七零八落,死的死伤的伤,她也没出来管。唉,南门只怕就要倒了,这一倒,我们天池宗在大宋可就没有了立足之地了啊。照我说,既然悬浮石都不见了,那南门留着又有什么用,没有悬浮石的南门还叫天池宗的南门吗?”

    卓然这才明白,很显然,东魁首跟耶律台之间应该有什么交易。先前他曾经听说开膛手收起来的海东青其中的十五头都要送给他这位特使,目的就是想让他在宗主面前说说好话。除了海东青之外,只怕还给了他不少好处。这次又不知东魁首想让他帮什么忙,难道是先前说的,让他同意让自己进入地宫吗?

    一想到这儿,卓然的心顿时怦怦乱跳起来,这可是他期盼已久的时刻。东门他只得了一枚悬浮石,其他的悬浮石能否得到,怎么得到,他一点底都没有。不过这种事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见机行事。

    果然,听到耶律泰说道:“我不管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但如果你能帮着东门找回来悬浮石,那还真是大功一件。我听东掌门说了这个事,想了好半天,决定冒一次险,带你进入东门地宫,看你解说一下这悬浮石到底是怎么消失的。他说你必须现场演示,才能知道悬浮石是怎么失踪的。不过我警告你,你不要悬浮石找不回来,反倒让新的悬浮石消失了,那用你的人头都不能弥补的。”

    卓然点了点头没说话,他已经学会了忍耐,连脸上不高兴的神色都没有半点。

    耶律泰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说:“行了,那咱们走吧,早去早回,别耽误时间。那种地方,还是最好不要待时间太久,免得多生变数。对了,今晚上不管你看见什么都不要在外面说,若是有半句话传到我的耳中,我要杀你易如反掌,听到了吗?”

    说到这,耶律泰的身子好像抽筋似的,猛地一抽搐,就听脚下青石板地面咔的一声响。卓然往下一瞧,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却原来这老头就这么一哆嗦的劲,已经把地上他踩着的一块地砖震得四分五裂,碎沫横飞。

    若是用大力金刚掌蓄势猛劈,能够碎碑裂石卓然还可以理解。可是就这么平平淡淡地站着,也没见他如何运劲,就这么一哆嗦,脚下的大理石居然被踩成这个样子,可见这老家伙的武功之强,便是自己的火药枪加起来,也没有这威力啊。看来对付这老家伙,必须要万分小心,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不能动手。

    眼见卓然脸上的惊骇之色,耶律泰满意的笑了,只要达到威慑作用就好。东魁首显然担心卓然恼羞成怒,怕坏了事,赶紧赔笑对卓然说道:“卓堂主也是本门非常看重的人,又是辽朝皇帝册封的五品翰林侍诏,断不会嘴巴没把门的。走走,咱们这就出发吧。”

    于是一行人出了院子,卓然很是好奇,不知道他们地宫会在哪里。没想到,他们竟然是径直到了后门,外面停着几辆马车,上了马车,要驱车前往。卓然看到马上后面还跟着一辆装着供给的车,觉得很是惊讶,问东魁首道:“我们要去很远吗?”

    东魁首左右瞧了瞧,低声在他耳边说道:“要出海,我们的地宫在海上。”

    “海上?可是我都还没交代呢,我现在正在破案,家里人也没说呀。”

    东魁首又说道:“这事要必须万分保密才行,我已经做了安排,等一会儿他们会去告知你的家人和衙门的,说你有紧急的事务要处理。放心吧,知府不是一个喜欢打听闲事的人,他一定会安排好的。”

    卓然见他都这么说了,又见那大眼炮特使眼睛斜斜的望着自己,于是只好苦着脸点头答应。他们上了马车,一路前行,果然是朝着东海边而去。好在坐在马车里,打开车帘,策马狂奔之后,狂风吹来,但还是有些清凉的。

    卓然单独坐了一辆马车,脑袋里思考着等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事,该如何应对。他有些担心如果要同时对付大眼炮和他的两个弟子,甚至东魁首的话,会有些力不从心。

    弹药虽然差不多够了,可是对方会不会让自己有机会装弹这可难说,而且特别是那大眼炮,武功之高强,不知道自己的火药枪能不能对付。

    终于在狂奔了一两个时辰之后,马车到了海边,这时天已经黑了,月亮还是很大,高高的悬在天上,照得四下里明晃晃的。海边有一艘大船,已经拉起了风帆,正等着远航。船上不少水手正忙碌着,马车到了大船下停住。东魁首抢先下了马车,快步来到卓然的面前说道:“卓堂主,咱们到了,要坐船出行。”

    卓然苦笑:“你们这地宫怎么在海上?”

    “是呀,等一会儿特使让你做什么你就照做,切不可有任何异议。因为特使答应让你进入地宫已经是违反了禁令的,也是我花了很大力气才争取到的。切不可让他感到疑惑或者不安,要不然前功尽弃。”

    卓然瞅了一眼前方正慢慢下车的特使,也压低声音问道:“他会要求什么?你先跟我说,我心里有个底。”

    没等东魁首说话,前面的特使已经先说了:“你们在嘀咕什么呢,还不赶紧走,别耽误时间。”

    卓然赶紧答应了一声,东魁首微微摇头,示意不要说话。于是两人跟着特使来到了大船边,走过长长的码头,一直到了停在海中的大船之上,通过旋梯上了大船。

    这艘大船很是威武,好几层楼高,上面的水手一个个膀大腰圆是,看着十分健壮,可见这撑船的差事也不是一般人干得下来的。

    等他们上来之后,一声吆喝,起锚撑船往前驶去。这时海上倒是有些风,吹得那船帆鼓鼓的,速度不算快,但是却一直持续不断往前行去,不时的变换航向。没走多久,也就半个来时辰,船停下来了,在卓然他们面前的是一座白色的海岛。

    这海岛的岩石是灰白色的,在月光下显得阴森可怕,就好像地狱的鬼怪跑出来了,看着着实有些吓人。船的正前方有一个简易的码头,码头上有一队兵士站在那里小心戒备着。一个领头的老者正恭恭敬敬站在码头边。

    他们的船靠岸之后,特使却没有直接下去,而是转头对卓然和东魁首说道:“行了,换衣服吧。”

    卓然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

    东魁首对卓然道:“这是圣山,要登上这个山,必须沐浴更衣,才能登岛。”

    卓然一听就傻眼了,忙问道:“是只换外面的衣服吗?”

    特使瞪着他,冷冷的声音说道:“所有的衣服,包括鞋袜头巾,任何私人的东西都不能带上岛,只能用这边的。否则亵渎了圣岛,罪不可赦。”

    卓然一听,更是一颗心凉到了底,那这样一来,自己的两个宝贝,也就是火药枪和防身的软甲只怕都不能带走,这可如何是好。

    说话间特使他们已经转身进了船舱,卓然只好跟在他后面。一个侍从过来,对众人说道:“请诸位把衣服都放在各自的箱子中,我们会好生看管的,不会有任何差池。”

    特使瞧了一眼卓然,开始脱衣服,他脱的很快,三两下就把全身脱了个精光,露出了肥硕臃肿的身体。那光屁股的样子实在难看,他却满不在乎,径直走到前面一个大木桶,迈进去泡澡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