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火莲儿
    他的两个弟子也脱光了,身体十分健壮,简直像健美运动员,看来年轻人就是有好处,年纪大了还真是有些够呛。卓然的身体虽然没有这两人这么健壮,但好歹也不会像那胖子那样臃肿。他现在最恼火的是他身上的这些东西,这个怎么办。

    他装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东魁首,东魁首笑了笑说:“你要觉得不好意思就到那边去,那里也有箱子,你把衣服脱了装在箱子里头,把锁锁好就可以了,他们不会动的,放心吧。”

    他以为卓然身上带的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当然想不到卓然身上有大杀器。卓然只好点点头,走到另一侧的大箱子面前,扭头望过去,东魁首也脱光了衣服,把衣服放到箱子里,然后到大木桶里泡澡去了,旁边的侍女手里捧着一身干净的白色的衣袍等着。

    卓然见其他人离得相对远一些,现在没办法躲避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大不了先查看清楚,以后再想办法。于是他便把衣服脱了,他是直接把里外的衣服全部一次脱光的,这样衣袍和软甲以及软甲上带的火药枪一起裹着脱下,直接卷成团,放进了箱子中。

    裤子和鞋子都脱了,把箱子锁好,然后走回来,也爬进了另外一只木桶中。木桶里已经有大半桶的热水,木桶里还飘着些花瓣,有一种淡淡的幽香。

    卓然泡在鲜花浸泡的木桶里头享受着,可是脑袋中却飞速旋转。身边没有枪,也没有防护用品,这下必须要格外的谨慎了,没有十足的把握,宁可放弃,也不能惹祸上身。否则单就功夫而言,这里面不管是谁他都打不过,就算特使的弟子,用一只手都可以撂平他。

    卓然充分的估量了局势,做出了理智的选择,不过脑袋里又想,奶奶的,天仙儿这美妞既然都收自己为师弟了,却不好生教自己武功,只教一些没用的云纹功,这玩意儿自己都会,而且比他们还练得好。

    早知道应该跟他们先学学武功,而不学这没用的云纹功,啥用处都没有,要内力没内力,要招数没招数。单论武功,自己只怕连寻常武师都打不过,真是丢人。

    卓然在肚子里一个劲埋怨美女师姐兼师父,脸上却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直到他的耳边听到特使说道:“差不多行了,准备走吧。”

    卓然这才睁开眼,瞧见他们几个已经开始穿衣服了,他们穿的也都是旁边伺候的侍女手里拿着的崭新的雪白衣袍。

    卓然只好爬出来,光着身子,水淋淋的任由侍女用毛巾擦干了他身上的水珠,服侍他把衣袍穿上。卓然到了宋朝这么久,已经开始习惯被人伺候的日子了,特别是被侍女伺候。

    穿好衣服,卓然也没有回头朝自己的箱子看上一眼,生怕引起对方怀疑,对自己衣服进行检查,那可就露馅了。当下跟着几个人迈步走出了船舱,下到了码头。

    东魁首介绍恭恭敬敬站在码头的老者说道:“他是这白岩岛的岛主,你叫他白岛主就可以了,他是我们东门的长老,也可以叫他白长老。”

    白岛主忙赔笑说道:“掌门人客气了,这位想必就是最近江湖上盛传的少年才俊卓然卓堂主吧,幸会幸会。”

    卓然不禁有些高兴,没想到自己名头已经传到这么远的海岛上来了。不过细细想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东魁首叫自己来,主要目的就是要到这里来,演示那所谓的悬浮石是怎么失踪的,当然要告诉他自己的情况。

    白岛主带着他们上了码头,对卓然指了指远处黑暗中的只有一个剪影的灰白色圆锥形山峰说道:“那里就是地宫所在,走到那儿还需要一些时候,他们还是坐轿子吧,不然太辛苦了。”

    说罢,旁边过来几个轿夫,抬着轿子停在了他们面前。几个人分别上了轿,那些健壮的汉子抬着他们忽闪着往前走去。这些轿夫奔走如飞,简直速度比马的小跑还要快。

    越往前,卓然越感觉到炽热,心想,这天还没亮,怎么就已经热成这个样子,真是奇怪了。待到热的卓然都想吐舌头骂娘的时候,轿子终于停了下来,是在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

    卓然下了轿子,一脚踩在地上,顿时哎呀叫了一声,因为地面炽热难挡,即便是他透着鞋底也能感觉到灼热。

    白岛主皱了皱眉,过来瞧了瞧说:“原来卓堂主的武功还没达到抵御这酷热的程度啊,无妨,我们这里准备有专门的鞋子,是用岛上产的一种特别的木头做的,虽然有点重,但是却不怕烫。当然,若是直接扔到火里头,还是要烧起来的,嘿嘿。”

    说罢招了招手,一个侍从走了过来,将一双鞋放在了卓然的面前。

    这双鞋很像日本的木屐,只是下面是平的,不像日本女人穿的木屐中间有一坨,根本不好走路,这个还行。鞋垫很厚,差不多有两寸高,穿上去顿时比原来高了半个头。

    卓然穿着木屐,瞧了一眼那仆从,见他光着脚丫子,脚底板直接踩在岩石上,半点事都没有,不禁有些好奇,说道:“你不怕热吗?”

    那人咧嘴朝卓然吐了吐舌头,卓然吓了一跳,因为在月光下,他清楚地看见,那人舌头一大节都没了,原来是个哑巴。

    卓然顿时想起金大侠的武侠里有的一个桥段,为了担心仆从把消息泄露出去,所有侍从都是聋哑人,不能说不能听,当然也不识字,这样就能保住秘密了,难道这岛上的那些人也都是这样吗?

    没等卓然想明白,特使已经一挥手叫道:“准备好就走了,少啰嗦了。”

    接着迈步往前走去,卓然注意瞧他,穿的是一双薄底快靴,其他几个人也都穿着薄薄的鞋子,鞋子下甚至还冒着青烟,看来也是被这石头烧灼的结果。但是这些人脸上压根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看来这些人的武功只怕比自己原先想象的还要高。

    他们绕过了那块岩石,卓然感到一股炽热的气流从面前喷了过来,把他狠狠往后推了一把,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赶紧稳住了心神,仔细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

    只见他的前方是一座暗红色的山峦,没有任何植物,只有岩石,在夜色下显示出暗红色,还不时有火星飞起,伴随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升腾的白气,蹿起来有一丈多高。

    卓然的脑袋中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一座活火山!随时都会喷发?

    他们的地宫居然在活火山里面吗?老天,这要是喷发出来,不知道还有没得活命的机会啊。

    卓然见其他人都低着头,沿着微微倾斜的山坡往上,甚至都没有回头瞧他一眼。只剩下他后面两个身强力壮的特使的弟子,两人虎视眈眈的瞧着他,背着手,就好像押一个犯人似的,一边一个。

    卓然没好气站住了身,转头望着他们说道:“我不喜欢别人跟着我后头,感觉怪怪的,我走的慢,你们俩到前面去,我在后面跟着。”

    走在前面的耶律泰转头冲弟子说了两句契丹话,两个人便哼了一声,绕过卓然往前走去。想来,耶律泰是让他们不用跟着自己。

    卓然这才悻悻的捋了捋袖子,把衣摆捞起来扎在腰上,露出两条光光的腿。反正这岛上也没有女人,就他们几个大男人,不用担心春光外泄。

    他光着大腿往前走,见其他几个人没有自己这么狼狈,走的很是从容,似乎周围的热度对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损害似的。

    卓然原本想施展云纹功来抵御热量,但是那样一来,他担心会引起这些人的注意。他们要注意到自己有这种特别的本事,只怕就会对自己警惕小心,那时在想使什么手段就有困难了,只能忍耐了。

    卓然的表现在他们眼中很正常,因为他们都感觉卓然没有什么武功,自然是抵御不了这种炽热的。

    一路往前走,越走越热,卓然眼冒金星,几乎要把折扇都要摇破了,说道:“我的老天爷,你们这也太折腾人了,这么热的天跑到这地方来,你们难道找不到更合适的建造地宫的地方吗?非要来这里,简直要人老命。”

    正在卓然准备耍脾气不走的时候,东魁首和特使终于站住了。他们来到了一处大岩石面前。

    岩石旁边立着一个身材俏美的女人,身穿薄纱,借着月光和整个山体冒出来的暗红色能够看清楚,薄纱下的胸部裹着一条抹胸,胯部用布条裹成了三角裤的样子,同样光着脚丫子,只是脚丫子细皮嫩肉,甚至都感觉不到炽热的岩石上烧灼之后的粗糙。

    这女子难道有什么辟火妙诀不成。

    女子捋了捋鬓角的秀发,对几人嫣然一笑,声音脆脆的说道:“属下恭迎特使,恭迎掌门和两位师兄,恭迎卓堂主。属下名叫火莲儿,是负责地宫铁门启开的看守,请诸位随我来。”

    说罢,一侧身竟然消失在了岩石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