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那我试试
    卓然吓了一跳,心想这女子简直是土地公啊,直接消失在土地里头。没等他明白过来,耶律泰和东魁首已经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在了他的面前,还剩下两个弟子站在那瞧着他。那架势显然是等他先进去。

    卓然赶紧迈步上前,这才看见,原来那块岩石后面有一个窄窄的通道,他们是钻进通道去了。这黑色的夜晚看不真切,还以为他们直接钻进山体里了。

    卓然便也跟着走了进去,里面渠道幽深,没有挂什么灯,但是却能看得清楚。却原来整个洞壁都呈暗红色,这种光线可以把四周大致照个明白。因为洞壁比较宽,即便伸出双手也够不着。而地上则凭空架着一层木板。

    卓然瞧一眼便知道,那木头跟自己脚上穿的木屐是一样的木材,应该也是这岛上产的一种特别木材,铺在地上成为通道。卓然便小心翼翼沿着通道往前走,身后传来两个弟子中不知道是谁的声音,用很生硬的汉话说:“别碰两边的石头,如果你还想要你的手的话,就在木头上走。”

    卓然也懒得理睬,他已经猜到了,这两边的岩石简直就跟烧红的烙铁似的,傻子才会伸手去摸。

    卓然一直往前走,而那种通红的颜色也越来越亮,并且通道也越来越宽,隔开了那些岩石之间的距离,使人不至于被岩石所灼伤。既是如此,卓然脑袋上的热汗哗哗的,早就已经将他薄薄的白色衣衫给浸透了。

    他心想,难怪要沐浴更衣,穿上这身白衣服也是一种防热辐射的,若是换别的颜色,说不定就直接中暑晕倒了。这布料穿在身上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比一般的布料要耐热。

    又往前走出一段路,估计已经深深的走进了这红色的圣山之中。终于在卓然眼冒金星口干舌燥,几乎要中暑倒下的时候。眼前豁然开朗,几人置身于一个石窟之中。

    石窟的中心有一个古井一样的东西,用木头围建而成。

    火莲儿走到场中,弯腰下去,开始嘎吱吱拧动机关、卓然喘着气上前低头一瞧,见那不是古井,而是围起来的一个机关,里面有一块黝黑的圆形铁门,铁门上同样有多道方向盘一般的圆环。

    火莲儿正抓着圆盘扭动,上面有很多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刻度,她一边拧动一边用手指在计算什么。

    卓然还要再瞧,身后东魁首的声音有些不安的说道:“卓大人请后退,本门看门人在开机关,任何人都不得旁观。”

    卓然哼了一声,故意歪着头,瞧着火莲儿那火辣的身子,然后嘿嘿笑着说道:“谁看她开机关了?谁叫你们把我惹得欲火中烧,又拿这么个大美人在我面前晃荡,还几乎不穿衣服,你们还不让我看,这不是要我老命吗。”

    火莲儿扑哧一声笑了,给他抛了一个媚眼,笑魇如花的说道:“公子可真会开玩笑,你要想看,待会儿让你看个够。”

    卓然赶紧后退,说道:“行啊,那咱们可说定了,现在我就退开,免得别人说我看你们的机关开法。其实你这如此复杂的手法,便是让我在旁边盯着看上三天三夜,我未必能学的会啊。”

    火莲儿似乎不敢跟卓然多说话,生怕计算错了开锁的顺序,又凝神在铜锁之上不停的左右旋转着,足足用了小半个时辰,这才听到咔嚓一声,火莲儿喘了口气说道:“好了。”

    说罢,随着嘎吱吱的声响,将那铁门整个提了起来,放在了一旁,露出了下面的一道通道。

    卓然还没走过去,便已经从通道看见一股热浪冲了上来,而且还冒着丝丝的白气,屋里的红光也强了不少。

    卓然立刻叫了起来:“我不去,我可不想被煮熟在里头。”

    东魁首声音冰冷的说道:“卓堂主,你都已经到了这一步,怎么能不去呢?说好了的,我们的交换条件是你要替我演示这悬浮石是怎么失踪的。我还指望能找出端倪,将失去的那枚悬浮石找回来呢。你要不去,那岂不是儿戏吗?放心吧,如果你实在受不了,火莲儿可以帮你。”

    火莲儿当即伸出纤纤素手,手指又细又长,跟一节节的白葱似的,伸到了卓然面前,作兰花状:“我拉着你,你会舒坦些。”

    卓然苦笑:“你这惹火的小妖精,我要拉着你的手,不用下面的火,我自己都会被你煮化了,也就省事了。”

    嘴里这么说,却伸手毫不客气的抓住了她的一双只柔荑。

    火莲儿咯咯娇笑,用另只手掩着嘴,眼波流转的瞧着他说道:“公子越发的取笑莲儿了。”

    说完这话,卓然忽然感觉从她柔软的纤纤素手上传过来一**的凉意,这凉意迅速的传遍了他的全身,还震荡着他体内的悬浮石一阵波动,荡漾出一圈圈的涟漪,片刻才渐渐平静下去。

    火莲儿身子微微一僵,脸上的笑容似乎也瞬间冰冻了一下,随即笑得更灿烂了说道:“现在公子是不是觉得好受些了?”

    “还别说,原来你竟然有这本事,早知道刚才我就拉着你的手了。这么清凉,简直好像到了秋高气爽之日一般舒坦。”

    耶律泰哼了一声,说道:“行了,在这儿说这些风言风语做什么?你要真能帮我们找回失去的悬浮石,便把她送给你,让你回家搂着她慢慢说那些花前月下去,现在走吧。”

    “这可是你说的,你要说话不算话,罚你掉到水里变个大王八。”

    卓然嘴上乱说着,眼珠子却不停的在火莲儿身上上下打量,完全一副猪哥样。

    卓然现在必须要拉同盟,在这种环境之下,如果能够讨得这女子的喜欢,从她那儿得到些信息,对自己就有帮助,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关键时候美男计不比美人计效果差。虽然自己算不上美男,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说不定人家就好这一口。

    卓然一边装着猪哥,一边盘算着。

    这时特使已经迈步下了通道,东魁首也跟着下了,两个弟子依旧瞧着卓然,示意让他下,火莲儿便拉着他说:“走吧堂主,我先下,然后接你下来。”

    火莲儿便先下了通道,两只手托着卓然的手,卓然探头往下一看,下面其实是有梯子的,踩着梯子斜斜地往下走。虽然梯子有点陡,不过下去之后就是斜斜的通道了,再沿着斜坡往前走就行。

    于是他踩着台阶往下走,却装出失足的样子,一下往前扑倒,自然被火莲儿抱了个满怀。

    火莲儿又羞又喜,说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是摔着了可怎么办?”

    “不是有你接着吗,我自然不用担心。”

    卓然厚着脸皮嘻嘻笑着,火莲儿朝他飞了个媚眼,牵着他的手往前走。

    这是一个旋转的楼梯,一直旋转着往下,后面两个弟子跟着,门却就这么开着。卓然越往下越感觉到热,这还是在火莲儿用手牵着的情况下,帮他抵御了酷热,否则卓然感觉他绝对会被热得晕倒的。不过他心头也已经打定主意,真要到那一刻,说不得也只有运用云纹功来抵御这种酷热了,小命还是更要紧。

    一路往下走,足足走了一顿饭工夫,卓然已经感觉喘气都有些不均匀时,他们终于到了第二个门。

    特使和东魁首一边一个站着瞧着他们,这里的岩石已经变成了暗红色,能把屋里的所有情况都照得清清楚楚,地上铺着的木头甚至都能闻到它们散发的焦味,但是却没有燃起来,可见这种木头真的非常的耐热,几乎是无法燃烧的。

    墙上有一个铁门,卓然一下想起了当初在南门地宫见到的场景,正门几乎是如出一辙,只是门上的花纹似乎不一样。卓然心想,这道门后面会不会也有先前在地宫看到的那种神秘图案呢,不好说,但愿有,那就不虚此行了。

    火莲儿对卓然说道:“我得放开你的手,我要开门。”

    “那不行,放开你的手,我一定会被烧死的,这里这么热。”

    花莲儿朝他身后的两个弟子嘟了嘟嘴说:“他们也会这种功夫,要不你拉着他们的手吧。”

    卓然回头瞧了瞧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正用冷冷的眼光看着他,脑袋便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那我还是宁愿烧死算了,拉过了你的手,在让我拉他们的手,那感觉简直是太差劲了。”

    火莲儿咯咯笑得花枝乱乱颤,求助地望着东魁首,东魁首却把脸扭到一边,根本不想参与他们两个打情骂俏。火莲儿叹了口气,对卓然说道:“要不这么着吧,你用手扶着我的腰,我同样能够通过身体把功力传给你,帮你减少炽热的。”

    “哦,好啊。”

    卓然立刻把另一只手托住了她的纤纤束腰,接着放开了她手,又扶住了她的另一侧的腰肢,嘴里赞叹道:“你的腰可真小,杨柳细腰赛笔管也不过如此了。我记得有人曾做过一个测试,看看谁的腰更细,——用你的左手绕到你的右边去摸你的肚脐,要能摸得到就说明你的腰够细,要不你试试?”

    “真的?那我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