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凑个趣
    白熊上前两步,对耶律泰道:“特使,你的武功虽然比我稍强那么一点,加上我们北门丢失悬浮石之后我内力下降,你固然可以胜我,但是你也看见了,光我们北门就来了四个长老,只需要他们中出两个人,我们联手就能轻松打败你。至于东魁首掌门,随便两个长老联手就能轻松拿下,其他人,你觉得还能与我们对抗吗?我们还有这么多人还没出手呢。”

    “你看看现在的局面,你们还有半点胜算吗?为什么还不投降,大家共同商议,该怎么处置这些悬浮石呢?如果你们愿意把悬浮石交出来,并且把卓然堂主也交给我们,我们甚至可以答应你们,将你们也并入我们北门,我们三个门派共同享用这一份悬浮石。我听说你们东门也有人找上门来了,用不了多久,你们会跟南门一样,面临仇家和挑战者的联手狙杀。”

    “你们的仇家太多了,不像我们北门,远离人烟,住在飘渺的草原和森林深处,没有人来打扰我们。到时你们完全可以跟我们在一起,没有人来打扰,在那里你们恢复功力,便可以回去将你们的仇人杀个干净,那就天下太平了。你不觉得我的主意可以考虑吗?”

    耶律泰急忙转头低声对东魁首说道:“掌门,千万不可答应,他是在分化我们,他们绝对不会让你们并过去的,一定会落井下石杀了你们。悬浮石之所以要分成六份,就是因为他只能覆盖一定范围和一定的人,超过了就起不到作用。人越少,他得到的内力相应就越多,他们怎么可能跟你们分享,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东魁首缓缓点头说道:“特使放心,他们的伎俩我心里清楚的很,不会上当的。”

    董长老阴测测的说道:“既然如此,还废话什么?咱们这就开杀吧,把他们都杀光,只留下开门的和姓卓的,其他的通通杀掉。”

    东魁首指着董长老厉声道:“你这个叛徒,还有脸在这儿说话。引狼入室,卑鄙无耻!”

    董长老脸上没有半点惭愧之色,冷笑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可以不为你自己,我必须得为我自己。”

    卓然突然插话道:“你当然是为了你自己,所以你雇佣刀疤狼来放火烧死我。这样东门失踪的那枚悬浮石就不可能找回来。——你的目的不是为了大家好,而是要害大家。对吧?”

    白熊脸色一变,盯着董长老:“有这种事情?”

    董长老神情尴尬:“那时候我还跟你们没有商议联手抢夺悬浮石的事情,我只是想夺取东门掌门之位,通过阻止卓然帮忙寻找悬浮石,最终让宗主责罚东魁首,我就能当上掌门人了。现在当然不是这样想的了。”

    白熊重重哼了一声:“幸亏你没烧死他,不然大家白费劲!”

    东魁首瞧着董长老,冷笑道:“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也配当东门掌门?你当宗主他老人家是瞎子吗?”

    董长老悻悻道:“行了,说那些没用的做什么?再问你一遍,交不交?不交我们可就杀进去了。”

    东魁首说道:“我们死也不会交出来的。”

    特使耶律泰一摆手说道:“让我来跟他们说。”

    上前一步,对北门掌门白熊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你再加上两个长老就能够轻松对付我吗?咱们来打个赌,我一个人打你们三个,我要打输了,我就退出,不管你们的争斗了,反正我的职责尽到。如果我侥幸胜了一招半式,就请你们退出,不要再抢夺悬浮石,大家还是好兄弟,怎么样?”

    众人一听,不由面面相觑。耶律泰武功超强,他们中任何一个单独打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与他相距也不远,三个加起来绝对能胜过他。这一点不仅他们知道,耶律泰也知道,可是耶律泰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赌约呢?这不是明明知道要输却还要赌吗?难道有什么用意?

    这个用意几乎瞬间就被他们想到了,很显然,耶律泰作为特使,只是宗主派来监督地宫的悬浮石的。悬浮石如果丢失,其结果实际上对他没有直接损害,因为他不是东门的人,只要他证明他已经尽到了监督的职责。这样看来,他应该就是借这个赌注,来给找来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以便于名正言顺的避开这场争斗,回去也有交代了。

    想通了这一点,白熊笑了,说道:“既然特使有这个雅趣,那我们就答应了,我们三个人来跟特使玩一玩。如果我们胜了一招半式,特使请高抬贵手,我们会派船把你送上岸的,您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耶律泰听到对方猜出了自己的用意,不由老脸一红,他的确是这样想的。

    所谓识时务为俊杰,他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东门拼上自己一条老命。他看得出来,这些人既然走出这一步,不达目的不会罢手的,而作为特使,他也更加明白,宗主对于宗门六派之间的明争暗斗从来不闻不问。他们现在为了争夺悬浮石,已经公然兵戎相见,在没有得到宗主进一步的指示之前,他的任何处置都有可能违背宗主的意愿,这也是他决定找个台阶退出双方争斗的动机。

    但是好歹是自己找借口离开,被对方说穿之后,老脸还是有些挂不住,不尽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也希望你们言而有信,不要欺人太甚。不过你们纵然是三个人,要想赢下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来吧。”

    白熊说道:“那我就让流星锤和海狮他们两个跟我一起,来陪特使玩两招。”

    流星锤的武功在北门里头是数一数二的,另外一个长老外号海狮,也是北门顶尖的高手。跟掌门人的武功在伯仲之间,其他几个长老要稍微弱一些。现在白熊挑出最强的两个作为助手,别说他们三个对付耶律泰一个人,就是他挑其中任何一个联手,都能轻松击败对方。

    流星锤和海狮迈步出列,对耶律泰抱拳拱手,他们到东门来抢夺悬浮石,实际上也并不愿与特使耶律泰直接为敌。毕竟耶律泰是代表宗主前来,如果跟他翻脸,不知道后果如何,因此双方能够相安无事,那是最好不过的。

    耶律泰点点头,正要动手,旁边的东魁首突然插话,说道:“慢着,你们来的是南门、北门和东门的一个叛徒,一共三方势力。现在只有一方出手来跟特使交手,另外两方作壁上观,岂不是违背了你们共同的志愿吗。这比斗也不公平啊,要斗就三方各出一人,这样才最公平。”

    他说这话,白熊等人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因为南门丢失悬浮石时间比较长,武功退步很快,即便是他们最厉害的长老也已经与北门的任何一个长老相差甚远,所以他们出一个长老出来,功力就打折扣了。

    而董长老的武功本身不太厉害,加之悬浮石丢失后内力大打折扣,比北门的两位长老差距就更大了。因此派这样两个人来与白熊联手,那实力就会大减,这样特使耶律泰如果全力施为,未必没有胜算。

    耶律泰听这话,瞧了东魁首一眼,心想,这老小子是铁了心要把自己拉下水啊。

    不过这样也好,对方实力弱,自己拼起来也就更有把握,若真的能击败对方,而对方又信守诺言退走,那自己这功劳还是挺大的。制止了双方的争斗,能够得到宗主的赏识。如果打不过,自己败了,从场面上看也比较好看,毕竟双方的差距不是很大,拼斗可以施展全力也斗不过,才能够让别的人不认为是自己借机下台,想摆脱双方的争斗。

    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觉得东掌门这个提议很好,就这么办吧,不知道白掌门以为如何?”

    白熊想了想,回头瞧了瞧董长老,又看了看南门的一帮人,说道:“行啊,既然特使都这么说了,咱们恭敬不如从命,齐长老,就请你跟我搭把手,一起领教特使的高招吧。”

    中年书生齐长老摇着折扇走了出来,拱拱手说道:“没问题,在下滥竽充数,跟着掌门一起领教特使的高招。”

    董长老也走了出来,叉着手站在那儿,冷冷瞧着东魁首。

    耶律泰迈步走了出去,深吸口气说道:“那好,那就来吧。”

    刚要动手,忽然听到后人后面有人高声道:“等等,我有话要说。”

    一听这声音竟然是卓然,特使也对他有些吃惊,扭头望去。只见卓然放开了火莲儿,迈步走了上来,抱拳拱手道:“特使,既然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我一直在后面袖手旁观,总觉得不是劲。好像自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他们挑选似的,我的命运我还是想自己来做主。”

    白熊上下打量了一下卓然说道:“你就是南门的堂主卓然?就是你知道悬浮石如何失踪的?”

    卓然点了点头说:“没错,你们不就是冲我来的吗?刚才你们说了,三个打一个,我觉得太不公平,你们胜了不光彩,败了更丢人。既然你们冲我来的,那我也凑个趣,跟特使一起领教你们的高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