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骑虎难下
    耶律泰瞧了一眼卓然,心想,这小子武功稀松平常,怎么突然冒出来要充好汉,跟自己一起对付对方?就冲他这两下子,别说跟对方如此高手对决,就算对方随便叫一个香主,甚至一个帮众来,他未必都拿得下。——明白了,肯定是他看自己武功高强,一定能够拿下对方,所以想借自己的这威势来给他长点脸,撑撑面子,以便讨得他一直色眯眯缠着的那火莲儿姑娘的欢心。

    火莲儿听到这话赶紧上来,拉着卓然的手说:“还是算了吧,刀剑无眼,伤到你不就惨了。”

    卓然微笑说:“放心吧,我是最安全的,因为投鼠忌器。啊,不,我这样说不是成老鼠了嘛,反正他们是舍不得伤我的,不然把我打死了,就没人告诉他们悬浮石是怎么失踪的,他们怎么找回来呀?所以我才是画龙点睛的关键。我不替他们找回那一枚失踪的悬浮石,他们这场争斗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哈哈哈,所以你放心吧,看我怎么揍他们。”

    卓然的这一番话引得其他几个人频频点头,白熊说道:“没错,你刚才说了你的命运你来做主,既然如此,那你就一起帮着特使来迎接这场争斗吧。”

    东魁首说道:“既然要绝对公平,倒不如三个对三个,我也凑过去跟你们三个比。”

    白熊冷哼一声,说道:“你可是蹬鼻子上脸,越来越不识好歹了。这场比试是特使提出来的,他要以一对三,不是比武切磋,谈不上不公平。我们同意卓然堂主参与,是因为他的确要用他的拳头来决定他的命运,所以我们敬重他,让他参与,其他人还是不要再插手了。要知道,今天是争夺悬浮石,拳头硬的才能得到的,我们现在拳头够硬,我们要证明这一点,明白了吗?”

    东魁首还要说什么,耶律泰已经摆手说道:“没错,就这么定了吧,我跟卓然小兄弟一起领教他们三个高招。放心吧,他们要想赢下我,只怕还得费点劲,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卓然慢慢挽起衣袖,说道:“没错,鹿死谁手不一定,咱们现在开始吧。”

    众人见他撸胳膊露腿的,好像泼皮街头打架似的,不尽失笑,这可是高手对决,拉这架势,一看就不是什么高手。

    众人也从他出来的脚步就已经看出,他甚至没学过什么像样的武功,这样子居然敢参与高手对决,说来说去,还是为后面那俏丽女子,想在人家面前争点脸面。怕只怕脸面没挣到,倒是挣到一鼻子灰。

    卓然走到场中,对耶律泰说道:“咱们分个工,你打两个,我打一个怎么样?免得乱了阵脚。”

    特使笑了,说:“行啊,那你打哪一个?你先挑。”话语中带着些许的讥讽。

    卓然却满不在乎,竟然手指着那魁梧的北门代理掌门白熊说道:“这个差不多吧,我看他武功稀松平常,我应该能拿的下来,待会儿打他个口吐白沫直抽抽。”

    众人都是一呆,随即哄堂大笑。

    要知道,反叛的众人之中,白熊的武功是最强的,是北门代理掌门人。刚才杀过来的时候,一路拼杀所向披靡,连白岩岛的白岛主都在他手下受了伤。刚才跟耶律泰对了一掌,也只不过是稍逊一筹而已。要知道耶律泰可是宗主的特使,武功得到宗主的真传,卓然居然挑对方最强的,这简直是蚍蜉撼大树。

    白熊不怒反笑,说道:“行啊,既然卓堂主挑到我,那我就陪你玩两招。不过咱们可说清楚,你要输了,那就乖乖的告诉我们这悬浮石是怎么失踪的。你放心,你只要说了,我们会待你如上宾,你会跟着南门的其他兄弟跟我们一起到北门,你还当你的堂主,设两个外门堂主也未尝不可嘛,你管你们南门这一摊子。对了,我听说你还是大宋的官员,是被派到辽朝来当官的,你要是想继续当官,那也无妨,继续做你的官,有我们替你护卫,一路顺风顺水也是好的。”

    卓然哼了一声说道:“你用这话来讨好我,是想让我手下留情吗?没用的,我出手从来不容情,特别是对你们这些叛徒强盗,我从来不客气。你跟我说尽好话,我照样打你口吐白沫。”

    这番话把白熊气得鼻子都歪了,众人原本的笑容也都僵了。

    白熊手指着卓然怒道:“小子给脸不要脸,我若不是看你知道悬浮石失踪的秘密,才对你说话客气。要按照老子的脾气,先把你打趴下,你要不乖乖的说出秘密,我就把你手指头一根根地啃下来,咬碎了吐在你脸上,你要不信,等一会儿我就示范给你看。”

    卓然哈哈大笑:“怎么样,我才两句话就让你露出了本来凶恶的面目,这才对嘛。你本来就是一个吃人的恶魔,干嘛装成慈祥的老太太,没得让人倒胃口。是什么样人就是什么样的人,你是恶魔也好,是披着羊皮的狼也好,遇到我,你都没好结果。”

    白熊已经气得脑袋冒青烟了,不过他还是拼命忍住,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说道:“说完了吗?可以动手了吗?”

    特使耶律泰眼见卓然要对付白熊,开始也是一愣,随即就明白了,卓然这是用田忌赛马的策略,用最弱的对付对方最强的。只要他能缠斗一会儿,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对付董长老和齐长老这两个人,自己全力施为,说不定就能在短时间之内把这两个拿下,然后掉头再来对付白熊,就有取胜的机会。

    现在就看这姓卓的逃跑的功夫如何了,他要跟对方硬碰硬绝对死定了,但是如果他要施展轻功之类的东躲西藏,说不定还能够拖延的一会儿。但这话又不能说,要是说出来,对方听到就不灵了,那对方绝对会一上来就下狠手,先把卓然打个重伤,只要不打死就没事,这样腾出手来,三人就能联手对付自己。

    其实耶律泰所想的这个策略在其他人心中也早就想明白了,特别是白熊,他斜眼瞧着卓然说道:“你是准备跟我缠斗,好给他争取时间,让他击败我的两个同伴再来对付我,是吧?想得不错,不过说实话,我要把你打趴下绝不费吹灰之力,你跑的再快也没用。你若是识相,一开始就趴地上认输,我或许可以饶过你,不然我就先把你两条腿打断,让你哪都跑不了,更别想跟我缠斗。我相信断了腿,你还是能够演示出悬浮石是怎么失踪的。大不了我在把你的腿接上就是了,只是我不会用药,因此这苦头你肯定会不想吃,你可想清楚了。”

    卓然大笑,指着白熊说道:“你是自己想跟我游斗拖延时间,好让他们两个打败特使再来帮你吧?偏偏还说的这么好听。算了,既然咱们相互都觉得对方会游斗,不好好比试,那就这样好了,——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谁也不许动,看谁能经受得住,如何?这叫光棍打架一对一,是汉子就这样。当然,你要是害怕我一拳打得你口吐白沫,那就算了。”

    众人一听又都呆了,瞧着卓然心想,这家伙不会是失心疯了吧?居然敢跟堂堂北门代理掌门白熊来个硬碰硬。他那小拳头打在白熊身上,别说一拳,打上一万拳也未必能让白熊皱一皱眉头。白熊一身横练功夫,寻常刀剑甚至都难以伤他,更不要说他那小拳头了。

    这一下白熊怒急反笑,竟然鼓起掌来,说道:“好好好,我见过狂妄的人,还没见过这么狂妄的人,这可真是挑起我的兴趣来了,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一拳把我得口吐白沫。不过,小子,你真要把我惹急了,我若不把你的手指头一根根地啃下来,我就对不起我白熊这个称呼,来吧。”

    卓然迈步走上前,把双手背在身后,大刺刺地挺着胸脯说道:“好,你是个老头子,年岁高了,手脚没力气,我还是个小伙子,怕一拳把你打个骨断筋折,别人说我欺负老人。这样吧,你先动手。如果一拳不够打,两拳也行,饶你一拳,来吧。”

    这下白熊简直要气得当场昏死,场中众人都惊讶得差点趴下,都在想这小子不是想死吧。

    有人甚至怀疑,卓然恐怕知道这一场战斗难以幸免,想来个美女面前英勇就义,也挣得一点死前的荣耀。

    当然更多的人认为,卓然这是明明知道白熊不会对他下死手,因为还要留着他寻找悬浮石失踪的秘密,所以这才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无非是想在那美女面前逞英雄罢了。

    火莲儿又赶紧上来说道:“卓公子,你退下来,让特使一个人打,他行的,你不需要去跟他们打。你敢于挑战他们,在我心中就已经是盖世英雄,快回来吧。”

    听到这话,众人又摇头,心想这美女这么说,只怕反倒让卓然骑虎难下,如果卓然这时候回去,就让别人认定了他是想在美女面前称英雄了。他只怕说不得还是要真的动手,但是他又绝对不是北门掌门的对手,白熊刚才说的狠话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他已经被真正激怒了,这一下卓然只怕要吃大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