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看走眼了
    果然,卓然摆摆手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呢?放心,等我把这老头子打得躺地下口吐白沫、两眼翻白、浑身抽抽再说。”

    火灵儿一跺脚,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可能刚好效果相反,便指着白熊说道:“掌门人,我叫火莲儿,负责北门地宫的开启的,你若是敢伤了卓公子,我立马死在你面前。你只要开不了地宫,你就得不到悬浮石,一切枉费心机,我说话算话。”

    说着后退两步,将一位护卫手中的单刀夺了过来,横在了脖子上。这一下众人又都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女人居然用生命来逼迫白熊不许伤害卓然。

    白熊冷哼一声,说道:“我开始没有想过伤害你的这位小情人,是他当着众人的面让我下不了台,说要把我打得抽抽,我该怎么办?罢了,既然你这么重要,又把话说这儿了,那好,那我答应你,只要他说出悬浮石失踪的秘密我就不伤他,等一会儿只是把他点倒,这总可以了吧?我的目的是悬浮石,不是杀人。”

    没想到卓然哈哈大笑说道:“你是怕了我,所以拿这话来下台吧?行了,废话少说,动手!不动手就回家抱孩子去。快点,我等得不耐烦了,动手吧,先给你打两拳,替我挠挠痒,然后我再揍你。”说罢背着手,挺着胸膛走到他面前斜眼瞧着他。

    白熊脸上闪过一抹杀气,他深吸一口气,稳住了心神,摇摇头:“我要打你,手指头一点你就倒了。你就没有机会再打我,为了公平起见,也为了让你身后的那小妞看见你的所谓英雄行径,满足你当英雄这点可怜的愿望,我让你先打。”

    “你要觉得不过瘾,打几拳都行了,等你打够了,我再点你一指。就一手指头,放心,我不会点死你的,只会让你躺地上一时半会动不了,也不会伤你,免得那千娇百媚的小妞为你殉情,坏了老子的大事。——好了,你想当英雄不是吗,快上来吧。记住,一定要把我打趴下哟,不然你这英雄就要成狗熊了。”

    众人便都哄堂大笑,卓然奇怪的上下打量了一下白熊,说道:“你让我先打你?我可警告你,我要出手你可就没机会出手了,当时候别怪我没把话说前头,你们大家也别怪我欺负老人。”

    北门的一个少妇迈步出来,挺了挺鼓鼓的胸脯,笑嘻嘻说道:“小兄弟,白熊掌门给你机会你就赶紧动手吧,我也想看看你是怎样的大英雄。我们女人可最喜欢英雄的哟,赶紧的,别让大家都等着。”

    卓然上下打量了一下,见这女子虽然三十岁年纪,身材有些发福,没有火莲儿那般魔鬼的曲线,但是却有一种成熟的风韵,便拱手说道:“请教姐姐芳名?”

    “嘴真甜。”那少妇嗤嗤一笑,掩着嘴,“我叫冰刀手,是南门的长老。”

    卓然喜道:“哎呀,那咱们是同门姐弟啊,我以前咋没见过姐姐呢?”

    “你那时候整天跟着天仙儿掌门在一起厮混,怎么会注意人老珠黄的姐姐呢?再说我当时有事在外面,只听说来了个外堂堂主,长得颇为英俊,还是没见过,今日才见到。不说别的,你敢挑战北门掌门这份气概就让人钦佩,只是北门掌门可是威震江湖的一代宗师,你有把握吗?”

    “有没有把握等一会儿姐姐就知道了,姐姐如此容貌,一定有家室了吧?可惜啊,恨不相逢未嫁时,花开花落两由之。”

    那少妇咯咯娇笑道:“一边讨好身后的小妹妹,一边又调戏我这老姐姐,你可真花心。放心,你若真是英雄,是女人都喜欢,姐姐我也喜欢你。你若真能赢了,就是超级大英雄,姐姐还会给你好处,嘻嘻嘻。”

    卓然伸手打了个响指,说道:“那咱们可说定了,你待会儿不许赖皮。”

    白熊斜了冰刀手一眼:“你们要打情骂俏,等一会儿我把他拿下交给你,你负责让他把悬浮石的秘密说出来,我少不了你好处。”

    冰刀手抛了个媚眼,嘻嘻笑着,扭转身,杨柳清风一般退回去,又拿眼瞅着卓然,眼波流转间,竟然风情万种。

    身后拿着剑架在脖子上的火莲撅着小嘴,满是不高兴。见到卓然回头瞧她,便给了他一个白眼,卓然笑了笑说:“我不会跟她走的,我只喜欢你,谁喜欢她呀,年纪这么大。”

    火莲儿顿时转怒为喜,秋波一个接着一个地抛了过来。

    对面的冰刀手却不生气,嗤嗤笑着说:“她还小,很多事情不懂的,只有过来人才知道,姐姐可以慢慢教你。好啦,不能再说,再说下去,白掌门可要把我生吃了,你们赶紧动手吧。记住,姐姐可等着你大展神神威,做盖世英雄,嘻嘻嘻。”

    卓然点了点头,走到白熊面前,把背在身后的双手慢慢拿了出来,张开手掌,正反亮了一下,然后握拳,摆出了一个拳击的架势,两只脚还在地上来回跳跃,但不怎么娴熟,有点像小孩学着大人打架,惹得众人又都是忍俊不禁。

    他们这一边护卫们看得不禁摇头,心想,这年轻人为了讨好女人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等一会儿有得他哭的。

    白熊背着双手,转头看着天边已经露出了的鱼肚白,说道:“赶紧的,大英雄,动手吧,打多少拳都行。”

    卓然说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看拳!”

    说罢,他前伸的左拳往前一记直冲拳,砰的一声,结结实实打在了白熊的胸膛上。

    白熊到底不敢太大意,生怕卓然搞鬼,所以还是运劲护住了身体。可是感觉卓然这一拳完全没什么力气,简直比挠痒痒还差劲,不由哈哈大笑说:“你要是凭这点本事,那只能当狗熊哟,来吧,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大爷我皮子着痒,等着你挠痒呢。”

    卓然眼中精光大盛,狂吼一声:“趴下吧!”

    右拳从腰际旋转而出,砰的一拳,正中白熊的心口。

    白熊原本哈哈笑着满不在乎的身子猛地一震,眼睛不可置信的瞧着卓然,张大了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片刻,他背着双手,两眼翻白,身体却挺得直直的往后倒了下去,就像一节被伐倒的木桩子,咣当一声,重重地摔在白色的岩石上,弹起来再落下,依旧是挺直的。

    倒下之后,手脚才开始抽搐,嘴角也开始往外冒白泡,两只眼睛翻转向上,露出了一片眼白。

    众人都惊呆了,目瞪口呆地盯着在地上天池宗北门代理掌门人白熊,再看看卓然,简直好像看见了世界上最难以置信的事情。这年轻人说要把掌门人打的口吐白沫浑身抽抽,还当真一拳把他打成这样了。可实际上众人看的出来,他这一拳压根轻飘飘的,没有任何力道,他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是个身怀绝技不为人知的绝顶高手吗?

    卓然依旧保持着前冲拳的姿势,嘴里冷冷的说道:“这下相信了吧?我卓某并非浪得虚名,嘿嘿。”

    卓然双手张开,啪啪拍了两下,像要拍掉手上的灰尘,而这两下,还真就在手心里拍出了些许的尘土。

    众人看清楚了,他双手空空荡荡,真的什么都没有,也不可能施展什么暗器。这里可都是高手,若是他用了暗器,这些高手绝对能够发现。卓然的确是货真价实的一拳,把对方打的口吐白沫倒地的。

    其实,卓然成功实现大逆转,靠的当然是美人鱼临别前给他的那三枚能电击鳞片。

    这鳞片比少女小指的指甲还小,卓然在船上时,火药手枪和软甲都没办法带走,但是这三片鳞片他是可以带走的,因为在手指缝隙里旁人就算查看他的手也看不出来,于是他便将那三枚鳞片这样带在了身上。

    刚才比拼的时候,他将其中的一枚藏在了手指缝中,因此他摊开双手,别人也看不见手上有任何东西。而握成拳击中对方时,内力冲击,鳞片瞬间释放出强大电能,直接电击对方心脏,将对方当场击倒。所以卓然成竹在胸,完全有信心靠电击将对方打败,这才说出了那番话。

    而这片鳞片因为电力释放而化成了灰烬,这才使得拍手间有少许的尘土,不清楚的人根本不知道缘由。

    特使耶律泰也惊呆了,看看地上抽搐不已的白熊,再看看在那拍手洋洋得意的卓然,眼睛瞪得溜圆。回头望向东魁首,同样看见了东魁首惊骇无比的双眼。

    身后的火莲儿兴奋的当啷一声扔掉了手中的单刀,冲上来一下抱住了卓然,又蹦又跳的说道:“你真的把他打倒了,你真是盖世英雄,你怎么做到的?原来你武功这么高,刚才把我吓死了,你为啥不早说?太厉害了,有你在,我什么都不用怕了,这下好了。”

    卓然搂着她,转头望向对方阵营中同样目瞪口呆瞧着他的少妇冰刀手。

    冰刀手愣了半会儿才回过神来,脸上渐渐有了笑意,而且笑意越来越浓,就像春天的花蕊慢慢绽放:“原来公子果然是位盖世英雄,我还真看走眼了,姐姐喜欢的不得了。只不过这下你惹麻烦了,因为你打倒的是北门的掌门人,他们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