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火山喷发
    而就在这时,蹲在白熊身边的几个人忽然都惊慌地大叫起来:“掌门人,掌门人你醒醒。”又呆了片刻,几人缓缓站起身,眼中又惊又怒,瞧着卓然咬牙切齿道:“掌门人死了,你打死了他!”

    卓然低头瞧去,只见白熊身子直挺挺的一动不动,嘴边的白沫也停止了奔涌,眼睛继续翻着白,却不再动弹了。

    卓然阅死人无数,一眼就可以断定,这家伙真的是死了。这一点没有超出卓然的预料,因为美人鱼临别时送给他这三枚鳞片时告诉他,这是取自她胸口的三枚鳞片,是她全身鳞片中最厉害的,足以击毙海里的大鲨鱼,是给卓然保命的。而卓然又是直接击中了对方的心脏,白熊当然不可能幸免。

    特使耶律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突发情况影响到了他原先想好的应对之策,该如何根据新情况调整自己的策略。

    他没有想好,但掌门人东魁首却已经做出了抉择。他兴奋无比的立刻嚷嚷道:“特使,卓堂主原来身怀绝技,我们有如此强的帮手,卓堂主、特使加上在下,还有谁能够与之抗衡?这些宵小还不闻风而逃!”

    北门和南门的都下意识后退了几步,他们亲眼看见卓然轻松一拳击毙北门武功最厉害的代理掌门白熊,这份功力,天底下估计除了宗主再没有他人能与之抗衡。

    特使眼珠转了几转,笑道:“没错,而等听着,你们还有谁不服,尽管上来,看看卓兄弟这一拳能不能把他打得口吐白沫而死。”

    董长老眼珠一转,朝冰刀手使了个眼色,又朝卓然努努嘴。

    冰刀手立刻就明白董长老是什么意思,立刻扭着腰肢走了出来,对卓然说道:“卓兄弟果真是盖世英雄,他们都走了眼,不过我却没有,我一直都觉得卓兄弟一定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果不其然,只可惜,唉……”

    说到后面,眼圈却红了,抬起衣袖做拭泪状。

    卓然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可惜什么?姐姐你且告诉我,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你要愿意,一定能帮我的。”

    冰刀手又上前两步,鼓鼓的胸脯几乎要贴到卓然身上了,仰着一张粉嫩的小脸望着他,吐气如兰道:“我们南门悬浮石丢失之后,一直没能找回,掌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群龙无首,我们可都被害惨了。仇家上门追杀,弟兄姐妹们死的死逃的逃,都成了一盘散沙,我身为长老,见到兄弟姐妹遭受如此劫难,心中着实悲伤。心中的悲愤却一直没有人能够诉说,今日见到卓兄弟,我心中也就有主心骨了。”

    说罢,整个软软的娇躯朝着卓然靠了过去。

    就在她靠过来的瞬间,卓然却飘然后退,随后一转身抱住了火莲儿,一个华尔兹舞步又旋转退了好几步,这才站住说道:“我说过了,我对你没有兴趣,你要倾诉的话,这里有的是男人,你自己找吧。”

    众人都忍俊不尽,便想笑出声,可这时谁又能笑得出来?眼前局势瞬息万变,都不知道下一步会如何。

    冰刀手本来扶向卓然肩头的手马上收了回去,一闪间,没有谁看得见她的手指缝隙夹着一枚细细的毒针。

    这枚针并不是致命的,只是刺中之后可以让人全身发麻,便可将对方控制住。没想到在最后关头,卓然竟然退开了,也不知道卓然是看见了还是阴差阳错避开了,反正没有得手。而这时卓然话已经说的很明确了,再往上凑,那就是自己打脸了。

    所以她站住了,幽怨地道:“我当然不会跟这位妹妹争夺情人了,哎,我是苦命的人,怎么能跟她比。我只是想让卓大哥你可怜可怜我们,帮帮我们吧,我们毕竟都是同门啊。”

    卓然皱了皱眉说道:“怎么帮你们?”

    一听这话有松动,冰刀手喜上眉梢,马上说道:“很简单,你不是知道悬浮石是怎么失踪的吗?你找出悬浮石,然后我们南门、北门和东门合三为一,组成一个门派,大家都能在悬浮石的庇护之下,岂不是皆大欢喜吗?”

    东魁首立刻叫道:“别听她的,卓兄弟,悬浮石就像杯中的水,人少可以多喝,人多就只能少喝,人再多,估计就喝不到了。所以每一个门派的人都是相对均衡的,这一点宗主早就有交代,宗门之间相互是不能使用对方的悬浮石的。如果三个门派的人合在一起,我们的悬浮石也不够三个门派的所有武者使用,大家到头来只怕都不会有好结果。他们提出这个办法,只是想要麻痹你,到头来还是要夺走悬浮石的。”

    冰刀手跺脚道:“掌门人多虑了,我们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只要能够保住武功的最低限度,免得被仇家追杀就足够了,我们不会贪求要多的。”

    一时间两边的人都嚷嚷起来,而耶律泰则一直转着眼珠子想心事,什么话都没说。

    卓然终于高声道:“都不要说了,听我一句话。”

    他现在的威望甚至超过了特使,谁叫人家一拳就能把北门掌门给打死,谁敢不听他的?以他这份功力,连耶律泰都未必是他的对手。而实际上只有卓然知道,真要打起来,只要对方不会给自己击中对方身体的机会,就算武功一般的香主,也能轻易把自己给击毙。

    所以现在还真有一点麻杆儿打狼两头害怕的意思,但他却仗着对方对自己的担心,马上扯虎皮做大旗。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望着他。

    卓然道:“这里有个前提你们一直忽视了,实际上这个前提是很恼火的,那就是,其实我只是知道悬浮石是怎么失踪的,并不知道悬浮石怎么找回来,你们把这两件事混淆了,搞来搞去,好像我知道悬浮石怎么找回来似的。要我真是知道这一点,我为何不把南门的悬浮石找回来呢?”

    “所以其实你们大动刀戈半点都不值,因为我就算告诉了你们悬浮石怎么失踪的,你们也未必能找得回来。既然找不回来,就算拿到了这些悬浮石,你们武功同样会急剧减弱的,只是速度快慢而已,又有什么差别呢?又何必为了水中花镜中月拼个你死我活,明白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的确,卓然所说的是事实,要是不能根据卓然所说的悬浮石消失的原因找到悬浮石,到底还是没有用。

    北门掌门白熊死了之后,剩下的武功最高的长老海狮俨然已经成了北门的新的领头人,他个子高大,头发金黄,简直跟一头狮子似的。只是身上油光水滑,当真跟一头海狮一般,光着膀子,只穿了个裤衩。

    他走上前,对卓然说道:“卓兄弟所说的很有道理,要不这么着吧,我们先请卓兄弟说出来悬浮石是如何失踪的,我们再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回悬浮石。若是能找回东门这一枚,兴许就能找回南门和北门的,岂不是皆大欢喜?”

    众人又齐声说好。

    特使耶律泰点了点头,终于对卓然道:“我也觉得这话有道理,若是悬浮石找不到,大家其实怎么争斗都没有意义。要不就请卓兄弟先说出悬浮石失踪的秘密,咱们再根据这个来推断悬浮石到底怎么找回来。不知道卓兄弟愿不愿意帮我们大家这个忙?”

    卓然没说话,火莲儿已经贴在他身上,火辣辣的眼神望着他说道:“你就帮帮我们吧,你也是南门的一员,你虽然武功这么高,你就忍心看着我们大家武功急剧减弱,遭受仇家的追杀吗?你帮了我们大家,大家都会感谢你的。”

    卓然嘻嘻嘿嘿一笑说:“别人感不感激我没有兴趣,你感激就可以了。”

    火莲儿脸上飞起一朵红霞,羞涩的说道:“我自然是感激你的,特使不是说了吗?你要真帮了大家,我就是你的人。”

    这话说到后面已经细若蚊蝇,只有卓然能听得见,不过也能从她娇羞的面容想到她后面要说什么话了。只听得冰刀手轻轻哼了一声,满是醋意的样子,可眼神却还是火辣辣地瞧着卓然。

    卓然哈哈大笑,正要说话,忽然,他感到身子猛地一晃荡,几乎要站立不稳。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眼神一扫,发现几乎所有所有的人身子都是猛烈的一晃的,有一些人甚至直接摔到了地上。原来不是他自己头晕,而是地面真的震动了一下。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没等回过神来,地面又开始猛烈晃动,同时耳边传来了巨大的轰鸣之声,这声音是从白岩山的山顶传来的。

    众人惊恐之下,都抬头望着声音来处望去,这时东边已经开始亮了,半个天都映衬在彩霞之中,四周都看得真切。这一眼望去,只见白岩山的山顶冒出了滚滚浓烟,那浓烟带着刺鼻的硫磺味道,让人几乎要窒息。

    火山喷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