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开山斧
    这老妇人是南门的三个香主之一,分管下三流的教众。他们三个来的时候,看见卓然,不好意思相认,都躲到了身后,所以卓然一时间没看到他们。此刻情况紧急,便挺身而出,被卓然看到了。

    另一个中年妇人是北门的长老,姓田,也纵身跃起,横着躺在了耶律泰等人的头顶,堵住上面缝隙。

    可是上面缝隙太大,还是有一个缺口,滚滚的热浪涌进来,火长老飞身而起,准确的堵住了那个缺口。她的声音有些凄惨,对火莲儿说道:“莲儿,若是我死了,你该知道怎么操纵悬浮石,务必要把悬浮石召唤出来,让卓公子想办法补上那一枚失去的悬浮石,救大家的性命。”

    火莲儿只是微微点头,不敢回答,因为怕分心,继续飞快的开着机关。

    这些人用血肉之躯形成了一道壁障,挡住了炽热的气流,使得其他人有了暂时的缓解。剩下的人也都冲上去,一个个并肩的在身后贴着他们撑着,假如撑不住,火焰将外面的尸体全部吞噬之后,岩浆便会把这两组人墙也尽数吞噬。

    而就在耶律泰等人已经几乎坚持不住的时候,就听咔嚓一声,铁门终于应声打开了。

    火莲儿就快要瘫在地上了,卓然一把搂住了她的纤腰,猛地把铁门推开,对众人说道:“快进去,快点!”

    所有人立刻冲进了铁门,而最后做人墙挡在外面的耶律泰等人也飞奔进了通道。

    卓然一直扶着火莲儿,撑住铁门,使其不会自动关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当人墙撤出后,他便看清,岩浆已经将最后一具尸体都吞噬了,正像一个恶魔一般,一步步朝他们逼了过来。

    所有人都冲进了岩洞,岩浆已经逼得很近了,卓然都能感觉到那种炽热几乎要将他的眉毛都烧起来了。马上抱着半昏迷的火莲儿退进了铁门,将铁门拉了上来,转动机关,将铁门锁上。

    他们连连后退,盯着铁门,很快铁门处便传来了可怕的烧灼声。只得片刻,铁门就开始变成了暗红色。

    耶律泰急声道:“这铁门只怕支撑不了多久,赶紧的,打开另一扇铁门,退到溶洞里头去。”

    火莲儿几乎要虚脱了,刚才高度的紧张和运功给卓然之后,她已经没有多少功力来保护她自己了,她只能虚弱地望着卓然。

    卓然眼看情况紧急,知道对方如此虚弱,只怕没有能力再打开另一扇门。一旦这扇门被熔岩攻破,大家就只有死。这时他再也顾不得别的,将手按在了火莲儿的后心,身体的云纹功迅速施展出来,转瞬间便涌入了强大的清凉之意。

    火莲儿顿时觉得如沐春风,就像在酷夏之中迎来了一阵凉风,从头到脚清凉无比,脑海中也迅速从迷迷登登转成了清醒,手脚也重新恢复了力量。

    她之前使用的就是用来抵御酷热的云纹功,只不过她掌握的云纹功是宗主所传授的,她守护这火山里的地宫中的悬浮石,得到了宗主特别的嘉奖,传授给了她和师姐专门用来抵御炽热的这种功法。

    但这只是云纹功的一部分,却远远比不上卓然整个掌握,所以卓然的云纹功运行起来,驱除酷热的效果要远胜火莲儿。当初在炼丹炉中,卓然曾经用云纹功抵御住了炽热的炼丹炉的高温,虽然最后是借助悬浮石才最终躲过劫难,但也足以证明这种功法抗热强悍无比的功能。

    火莲儿马上站直了腰,惊骇的望着他,卓然说道:“赶紧去开门啊,站在那里干啥?”

    火莲儿点点头,一把抓住卓然手,快速的往下跑去,其他人都在后面跟着。卓然发现,这通道的石壁光线的强度比先前他们进来的时候要弱一些了,他略一沉吟便明白,肯定是岩石另一侧的岩浆已经喷发出去,这就使得火山洞里的岩浆数量减少,这光线自然就弱了许多。

    而透过山壁辐射进来的热量相应也就少了许多,没有先前那么炽热难当了,他们一口气跑到了那个横着的铁门前。这时照出来的光亮弱了许多,但是还是能够清楚的看见铁门的情况。

    火莲儿对卓然说道:“你扶着我的腰继续,我来开门。”

    卓然便知道,她说的继续,是指自己继续用刚才的功法传递给她身体清凉,使她保持清醒,她才能够集中精力去打开这最后一道门。

    卓然点头,手扶住了她的纤纤素腰,火莲儿飞快的转动机关开始开门。

    众人紧张的望着螺旋下来的梯子,一个个都不说话,神情异常紧张。而冰刀手和白香主两个不约而同的守在卓然身边,好像靠近他会有安全感似的,又好像卓然一定会保护他们一样。不过也是,刚才若不是他说了一句话,只怕她们两位已经被打死,扔到死人堆里来抵挡岩浆了。

    四周的光线比较昏暗,忽然,最前面的一个香主惊声叫道:“好像岩浆进来了,我能闻到味道。”

    其实这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闻到了岩浆特有的味道,那是带着硫磺的刺鼻的臭味。众人顿时惊慌起来,而这次才刚刚开始打开铁门,难道外面那道铁门连抵挡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都抵挡不住吗?

    耶律泰转身对卓然说道:“卓兄弟,要不再杀几个人堵住通道,不然岩浆下来,大家都得死。”

    卓然用坚定的声音说道:“不行,你有那力气,为什么不打下几块石头,或者把洞打塌了,堵住岩浆,或者趁着岩浆还没进来,把木板集中堆起来阻挡。”

    众人都觉有道理,即便是觉得没有道理也不敢公然违抗卓然的命令。他们自诩没有谁比北门掌门白熊更厉害,能禁得起卓然那极其霸道的一拳。

    于是都点点头,几个武功高强的北门长老在耶律泰的率领下,径直往上冲。

    冲到一半的时候便感觉到炽热难当,而且光线迅速增量,便知道熔岩已经顺着梯子往下流淌下来了。他们马上拆掉沿途的木板堆砌起来,与此同时,武功最强的耶律泰抡起拳脚猛烈轰击岩石,咔咔几下,打掉了不少石块,但是整个山体都在晃动。

    一个中年人急忙叫道:“等等,不要打了,你们这么打法,山洞整个坍塌下来,咱们都得死,让我来。”

    众人瞧去,见这中年汉子手持一柄形状怪异的斧子从他们身边冲了过去,却正是北门的一位长老,人称开山斧。

    只见他抡起开山斧,咔咔的猛烈砍击两侧的岩壁,一斧下去,便能砍下一块岩石。速度可比耶律泰他们用拳脚轰击要快得多,而且也更有效果。

    耶律泰欣喜道:“好你个开山斧,原来你这斧子还有这功能,居然能砍岩石,跟切豆腐似的,真是厉害。”

    海狮也赞叹道:“是呀,我还以为他的斧子也就砍砍树木,没想到还有如此犀利的效果。”

    开山斧可没空跟他们说,快速的劈砍着两边的岩石,很快就形成了一个石头堆。

    耶律泰和海狮则是一边一个,帮着捡地上的石头,用来堵塞那些缝隙形成一个障碍,当他们把岩石刚刚堵好,冲下来的岩浆便已经到了岩石堆处,迅速灼烧着岩石,烧灼发出的咔咔的碎裂声响了起来。

    开山斧继续劈砍岩石,不断的加厚屏障,那些岩石在岩浆的侵蚀下,碎裂比较快,但是他们堵住的速度更快。可是由于他们这种用碎的岩石形成屏障中间必然有缝隙,岩浆还是浸透了缝隙,继续往前流动,只不过速度要慢许多,而且进来的量也少很多。

    他们一路往后,一直退到了卓然他们所处的地方。这里已经在没有岩石可以撬下来堵住山洞的了,剩下的,就是看看这到底有没有效果。

    在他们等待之中,终于,他们发现眼前的石堆亮度越来越亮,从缝隙之中有岩浆不断的流淌出来,就好像岩石在流血似的,众人心都凉了。从缝隙进来的岩浆依旧无可阻挡,这沿途砍下来的石头只不过延缓了岩浆往前推进的速度而已。

    眼看着地下的熔岩慢慢的朝他们流淌过来,就在这时,咔嚓一声,最后的一扇门也打开了。

    众人都舒了一口气,赶紧鱼贯而入,都进入了最后一道铁门之中。开山斧毫不客气的继续铲动墙上的石头,用来堵塞那些岩浆。直到卓然叫他,他才退了进去,将铁门重新关上。

    卓然松了口气,说道:“应该暂时没事了,能够突破这些岩石障碍进来的岩浆数量比较少,应该不会对我们造成危害,大家放心。”

    众人也都各自出了口气,注意力集中在了他们所处的这地宫之中。

    这里面绝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进入东门的地宫,发现地宫中间居然有炽热岩浆,都惊骇无比,好在这地宫是一个偌大的四方岩洞,岩浆只在中心位置,四周都铺着隔热的木板,倒不用担心。那些岩浆看样子也并没有冒出来吞噬他们的意思,他们这才渐渐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