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借坡下驴
    不过卓然很细心的发现,这里喷发的岩浆已经小了很多,只有原来的不到一半了,亮度也小了很多。想必是山里的岩浆在喷发之后,使得这里面的岩浆流转出去,填补空缺去了,就像退潮似的,自然就少去了许多。

    卓然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现在又重新回到了先前那个问题,该怎么面对他们一直期待的那个问题,那就是悬浮石是怎么失踪的。

    不过卓然现在已经没有先前那么担心了,因为刚才一拳击毙了北门掌门白熊之后,卓然已经在这些人中建立了无比的威信,没有人敢抗衡他的强权,虽然他自己知道,他只不过是个纸老虎。

    到了这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他,等着他,没人敢催促,大家都希望他能自己自觉的想到他的使命。

    卓然放开了火莲儿,绕着岩浆,沿着铺满木板的通道将整个地宫绕着走了一圈,发现另一侧有一个小小的石屋。推开石屋的门,里面很简单的放着一些生活用品,靠里的位置是一张平整的床,铺着一张席子,还放着两个枕头,跟在他身后的火莲儿说道:“这是我跟我师姐住的,你要是愿意,以后我师姐可以住外面。”

    言下之意卓然当然知道,握住了她的手紧了紧,火莲儿欣喜无比的抬头望着他,等着卓然的下一个动作。

    卓然却又放开她的手,径直走进了屋子,来到那张床前,伸手拍了拍,忽然他心头一动,因为他明显感到下面不是木头,而是金属,一种熟悉的金属,即便隔着草席他依旧能感觉的到。

    火莲儿跟在身后说道:“下面是块铁板,睡着凉爽,这里太热了,睡在铁板上比睡在石头上还要凉快呢,今晚你可以试试。”

    卓然立刻肯定,这就是他正在寻找的每一个地宫都会有的,刻着云纹功的神奇铁板。他没有掀开席子去查看,而只是点了点头便转身走出了石屋。

    他们来到外面,继续绕着走了一圈,回到了众人身边。

    卓然问:“这里面有多少食物和水?”

    火莲儿道:“只够三天的。他们每三天给我们送一次粮食和水。今天的是先前刚送来的,所以应该能维持三天,不过我说的是两个人,这么多人的话,一顿就吃完了。水倒是有一大缸,但是这么多人,估计也坚持不了两天就会喝光的。”

    卓然皱了皱眉说:“这就是说,我们几乎没有粮食,水也很少,那我就算告诉你们悬浮石的秘密,把它找回来了,我们又如何脱困?怎么出得去呢?”

    董长老小心翼翼地插了一句话:“等火山停止喷发了,岩浆都冷下来,我们不是就可以出去了?”

    卓然慢慢扭头瞧着他说道:“你还想出去吗?”

    董长老立刻后退两步,摆开了架势,但是脸上却满是惊恐之色。

    东魁首上前一步说道:“诸位兄弟,跟我一起拿下这个叛徒,交给卓兄弟处置。”

    立刻便围上来好几个人,都争先恐后,想在卓然面前挣一份表现。这时候卓然才能左右局势,如果不讨好他那就完蛋了,他们没有美色可以让卓然眷顾的,唯独给他立点功劳。好让卓然不看僧面看佛面,看着他们辛苦的份上,可以放过他们,带他们逃出生天。

    董长老立刻就判断出局势对他极其不利,要想拼,只怕会死的很惨,立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一般说道:“卓兄弟,不,卓大爷,我错了,你饶了小人吧。小人猪油蒙了心,一时没想明白,得罪了你老人家,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过我吧。”

    卓然哼了一声,说道:“你要杀我,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董长老抡圆了手,噼里啪啦给他自己几耳光,说道:“我错了,求你一定要原谅我,我再也不敢了。小人愿意做你鞍前马后的仆从,你只要饶过我的命,我这一辈子都服侍你老人家。”

    田长老桀桀的怪笑说道:“你要是个女的,卓兄弟说不定还饶你,你又是个又丑又老的男人,卓兄弟可没那个雅兴。你还不自己了断,难道真想让我们动手?”

    董长老磕头道:“卓老爷,我知道我得罪了你,求你饶我一条狗命,我愿意自废武功作为惩罚。你就饶我一条命吧,让我苟延残喘,能多活两天。”

    卓然见他这可怜巴巴的样子,宁愿自费武功,一时还真有些难以下令,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眼看他皱眉犹豫之间,董长老便知道,这机会稍纵即逝,若是自己再不采取实际手段,那连小命都保不住。与小命相比,功夫算得了什么。眼见这些人个个都要替卓然收拾自己,自己根本难以抵敌,他是宁可苟且偷生,也不愿意从容就义的。

    当下一咬牙,一声暴喝,两只手咔咔两下,将自己的左右琵琶骨都劈断了,随后一身闷哼,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身子整个软在地上抽搐着。

    众人都惊呆了,武功高强的耶律泰等人都知道,这董长老竟然自己劈断了他的琵琶骨,那外门武功就无法施展,而刚才他又用强大内力将丹田震爆,再无法使用内力,这样一来,他也就成了一个废人,平时也就能扫扫地,慢慢行走而已,再不可能与人争斗了。

    火莲儿有些不忍心,依偎着卓然说道:“既然他已经自废了武功,要不就饶了他吧,怪可怜的。”

    卓然正好借坡下驴,哼了一声说道:“既然是莲儿替你求情,就饶你一条老命。”

    蜷缩在地上不停吐血的董长老睁着无神的双眼,咳嗽着用孱弱的声音说道:“多谢,多谢卓爷不杀之恩。”

    卓然没再理他,望向开山斧说道:“你能不能用你的开山斧挖开一条通道出去?”

    “我试试。”开山斧抡起斧子,狠狠劈在墙壁上,飞起一串火星,用斧刃刮了刮,发现墙壁上只有一道浅浅的白印。

    开山斧一声暴喝,连续不断用斧子猛劈墙壁,除了飞起的一串串火星之外,依旧只在墙上留下一道道浅浅的白印而已。

    火长老冷声道:“别费劲了,这整个地宫是用玄铁打造的,你的开山斧再厉害,也劈不开。”

    开山斧无奈地摇摇头,道:“如果是岩石应该没问题,但是地宫是玄铁打造,根本劈不动。如果能出了这个门,我或许可以有办法掘出一条通道,让我们出去。但是如果熔岩已经将门封死,连门都打不开,只怕我就没办法破开这个玄铁屋子了。”

    众人都是心头一凉,的确,开山斧虽然能够揭开石头,但是这个巨大的地宫是特别的玄铁打造,根本无法破坏。所有人都只能寄希望于进来的岩石没有把门破坏,待到最后门还能打开。

    而现在,他们开始发现铁门正在渐渐变红,用脚指头他们都能猜到,外面的岩浆已经透过石头缝隙进入,开始浸泡这道铁门了,铁门能否经受住岩浆,谁也说不清楚。

    虽然头一道门根本抵挡不住岩浆,但这第二道门是玄铁打造,异样坚硬,熔岩无法将之溶化。但是,就害怕高温之下里面的机关被破坏,门就无法打开了。

    耶律泰说道:“且不管其他的,我们还是先想办法找回悬浮石,如果能找回那一枚悬浮石,使得东门的功力恢复原样,那我们大家都受益。我们的实力大增了,就有更多的希望能够脱困了,这也是为了大家。因此请卓兄弟费费神,告诉我们悬浮石是怎么失踪的,我们来一起琢磨,怎么找回悬浮石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对吧,呵呵。”

    说到这,又赶紧扭头望向依偎在卓然怀里的火莲儿说道:“你难道不想让大家恢复功力吗?要是想的话,就赶紧也央求你这卓大哥,让他帮帮大家吧。”

    火莲儿扭了扭杨柳细腰,抬头望着卓然。

    没等她说话,卓然已经一摆手说道:“好了,好了,你不用求我,我既然答应了,一定会帮大家的。”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耶律泰赶紧一躬到底,说道:“那咱们可就多谢卓兄弟了。”

    在这之前,他对卓然还不冷不热的,甚至很是倨傲。而现在他发现卓然能一拳将北门掌门击毙之后,他才知道卓然的功力远胜于他,至少他这么认为的。在一个比自己厉害的多的高手面前,除了恭恭敬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卓然说道:“这样吧,你们把悬浮石召唤出来,我来演示给你们看,不然我说了之后,你们不相信,我演示完了,你们就会相信了。”

    东魁首立刻对火长老说道:“长老辛苦一下,将悬浮石召唤出来。”

    火长老点点头,走到熔岩池边,伸出鸡爪一样的双手,又抽风一般抖了起来,然后嘴里念着奇怪的咒语,双手在空中召唤。很快,一道黑色的影子蟠龙一般,从翻腾的熔岩中飞了出来,开始慢慢萦绕,接着第二道也飞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