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高兴的太早
    火莲儿欣喜无比,身上散发出更加迷人的诱惑力,她搂紧了卓然,欣喜的说道:“卓大哥,我身体的内力恢复到圆满了,我是不是看着更好看了。多亏你,你帮了特使,这才替我们接上了这两根悬浮石,才使我们的功力恢复了呢。”

    东魁首也点点头上前,躬身一礼,说道:“多谢卓公子帮忙。”

    随后又有些担心的望向耶律泰,问道:“特使,这只是暂时接上的,那会不会又重新断开呢?一旦断开,我们的功力会不会又一次失去啊?”

    耶律泰说道:“暂时不会的,只要卓兄弟愿意帮我们。他反正在辽阳府,他只要在身边,我们便可以借助他的功力,让悬浮石这条纽带持续存在,所以你们要好好待他。对了,卓兄弟,先前我已经说过,你只要能够告诉我们这个秘密,不需要你找回悬浮石,我就把火莲儿送给你。”

    “现在虽然你没有帮我们找回悬浮石,但悬浮石已经接上了,是在你的帮助下,使大家的功力暂时恢复了。因此你同样做到了我的要求,所以,火莲儿归你了,她现在是你的女人了。哈哈哈。”

    东魁首也哈哈大笑着说道:“如此甚好,火莲儿,以后你跟着卓公子,要好生服侍呀。”

    火莲儿欣喜无比的抱住卓然的胳膊,脑袋点得跟鸡啄米似的,身体更加散发出热情洋溢的风采,略带羞涩地望着卓然。

    卓然却一直在发呆,他不敢确定,刚才身体飞出的那枚悬浮石是不是真的,还是说是一种幻觉。因为悬浮石的数量多,又在空中飞舞,他根本没办法去数清是不是多了一块。而自己的身体飞出那块悬浮石之后,并没有任何异样,包括体内的云纹功也没有任何变化,他已经测试过,依旧运行自如。到底是错觉还是真实的呢?为什么悬浮石能够对接上?

    卓然脑袋一直有些浑浑噩噩的在琢磨这件事,他们的话听了一半留了一半,不过最后这几句他是听清楚了,便望向火莲儿苦涩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他脑海中现在所有的思绪不是在眼前这女人身上,而是在那空中翻腾的悬浮石上。

    耶律泰对卓然道:“如果不是卓兄弟你帮忙,这悬浮石还接不上了,卓兄弟想不想看看这珍贵的悬浮石是什么样子?”

    这话正中卓然下怀,说道:“好啊,我正想看看呢。”

    耶律泰将悬浮石招手收了过来,将一头交到了卓然的手中。

    卓然伸手要接,抓住悬浮石的瞬间,忽然,那悬浮石好像一条蟒蛇似的,嗖的一下顺着他胳膊,以迅疾无比的速度窜了上去,并从头到脚迅捷无比的盘旋绕行,转瞬间便绕了一圈,最后从他双脚飞离了他的身体。

    就这么片刻间,卓然感觉全身已经没有了力气,简直就像抽掉了筋骨似的。他大惊失色,踉跄了几步,摇摇欲坠。

    火莲儿慌了,赶紧扶着他说道:“卓公子,你怎么了?”

    卓然有些慌乱,说道:“我,我感觉到身体好像不是我自己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火莲儿赶紧扶着他,惊慌地回头望着耶律泰:“特使,这这是什么回事?”

    特使哈哈大笑,走上前,站在卓然面前,那条悬浮石就像一条盘龙在他头顶盘绕。

    耶律泰用阴冷的声音对卓然说道:“姓卓的,你终于着了我的道了吧,你武功这么高,没办法,我只能等待这一时刻。你不知道吧,悬浮石也叫捆仙索,在主人内力驱动之下,可以形成一道无形的绳索捆住你的周身,让你根本无法施展功力,就好比把你全身的穴道都点了一遍似的。你现在正常的说话走路吃饭都没问题,就是没办法是使用武功了,抱歉,因为你的武功太高,我只能暂时这样禁锢你的武功。”

    “为什么?”

    “还需要我解释吗?你应该知道的很清楚,你体内有一枚悬浮石,而且正是东门丢失的那一枚。我不知道这悬浮石是怎么到你体内的,但是他的的确确存在于你体内,这一点是火莲儿告诉我的,她说她能从你身体内感受到悬浮石的震动,这是先前在外面,你跟白熊两人交锋对决的时候,她悄悄跟我说的。”

    “我相信她不会撒谎,她是掌管地宫的,也能操纵悬浮石,又对悬浮石有特别的感应,你体内的这枚悬浮石的存在,她感应到了,所以告诉了我。我就等待着这一刻,开始我想直接动手,后来发现你武功太高,我只能忍耐。没想到你的武功很高,脑袋瓜却不怎么灵,我就奇怪,你那么笨的人是怎么能破案如神的,也许随便吹嘘的吧。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中了我的计,现在你就乖乖的躺着吧。”

    卓然苍白着脸扭头望向了火莲儿。

    火莲儿惊慌的摇着头,说道:“公子,我,我不是想害你,我只是感觉到你体内有悬浮石的动静,所以我告诉了特使。我没想到是这样。——特使,求求你,你不要杀卓大哥,这悬浮石在他体内也绝对是无心的,说不定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南门的人,要东门的悬浮石是没有用的。”

    耶律泰点了点头说:“你放心,我暂时不会杀他,因为我还需要从他身上搞清楚北门和南门的悬浮石在哪里。我相信,他既然能够得到东门的这一枚悬浮石,说不定南门和北门的悬浮石他也知道下落。对吧,卓兄弟,我猜的没错吧?”

    卓然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虽然当时东门的这颗悬浮石进入了自己的经脉,但实际上并没有融入到其中,无法像南门的悬浮石那样。因为只有一枚,单独的悬浮石是无法融入经脉中的。当然还有种可能,那就是,必须要用东门的云纹功才能收取悬浮石。但是这里又有一个矛盾之处之处,那就是北门的云纹功自己已经掌握了,也进行了云纹功的修炼,可是为什么吞入体内的悬浮石却还是不能够吸收进入经络,依旧存在于肚子里头呢?

    不过不管怎么样,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耶律泰和火莲儿他们都只知道自己身上有那一枚东门的悬浮石,而没有感觉到南门和北门的悬浮石,所以耶律泰刚才才肯定地说,要从自己身上找到北门和南门悬浮石的下落。

    正因为这一点,卓然心头稍稍安稳了下来,因为只要对方不知道自己体内有南门和北门的悬浮石的存在,那他们就还寄希望于自己帮他们去找到悬浮石。自己只要有用,他们就不会对自己下手,所以自己暂时是安全的。只要还有时间,自己就能伺机而动,逆转乾坤。

    卓然放下了火莲儿,微微笑了笑说:“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不过也请你们相信,我不知道我体内有这颗悬浮石。他现在被你们拿回去,我觉得物归原主也挺好,我没有什么想法。而且我不知道南门和北门悬浮石的下落,我要知道,一定帮你们找回来,我也是南门的人,我师姐也传授了我天池宗的内功,不过我没怎么练,所以失去的悬浮石对我没有多大影响,但是只要对大家有用,我一定会帮大家的。”

    他又望向了耶律泰说道:“我想问一句,这悬浮石你怎么把它用来做无形的捆仙索绑住我的呢?我很好奇,能不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耶律泰笑了,说道:“告诉你你也驱使不了,因为它是一种特别的内功,只有宗主和宗主的特使才会施展这种功法,只有我们可以控制悬浮石用来束缚对方。这在面对实力远高于自己的人的时候,是一种取胜的法门。”

    “当然,要把他作为武功来施展是有些牵强的,因为对决的时候,你不可能把悬浮石召唤出来,让对方握着,只有在对方握住了悬浮石的时候,才有可能捆住对方。其实也就相当于你拿一个绳索,对方要束手就擒才行。不过因为你太笨了,所以才中了我的招数,换一个人,或许就捆不到了,哈哈哈哈。”

    耶律泰很为自己成功抓住了武功比自己高得多的卓然而感到兴奋,他当然不知道,实际上他要抓住卓然根本不需要费那么多精神,一伸手便可以抓到。不过他被卓然先前的那招给镇住了,才有这么多顾虑。

    卓然冷冷的说道:“你现在高兴的太早了,你别忘了,我们现在是置身在火山熔岩地洞里头,我们还没有脱身呢。如果几天之内我们脱不了身的话,我们都会渴死饿死的。早死晚死都是死,有什么区别?因此你最好趁现在杀了我,我还落了个干脆,不用像你们那样苦苦等待,等不到人来救,最后活活的饿死渴死,到时候恨不得将舌头都咬下来吃掉,那滋味才是最难受的。我认为世界上最残酷的死亡,就是活活的饿死,希望你们到时候不会抓狂,哈哈哈。”

    他这一笑,人人脸上都变了色,包括耶律泰,他的笑容也僵住了。他手一挥,空中正得意地盘旋的那一串悬浮石也重新飞入了滚滚的熔岩之中,沉了进去,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