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男女之事
    耶律泰慢慢走到铁门后面观察了一下,发现铁门已经变成了暗红色,并且冒着白烟,看着就知道温度很高。他从怀里摸出来一小块银子,用手指捏着,触碰在了门上,瞬间,接触门的那块银色便被融化成了银水,慢慢的缓缓往下流,并哧哧的冒着烟,然后蒸发掉了。

    这门后面肯定有熔岩在烧灼,不过这门跟地宫墙壁一样,都是用特别的材料做成的,倒不用特别担心。

    耶律泰为了稳住大家的心神,笑了几声,说道:“诸位不用担心,熔岩自然会冷却,冷却完了之后,我们就能打开门。只要开了门,在外头通道,大家就能脱困了。现在大家可以坐下休息,等着火山喷发熄灭吧。”

    卓然忽然哈哈大笑,耶律泰等他笑完了才沉声问道:“你笑什么?我说错了吗?”

    卓然冷声道:“看来你对火山根本不了解,我们现在在火山口,喷出来的熔岩会持续不断,就算是喷出来的,要想让它冷却掉,也需要很长时间的,没有三五个月根本冷却不下来。你们就慢慢等吧,三五个月,我看谁能熬得了这么久。”

    一听这话,众人又都呆了,卓然却很淡定,因为他肚子里有悬浮石,他把那些悬浮石都吞到肚子里之后,他甚至不需要吃饭喝水就能过下去,这是他得到的一个最大的好处。

    所以如果耗下去,他相信他会比所有的人都长命,但是能不能熬到三个月五个月,他也说不准。而外面的火山岩会不会要等三五个月才完全熄灭,那也是他的猜想,这只是让对方陷入慌乱的策略而已。到底需要多久外面的火山岩浆会冷却,他自己也没底。

    特使对火莲儿说道:“去把你屋里所有的水和食物拿出来,你屋里太闷了,在外面还凉快一点。”

    火莲儿和火长老姐妹俩赶紧进了石屋,把那一大缸水和三天的食物都搬了出来,放在特使旁边。

    火莲儿哀叹一声说道:“特使,掌门人,你们先前把我许给了卓大哥,我对不住他,我希望我能照顾他。我们已经是夫妻,那能不能把石屋给我们两个?如果我们已经没有几天的性命可活,那我希望在这最后的日子里能够跟他在一起。”

    特使冷哼了一声,摆摆手说:“行了,你们要想呆在那儿就呆着吧,我才懒得看你们腻腻歪歪的。”

    东魁首阴着脸说道:“先前所说的话当然算话,我们怎么会是说话不算话的人呢?既然把你许给了他,你就是他的人,你把他扶进去吧。”

    耶律泰和东魁首想的是一样的,卓然武功奇高,至少在他们看来是这样,如果将来脱困,或许还用得着他。现在不能太过分,虽然控制住了他,但是如果太过分,拼个鱼死网破,大家都没好处,还是留有余地的好。而且那屋子谁也不愿进去,因为这里很热,躲在屋子里只怕更闷。他们却没想到,那张床很凉,躺在上面是很舒服的。

    火莲儿又望向了火长老,火长老面无表情的说道:“行了,那屋子给你们两个,我也不进去了。”

    火莲儿欣喜的点点头,抹了抹眼泪,搀扶着卓然踉踉跄跄的进了石屋,把门关上了。

    卓然心头开始砰砰砰乱跳,他跳的倒不是火莲儿会跟他怎么样,而是他终于可以接触到这块铁板了。于是他对火莲儿说道:“这里太热了,你把那席子掀开,我想躺在铁板上,这样凉快些。”

    火莲儿说道:“席子下面的铁板有花纹,睡在上面会硌得不舒服,还不如垫席子。”

    “没关系,我想直接躺在铁板上更凉快些,你要是觉得不喜欢躺在铁板上,你就把席子铺在地上吧,地上或许也会凉快些。”

    火莲儿委屈地道:“你不愿意跟我同床共枕吗?”

    卓然苦笑说:“我现在跟死人差不多,你觉得我还有力气与你同床共枕吗?”

    火莲儿沮丧的点点头,放开他,把席子卷了起来铺在地上说:“那好,那你躺在铁板上,我躺在床边,等过些时候,我再求求特使,把你的束缚松开,倒时我们就能做真正夫妻了。”

    卓然嗯了一声说道:“我想睡一会儿,你别打扰我。”

    火莲儿赶紧答应,不再出声。

    卓然仰面躺在铁板上,用手抚摸着铁板上的花纹,果然就是他期待的神秘花纹。屋里没有灯光,也没有窗户,几乎看不见人影,所以他可以完全从容的感知花纹。

    ……………………

    与此同时,辽阳府。

    石榴花根据卓然的要求,来到了飞鹰和咕咕鸟两人大晚上喝酒的酒楼。酒楼伙计招呼着她说:“姑娘,您是吃饭还是……?嘿嘿嘿,姑娘,你不会一个人来喝酒吧?”

    他们这酒楼当然主要是喝酒,但基本上都是三五成群,很少有独自一人来喝闷酒的,特别是一个姑娘,又是如此青春美丽的。按理说,美女要想请人陪着喝酒,那也就一句话的事,所以那伙计猜测石榴花应该不是来喝酒的。

    “你猜对了,本姑娘来找你们掌柜的,有事情要问他。”

    那伙计见石榴花大刺刺的样子,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赶紧答应,招呼她进去,先在一张空座上坐下,说:“姑娘您稍坐,我这就去把掌柜的请来。”

    这会子还没到喝酒的点,所以酒楼里很少有食客,空空荡荡的。掌柜在后面跟家人说话,听到伙计说有个姑娘来找,赶紧出来相见。

    石榴花说道:“你认识我吗?”

    掌柜的瞧着她摇了摇头,虽然石榴花是东门的一位香主,但是辽阳府还是比较大的,而且这边掌柜又不是天池宗的教众,对天池宗里面的人并不清楚。再说石榴花也没到这里来过,自然不认得。

    石榴花点点头,又说道:“那你认识飞鹰吗?猎户飞鹰,就是射箭赢了东门掌门二弟子连珠箭的那个。”

    一说这个,掌柜的立刻点着头说:“当然认识,飞鹰可是个好猎手,而且酒量好的很,他经常到我们酒馆来喝酒的,就喜欢坐在那张桌上。他酒量可真大,一个人一坛子酒轻轻松松喝完,而且还能自己走回家。他是我见过的酒量最好的人之一啊,他喝这么多酒,却还能把箭射得这么准,真是了不起。”

    听这话,石榴花不禁心头一动,既然这飞鹰酒量这么好,为什么那天跟咕咕鸟两个人加起来只喝了一坛酒他就喝醉,趴在桌上睡着了,要掌柜的和伙计把他搀扶回房间睡觉呢?会不会是故意装出来的?

    石榴花不动声色说道:“认识他就好,我是他没过门的媳妇,他没告诉你吗?”

    掌柜的一听笑了,上下打量了一下石榴花,赶紧一躬到底,说道:“对不住,老朽的确不知道,原来飞鹰兄弟有姑娘这么美貌的一个没过门的媳妇,难怪他如此精神抖擞,你们可真是郎才女貌,哈哈哈。对了,不知道姑娘来我们小店有何贵干呀,是不是来给飞鹰兄弟预订喜酒的?”

    石榴花摆摆手说道:“我是来查一件事的,三天前,飞鹰跟一个女的在你们家喝酒,喝了一坛酒,对吧?”

    掌柜的赶紧点头说:“对呀,他们俩喝了一坛酒,不过那酒是他们自己带来的,只在我们这儿点了些菜。因为带酒来的那个女人我认识,她老爹在辽阳府可是很有名的皮毛商人,我还在他那儿买过货呢,所以她自己带酒来,我也不好说什么。”

    “他们只喝了她自己带的那坛酒,没在你们这儿要酒?”

    “是呀,没有,不过那天好像心情都很好,可能是受这个影响吧,飞鹰兄弟很快就喝醉了。那坛酒还有一小半没喝呢,飞鹰兄弟就趴在桌上睡着了,然后那姑娘就出去了。”

    “她回来过吗?”

    掌柜的摇摇头说:“没见到,没有回来吧,回来我们肯定会知道的。”

    说到这儿,掌柜的迟疑片刻,又哀声道:“听说那姑娘被人害死了,哎,不知道是谁害的,我听说她爹娘都要哭死过去了。千娇百媚的一个姑娘,十七八岁的年纪,就这么没了,真是让人伤心。”

    石榴花冷笑一声说道:“她死了最好,不然,呵呵呵。”

    掌柜的吃了一惊:“姑娘何出此言?”

    “算了,既然她已经死了,就没必要说出去。我来是想看看那天飞鹰住在什么地方,你们带我去。”

    石榴花故意把话说得很含糊,越是这样,越让掌柜的觉得里面大有文章,可是这种事情涉及到男女之事,又是有一个人已经死了,这种事可不好随便乱问,免得惹麻烦。

    因此掌柜的虽然有好奇,却没再追问,而石榴花提出的要看飞鹰那天的住处,想必有她的用意,或许跟她刚才说了半截的事情有关系。至于是什么事,自己就不要去打听了,总之她要看就让她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