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见义勇为
    其实,双方出箭速度一样的快,只不过飞鹰的四只箭在空中都被连珠箭的四支箭射落了。而连珠箭的第四次放箭,却是两支箭同时射出,一箭射落了飞鹰最后的那支箭,另一支,也就是第五支箭,直接射入了他的咽喉。

    石榴花兴奋无比冲到连珠箭面前说道:“你真厉害,原来我还以为你以前是浪得虚名呢,原来你真有这么厉害的本事。”

    连珠箭慢慢地将长弓背在背上,深吸了一口气,转头望向石榴花,说道:“今天早上天亮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身上的功力一下恢复圆满了,跟以前一样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确信是真的。我满腹的心思都在复仇上,我没办法再等待,我虽然不知道我功力恢复圆满的原因,但是我要复仇,我要找回属于我的尊严,所以我来了,倒不是存心救你们,碰巧而已。”

    石榴花也一脸欣喜的点头说道:“对对,我今天早上也感觉到不对劲,这之前我的功力在慢慢下降,而今天早上,忽然一觉醒来就恢复到以前一模一样了。不过我的功力本来就稀松平常,所以其实也不觉得有多兴奋,只是觉得有些怪。听你这么一说,原来不是我一个人才有的,还真是奇怪,到底怎么回事呢?”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天亮的时候,在东海白岩岛之上,火山深处的溶洞里,卓然体内的那一枚取自疯女人嘴巴里的悬浮石被两条悬浮石直接吸出归位了,断裂的两条悬浮石因而连接在了一起。东门悬浮石重新发挥作用,使得这悬浮石的范围覆盖之下的东门弟子的功力重新恢复到了完满。

    ……………………

    白岩火山深处的地宫里。

    卓然躺在石屋之中,他已经将身上的衣服基本上都脱光了,只剩下自己自制的裤衩。用手掌和身体感受着铁板上的花纹,摩挲着。因为屋里关上门后一片黑暗,不需要顾忌旁边有没有人。他很快找到了铁板上神秘花纹图案的起点和终点,并轻车熟路的将整个花纹的流向摸了一遍,心中便有了个大概。

    这之前,他已经研读过两次南门和北门两个不同的花纹,对花纹的大致走向已经有了了解。虽然这些花纹走向完全不同,但是都是有一定规律的,这种规律在卓然修炼两块铁板上的云纹功的时候已经反复体会到了。

    正是由于对花纹规律性的掌握,使得他对这一次花纹的学习基本上是轻车熟路,学习起来就比这之前完全陌生的去揣摩花纹要快捷迅速的多。他躺在床上半日的功夫,便已经大概将铁板上的花纹摸了个清清楚楚,剩下的只差将其烂熟于胸了。

    这期间,火莲儿好几次悄悄爬上他的铁床,想躺在他身边,却都被卓然冰冷的声音给轰了下去。卓然只是简单地说,他现在如同死人,没有任何其他兴趣,只想好好躺着,火莲儿便知趣地退了下去。

    而在卓然努力的记着铁板上花纹走向的时候,屋子外面已经开始有了可怕的变化。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原本留下来的食物还够吃三天的,而够吃三天的食物只不过是针对火长老和火莲儿姐妹两个人的,分给这么多人吃的话,连一顿都很勉强。更何况这里的人很多都是五大三粗,一个人能吃他们三个人量的大肚皮,所以这两个女人可供三天食用的食物在一顿之间便被所有人都吃光了。

    他们不去考虑吃完之后紧接着该如何,因为他们发现,他们不吃,别人会吃,与其让给别人吃,不如自己吃。没人阻止,包括耶律泰也都没有想过该节约着慢慢的吃,自己先抓着食物狼吞虎咽,其他人当然不会谦让给别人。于是乎,风卷残云一般,转眼间都被吃了个精光,连碗里最后一点渣滓都被舔干净了。

    当所有的食物都被吃光之后,天下终于安静了,所有人都盘膝坐在木板上,一个望着一个,不知下一顿在哪里。

    当然,他们最关心的是那铁门的温度,有人测试了一下铁门,看看是不是已经冷却了。结果让他们失望的是,铁门一直保持着暗红色,不管是把银块放在上面,还是把鞋子压在上面,要么融成水银,要么冒出青烟。让他们确定,铁板后面的火山熔岩根本没有任何冷确的迹象。

    让他们感到惊骇的是,在地宫中间不停翻腾的那些岩浆开始慢慢的往下降,并且规模也在缩小。原先坐在地上都能感到炽热,而因为喷出来的岩浆的量越来越少,使得这种热量也在降低,这让他们惊喜的同时又感到不安。

    因为石洞中的岩浆往下减,也就意味着火山里的岩浆在持续的往外喷发。如果火山喷发一直在持续,那外面的岩浆只怕温度就不会降低。就算门外的温度降低了,如果整个山体依旧被炽热的火山岩浆覆盖,他们仍然无法挖出一条通道,从火山的山体突围出去。

    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毫不迟疑。他们一个个都是习武之人,体力消耗很大,因此平时的饭量也很大,很容易就饿了,前一顿又还没吃饱。只隔了半日,肚子里便又开始咕咕叫起来,有人忍不住便起来去舀水喝,想用水来解饿,其他人便也跟着学。

    耶律光和东魁首也跟着舀水喝,并没有任何要求节约用水的安排。很显然,这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帅才,不具备在危难时刻组织大家共度难关的能力,只想着自己。于是乎那一缸水只用了不到一日便被所有的人都灌到了肚子里。

    铁门的热量也没有任何退减的迹象,石洞中间翻滚的熔岩喷泉虽然慢慢在减小,但是速度并不快,将近两天的时间过去了,变化也并不大,越往后变化越慢,似乎都要停止了。可是铁门上的热量却丝毫没有减退。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是没办法打开铁门的。

    第三天又过去了,所有人都一整天没吃东西,也没喝水了。没吃东西倒还好办,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膀大腰圆的,身体的脂肪还能够坚持一段时间。可是没有水,越壮实的人就越难以忍受,又特别是在这炽热难当的地宫之中。

    中间的那巨大的容颜喷泉翻滚散发出来的热量在迅速的蒸发着他们身体的水分,很快就有人因为极度缺水昏倒了。

    最先昏倒的,是北门的姓白的女香主,他身体最弱,最耐不得这酷热,便昏倒了。

    开山斧使劲吞了吞干涸的喉咙,走过去,说道:“奶奶的没吃的没喝的,这是要死人了,反正她也活不成了,不如把她杀了,她的血肉还能帮我们坚持下去,不然,咱们都得饿死渴死。”说罢伸手便要去抓白香主。

    旁边一个老者抬手挡住了他,此人是北门的另外一个香主姓冯,平素和白香主的两人关系不错,不忍心见着同伴被杀,当下拦住道:“大家都是同宗,怎么能牺牲别人,来换取自己的生命呢?”

    开山斧道:“你还想不想出去?你可弄清楚,只有老子才能把大家带出去,我要死了,你们就算有吃的有喝的也活不成。我现在不要你们供我,我自己找吃的,还那么多废话。——她是你闺女还是你媳妇?如果都不是,你就滚一边去,别挡着我。”

    冯香主摆摆手说道:“我不管你说出千般理由,吃人是肯定不行的,我虽然与她不沾亲不带故,但是同在北门香主,交情还不错,更不能眼睁睁看你如此糟蹋她。”

    开山斧将手中斧子指着冯香主,说道:“你这么说是准备打定主意要拦着我啦?”

    冯香主抓住了腰间的单刀,道:“说不得,只能如此。”

    “那还废什么话?手下见真章,接招。”说吧,手里的开山斧劈头盖脸朝着冯香主砍了过去。

    冯香主抽出单刀,两人你来我往斗在了一起。

    他们俩人虽然都是北门弟子,可此刻为了生存,长老跟香主竟然打起来了。另外一个长老只是背着手站在那儿,冷眼瞧着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眼见两人越打越凶,到后面竟然是生命相搏。海狮终于开口说道:“留点神,别把开山斧伤了,他可是还要帮我们逃出这鬼地方的。”

    冯香主顿时气结,自己见义勇为,没得到任何人的赞赏,反而被担心自己把对方给杀了,因为对方比自己更有用。对旁边崔香主道:“兄弟,你眼睁睁看着我被他杀吗?快点帮忙啊。”

    崔香主摇摇头,说道:“我觉得,开山斧长老说的是对的。这时候还是活命要紧,反正白香主这个样子也活不了了,倒不如捐献出血肉给大家吃喝,保住大家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