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恩将仇报
    冯香主一听这话,气得浑身发抖。这一下却是致命的,被开山斧一斧子正中脑袋,脑浆崩裂横尸当场。

    开山斧吐了口唾沫,狞笑道:“你不是不让老子喝这女人的血吗?那就先喝你的血,反正你也死了,再过一会儿血就凝固了,喝不了了。”

    说罢,一口咬住了他的脖颈,咚咚的喝了起来。

    其他人也都扑上去抢着喝。冰刀手搀扶着白香主来到石屋外敲门:“他们开始吃人了。我们在这躲一下行吗?”

    火莲儿大吃一惊,虽然她也饥肠辘辘,口干的简直要冒烟,听到这话也吓得一哆嗦,赶紧点头把两人让了进来,然后把门关上。这门没有门闩,只是可以关上,却无法上拴。她立刻将旁边的一张桌子拖了过来堵住了门,一屁股坐在地上,用自己的背部挡着桌子。

    冰刀手知道她的用意,便也搀扶着白香主坐在桌子后面,用身体挡着,免得那些人冲进来,在这生死攸关的关头,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两人轮流掐白香主的穴道,把她衣服脱了把她放在卓然身边铁板上降温,这才逐渐恢复了意识。

    白香主这之前实际上处于半昏迷状态,所以刚才发生的事她迷迷糊糊也知道了个大概,当下声音凄凉的说道:“多谢你们救我。我,我不想被他们吃掉。”

    冰刀手忍不住搂着她,两人默默流泪。

    火莲儿爬上了桌子,从门缝往外看,低声说道:“天了,他们,他们真的在吃人肉,太吓人了,怎么办?他们会不会冲进来吃我们呀?”

    冰刀手道:“迟早会的,咱们女人细皮嫩肉,最好吃了,真要吃起来,第一个会想到我们的。”

    火莲儿道:“可惜卓大哥被那特使用妖法捆住了,不然依你卓大哥的功夫,他们谁敢进来,便杀个干净。”

    冰刀手也坐到了床边,说道:“是呀,卓大哥,怎么才能帮你?如果能够把你身上的束缚去掉,你一定会想办法阻止这场杀戮,救大家出去的。”

    卓然道:“放心吧,我虽然被束缚了,但是他们真的要这样做的话,我会拼死一搏,鹿死谁手也未可知,如果他们真要冲进来,你们就把我搀扶起来,把我的手举起来,我自然有招式对付他们。”

    他身上还有两枚电击鳞片,但这种鳞片需要内力的催动才能施展,卓然现在无法运行内力,所以实际上是无法施展电击鳞片的,但是他不能说自己没办法,那三个女人会彻底失去希望。他必须要给他们一个希望,即便其实没有希望。

    听到卓然这么说,三个女人顿时发出一声欢呼,仿佛一下看到了生的希望。于是便都坐在他身边。

    卓然道:“我要一个人睡在床上调息,恢复功力,你们不要打扰我,除非他们闯进来,放心吧,一个人的血肉应该够他们坚持至少一天的。”

    三个女人都是一身大汗赶紧站起来,把卓然放在了床上,然后盘膝坐在地上。

    过了一会儿,火莲儿爬上桌子,从门缝观察,心惊胆战的说道:“他们已经把那姓冯的香主的肉都分着吃完了,只剩下一具白骨。然后将那白骨扔到熔炉中了。”

    众人都沉默了,火莲儿的这一番话,让方才心里还有一丝希望的几个人心里又是一沉,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很快,一天时间就过去了。屋里的三个女人已经极度虚弱,最主要是口渴。

    人在脱水状态下,最先表现出来的就是虚弱,嗓子都要冒烟了。卓然肚子里有悬浮石,自然是不会感觉到饿和渴的,他现在一门心思都在铁板上的花纹。他也没有别的办法来帮这些人,因为凭之前的经历卓然知道,悬浮石只有全部吞到肚子里才会有饱腹感,少部分是没有用的。

    火莲儿又挣扎着爬上桌子,从门缝张望,道:“他们,他们把董长老给杀了,开始在吃董长老了。”

    这是在情理之中的,因为董长老害怕卓然报复他已经自废武功。在没有任何抵抗力情况下,他已经成了待宰的羔羊,成了这些人杀戮的首选。因此,他很快被杀掉,并被分食了。

    白香主突然站起身,挣扎抬桌子,道:“帮我把桌子挪开,我要出去。”

    “你出去干什么?”火莲儿问。她的嗓子已经快要说不出来话了,着急的看着朝着白香主。

    白香主惨白的面颊看起来十分的疲倦:“我去找喝的,我渴死了,我不想死,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吃的喝的,我受不了,就算是死,我也不要当一个饿死鬼。”

    火莲儿又气又急,按着桌子说道:“你不能出去,你要出去,他们会杀死你了,先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明白吗?”

    白香主愣了,慢慢转头望着火莲儿,道:“对啊,我打不过他们,可是,我打的过你。反正都要死,你就让我多活一会儿吧。”

    话音刚落,白香主朝着火莲儿扑上去,掐住了对方的脖子。火莲儿武功虽然不错,但面对的是堂堂香主,武功高出一截,两人又都极度虚弱,她很快就被掐的两眼翻白,吐出了舌头。

    冰刀手惊呆了,看见已经疯癫的白香主,抽出长剑,从后面一剑刺向白香主的肩头。

    白香主尽管已经陷入癫狂状态,但却还在感觉到了身后的危险,她飞速一闪,这一剑从她身边刺了过去,噗的一下,竟然刺中前面的火莲儿的肩头,好在力量不大,只刺入寸许,鲜血直流。

    火莲儿一声惨叫。白香主立刻转身一掌劈向了冰刀手的脖子。

    冰岛手也是极其虚弱,刚才那一剑又没有真心要杀对方,可是白香主却不同,她一上来就是杀招。

    冰刀手还来不及反应,这一掌已经重重地劈在了脖颈之上,她能感觉到自己脖颈骨裂的咔嚓声。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这白香主是她救的呀,没想到竟然恩将仇报向自己下手。

    冰刀手好歹也是南门长老,武功本就高出白香主一截,猝不及防下这一掌竟然没躲过,但是,他手中有剑,立刻将剑抽了回来,斜斜地挥了过去,嗤的一声,将白香主腋下切开了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

    接着,冰刀手沉重的摔在了地上,颈椎骨裂,却没有死,不过,赶快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已经失去了知觉。——颈椎断裂高位截瘫了。

    白香主捂着自己的伤口,抬手起来,看看手上鲜红的血,居然用手去接血送到嘴边要喝。

    火莲儿看得真切,再也顾不得别的,一把抓起了旁边书桌上的一方砚台,从后面狠狠将砚台拍在了白香主的后脑上,白香主顿时往前摔倒,扑在了地上。

    火莲儿喘息着,用手压着自己肩部伤口,对冰刀手问道:“你怎么样?”

    冰刀手孱弱的声音说道:“我,我好像动不了了,我脖子,不知道是不是断了。”

    火莲儿心头一凉,赶紧上前查看。发现冰刀手下半身已经没知觉,她呜呜地哭了起来。

    冰刀手凄惨一笑,说:“我要是瘫了,还不如我死。你杀了我吧。”

    火莲儿一抹眼泪,先从自己裙子上撕下了一条布带,将自己肩头伤口包扎了。然后无力的坐在冰刀手身边,看了看地上昏迷的白香主。

    白香主肋部那一道长长的伤口鲜血不停地奔涌,火莲儿并不想去救她。

    冰刀手道:“你,你快喝她的血吧,不然你会渴死的。”

    火莲儿摇摇头说:“不,我就算渴死,也绝不喝人的血。”

    ”你不喝,那,把我拖过去,我要喝,我不想死。”

    火莲儿瞪大了眼睛,道:“你,你真的要喝她的血?你要跟外面的那些人一样吗?”

    冰刀手无力地摇了摇头,苦涩的笑了笑,说:“我现在才知道渴死有多难受。她刚才要一掌把我打死就好了。要不,你把我杀了吧,我,我手没力气,身体动不了了。”

    火莲儿摇头:“我不会杀你的。”

    冰刀手突然生气了,骂道:“你这臭婆娘,既不杀我,也不救我,就想让我这么痛苦的死去吗?你为什么这么残忍?”

    火莲儿简直无言以对,艰难的站起身,道:“随你怎么说吧。”

    这时,听到门外有人敲门,声音很大,还用力的推,传来流星锤的声音:“开门,你们躲到里面没用的,快开门。”

    火莲儿顿时吓得浑身发抖,赶紧跑去抵着桌子。

    冰刀手却哈哈大笑,扯着嗓门歇斯底里的叫着:“这里面已经死了一个了。进来吧。要吃就进来吧,哈哈哈!”

    撞门声音更大了。火莲儿一个人根本抵不住门。回头对卓然大声叫道:“卓大哥,怎么办?”

    卓然道:“你到我身后来,把我扶起来,我看这帮兔崽子谁敢伤你。”

    他说的话充满了力量,火莲儿立刻放开了桌子,踉跄着冲到床边,爬了上去,艰难的把卓然扶了起来,然后从后面抱着他,惊恐的望着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