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风干人肉
    房门被几个人用力推开了,桌子也被掀翻。

    桌子翻倒,正好砸在地上冰刀手的脑袋上。这桌子是石头的,异常沉重,这一下砸得她脑浆迸裂而死。

    从外面进来了流星锤、开山斧和堂主滚刀肉,门口还站着南门的齐长老、洪长老等人。

    开山斧看清了屋内的情况,不由吃了一惊,道:“死了两个?”

    “都给我让开!”身后传来耶律泰的声音。

    众人赶紧侧身让开。耶律泰久了进来,他就没看地上的尸体,一直到了床边,盯着火莲儿从后面抱着卓然,说道:“你怎么样了啊?”

    卓然冷哼一声,没说话。

    耶律泰说:“我们现在没办法,只能这样做,希望你能够理解。”

    卓然道:“火莲儿你们不能动。其他的我不管。”

    耶律泰还是很忌惮卓然,因此先试探一下,见卓然这么说,便点点头:“赶紧将地上的尸体给我拖出去,不要随便进来打扰卓兄弟和火莲儿姑娘。”

    开山斧、流星锤过来,拖地上的白香主和冰刀手。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咣当一声关上,随后哗啦一下,有人在外面将门上的铜环用铁链绑上了。

    随后,屋外响起起了惨叫声和迅捷无比的刀剑碰撞之声。双方竟然打了起来,但是却不知道谁跟谁在打。

    耶律泰大惊失色,立刻冲了过去,想拉开门,可房门被人从外面用铁链锁上了。只能拉开一小半。透过这缝隙,他看见外面南门的四个长老和三个香主在围着北门堂主滚刀肉、海狮拼死厮杀。六个人杀两个人。

    耶律泰怒道:“你们疯了,怎么自己打起来?”

    中年书生齐长老一边猛烈进攻,一边冷笑道:“你们先前已经发了暗号要先灭了我们。我们怎么可能让你们占了先机,这叫先下手为强,把你们分开之后各个击破,杀了他们两个。你们里面的人就不是对手。”

    却原来,刚才听说屋里有人快死了,外面的人都涌进来了,只剩下只有滚刀肉太胖,近来太占地方,还有海狮自持身份没进去。

    齐长老等南门的人突然从后面向海狮和滚刀肉两个北门的人发动突然袭击。

    滚刀肉和海狮的武功其实远高于这几个南门长老和香主,但受伤在前,加上这几日没有水喝,身体极度虚弱。对方有六个,打他们两个,人数占绝对优势。车轮战之下,很快便把海狮累得气喘吁吁。

    对方每一招都是杀招,没有任何容情,海狮和滚刀肉知道这次只怕在劫难逃,狂怒之下采用了拼命打法,在身体连续遭到致命攻击的同时,他将南门的胡长老、夏香主给击毙了。而他自己也倒在了血泊之中抽搐而死。

    与此同时,滚刀肉一身都是伤,但是他抗击打能力超强,因此,尽管身负重伤,却还是将南门的洪长老和钟香主击毙了,而他自己也最终被齐长老直接打碎了喉咙。又被高香主一刀穿了个透心凉当场死去。

    这场战斗北门两人毙命,南门却也没有讨到多少好处,死了四个。这还是他们偷袭在前。齐长老喘息着,这场战斗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只要挑起战斗,各自为战,那就会大家乱杀一气,包括屋里的人也会相互杀戮,却没想到屋里的人被卓然镇住了。加上耶律泰在里面,竟没人动手,只剩下他们几个在外面拼死。结果死了好几个,他们俩也都挂了彩。

    终于,房门被耶律泰强行拉开了,里面的人都走了出来。

    齐长老苦笑说:“没办法,都是为了活着。不是他们北门杀我,就是我们杀他们。但是,我们只对北门下手,其他人我们不敢,希望能大家结成同盟,这几具尸体应该足以让我们坚持到打洞钻出去了。有什么恩怨出去再说,如何?”

    流星锤冷冷的声音道:“你们杀了我们两个人,还以后再说,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齐长老道:“我们也死了四个。”

    “那是你们咎由自取,现在你们俩受死吧。”

    齐长老和高香主知道这下惨了。因为北门还是流星锤、开山斧,还有一个崔香主。如果刚才偷袭杀掉滚刀肉和海狮,而他们六个人又没受什么伤,对付剩下的还是有信心的。但是现在,他们只剩下两个,凶多吉少。

    齐长老立刻求助耶律泰道:“特使,他们要杀我们,请你主持公道。”

    耶律泰冷笑:“刚才你们偷袭人家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让我主持公道啊?现在才想到,难道不觉得晚了吗?”

    这句话简直就是动手的号角。流星锤、开山斧和崔香主几乎同时动手冲向了齐长老和高香主两个人,

    两人似乎知道难以幸免拼死抵抗,本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心态。使出拼命打法苦苦支撑。但他们的悬浮时丢的时间长了,功力下降比较大,根本不是对手。

    齐长老被击毙之前,还是奋力给了开山斧一折扇,打得他口吐鲜血。而高香主不管其他人的攻击,只攻击武功比他弱的崔香主,要拉他垫背。最终也只是用刀砍了崔香主大腿一刀,随后被其他人乱刃分尸。

    没等流星锤、开山斧和崔香主喘口气,耶律泰出手了。

    他的动作快如闪电,从后面猛的一拳,击中了流星锤的后心,把他打的横飞了出去,一直滚到了熔岩边,口吐鲜血。

    没等流星锤爬起来,东魁首也同时向他夹击,一掌劈中了他的左手,咔嚓一声,骨头碎裂。

    流星锤的武功是双锤,一只手废了之后,流星锤就成了单手锤了,他临危不乱,一只手施展铜锤拼命抵御。

    开山斧被耶律泰的两个弟子勒哈和哈胡带拦住了,他们主要目的却不是杀掉对方,而是阻止他参与救援。

    崔香主被火长老拦住,十数招便被火长老一爪,穿透了天灵盖而死。

    流星锤坚持到最后,还是抵挡不住耶律泰和东魁首的联手,最终被东魁首一掌击毙。不过,临死之前拼死反扑,飞出流星锤,砸中了东魁首的左侧肩头,肩骨都差点碎了,痛的东魁首惨叫。

    没想到这流星锤如此彪悍,东魁首气急之下,抓起流星锤的尸体,径直扔进了火山熔岩之中。

    开山斧眼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看着他们北门除了他已经全军覆没,他心中明白,如果不是因为他可以使用开山斧开凿山洞的话,他只怕也已经死了。

    当下他停下了手,愤愤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们?”

    耶律泰哼了一声,说道:“你们反叛宗主宗门,还好意思问这个问题?”

    “不是说好了不追究了吗?”

    “违背宗门这么大的事,能说放过就放过吗?”

    东魁首一旁得意地道:“特使早就暗中跟我说了,你们南门和北门联合起来想夺我东门的悬浮石,这是绝对不容许的反叛行径,必须严惩。所以刚才特使故意悄悄的跟南门长老们说你们北门要围攻他们。让他们先下手为强,特使不会认为有什么过分的。这时候本来就是比谁的拳头硬,谁笑到最后。”

    “所以,南门这才不自量力的围攻北门。拼掉了你们两个大将,他们也死了四个,我们正好渔翁得利。便将你们便通通拿下了。这一切都是特使安排,他老人家算无遗策,怎么样,这下服了吧?”

    开山斧受了伤,知道如果嘴硬下去只怕讨不到好,于是悻悻地道:“既然是特使的安排,那我无话可说。我只希望特使能够赦免我的罪,我掘开通道救大家逃走,也算立功。将功补过,再不要追究我的罪过,希望特使能够答应。”

    耶律泰点头,说道:“只要你掘开地道带我们逃出生天,我承诺不追究你的谋反的责任,也不告诉宗主,你还当你的北门长老。不过,你们北门这一次死伤惨重,恐怕要补充很多人才行了。”

    耶律泰的两个弟子哈勒哈和哈胡带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这些尸首,对耶律泰说道:“师父,这下我们不用担心吃的喝的了。这一地都是尸体,坚持十天半个月都没问题的啦。”

    东魁首左肩几乎碎裂,痛的直皱眉,听到这话却心情大好,道:“死了这么些个,咱们人数也减少了,十天半个月怎么都吃不完的,照我看,节约点吃两个月都够了。”

    哈勒哈扭头望向耶律泰,指了指石屋子:“里面还有一个女的是活的,活的女人更好吃。”

    “不行!”耶律泰低声道,“那女人是卓兄弟的,咱们要想脱困,说不定还要依靠卓兄弟,他武功高强,要兴许有用得着的地方,暂时不要动他的人。再说了,只有她能打开铁门,她死了,门谁来开?”

    两个弟子都赶紧点头答应。

    白岛主吞了口唾沫,道:“要论吃,这些肉倒的确可以坚持一个月,但是,这里这么热,一个月时间,这些尸体只怕很快就会**发臭,没法吃的,怎么办?”

    东魁首突然笑了,道:“咱们可以晒肉干呀,就不会坏了,哈哈。”

    众人便都跟着哈哈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