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孤注一掷
    屋里冰刀手和白香主的尸体被拖了出去。火莲儿冲过去把房门关上,奋力抬起石桌将门挡住。

    火莲儿怕得全身发抖,坐在卓然身边,道:“他们怎么能吃人呢?都不是人做的事。”

    卓然道:“他们的确不是人。但是他们绝对比你活的长,因为他们有吃的,而你没有。”

    火莲儿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颤抖着说道:“我宁可活活的渴死饿死,也不会象他们那样的。”

    卓然心想,这些人不会让火莲儿死的,因为还需要她来操纵铁门。

    果然,耶律泰等人借故进来慰问卓然时,一帮人挡住卓然,火长老将气息奄奄的火莲儿跟小鸡似的拎了出了石屋。卓然没有阻拦。

    耶律泰吩咐给火莲儿灌血灌肉,火莲儿开始还奋力抗拒,但如何抵抗得住,很快就逆来顺受了。

    这下石屋彻底安静下来了,就卓然一个人在里面,所有人都在外面。

    卓然相信,他们不会喂自己吃肉喝血的,因为自己对他们来说可能有用,而且他们敬畏自己的武功不敢对自己强迫,也没有必要这样,因此他们肯定会任凭自己自生自灭。不会管自己的,这也正中自己的下怀,可以用心的去记忆石板上的云纹功。

    在随后的十多天里,卓然一个人在石屋中不吃不喝。静静的体会着石板床上的花纹。他已经将花纹完全记在了心中,并且在血脉之中能够自由流转。

    耶律泰他们每天都要派人来看卓然是不是已经死了。但是发现卓然依旧活得好好的,都非常惊讶。

    因为卓然既没有喝水也没有吃东西,居然能够维持了二十来天,真是太恐怖了。

    也正因为这个,使得这些人对卓然更加敬畏,包括耶律泰。

    他曾经进屋里好几次跟卓然说话,卓然却都装着睡着没理睬他,不管他说什么,言多必失,这是卓然已经打定的主意,他越是不说话,越是神秘,就越让对方敬畏,不敢下手。

    在如何解开悬浮石束缚上面,卓然试图用体内另外两部分悬浮石帮忙,但他发现没有用。

    这时,外面的人再次陷入了绝境。

    耶律泰他们一大堆肉干几个人吃,本可以支撑一两个月的,但是他们没有水。

    能够坚持这十多天主要靠血液,血液全部都存放在水缸中,人的血液是有限的。最关键的是,干肉可以慢慢吃,血液却不能慢慢喝,因为会**,特别是在如此炎热的情况下。

    所以他们在发现血液快**时,只能把血液都喝光了。

    可是血跟水不一样,水能解渴,血液起不到解渴的作用,只能少量补充水份,但却会越来越渴。更何况,血液也被喝光了,他们再次面临绝境。

    铁门的颜色变暗,外面火山熔岩已经开始降温,但温度依旧异常的高。铁门还在冒着青烟。把东西放在那里依旧很快融化,更不要说用手去触碰了。

    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强行打开铁门,外面是炽热的熔浆,他们同样没有办法掘开地道钻出去的,除非他们想变成烤肉。

    在无法脱困的情况下,就只剩下继续杀人喝血这种苟延残喘的残酷选择了。

    武功最高的耶律泰终于把目光盯住了身受重伤的白岛主。

    白岛主知道他不能幸免。但是他不愿意束手就擒,他想反抗,最好的办法就是挟持人质。

    耶律泰最在意的是能打开铁门的火莲儿,可是东魁首似乎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一点,一直将火莲儿置于他的控制之下,不让其他人靠近。所以,在白岛主发现耶律泰准备向他下手的时候,他冲向了火莲儿,做最后的求生的努力。

    只是几招,他就被东魁首给击毙了,因为他已经深负重伤。

    打死了白岛主,可是他的血也只够这些人维持一天的。

    第二天,他们便把视线转移到了武功相对差一点,而且对他们的重要性要弱一些的火长老身上。

    从他们的目光中,火长老便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归途。她没有硬碰硬,在发现对方准备下手的时候,火长老义无反顾直接冲向了炽热的熔岩,纵身一跃,像扑火的飞蛾,跳进了滚滚的熔岩之中,变成了一缕青烟。

    火怜儿哭得跟泪人似的,她跟着师姐身边多年,师姐对他亦师亦友,现在却亲眼看见师姐跳进熔浆自尽,不禁十分伤感。

    随即她就立刻感觉到,如果他们依旧找不到脱困的办法的话,她的命运跟师姐的区别只在于时间了。耶律泰的目光还是会落在他身上。

    眼看着火长老纵身跳入熔岩,耶律泰的两个弟子哈勒哈和哈胡带相互看了一眼,立刻心领神会的,退后几步并肩站在一起,盯着师父耶律泰。

    耶律泰皱了皱眉,问:“你们要干嘛?”

    两人沉声说道:“我们不想死,求你不要杀我们。”

    “为什么这么说?”

    哈勒哈道:“这里就只剩下我们六个人了。东魁首是掌门,武功跟你差不多,你轻易不会对他下手,而开山斧需要挖山洞出去,你们当然不会杀他。火莲儿需要开门,你自然对她也不会下手,剩下的就只有我们俩了,但是我们俩不想死,求你不要杀我们。”

    耶律泰点点头,说:“你们忘了,还有一个人。”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几乎同时转头望向了石屋。那里面有一个神秘的绝顶高手卓然,一直躺在铁板床上,不吃不喝十多天,却还没死。出于敬畏,他们谁也不敢对他下手。但是现在,如果得不到水分补充,他们就会渴死。

    耶律泰见他们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想法,说道:“你们俩进去把他杀了。我们有他的血,还可以坚持两三天。”

    实际上一个人的血他们五个人喝的话,最多还能坚持一天。

    两个弟子彼此对视了一眼,他们知道进去跟卓然这样的绝顶高手对决肯定是死,但是他们没有选择。

    他们不想被师父杀,那他们就得杀别人。

    他们俩来到了石屋外面,低声说了几句,然后轻轻推开了门,看见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卓然。

    卓然冷冷道:“你们难道不奇怪,我为什么二十多天不吃不喝却还活着?你们难道不想跟我一样吗?”

    一听这话,两个弟子惊喜交加,呆在当场。

    外面他们说话的声音石屋里的卓然完全能听得到。所以他知道这两人是来杀自己的。卓然早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虽然冒险,但只能如此,必须孤注一掷。因此,在两人进来之后,他立即说出了这番话。

    两个弟子原本商议好了进去之后一起动手。可是,卓然的这一句话立刻让他们停止了动作,相互看了一眼,惊喜的用生硬的汉话问道:“想知道,你快告诉我们,怎样才能不吃不喝还能活下去?你要说了,你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卓然道:“其实我跟你们一样都是血肉之躯,我为什么能活下来?那是因为这之前我身体里有悬浮石。但有悬浮石还不够,还需要只有我才知道的一种特殊方法,才能够不吃不喝也能活下去。”

    两人一听连连点头,这之前他们也看见了从卓然身上飞出的悬浮石,与两条断裂的悬浮石连接在了一起。所以卓然说得拥有悬浮石和特殊方法就可以不吃不喝也能活下来的说法绝对可信。

    他们立刻欣喜的转身出门要去告诉师父。出到门口便看见了耶律泰等人同样惊喜的站在门外。

    两个弟子进去的时候,耶律泰和东魁首也跟着到了屋外,准备进行援手,他们不能让两个弟子死在卓然手里,那样的话他们的实力会大减,他们只是让弟子去试探一下卓然现在的实力。所以先前卓然说的话他们都已经听到了,跟两个弟子一样都是异常的兴奋。

    耶律泰立刻冲进了屋子,看见卓然已经盘膝坐在铁板上,表情云淡风轻,嘴角甚至还露出一丝微笑看着自己。

    先前他想尽办法让卓然说话,卓然就当他是死人不理不睬。现在,卓然开口了,而且一开口就说出了如此震惊的话,自己先前怎么没有去细想卓然为什么还活着呢?

    还以为卓然是靠超强的武功,但是耶律泰自己也是超一流的高手,但是他做不到这么多天不吃不喝还活着。

    虽然在他看来卓然武功比他高得多,但是如果冷静的想一想,卓然也是血肉之躯,怎么可能不吃不喝还能活这么久?其中原来是有奥秘的,这天大的秘密如今卓然已经说出来,原来和悬浮石有关。

    对啊,悬浮石是多么神奇的东西,是提供他们修炼内力的源源不断的源泉。卓然原来是靠体内的那枚悬浮石得到的这种能力,只是不知道如何才能获得这种能力。

    耶律泰也掌控过悬浮石,但他自己就没有这种能力。所以他相信要获得这种能力必须有特殊的方法。这个方法眼前的卓然居然掌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