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骆驼跟马的区别
    耶律泰兴奋不已,马上道:“卓兄弟,你告诉我,该如何从悬浮石中获得不吃不喝也能活下去的能力。你放心,只要你说了这个秘密,我指天发誓,我会立即解开你的束缚,等出去之后我会跟宗主说,晋升你为宗门长老。”为了获取这个秘密,耶律泰开出了诱人的条件。

    卓然仿佛对这个条件非常感兴趣,说道:“那好啊,那你先发个誓,如果你违背誓言又怎么样?我这才能够放心。”

    耶律泰立刻指天发了一连串的毒誓,连旁边的人听得都头皮发麻,若是这样的誓言兑现的话那简直是万劫不复的灾难。

    等他发完誓,卓然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很好,那咱们开始吧。你把悬浮石召唤出来,我教你怎么用。”

    耶律泰讪讪的道:“要不你告诉我方法,我来试。”

    卓然冷笑:“怎么不相信我?那就算了,那你们慢慢熬吧,我才懒得理你们呢,你们想杀我就上来动手。”

    卓然说罢,慢慢躺回了石板上。

    这个时候耶律泰怎么可能会杀他?笨蛋都知道如果杀了卓然,得到的血也不够坚持两天的,但如果得到卓然教的可以不吃不喝活下去的方法,那就彻底摆脱危险了,那才是最终的解决之道。

    耶律泰自然不会这时候逞英雄,只能是装孙子,求卓然。他赶紧涎着脸道:“我怎么敢不相信卓兄弟你呢?你先说了,我们试试看嘛。”

    卓然没理睬。

    耶律泰脑袋里盘算着,卓然现在已经被悬浮石无形绳索捆绑,根本施展不出功力。即便把悬浮石交给他,他不掌握如何解开捆绑的秘密,同样没办法解开束缚的。所以耶律泰思索片刻之后决定冒一次险。

    他朝东魁首使了一个眼色。告诉他加强戒备,如果发现不对劲立刻动手。东魁首微微点了点头。

    耶律泰这才厚着脸皮讪笑说道:“好吧,那我把悬浮石召唤出来,您教我们怎么用悬浮石。”

    卓然这才又重新慢慢坐了道:“我有言在先,我这法门比较复杂,你们要用心记住,我最多重复两遍,如果还学不会,那只能怪你们自己没本事,谁学不会谁就等死吧。”

    卓然说的有模有样的,惹得这些人心里痒痒的。一听卓然说只说两遍,东魁首生怕学不会,赶紧陪着笑说:“要不教三遍,好不好?事不过三,三遍都学不会那简直是大笨蛋,活该他死,嘿嘿。”

    卓然道:“那也行,三遍就三遍吧,我说的比较快,你们可要用心记。好了,赶紧把悬浮石召唤出来吧,我教会你们后,你们就别来烦我,我还要睡觉呢。”

    耶律泰赶紧点头哈腰的说:“是是,只要教会了,我们绝对不敢再烦兄弟你,就等着温度降下来,我们好挖洞出去。”

    开山斧扬了扬手里的斧子,说道:“我早就手痒了,恨不得马上挖个洞出去呢。就等着岩石冷下来。现在已经冷了很多了,估计用不了多少天就会完全冷却它,咱们就能脱困了。”

    卓然闭上了眼,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开山斧赶紧闭嘴。

    耶律泰咬咬牙,走出门,来到了熔岩旁,伸出手,嘴里念念有词,施展内力,就听嗖的一声,从翻滚的熔岩中飞出一条黑色匹练,在空中盘旋,正是悬浮石,如长龙一般。虽然从熔岩中飞出,却依旧熠熠生辉,上面没有沾附半点的熔浆,更没有被熔岩烧毁,在烈焰中毫发无伤,简直跟浴火凤凰一般。

    耶律泰一张手,将空中的悬浮石收了过来。横着如同捧着一条绸缎似的托在双手间,来到了屋子里,对卓然道:“悬浮石来了,你教我们怎么用吧。”

    卓然伸出双手,道:“把它给我,光说没用的,要演示。你们要看仔细,我只说三遍。”

    耶律泰点点头,又瞧了一眼东魁首和开山斧,两人也都缓缓点头,示意已经准备好,以防出现变故。

    身后他的两个弟子也小心戒备。

    屋子比较小,这几个人在里面就塞满了,因此火莲儿虽然担心却进不来,待在了石屋的外面。

    耶律泰将手里的那条悬浮石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卓然的双手之上。

    卓然心头狂跳,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身体里刚刚学会的东门云纹功迅速发动。

    嗖——!

    卓然两手间那条悬浮石,如同一条蛇钻进了草丛中似的,直接没入了他的体内。

    卓然随即身体一震,束缚他身体的无形绳索瞬间消失无影,他重新恢复了自由。

    耶律泰和东魁首等人眼瞅着卓然手上的悬浮石突然不见了。惊讶得往后退了两步。

    他们没有动手,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不是卓然所说的用悬浮的一种使用方法。用这种方法才能够不吃不喝也能活着。只能静观其变。

    卓然发现,当东门这条悬浮石进入他经络后,身体中另外两条悬浮石立即有了感应,肚子里的那一堆悬浮石迅速伸展开,连接成了一条,并立即与经络中的另外两条悬浮石接在了一起,形成一整条悬浮石,沿着绕着经络飞速盘旋。

    随之,卓然感觉到身体能量陡然增大了无数倍。这种强大饱满的充实感让他忍不住纵声大笑。

    这笑声让耶律泰和东魁首等人不知所措,立刻又退了两步,小心戒备,生怕卓然突然发难,因为他们听得出,卓然在笑声中居然充满了强大的能量。

    好在卓然只是大笑一阵之后,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任何危险的举动,他们这才稍稍放心。

    耶律泰小心翼翼说道:“卓兄弟,悬浮石呢?”

    卓然道:“着什么急,等一会儿,你不是有办法把我身体里的悬浮石抽出去吗?那你还怕什么?”

    耶律泰点点头,不过,他并没有敢施展功法将悬浮石抽出来,他怕激怒了卓然。

    卓然站起身,依旧样子十分虚弱的往外走去,好像全身依旧被那悬浮石无形绳索捆住一般。他走出了屋子外面,便看见了火莲儿正焦急地望着他。

    他伸手过去拉住了火莲儿的手,说道:“你愿意跟我走吗?”

    火莲儿不知道为什么卓然要问出这样的话,后面几个人也都莫名其妙。

    这巨大溶洞是用玄铁打造的,四壁光滑,唯一的通道就在铁门。要走,能走到哪去呢?

    卓然微笑瞧着火莲儿,火莲儿虽然也不明白卓然要带她去哪里,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她觉得卓然不会无缘无故问出这样的话来。

    卓然笑了,抓住她的手,突然朝着前跑去。

    耶律泰等人没有追,因为这整个溶洞是完全封闭的。他要跑也跑不到哪去。如果能跑出去他们早就出去了,也不至于等死。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们目瞪口呆。因为,他们看见了卓然冲向墙壁时,竟然是将火莲儿抱在怀里,迈开双脚,将墙壁当成平地,直接跨步走了上去,速度极快,在他们还没回过神来,已经跑到了高高的溶洞顶部。

    他们都惊呆了。一个人怎么可能像壁虎一样在垂直的墙壁上奔跑,甚至跑到头顶上倒垂着呢?

    传说中的飞檐走壁他们以为只是在房顶上跳来跳去就算了,而现在他们才知道,眼前这才真的算是飞檐走壁,——他可以在垂直和倒扣着的石壁上行走,就像在平路上行走一样。

    卓然怀里的火莲儿也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往下看看,头顶上竟然是地面!她看见了仰着头瞧着他们目瞪口呆的耶律泰等人。

    她吓坏了,这要掉下去不摔死也得摔成重伤。她紧紧搂着卓然的脖子,慌乱地说道:“这是什么回事?”

    卓然微笑:“放心吧,这是我的很特别的功法,我叫它壁虎功,——就像壁虎一样可以在任何地方行走,只要有落脚的地方就可以。

    卓然感觉到体内三根悬浮石串联成一根之后,他手心和脚掌的吸力比以前翻了好几倍。双脚强大吸力已经足以让他只靠双脚的吸力就能轻松支撑整个身体包括怀里火莲儿两人的重量。

    原来三枚悬浮石全部连接之后,会使得自己的壁虎功有质的突破,产生更加强大甚至恐怖的吸力。

    耶律泰和东魁首等人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这巨大溶洞非常高,从地面到卓然他们身处的顶部,高达百余丈。而且四壁光滑,他们没办法像卓然那样在石壁上攀爬行走,没办法上去抓他们。

    耶律泰吼道:“卓兄弟,你别开玩笑了,我们都知道你的本事大,你快下来吧,刚才说好了的,你不能言而无信吧。”

    卓然冷笑,道:“对你们这种小人还讲什么信誉。”

    耶律泰等人顿时脸色突变,耶律泰道:“那,那你要怎样?”

    “不怎么样,我就呆在上面,看着你们死。等你们一个个死去,就天下太平了,那时候我再下来。上面挺凉快的,也很舒服,我下来干什么。”

    开山斧抖了抖手里的斧子道:“卓兄弟,只有我才能挖得开这石壁,你要让我死了,你也离不开这里。虽然你现在可以不吃不喝,但我相信坚持不了多久你还是会死的。”

    卓然心想家伙说的的确是实话,坚持了这二十多天之后,卓然也开始有了饥渴的感觉,看来悬浮石并不能保证自己永久不吃不喝,只是比正常人更耐饥渴,就像骆驼跟马的区别。不过,从现在来看,他相信自己再坚持个二十天还是没问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