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木头铠甲
    如果铁门打不开,要悬浮石又有什么用,他们最终都会死在这里。死人是不需要这东西的,而且恐怕连葬身之所都难以求到,只能暴尸在这炽热的溶洞之中。一时间人人脸上变色,默默不语,都陷入了绝望之中。

    卓然知道,一个人陷入绝望后往往会做出难以预料的事情。所以他必须要给他们以希望,免得突然发疯之后局面失控。

    于是卓然道:“刚才火莲儿说了,这熔岩喷泉实际上是间歇性的,隔一段时间便会退下去。中间有大概一个时辰的间隙,那时会露出下面的缝隙但是能不能通过缝隙出去现在不好说。不过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所以我决定等这个间隙出现,钻进去寻找道路或者挖开一条路,你们有心有没有兴趣冒险?”

    一听卓然这话,所有人一下子眼睛亮了,惊喜道:“是真的吗?”

    卓然道:“我相信是真的,火莲儿没必要这时候骗我,这也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因为我们大家都已经又饿又渴,特别是口渴,坚持不了多久了。我也不希望再杀人,大家还是一起逃出去吧。”

    东魁首知道,这时候直接索要悬浮石那是痴心妄想,卓然绝对不可能把到手的宝贝心甘情愿交出来。他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可怜巴巴哀求道:“卓兄弟,你如果愿意,完全可以呆在房顶上,看着我们一个个死去,你下来帮我们,肯定是出于可怜我们。你就再可怜我们一下,教教我们怎么用悬浮石不吃不喝也能活下去吧。我们不想死啊……”

    卓然摇了摇头,说道:“实话跟你们说,我不是不帮你们,而是因为那些悬浮石已经融入到我身体中,你们就算把我杀了,悬浮石同样取不出来的。所以我要是能帮你们,就不会等到现在了,而且我连火莲儿都帮不了,你们就可以知道我说的不是谎话了。”

    这些人都沉默了,的确是,如果说卓然不愿意帮他们倒情有可原,但卓然一定会帮火莲儿。他们能完全能够躲在溶洞的顶上,脱离其他人的威胁,只要他有办法让火莲儿继续活下去。他下来就证明他也没有办法让火莲儿获得他那种不吃不喝就能活下去的能力。

    所以东魁首也沉默了,耶律泰的眼珠转了几下,道:“我相信卓兄弟的话,你身体的悬浮石估计只有宗主有办法取出来。——悬浮石在你身体里不一定是好事,它不仅帮不了大家,对你是有害处的。出去之后,希望你能跟我去见宗主,请他老人家出手帮你化解这个麻烦。”

    卓然笑了,耶律泰编出这样的借口还真是难为他了。但现在不能够直截了当的拒绝,现在必须要团结一致,先脱离了这绝境之后在想办法。因此卓然只是含糊的嗯了一声,道:“我还有个主意,如果岩浆真的能够间歇退下去,那咱们就钻进去。如果有通道直通外面最好,若没有,就绕开玄铁地宫,请开山斧掘开一条通道出去。我相信这熔岩既然能从地底冒出来,那就证明这下面玄铁地宫应该没有封闭,应该是熔岩。开山斧能够挖出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来,我们不就可以出去了吗。”

    一听这话,众人顿时喜上眉梢,连连点头,只有开山斧苦笑说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唯一的问题是,我能不能耐得住下面的炽热。只要不把我烤死,我想挖一条通道应该没问题的。”

    众人又都沉默了,的确如此。毕竟他是在褪去的岩浆喷泉中再去挖洞。岩浆刚刚退走岩石何等的炽热,他如何能够耐得住如此高的温度。

    卓然指了指地下的木板,道:“我们把这些木板取下来,做成一副铠甲,咱们大家都穿在身上,这样能一定程度上抵御炽热,不会烧灼身体。你们不是都有高强的内功吗,抵御一般酷热应该没问题的。我见你们先前下地宫来的时候经过炽热通道都若无其事,现在总不会又赖受不住了吧。”

    众人都纷纷点头觉得这计划可行。

    东魁首道:“卓兄弟这主意好,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这不是现成的防护铠甲吗?我们把木板取下来,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接着就像编铠甲一样编在一起,穿在身上。有这样一副木甲,应该能避免直接接触岩石的灼伤,只要不被直接烧到,我想以我们内功,对于炽热的岩石的烘烤,应该还是能够抵挡得住的。”

    当下不再犹豫,众人立刻开始着手准备,不然等到岩浆真的突然间歇退下去,他们还没准备好的话,那就错失良机了。

    铠甲虽然大家都没做过,但是也都见过,知道该怎么做。

    有的人取木板,有的人负责用刀剑把它们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并钻上小窟窿眼。而火莲儿则负责把木片穿在一起,编成一件铠甲。

    火莲儿虽然没做过铠甲,但是她到底是女儿家,做手工还是有一套的。用死人衣服撕成条捻成绳索,把这些穿了眼的木头全部都绑成了一块块的,组成了几副铠甲。

    所有人都一起动手,花了两个来时辰,把六件木头铠甲做好,包括头上的头盔和脚上的靴子。

    众人将铠甲穿在身上,大小还都差不多。开山斧试着将手臂上的铠甲在铁门上按住,想感觉一下热量,发现热量竟然真的传不过来了,而这木头只有淡淡的糊味,更没有被烧焦。

    这木头还真是神奇,众人心头都多了几分希望,一起盘膝坐在熔岩池旁边,等着岩浆褪下去,露出那只有一个时辰左右的缝隙。

    又等了一个多时辰,却没有见到岩浆有退下去的迹象,耶律泰有些泄气,说道:“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别白费劲啊。”

    卓然道:“我们只能相信它是真的,要不然我们就只有等死。”

    耶律泰又对火莲儿道:“你知道什么时候退吗?”

    火莲儿摇摇头:“不知道,因为没有什么规律,有时候十天半个月就退一次,有时候等上一两个月也不会退一次。”

    众人又都傻眼了,现在只能看运气了。

    他们就这么等着,大眼瞪小眼,那熔岩持续不停的翻滚,没有任何退下去的意思。

    这期间,东魁首、开山斧都碰运气一般又去扭动铁门,可是依旧纹丝未动,这才相信铁门整个已经坏掉,根本打不开了

    等了大半日之后,耶律泰忽然站起身,走向他的两个徒弟。

    两个徒弟立刻孱弱地挣扎着站起来,后退:“师父,求求你,不要杀我们呀。”

    耶律泰道:“行,我不杀你们,那你们俩自己决定,必须死一个,不然我们大家都得死。师父已经熬不住了,如果你们两个不自己做出决定,那就只有我来动手了。好了,你们动手吧。”

    两个徒弟知道,这是最后的办法。所以他们瞬间便想明白了这一点,同时出手,朝对方攻了过去。

    他们已经渴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他们也希望能够杀死对方喝对方的血来止渴。在这求生的强大愿望支撑下,出招都是杀招,虽然他们已经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可是招式之威猛,还是让人咋舌。

    两人拼命很快便有了结果,哈胡带死在了哈勒哈手下,被直接一掌劈断了脖子。

    哈勒哈自己也被哈胡带重重地在脚上踢了一脚,一条腿已经严重受伤,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但是哈勒哈还是挣扎着爬过去,抓住了已经死去的哈胡带,张开了嘴。

    可没等他咬到对方喉咙,已经被耶律泰抓住脖子后领提了起来,远远甩开了。

    火莲儿把头埋在卓然的怀里,不忍看这可怕的一幕。过了一会儿,喝饱了的耶律泰心满意足的走了回来,坐在旁边,伸手擦掉了嘴角的鲜血。

    东魁首犹豫片刻,到底站起身,也往尸体处走去了。耶律泰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说出话。

    不一会儿,东魁首也抹着嘴角的血回来了,这时哈勒哈才挣扎着爬过去喝剩下的血。

    实际上他心里很明白,他现在腿已经断了,更不可能自保,他这儿也只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但是人就是这样,哪怕还有一丁点的希望,都不会完全放弃的。

    火莲儿娇躯抖得就像落水的鹌鹑。

    耶律泰对卓然说道:“现在铁门打不开了,你怀里的女人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如果等到明天,这岩浆还是没有能够显露出通道来的话,我们就把她吃掉。希望卓兄弟能深明大义,把生的希望赏给我们。”

    火莲儿的身子一下僵了,抬起头,绝望地望着卓然。

    卓然抚摸了一下她消瘦的脸颊,扭头对耶律泰等人说道:“我不会把她交给你们的。你们要乱来,咱们只有以死相拼,看看谁的拳头更硬。”

    耶律泰无奈的笑了笑:“既是这样,那我们也不强求,我们知道你的武功很高,你如果愿意,甚至可以杀掉我们所有的人。但是你不需要喝我们的血,你也不是一个杀人成性的人,咱们还是相安无事为好。你也需要我们的,等到出去之后,宗主那边你还需要我给你美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