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谈婚论嫁
    辽朝上京。

    耶律娅正在后花园射箭。

    她心情很烦闷,竟然有两支箭脱靶了,她很生气的将手中的长弓狠狠砸在了地上,转身走回休息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下。

    侍女小心的端了一盏茶过来,耶律娅一把夺了过去,揭开茶盖灌了一口,顿时烫了她的舌头。她将茶盏狠狠甩在草地上,却没有碎,滚出了老远。

    耶律娅一边吐着舌头,一边指着侍女吼道:“你想烫死我呀!”

    侍女拿来的的确是热茶,她没想到郡主直接拿起来灌上一大口。一般茶都是先慢慢试探着喝的,哪像她那样牛饮。

    侍女吓得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耶律娅哼了一声,吐着舌头,用手扇着,没好气的嘟囔道:“走开,少来烦我!”

    那侍女如蒙大赦,犯了这么大错还没有被责罚,当真喜出望外,赶紧答应。站起身,提着裙裾往后踉跄着退了好几步,这才躲到一边去了。

    耶律娅稳了稳心神,走回箭靶前,深吸口气,弯腰从地上捡起自己的长弓,搭上一支箭,盯着远方老虎形状的箭靶,脑海中浮现出在不久前跟着卓然两人射杀老虎的场景。——那一次若不是卓然相救的话,她的小命几乎就要完蛋了,所以从那以后她就把练习射箭的人形靶子换成了老虎形状。

    她每天都要练箭,并不是她特别喜欢射箭,而是觉得每次射老虎时,就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跟卓然在一起射老虎的场景。

    卓然那霸道的样子,和对她满不在乎的口气,甚至故意气她的举动,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这样对她,这反而使得卓然在她心中深深地烙下了印痕,更何况两人还一同出生入死,击杀了三只老虎。

    可惜皇帝不同意这门婚事,卓然又远在东京辽阳府,想见一面都不行。

    从小海回来的路上,耶律娅一直想找机会跟卓然在一起,可卓然都是躲着她,这让她极其郁闷,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等到卓然走了之后,哥哥才告诉她,皇帝不同意这门婚事。她当然不知道这是卓然在里头搞的鬼,她以为真是这样,皇帝看不上卓然,不愿意把郡主嫁给他。

    她很生气,跑去找皇后萧观音,让她帮忙,萧观音却微笑说另外给她找良配。她又索性去找皇帝闹,皇帝也只是好言宽慰她,告诉她,一定会给她选一个好郎君的,而且会很快。

    这让耶律娅异常的烦闷。她的箭法不敢说百步穿杨,却还是比较准的,基本上没有出现过脱靶,可是这一天居然有两支箭射脱靶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烦躁,难道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吗?

    她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而且这一次,她的直觉也是对的,她看见了满面春风从花园月亮门走进来的哥哥和侄儿涅鲁古脸上的表情,便相信了这一点。

    对于涅鲁古,她就从没个好脸色,这人虽然号称大辽第一勇士,但生性张扬,而且性格粗俗,耶律娅非常不喜欢。现在见他一脸得意的笑,也不知道又得到了什么好处,还是想到了什么整人的歪点子。

    耶律娅见到他们之后,马上把脸扭了过来,拿着箭搭在了长弓之上,却并没有放箭,而是眼睛盯着前面的老虎。

    耶律重元带着儿子涅鲁古来到了耶律娅身边说道:“妹妹,你在练箭呢?”

    耶律娅只是嗯了一声,也没看他们。

    “有一件天大的喜事,要来跟妹妹你报喜啊。”

    涅鲁古在一旁叉着腰大笑着插话道:“对呀姑姑,皇帝已经把你赐婚给了我结拜兄弟,也就是大将萧革的儿子。以后我就可以不叫你姑姑,而叫你弟妹了。哈哈哈,真有意思。”

    耶律娅心头一紧,扭头过来盯着哥哥耶律重元:“皇帝把我嫁给萧革的儿子?”

    萧革是辽朝有名的大将军,官拜北院枢密使,封郑国王。耶律重元跟萧革和萧胡睹三人关系很好,平时都称兄道弟的,所以他们几个人的儿子也就成了好朋友,甚至还金兰结义。

    在三兄弟里头,涅鲁古年龄最大,称大郎,而萧革的儿子叫二郎,萧胡睹的儿子为三郎。本来耶律娅是涅鲁古的姑姑,如果下嫁给萧革的儿子的话,那就成了涅鲁古的平辈了,所以他才如此得意。

    耶律娅气不打一处来,怒道:“哥哥,这门婚事我不答应,我不管是谁赐的婚我都不喜欢,我不会嫁给他的。”

    耶律重元皱了皱眉正要说话,涅鲁古却抢先说道:“我知道你喜欢谁,你喜欢卓然那小子对吧?我都听说了,原来父亲也很赏识他,可是他没本事呀,他不得皇上的喜欢,皇上不愿意把你嫁给他。你可是郡主,那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娶的,他一个小小判官,有什么资格娶你呢?即便是皇上给了他一个翰林侍诏,那也还是个芝麻官,怎么可能做我的姑父?所以这门婚事不成是最好不过的了,你就不要再指望他了,安心嫁给我的二弟吧。你放心,你要真不喜欢我叫你弟妹的话,我还叫你姑姑,虽然你实际上岁数还小我两岁呢。”

    耶律娅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说:“我嫁给谁还轮不到你来管,你给滚我一边去!”

    涅鲁古悻悻道:“不要这么凶吧,你也年纪不小了,该谈婚论嫁了。你再不嫁出去,人家该笑我们家了。父亲为了这事也没少烦恼,你只有早点嫁出去,大家才安生。更何况我的二弟,他父亲可是堂堂的王爷,将来这爵位一定会传给我二弟的,那时候你就成王妃了,这不是好事吗?何必还要想着卓然那兔崽子,他成不了什么气候的。”

    “我的事不要你管,闭嘴!”

    说着,耶律娅猛地拉开长弓,对准了前面的那只老虎靶子,松开手,嗖的一箭飞了出去。

    可是她的心情激荡之下,哪里会刻意的去瞄准,这一箭竟然离那老虎还有一丈多远,咚的一声,射在了后面的墙上,劲道倒是挺大的,箭头插进墙小半截,箭尾嗡嗡作响,震得墙皮碎末往下掉。

    涅鲁古哈哈大笑说:“姑姑,你这是射什么呢?你天天练箭就练出这样子?要不要侄儿我指点你一下呀?”

    “滚!”

    耶律娅红着眼恶狠狠道。涅鲁古却半点不生气,依旧涎皮涎脸的笑着。

    耶律重元知道自己妹妹已经非常生气了,这时不能再刺激她,于是对儿子摆了摆手说道:“你不要说话,我跟你姑姑商议正事呢。”

    说罢,转头对耶律娅说:“这门婚事是皇上钦定的,不能更改。我今天已经把意思跟萧革王爷说清楚了,他非常满意,已经当场表态,他们家有一匹汗血宝马,非常难得,准备用来下聘,后面还有聘礼。这汗血宝马可真是不简单呀,速度奇快,我还没见过比它更快的马,骑在上面,当真是一道旋风似的。”

    涅鲁古插话说道:“没错,这汗血宝马可是我二弟的心爱之物,他从来不轻易给人碰的,这一次竟然拿来下聘,可见他们对这门婚事有多重视。——姑姑,如果他把这匹马作为定聘送来之后,咱们商量一下,能不能借我骑几天?我特别喜欢这匹马,虽然有时候二弟也拿来给我们骑,可是总不过瘾。你反正也不喜欢骑马,要不就先让我骑段时间。不然等到他过来了,你们成了亲之后,他要回去,那我又骑不成了,好不好?”

    耶律娅这下明白了,为什么涅鲁古一直在旁边帮着哥哥说这门婚事,却原来打这个主意,想把对方的聘礼汗血宝马拿给他作为坐骑,立刻愤愤地对他说道:“你稀罕这马你去嫁给他呀。”

    涅鲁古一脸尴尬的说道:“姑姑,咱们有话好好说,别生气嘛。我就骑几天,你要的话我到时候还你嘛。”

    耶律娅狠狠的将长弓扔在了地上,对耶律重元吼道:“哥哥,我再说一遍,我不喜欢这门婚事,我不会嫁给他的。你们硬要我嫁我就走,草原这么大,我不相信没有我容身之地。到时候你们别后悔,也不用来找我!”

    说罢,转身跺着脚地往前走去。

    耶律重元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涅鲁古高声叫着姑姑,耶律娅却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耶律重元对儿子道:“别着急,慢慢来。她现在还想着卓然那小子,也对你的二弟不怎么了解,以后嫁过去了慢慢的就习惯了。——哪个女的在嫁之前对自己的丈夫是十分满意的呀,还不都是过去之后慢慢适应?日子就是这么过的。”

    涅鲁古道:“是啊爹爹。——行了,我走了,我和两个结拜兄弟说好了今天要出去打猎的,他们已经等我很久了。我们说好了,二弟的汗血宝马要借给我们俩骑的,去晚了可就被三弟这小子抢先了。”

    没等父亲说话,涅鲁古已经小跑着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