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挠痒痒
    张孝杰正没好气,推说身子不舒服不见。

    老太公也算是个人精,马上就明白,自己的计谋只怕适得其反,给孙子宰相惹来更多的烦恼,便悻悻地回屋了。

    张孝杰想了一晚上,还是决定向皇上汇报这件事,必须要拿到皇上的进一步的圣旨,不然光凭他,还是对付不了这两位王爷一个皇帝妹夫的。

    不过,他认为,在这之前,他必须与耶律乙辛达成共识。

    第二天一早他去找耶律乙辛。

    耶律乙辛是个老江湖,打着哈哈,却始终没有明确表态。张孝杰反复要求耶律乙辛跟他一起面见皇上讨圣旨,耶律乙辛最终勉强同意了。两人便递上奏折,要求面见皇上,禀报案子的进展。

    面见辽道宗时,耶律乙辛和张孝杰两人在关于谁来禀报这件事上相互客套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由张孝忠来作主要的禀报。

    张孝宗道:“皇上,我们经过这几天仔细调查,没人见到他们两人换座位。在撞车的那地方我们也反复的问了可能目击事件的人,但是几乎所有的人说的都是只听到一声巨响,就看见马撞在了路边的牛车车厢上。至于撞马的瞬间,他们两个究竟谁在前谁在后,没有一个说得清楚,因为这些人都不认识他们。”

    辽道宗望向了耶律乙辛。

    耶律乙辛笑了笑说:“查的结果就是这样。张宰相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张孝杰却马上又说道:“微臣还有一点要补充。”

    耶律乙辛皱了皱眉却没说话。张孝杰指手画脚道:“从尸体的位置来看,萧革的儿子摔得更远一些,萧胡睹的儿子近一些。这是不是能反推萧革的儿子在前面操纵马匹,萧胡睹的儿子坐在后面呢?——这个推断微臣也没把握,只是这么瞎猜来着,还得由皇上您最终定夺。”

    辽道宗哼了一声,道:“朕让你们审案子,你们倒好,又推到朕的身上。”

    张孝杰涨红着脸连声说不敢。

    辽道宗道:“既然谁操纵的马查不清楚,你们打算怎么办?”

    张孝杰说:“微臣想到一个办法,——既然查不清楚,根据皇上和为贵的要求,就由他们三家各自承担各自的损失,从今以后这件事不要再提了。皇上看这样行不行?”

    耶律乙辛在一直偷偷瞧着皇上的脸色,见皇上听完张孝杰的话脸色立即阴沉下来,马上知道皇上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他立即加了一句:“张宰相的这主意如果能够实现当然非常好,只可惜他们几个都不给张宰相的面子,似乎都不愿意。”

    轻轻一句话,便把责任全都推到了张孝杰身上。不过也是事实,因为这主意的确是张孝杰自己想出来的,当然是来自于他爷爷张太公。

    张孝杰也发现皇上脸色不善,感觉到自己的意见可能跟皇上的想法不一致,赶紧赔笑道:“圣上,微臣才识有限,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耶律乙辛大人说他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因此这件事现在面临一个查不下去的尴尬局面了,还请皇上定夺。”

    辽道宗很不耐烦摆手道:“你们继续查,务必要拿出确切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谁是真正的凶手。案子没进展就不用来禀报,更不要朕帮你们出主意!”

    皇上也不管他们两人,起身退到后宫去了。

    两人颇为尴尬走出来,一时间张孝杰不知该如何是好,耶律乙辛却若无其事,好像这件事压根跟他没关系似的,背着手就要离开。张孝杰忙又招呼他说:“耶律大人,这个案子该怎么办呀?”

    耶律乙辛说:“皇上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要查清楚,不管是谁。那咱们就查呗,一天查不清楚就查两天,慢慢查下去,总有查个水落石出的时候。”

    张孝杰苦着脸说:“那要查到什么时候。他们三家可不会就这么等着我们慢慢去查的。”

    “那也没关系,他们去皇帝那儿告状,皇帝也会把他们推到我们这儿来。他们来找我们,我们就只能说在查,他们要等不及了,那就接受你的意见,各自管各自的,不就化解这种事情了吗?”

    张孝杰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说:“我明白了,大王这一招拖字诀果然厉害。慢慢拖,拖得他们都没了脾气,自然会听从咱们的,哈哈哈哈。”

    耶律乙辛点点头说:“不过这一招恐怕也只是我们一厢情愿,他们三位未必会老老实实让我们拖的。他们能耐大的很,对我来说可能关系不大,他们只怕要把矛头直接针对你,那你可得提前想好该怎么应对,嘿嘿。”

    说罢,耶律乙辛有些隔岸观火的意思,笑着背着手,迈步走了,把张孝杰一个人晾在那儿。

    张孝杰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的确如此,人家两个王爷,一个皇上的妹夫,会让自己一天天把案子拖下去吗?会被自己拖的没了脾气吗?他们有的是脾气,他们真正要发脾气的时候,恐怕就是自己这年轻宰相难受的时候了。

    ……………………

    这时候,辽道宗也很难受。

    这事搞成现在这样子他很生气,可是却无可奈何。这案子查不清楚,否则他真愿意按照事实的结果来处断。既然已经没办法和为贵,那就分清楚责任,该是谁是谁,大家都说不出话。可是现在张孝杰那点本事已经用尽了,案子也没个结果,再拖下去只会越来越麻烦,谁知道会生什么枝节出来。

    辽道宗十分郁闷的回到了后宫,却看见耶律娅跟萧观音两人正在屋里说话。见到辽道宗进来,耶律娅高兴的上来见礼,说道:“皇上怎么闷闷不乐的?”

    辽道宗苦笑没说话,萧观音冰雪聪明,早就猜出来了,马上道:“皇上在为那件骑马撞死人的案子发愁呢,三家都要求有个说法,闹得不可开交。偏偏负责案子审理的宰相张孝杰和耶律乙辛对这案子又无可奈何,拿不出像样的处理方法来。”

    辽道宗叹了口气说道:“是呀,现在这个案子最关键的是要查清楚到底是谁骑马在街上狂奔,撞死了他们两个。只要查清楚这件事,拿到真凭实据,朕决定公事公办,看谁还能够有话说来。”

    说到这,他又叹了口气说:“可惜呀,朕身边就没有什么善于侦破的人才,这案子很是棘手。”

    耶律娅眼珠一转,说道:“皇兄,你怎么把卓然卓大哥给忘了?他不就是一个擅长侦破的人吗?他可是你的翰林侍诏,遇到麻烦,你不找他找谁呢?”

    辽道宗愣了一下,说道:“朕也曾想到过他,可是他的官阶太低了,要审这案子,涉及到两个王爷还有朕的妹夫,我怕他们不服啊。”

    “那简单呀,你赐他一柄尚方宝剑,他的决定就是你的意思,谁还敢不听皇兄你的圣旨吗?”

    萧观音抚掌笑道:“这主意好,只要卓大人手持尚方宝剑奉旨查案,那他的话就是皇上您的话,耶律仁先、萧革他们就不敢不听了。皇上,你必须要把这个权力交给卓大人,这案子才能得到最终的圆满的结果。臣妾也相信,要查清这个案子,恐怕只有请他来才行了。”

    辽道宗有些犹豫,说道:“这案子张孝杰他们也不是没有用心去查,他们光是去调查的笔录就做了一大堆,能找的人都挨个问了,有的甚至反复的问了很多次,但是都没有得到结果。叫卓然来,他又能问出新的结果来吗?”

    耶律娅说道:“卓大哥的本事你可能印象不深,我可是听了很多他的故事的,他破案真的跟别人不一样。别人认为已经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他却能够想出非常特别的办法来。而且我还听说,他有一种传自师门的特殊方法,能查清楚很多别人根本查不清的事情,很是了得。你应该让他来试试,而且最好正式把他调到京城来,担任京城的判官,这样他才能够名正言顺地审这个案子呀。”

    萧观音说道:“你这么起劲的要把你卓大哥从辽阳调到上京来,只怕不仅仅是为了查这个案子吧。还有你的私心,你以为我不知道?”

    耶律娅顿时羞红了脸,对萧观音说道:“皇嫂娘娘,你要再这么笑话人家,我可不依。”

    说着便要去挠痒痒,萧观音咯咯笑着赶紧用手去挡,两人闹成一团。

    辽道宗微笑道:“好吧,既然是你的保荐,那朕就下旨调他到京城来,担任上京府判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