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尚方宝剑
    他要想见皇上,那还必须通报进去,由皇上下旨招见才行。他虽然是翰林侍诏,没有皇帝的诏书,他同样不能擅自进宫的。

    耶律娅带着卓然来到了父亲的王爷府。

    耶律重元见到卓然依旧称兄道弟,只是言语间客套多了些,一般的亲热少了些。卓然当然知道,是因为耶律娅的原因。如果不是必须,其实他是不愿意来见耶律重元的,但是避不开。

    耶律重元摆了酒宴款待卓然,耶律重元的儿子涅鲁古却没有出席,耶律重元叫了一些人来陪酒,也都是他的一些党羽。正喝得高兴圣旨就到了,传卓然马上进宫。

    卓然已经喝得有些醉了,因为他胃里的悬浮石已经全部被抽出来,连在一起,融入了他的经络之中。虽然经络经过他的胃部,如果需要的话,他依旧可以使用经过胃部的这些悬浮石来帮他吸收,而不会喝醉,但那样就没意思了。因此他是实打实的喝,就不像以前跟耶律乙辛那样,完全靠悬浮式作弊。

    喝得醉醺醺的,忽然接到辽朝皇帝的诏书,让他马上进宫。

    耶律重元有些歉意,卓然却挥挥手,满不在乎。吩咐抬一桶水来,直接把脑袋放到水里,搅和了半天,再抬起来便觉得清醒多了。哈哈笑着,用毛巾擦干了头,坐上轿子,便到皇宫去见皇帝去了。

    见到辽道宗,卓然发现屋里头另外还有两个人,一个他不认识,是个汉人,年纪很轻,但是身穿的却是宰相的官袍,他立刻明白了,这是辽朝有名的汉族宰相,年纪轻轻就当宰相的也就只有他张孝杰了。

    卓然见他阴冷着脸望着自己,一副大刺刺的官老爷做派,卓然很是不屑,便也懒得理睬他。另外一个却是耶律乙辛,同样阴着脸瞧着他。卓然肚子里好笑,这两个人怎么都像自己欠了他们钱似的。

    耶律乙辛他还可以理解,毕竟他怀疑他的侧王妃跟自己不清不楚,只是因为自己替她疗伤,脱了他侧王妃的衣服而已,上一次自己差点把他气得吐血。怎么这张孝杰看着自己,也是那副德性,这让卓然就有些不爽了。

    辽道宗微笑道:“赐坐!”

    便有宫女搬来了一根圆凳,放在了下首。卓然撩衣袍坐下。

    辽道宗直奔正题,道:“萧革和萧胡睹他们俩的儿子因为马失控肇事,导致耶律仁先乳母儿子和他们两自己共三人死亡,这件案子朕交给张宰相和耶律乙辛爱卿两人共同审理。但是这案子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究竟谁是策马之人查不清楚。卓爱卿是朕非常赏识的能人,不仅诗词哥赋做的好,破案也当真有如神助,所以这一次朕就把他招来了。你们三个共同商议,一定要查出究竟是谁骑马撞死了人。”

    很显然,辽道宗把卓然叫来就是想把这副重担交给他,然后就看着他大刀阔斧三两下把案子破了。卓然却抬手比了一个抽剑的动作。

    辽道宗一时没明白,瞪眼瞧着他。

    卓然又比划着把剑从剑鞘里抽出来,在空中挥两下。辽道宗还是没明白,瞠目结舌。

    张孝杰在一旁有些不耐烦,冷声道:“卓大人,有话你就直说,不要在皇帝面前指手画脚的。这是皇宫,不是你们家炕头,要懂规矩。”

    “谁指手画脚了?”卓然瞧着他冷声道,“我是跟皇上要尚方宝剑。”

    “尚方宝剑?”张孝杰嗤的一声冷笑,斜眼瞧着卓然,“卓大人,你没睡醒吧?凭你小小上京府判官,居然跟皇上要尚方宝剑,你准备拿来斩谁呢?”

    “谁不听我的话,我就斩谁,我不管他是宰相还是王爷,不听从我的,咔嚓咔嚓,干干净净。——对吧,皇上?”

    这两句话把张孝杰和耶律乙辛都气瞪圆了眼。他们没想到卓然区区一个判官,居然敢在他们两个超品权臣面前如此嚣张。张孝杰立刻拍桌子,指着卓然对辽道宗说道:“皇上,这厮以下犯上,大逆不道,应该撤职法办!”

    没想到辽道宗却挥了挥手说道:“张爱卿,你不清楚,这尚方宝剑是朕答应了给他的,的确刚才朕忘了,他比划手势是想提醒朕有这件事,朕一时间没想起来,这事不能怪他。”

    张孝杰简直被好像被人狠狠打了一记耳光,顿时涨红着脸。

    辽道宗挥了挥手,后面的太监便捧过来一个锦盒,双手托着跪在地上打开。辽道宗伸手从里头抓起一柄剑,举在空中,仓啷一声将剑抽出半截,那剑放出冷森森的寒光,让所有人都感觉到身上一阵发寒。

    辽道宗将剑还回了剑鞘,对卓然说道:“卓爱卿上前接剑。”

    卓然迈步来到辽道宗面前,拍了拍衣袖,恭恭敬敬的将双手伸了出去。

    耶律乙辛在一旁怒道:“不懂规矩,皇上赏赐你东西,不跪下迎接,直着腰站在那儿干什么?”

    卓然斜着眼瞧着他道:“不好意思,我身为大宋官员,只跪大宋皇帝。就像你们辽朝官员,在大宋也不跪拜大宋官家一样。”

    辽道宗本来有些不高兴,听卓然这么说,又觉得说的有道理,更何况现在要仰仗卓然的时候,必须要给他足够的权威,才能镇得住这些一个个官都比他大的人。于是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朕免你行跪拜大礼,接剑吧。”

    这一下耶律乙辛也好像中了一记耳光,涨红着脸,鼻孔中哼了一声,把头扭了过去,心里却很不是滋味。看来这卓然在皇帝面前很得到宠幸,自己要想对付他,恐怕要多费些精神了。

    卓然接过了那柄剑,后退两步高高举过头顶,辽道宗说道:“这柄剑朕赏赐于你,持剑在手,犹如朕亲临。在这个案子上,你做出来的决定就是朕的旨意,谁敢抗旨,准你先斩后奏。”

    辽道宗虽然是酒色之徒,但是一直非常善于运用权术,该他拿出皇帝架子的时候,他是不会客气的。而这正是需要他摆出权威的时候,才能镇得住局面,才能给卓然以足够的权威。

    卓然捧着尚方宝剑,躬身道:“是,微臣领旨。”

    另有一个宫女抱了一册圣旨过来递给了卓然,辽道宗说:“朕刚才说的话已经写到圣旨之中,你拿着作为凭据。希望能尽快查清这个案子。”

    “臣领旨。”

    辽道宗挥了挥手说道:“行了,你们三个去商量一下,该怎么处理这件案子吧。”

    说罢,袍袖一拂,转到后宫去了。

    三人等着等皇上走了之后,这才退出了大殿来到外面。耶律乙辛不阴不阳对卓然道:“卓大人别来无恙啊?”

    卓然将尚方宝剑和圣旨捧在怀里,大刺刺道:“托王爷的福,好的很。——对了,那天我的女伴跑了,我去追她,所以让王妃娘娘自己回去了。真不好意思,那天晚上你把她托付给我,我却抛下她自己走了,实在抱歉。”

    这几句话说得耶律乙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拳头捏得嘎嘣响,几乎就要发作。张孝杰在一旁狐疑地瞧瞧他们两个,说道:“王爷跟卓大人熟得很嘛?”

    卓然说道:“是很熟啊,不然王爷也不会把侧王妃娘娘交给我照顾嘛,嘿嘿嘿。”

    耶律乙辛狠狠一抛袖,转身往外就走。

    卓然道:“明天早上卯时,请王爷准时到上京府议事堂商议案子的事,如果迟到,尚方宝剑可能不会高兴哦,嘿嘿嘿。”

    耶律乙辛强压怒火没吭气,加快了步伐,他知道若再不离开,只怕当场就要发作。

    眼看他走远了,张孝杰淡淡的声音对卓然道:“卓大人看样子似乎跟耶律乙辛王爷有点过节,他好像对卓大人很生气啊。”

    卓然抱着双肩道:“好奇害死猫,张宰相如果没事也可以回去了。”

    张孝杰被卓然不阴不阳的这一句气得鼻子都歪了,心想我堂堂宰相跟你好好说话,你居然给我拉架子,便也袍袖一拂,转身就走。

    卓然道:“张宰相,明天上京府议事堂商议案子,你同样不要迟到。否则尚方宝剑一样不高兴。”

    张宰相立刻站住了,回身瞪眼瞧着卓然说道:“你懂不懂规矩?我是宰相,你不过是个区区上京府判官,你该当到我宰相府议事堂来商议事情才对,凭什么叫我到你的小小上京府议事堂去?”

    “凭我怀里这柄尚方宝剑。”卓然伸手拍了拍自己怀里的剑,“圣上说了,我说的话就是他的话。对于不听他话的人,我可以直接咔嚓。你要是嫌身上胳膊肘啥的零件多了没地方放,不妨明天不用来,看我敢不敢砍。”

    说罢,卓然抱着尚方宝剑,踱着方步哼着小曲往外走去。

    张孝杰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卓然的背影低声道:“咱们走着瞧!”

    卓然回到府邸,让书吏写了三份拜帖,分别派人给耶律仁先、萧革和萧胡睹三人送了去。让他们第二天卯时到上京府商议这件案子,届时,自己将会提出处理办法。

    如果卓然让他们来正儿八经升堂问案,他们是绝对不会来的,那会丢他们的面子。但是现在卓然告诉他们是在衙门议事厅商议案子,而不是升堂审理,因此他们一定会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