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张秀才
    张太公昨晚一时气恼,给三儿媳妇定了性,说她偷人,这个定性很快就传遍了全府上下,连门房都这么说,现在张太公才觉得有些不妥,可是现在后悔又来不及了。现在听到门房这么说,觉得很是刺耳。

    门房被瞧得发毛,忙道:“小人这就把他轰走。”转身要走。张太公却把他叫住,道:“把那癞头张叫进来吧,我看看他要说什么?”

    门房赶紧答应了,跑出门去,很快就把那癞头张给叫起来了

    癞头张头发稀稀落落的,带了一个破帽子,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是补丁。也不行礼,脏兮兮的进来之后,搂着手站在廊下,只是哈了一下腰,说:“给太爷请安。”

    “有话快说,我没空听你磨牙。”

    “是是,小人不敢耽误老太爷您的时间,是这样的,我听说三奶奶在外头偷人……”

    他刚说出这话,就听到张太公鼻孔里重重的哼了一声,便知道这话很不讨人家高兴,因此赶紧把正事说出来,免得被轰出去,便道:“正巧我听说了一件事,可能与三奶奶有关,因此来给老太爷您禀报,——我曾听一个男人说,他说咱们家三奶奶一身肉白花花的,跟小羊羔似的白。敢这么说三奶奶的,肯定跟三奶奶有什么关系的,估摸着就是三奶奶的奸夫了,所以跑来跟老太爷您说一声,看看你有没有兴趣知道是谁。”

    “哦,是谁?赶紧说。”

    癞头张讪讪地笑了笑,搓了搓手说道:“这才九月间就下大雪了,我这身衣服还是前年在城里地摊上花十文钱买的,都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这冬天没衣服穿,会活活冻死的。我们可不比老太爷你们,丰衣足食的,我们受苦人过的日子真是……”

    “行了。”张太公打断了他的话,转头对身边的丫鬟说:“去取一吊钱来给他。”

    那丫鬟赶紧答应,跑进屋里去了,很快拿了一吊钱出来,扔到了雪地里癞头张的脚下。癞头张也不嫌弃,一把抓了起来,在手里捧着,对老太爷说道:“多谢太爷赏赐,不过除了买衣服,我还想买点粮食,不然没吃的,肚子饿的不行啊。”

    老太爷眉毛都立起来了,冷声道:“你想借机敲诈?信不信我把你送衙门去治罪。你在衙门大牢里面待着,还管吃管住,想不想去?”

    癞头张吓得一哆嗦,赶紧退后两步,哈腰说:“老太爷息怒,我就开个玩笑,我这就跟您说,你别着急。——说这话的是族长的儿子张秀才。”

    一听这话,张太公顿时眉毛倒竖,怒不可遏。

    张秀才是堂兄张族长的儿子,当年曾经跟自己的孙子一起读书,只是屡试不中,自己孙子高中状元,当了宰相,他还是一事无成,只因为平素里喜欢吟诗作赋什么的,村里人都叫他秀才。

    一听说是他,张太公气不打一处来,张秀才按辈份是自己堂侄,侄儿勾搭自己的儿媳妇,这岂不是**吗?他气的当即就要去找族长大哥理论,不过,得先把事情搞清楚。当即强压住怒火,又问:“你是怎么知道的?把事情经过详详细细说来。”

    “就在三天前,我在酒楼里帮闲,听到张秀才跟几个哥们儿朋友在喝酒,划拳行令,还叫了歌姬唱歌。其中有个歌姬穿的衣着单薄,露出一身白花花的肉,其他几个人都说这女人皮肤绝好。张秀才却跟他们说,老太爷您的三儿子媳妇,也就是三奶奶,那一身皮肉才叫白呢,就跟羊羔似的白花花的,赏心悦目。几个朋友问他如何得知,他却哈哈笑着不说,我正好在一旁,偷听到了才得知的,当时没有其他人。”

    张太公听到他说的有鼻子有眼,哪里还有半点怀疑,顿时怒不可遏,吩咐备轿,要亲自登门去找族长。

    这时癞头张眼见老太爷如此盛怒,赶紧告辞溜走了。

    老太爷坐着轿来到了族长家。

    族长也是村里大户,在村里实际上论家宅比张太公家还要殷实,张孝杰当了宰相,是新近的事,还没有给他张太公家带来更多的财富。

    张太公到了门口,看见族长家比自己家高大得多的雄狮他就有些气闷,自己孙儿可是堂堂宰相,按理说这族长就应该他来做。自己家的狮门应该比他还要高大,那才符合规矩嘛。

    门房进去通报,很快出来,点头哈腰的说:“老太爷,族长说了请您进去,不过轿子只能到门口,您得自己走进去,这是规矩。”

    张太公强压住怒火,冷声道:“我这腿脚不好,难道还不能把轿子抬进去吗?”

    门房客客气气的说道:“老太爷,很抱歉,慢说是您,就是衙门来的官员,这轿子也没有进院子的规矩。我们老太爷夫人奶奶,所有的人的轿子都是门口就下了,步行进院,实在不好意思。”

    张太公狠狠的往地上啐了一口,颤巍巍下了轿,手里拄着拐杖,在贴身丫鬟的搀扶之下,蹒跚着往屋里走去,风雪吹着他胡子四下乱飞,衣袍猎猎作响。冷风钻进他脖子里,冻得他直发抖,嘴里不停的嘟囔着,暗骂着族长堂兄太不近人情。

    好不容易进了后院来到正堂客厅,进去之后里面竟然没有人,只有门口两个丫鬟挑着门帘。他怒气冲冲的回头问道:“族长呢?”

    丫鬟忙欠身说道:“老太爷您请坐,我们这就去通报。”

    “刚才不是已经通报了吗?怎么还没见他来?他这架子未免太大了吧。”

    丫鬟不敢迎嘴,一个在那候着,另一个则飞奔去通报去了,片刻后管家来了,陪着笑说:“老太爷您来了,您得稍等,我们族长太爷爷正跟几位叔公在商议事情,马上就好了,这就过来见您。”

    “商议什么事情?怎么不叫我?你们还把我放在眼中吗?”

    “老太爷您这说的哪里话,族长商议的是老太太娘家的事情,商议的几位叔公也是老太太娘家那边的叔公,不是咱们张家的。要是咱们族里的事,哪能不请您来做主呢,呵呵呵。”

    张太公听说他商议的是他夫人娘家的事,这才不说话了。气呼呼的在椅子上坐下,拄着龙头拐杖,丫鬟奉上了茶,散发着清香,他也不理睬。

    管家束手站在门边,也不敢上前搭腔,因为看得出来,他这样子好像是兴师问罪的模样,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等了半天也没见来,张太公气的牙痒痒,将手中龙头拐杖重重一顿,对管家说道:“你们少爷在不在,去把他给我叫来,我有话问他。”

    族长就张秀才这一个儿子,还有几个女儿,所以少爷就是指的张秀才了,管家说道:“少爷在后面书房,正用功读书呢。”

    “还读个屁的书,他就是把书都吃了,干出禽兽不如的苟且之事又有何用,这败坏家门的祸害!”

    管家吓了一跳,听老太公这么定论,老太公想必有什么误会,赶紧说道:“那我这就去把少爷请来,有什么事慢慢说,老太爷可千万别着急。”说罢一溜烟的跑去了。

    张秀才正靠在书房暖阁一把躺椅上,旁边放着火炉,一个丫鬟跪在他身边,轻轻替他捶着腿。他手里拿着一卷书卷,正有滋有味的看着,只是这书卷却不是什么圣贤书,而是带着插页的话本。

    他看的正津津有味,管家跑进来,喘着气道:“不好了少爷,张太公来了,说要见你,还说的很难听,说你做出什么败坏家门的苟且之事。不知他听了谁的谣言,你要不要去见他?”

    张秀才一听就愣了,瞧瞧门口,犹豫片刻道:“他确实这么说了?若我不去见,他把这话说到我父亲那,我父亲也会让我说个明白的。我去听听他到底要说什么。”

    说罢,将手里的书卷扔在那躺椅上,抖了抖衣袍迈步出来,冒着风雪穿过院子,来到了正屋。

    进屋之后,便看见满脸阴霾的张太公,正恶狠狠的盯着他,赶紧上前躬身一礼说道:“小侄拜见二堂叔。”

    张太公拐杖狠狠的地上一跺,阴冷的声音说道:“你还知道我是你二堂叔?我问你,你跟我家老三的媳妇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你做出这样的事,还有脸来见我。”

    张秀才吓了一跳,狐疑地望着他,道:“二堂叔这是听了谁的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我身边又不是没有女人,我就算再饥渴,也不会对老三的媳妇有什么非分之想,他可是我的堂弟,做那种事岂不是……”

    “你还敢狡辩?老子今天就打死你这个畜生。”

    说罢,抡起龙头拐杖上前就打张秀才。

    张秀才吓了一大跳,也不敢反抗,转身就跑。但又不敢跑出去,便绕着两排椅子东躲西藏。

    张太公毕竟上了年纪,哪有他身手灵活,这拐杖连着挥舞,累得气喘吁吁,也没打中张秀才。不过张秀才逃得也很是狼狈,一时间大堂之中乱成一团。几个丫鬟都上来劝阻,却又不敢太过用强阻拦,只是在一旁叫着。

    老太爷盛怒之下头眼昏花看不清楚,一拐杖敲到了一个丫鬟的脑袋上,顿时鲜血直流。场景更是大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