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这石块太重
    这句话提醒了张太公,他先前就是因为太不冷静,把这事情说出去了,惹得众人笑话。现在听到大媳妇这么说之后,提醒了他,便点点头说道:“也对,家丑不可外扬。把她拉出去埋了。对张秀才,我不会放过他的,我要跟他爹好好算算帐,反正这个事有人证,他跑得了吗?”

    张三郎点点头问道:“父亲,那要不要办丧事呢?”

    张太公眼睛一瞪,怒道:“办丧事?办个屁的丧事,她这败坏家门的无耻淫妇,我不剥她的皮已经对得起她了,还办个什么丧事?”

    张三郎忙答应了,想了想又说道:“那我这就叫下人在祖坟那儿挖个坑,给她埋了吧。”

    二媳妇一听,立刻把眼瞪圆了,厉声道:“她这样的淫妇还能入祖坟吗?老太爷,她要入了祖坟,咱们列祖列宗恐怕都被她这不洁妇搅得天翻地覆了,绝对不能让她葬在祖坟里,扔到村外头喂野狗就行了。”

    张太公缓缓点头说:“这败坏家门的贱人的确不能葬在祖坟。不过,扔到外面喂野狗也不合适,毕竟她死了还是张家的人,不能让别人说闲话。拿个草席给她卷了,离我们祖坟百丈以外挖个坑埋了就行了,也不用立碑,反正她也没有儿子。以后记住,清明上坟不用理她,让她当孤魂野鬼去吧。”

    众人齐声说好,都称老太爷安排稳当。

    张三郎当即叫了几个家里的长工,将陶氏的尸首连同被子一起卷了,用绳索捆住,外面包了一张草席,放在推车上,推到了祖坟外。

    张家祖上分了家的,形成了五个支系。每个支系都找了风水宝地作为自己的祖坟地。其中,张太公家这一支的祖坟在村的西头一个山坡上。据说这是一条龙脉,从山上能看见龙脉绵延,这才出了张孝杰这样一个宰相。所以张太公在孙儿当上宰相之后,举行了隆重的祭祖,并花了一笔钱,把祖坟四周砌了高墙围了起来,免得外人把风水给抢走了。

    族长他们为了划定疆界,还专门召集了族人一起商议,最终才商定了这样一块疆域。已经占地很宽了,主要考虑到他堂堂宰相,其实也是整个张家族人的骄傲,因此这块祖坟化的地方格外的大,比别人家的已经大了差不多一倍了。别人家见他家出了宰相,虽然心里头很不平衡,可却也没办法。

    张三郎带着仆从在他们住宅院墙之外百余丈的一个荒地里开始挖坑,因为老太爷说了,必须要离祖坟百余丈以外,其实也就相当于乱坟岗了。不过张家庄并没有这样的乱坟岗,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是有所属家族的墓地安葬的。

    长工往下挖了大概两尺深,因为天寒地冻,挖得很是费力。不多时,长工拄着锄头瞧张三郎,那意思是问他挖到这儿差不多了吧?

    张三郎看了看,还是太浅了,埋下去离地面最多也就不到一尺了。如果有野狗,很可能会把尸体刨出来的,于是说道:“再往下挖一尺吧。”

    长工很是有些不乐意,但主人家说了,他们只能听从,嘴里嘟哝着继续往下挖。

    正挖着,就听当啷一声,锄头好像挖到了什么硬东西,不知道是石块还是什么。那长工更是不高兴,有石头还得把石头刨出来,于是他沿着石头边刨地上的泥土。可是越刨跑越大,怎么都刨不到边,已经超出了他们挖的坑的范围。那长工便望向张三郎,意思是下面有石头了,没办法再往下挖,是不是就挖到这儿?

    张三郎说道:“把那石头撬出来估计也就差不多了。”

    几个长工只好想办法撬石头,可是很快他们发现,这石头很难撬动,因为它是一整块,好像是石碑。

    张三郎便跳下坑道,用手把土刨了开去,想看看上面写的什么。但是上面并没有什么字迹,只是一块青石板。他眼珠转了几转,说:“挖开,看着青石板是怎么回事。”

    于是长工便开始往两边挖,他们也有些好奇了,这石板下头是什么呢?

    越挖越大,而且越挖越长,当他们把上面的土全部都挖掉之后,发现是一块长方形四边整齐的青石板。

    张三郎对几个长工道:“看看能不能抬起来。”

    几个长工便用力一起抬,只是微微抬了起来一点,却抬不动,张三郎说:“把另外一侧的土挖开,看看是什么。”

    众人又赶紧把旁边挖开了足够宽的空间,然后张三郎也跳下去,跟几个长工一起抓着石板的一边,用力将石板掀了开去,靠在了边上。

    往下一看,众人顿时都惊呆了。只见下面是一口石棺,里面有一具骨骸,身上穿着锦绣华堂的衣服,头上有镶满宝石的帽子,扣着一颗骷髅头。

    让他们惊骇的是,石棺两侧和头尾竟然堆满了各种器皿,不少是青铜物件,一看就是老古董。

    从尸体衣着来看显然不是宋朝人,至于哪个朝代的,他们也弄不清楚。

    张三郎惊喜交加,蹲下身,拿起了一个器皿仔细瞧了瞧,说道:“乖乖,这下咱们可发财了,这玩意儿绝对是老古董,值老钱了,快快,快去把老太爷他们请来,说我们挖到财宝了。”

    那长工赶紧答应了,撒腿就往村里跑。刚跑到村口,正好碰见张族长送他夫人家的几个叔公出门,看见他着急忙慌的跑过来,便随口问了一句:“跑什么呢?当心撞着人。”

    那长工已经兴奋的脸都扭曲了,说道:“我们挖出了一口石棺,里头全都是古董器皿,我去告诉老太爷去。”

    “啊,在哪?”

    “就是村子外面,我们老太爷祖坟围墙外面。”

    长工一边说着一边跑远了,几个叔公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说道:“咱们去看看怎么回事。”

    于是张族长跟几个叔公一起前往长工所说的方向,张三郎还蹲在坑里头,一件件的器皿在看着,兴喜若狂,根本不留意族长他们过来了。

    族长等人走到坑边,几个人往下一看,顿时也都惊呆了,族长说道:“哇,这么多宝贝,这怎么回事?”

    张三郎才吓了一跳,赶紧想用手挡,可是这一石棺的器皿只怕有上百件,哪里又是他的手能挡得住的,赶紧站起身说:“族长,这可是我们挖出来的,是我们的。”

    张族长四下看了看,说:“这块地不属于你们家,这是村里的地,挖出来的东西应该属于村里,怎么可能属于你们家呢?”

    “这里挨着我们祖坟,怎么不是我们家的。”

    “笑话,你们家祖坟的围墙离这还有百余丈,怎么就是你们家祖坟的东西了。”

    张族长回头对几个说道:“快去把各位叔公太爷都请来,这里出大事了。”

    张家庄总共分五个支系,各有一位叔公作为本支系的当家人。仆从答应,飞一般跑去叫人去了。

    张族长之所以把别的人叫来,是因为他担心张太公借着他孙儿是宰相,非要独占这些宝藏的话,除非动用全族的人才能与之抗衡,不然光凭自己必定势单力薄。

    张太公先得到了消息,所以最先赶来了,十分兴奋,带着他的大儿子、二儿子,还有家里基本能动的长工丫鬟婆子全都来了,上百口人,浩浩荡荡的。

    到了近前,他发现张族长在那儿,心头一震,便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有些棘手了。张太公拄着龙头拐杖颤巍巍的来到近前,顾不得别的,先探头往下一看,果然一石棺内满满登登都是古董器皿殉葬品,虽然显然经过了漫长岁月,但是依旧熠熠生辉。

    他兴奋不已,顾不得旁边族长在,对大儿子吼道:“还愣着干啥?咱家的东西,赶紧的,把整个石棺一起挖出来,抬回家去,供奉在祠堂之上,快点。”

    “等等。”

    张族长提高了声音,说道:“我说老二,我还在这儿呢,你当我不存在吗?这东西怎么成了你们家的了?这是在村子的地上,应该属于整个家族的,大家共有,不可能是你们家独有的。”

    张太公听张族长果然插手,便知道这件事没法善罢,冷笑道:“你说什么?这是我们家儿子挖出来的,又是在我们家祖坟旁边,怎么不是我们的?——来人,这石块太重,先不管他,把里面的殉葬的物品都挖出来,用箱子装了先运回去,免得有些眼热的人,想侵吞我们家的东西。至于棺材和尸骨,回头再来运走,快点。”

    几个长工答应了,现在正是立功的时候,立刻跳下去就要去捡棺里的古董器皿。

    “都住手,谁要不听话我就弄死他!”

    张族长一把抓起旁边的一把锄头,横在胸前,瞪圆了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跳到坑道下的几个长工。

    张族长夫人家的几个兄弟当然是要帮他的,立刻也都拿起锄头,没有锄头的便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恶狠狠的盯着跳下坑去的长工,叫道:“马上爬出来,不然打死你们。主人家还没有说清楚,你们着什么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