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显灵
    那些长工忙不迭的都爬了出来,他们只不过是下人,这些古董器皿不管是谁的都没他们的份,充其量为他们辛苦赏个几吊钱一顿酒肉而已,他们可不想为他们兄弟之间的争斗而把命搁上。

    张太公气了,跺脚叫道:“想打架是吧?你们这几个还不够看的,——来人,抄家伙!”

    他带来的可是上百口人,虽然有一半都是丫鬟婆子,但是这些女人当然要帮助家人。于是有的拿锄头棍棒,有的从地上捡石头,甚至有的把头发上的发簪取下来当武器,叫嚣着,指着张族长他们几个,把他们围在当中。

    张族长等人也就七八个,一下被围在其中,有些慌了神。

    张族长暗想,奶奶的,怎么去了半天还不把人叫来,眼下必须先稳住。于是他立刻将手里的锄头扔在地上,对张太公说道:“老二,这件事咱们得从长计议,不要伤了和气。这东西的确是在咱们村的地头上挖出来的,不是在你们家祖坟里头,所以应该是整个家族共有的。当然,你们儿子找到了这个墓葬,他应该得到奖赏,我会论功行赏,你们家肯定能分的比其他人都多。你这又何必呢,这些都是自家兄弟,千万不可伤了和气。”

    眼看张族长态度变化,他夫人的几个兄弟便也将手里的家伙都扔到地上,也纷纷打圆场说:“是是,以和为贵,都是一个祖宗传下来的血脉,一笔写不出两个张字嘛。”

    张太公冷笑:“你们知道好歹就好,这是我儿子发现的,也是在我们祖坟周围,当然是我们这一脉的,别的我不管。”

    说罢扭头吩咐大儿子马上把东西先抬回去。张太公似乎已经明白对方在用拖延战术,因此这东西赶紧先搬回去才稳当。

    长工又跳了下去开始搬东西,但是由于张太公他们赶来的时候只是来看情况的,没有想过马上要把东西运走,因此并没有抬装运的箱子之类的来。张太公便吩咐将衣服解下来铺在地上,把古董器皿放在衣服上打成包带回去。

    长工们脱了外袍铺在地上,开始从棺材里头取器皿堆放在上头。

    张族长他们被几个身强力壮的长工监视着,一时也不敢发火,眼看着他们把棺材里的器皿都拿出来了一小半,放成了几大堆,其中有已经放好了,正准备把衣服包起来打成背包带走。就在这时,村口出出现了几百号人,手里拿着锄头棍棒朝这边跑来了。

    冲在前面的是另外三个支脉的叔公,正带着各自支脉的人,加起来有两三百口,大部分都是青壮劳力,后面再跟着妇孺,手里也拿着菜刀擀面杖之类的。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很快就把张太公他们的人包围在了其中。

    张族长立刻来了精神,叫道:“把东西立刻都放回去,谁敢不放回去,族规伺候!”

    立刻冲进来十多个壮汉,扇了几个拿器皿的长工几大耳光。几个长工被打得鼻口流血,忙不迭的将衣服包裹里的东西又倒回了石棺,跪在地上不敢乱动。

    张太公气得浑身发抖,但是他眼见族里的人差不多都到了,他们这一支势单力薄,真要打起来,他们根本不够看的。但是这种情况下仍然想分一杯羹,为了金钱财宝,哪有不拼命的道理。

    这些人看着石棺里的这些古董器皿,一个个眼睛都绿了,就好像看见了羔羊的饿狼似的。在财宝面前,即便对方是宰相家,也要跟他争个明白。他们想的是法不责众,其他四支联合起来共同据理力争,对方就算是宰相,也不敢把这几百口人怎么样,更何况还是一个家族的。

    张族长对张太公道:“现在大家都在这,一起说个明白。我的意思很清楚,这些东西虽然是你们家挖出来发现的,但是东西是在村里头,也不是在你们家祖坟,所以应该属于全村,整个族人共有。我们可以把这些钱拿来为整个家族谋利,不能哪一脉独吞了。当然,你们发现的可以得到奖赏,这是应当的,但是要想完全独吞那可不行。诸位兄弟,你们觉得如何?”

    其他三个支脉叔公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也都一起点头,毕竟老二家有宰相,他们也不敢太过霸道。因此都一起说族长这话很在理,应该这么做。

    张太公眼看对方人多势众,要想强行把东西拿走,不太可能了。眼下只有缓缓局面,马上去跟孙儿宰相报告,由孙儿出面才是正经,到时候让宰相想办法。

    张太公道:“这石棺是我们这一脉的先人,应该全部归我们这一脉……”

    一听这话,其他人顿时起哄起来,打断了他的话:“你能说出棺材里是你的哪一位先人吗?”

    “我回去查族谱就能查清楚,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棺材埋在我们祖坟旁边,肯定是我们的这一支的祖先,这些东西肯定就是我们这一脉传下来的。你们仗着人多欺负我们,现在我可以不拿走,但是咱们可得先清理清楚,到底有些什么,然后我们再坐下来好好谈。谈不清楚,咱们就只有到衙门去,让衙门来做个公平了断。”

    三叔公是个暴脾气,马上道:“谁都知道你孙儿是当朝宰相,你想把这件事闹到衙门,让衙门来处断,那不是摆明了让你孙儿来断吗?就算他不亲自断案,他是宰相,下面的官哪一个人敢不听他的?你这分明就是想独吞。”

    听到这话,所有人又开始骚动起来,顿时乱作一团,各说各的,吵得不可开交。张族长眼见这混乱的样子,于是挥了挥手说道:“行了行了,大家不要吵,先听我说。”

    他这族长还是很有权威的,这么一说,所有人也都渐渐停了下来,望着他。

    张族长说道:“刚才老二说的有句话我赞同,咱们把所有东西都先清点一下,然后依旧放回石棺,将石棺抬到宗祠放着,每支派两个人在宗祠看守,其他人不得靠近,然后我们再坐下来慢慢谈这件事。对于是不是要官府来插手,我们坐下来谈了再说。倒不一定他孙儿是宰相,所有人就都会听他孙儿的,毕竟这是辽朝的天下,不是他孙儿的天下,总有人会一碗水端平的。就像大宋朝的包拯包青天,他就从来不畏惧权贵,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咱们大辽跟宋朝不是兄弟之邦吗,实在不行,我们就请大宋的官来替我们断。他跟辽朝的官不穿一条裤子,能够得出公平的结论。”

    众人都纷纷点头,心想,只要不是大辽的官员,从大宋请一个官来断案那倒是确实公平了,因为他不受辽朝的管制。于是在兄弟五个共同监守之下,对所有的器皿都进行了清点,再把这些东西又放回了石棺,并用几根绳索牢牢捆住。然后各家出几个人,把这石棺周围的泥土挖开,将石棺从坑里起了出来,抬着到了村里的祠堂。

    这祠堂是整个家族共同的,每年供奉祖先都是在这儿进行的,族里的人商议重大事情也是在这。上面供奉着张家列祖列宗的牌位,密密麻麻的摆满了整张供桌,在昏暗的屋子里显得有些渗人。

    这石棺被抬着放在了供桌前的空地上,麻绳将石棺捆得跟粽子似的,根本不可能打开一条缝。五个分支的张家人各自派了两个子弟,共同看守这一石棺的宝贝。

    接着,五个支派的掌门叔公在祠堂里开会,商谈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祠堂外,张三郎等人又是激动又是担心,他们不能进入祠堂,都围在祠堂外头。天快黑了,一个长工到他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袖,低声说:“三少爷,这个三奶奶的尸首还停在村外呢,要不要埋了?”

    张三郎这才想起,自己死去的媳妇还裹着被子,用草席卷了放在村外。发现这宝贝之后就把她给忘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上头,这会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野狗拖走了,赶紧跑去看。

    还好,三奶奶原先身边的几个丫鬟婆子留在那儿,正眼巴巴的守着。张三郎还是有些感动,想了想说道:“因为你们三奶奶埋葬的事才发现这些宝贝的,她也算对我们家族有些贡献,先把她抬回去,找一口薄木棺材装上。等到这件事处理完了,我跟老太公说一声,给她找块好的墓地葬了。说不定老太公一高兴,让她葬回祖坟,也算是对她阴间显灵,帮我们找到这些宝贝的一个回报吧。”

    于是有仆从便去找来了一口薄木棺材,把尸首放进棺材钉好,抬回了庄上。这时天已经黑了,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但是依旧天寒地冻的。张三郎吩咐,把棺材放在院子的一角,用草席盖着。

    他忙完之后,正准备去祠堂,看看那边怎么样了时,老太公他们却回来了。张三郎一见父亲满脸阴沉,便知道谈判应该没有达到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