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传旨太监
    果然,大哥低声告诉他,谈了一下午,还是僵持不下。父亲坚持认为石棺里的是他们这一脉的某位先人,又是在他们祖坟附近,所以只能属于他们这一脉,不可能跟族人分的。他四个叔公当然不干,坚持全族共有,只能给他们一些奖励。最终不欢而散,商定第二天再接着谈。

    张太公之所以如此强硬,当然是因为他有一个当宰相的孙儿。他已经打定主意,马上派人去见孙儿,给孙儿汇报这件事,让孙儿帮忙想办法。

    回到庄上,张太公吩咐大儿子连夜带几个随从赶往上京,找宰相孙儿,请他想办法处置这件事。

    张大郎立刻带着人,连夜坐着马车赶往上京城。

    第二天,双方依旧互不让步。之后连着谈了好几天,局势一直僵持不下。

    这一天,他们正在祠堂继续争吵,朝阳府知府突然亲自带着数十个衙役捕快冲进了村子,包围了祠堂。

    知府宣布,张太公已经让人到衙门起诉,为了保全证据,要把石棺连同里面所有的珍宝运到官衙去存放。

    知府一声令下,衙役们立刻冲进祠堂,准备将石棺抬上马车运走。

    张族长怒了,下令敲锣集中族人。顿时间,全族上千人便将衙役和知府围在其中。族里的青壮年手里拿着锄头扁担钉耙,直接跟衙役们对持,衙役虽然手中有刀剑,可是面对数百青壮村民,后面上千妇孺,一下子脸色都变了。

    都知道众怒难犯,真的要打起来,他们只怕没一个能活着出去。因此都只是是色厉内荏的叫着,让村民放下东西,听从衙门处置。

    先前张太公家几十个长工和男仆也都拿了钉耙扁担来,帮着衙役,想运走这些东西,所以也被围在了其中。那些长工早就将锄头扁担扔在了地上躲起来了,他们可不想替张太公家拼命。这些长工退出之后,张太公家就没什么人能上得了台了。

    知府已经吓得脸色煞白,躲在轿子中不敢出来,周围衙役重重围着他,以防村民上来对他不客气。

    这时族长来到了知府的轿子前,请知府出来说话,知府这才撩起轿帘,但也不敢下轿,陪着笑脸说道:“张族长,这件事本府也是受上头的指令,实在没办法。本府知道这是你们家族的事,原本你们家族自己处置为好,本府是不想插手的,可是上头来了严令,务必让将东西带走,你们双方在堂上在商议这件事,不行的话就要作出裁判,本府也是不得已的啊。”

    张族长立刻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莫不是张太公派人去跟他的宰相孙儿说了,所以这才让知府插手这件事?既然是他孙儿在后面撑腰,哪里还有公平可言。张族长怒不可遏,吩咐把知府连同轿子一起抬到祠堂里去,等朝廷来人说个明白。衙役则都轰出了村子去

    衙役慌慌张张跑回去禀报,堂堂朝阳知府被村民扣押,这可是足以朝野轰动的新闻。

    朝阳府同知马上将这件事写成紧急奏折八百里加急迅速报到了上京城辽道宗的案前,辽道宗皱着眉把张孝杰叫去查问到底怎么回事。

    张孝杰推了个干净,说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是知府自己自作主张要插手他们族人的事情,张孝杰是绝对不会仗势欺人的。

    因为涉及到上千村民,弄不好会引起暴乱,而现在辽朝正经受特大暴风雪,连续了多年,牛羊死了很多,百姓流离失。真要有人揭竿起义的话,只怕会迅速形成燎原之势,因此这件事必须慎重处理,绝对不能以暴制暴。

    辽道宗太清楚了,很多时候是官逼民反,老百姓本不想反的,由于处置方法不当,把百姓激反了,那时候就算镇压下去,对朝廷的元气也会有很大损害。他立刻派出身边的太监前往朝阳府询问这件事,了解清楚村民到底是怎么想的,以便妥善处理这件事。

    辽道宗派出的贴身太监只带了几个小太监,为了怕激起村名的怒火,甚至连护送的御林军都没有带,骑着马,星夜兼程赶到了朝阳府张家庄。

    张族长很热情地接待了传旨太监,并让他见了被扣的知府。

    知府已经被扣在祠堂里好些天了,虽然每天有吃有喝,也没有人骚扰他们,但是这日子过的很不得劲。现在看皇上派了太监来,便知道这件事麻烦了,已经引起了皇上的重视,足以见得自己无能,没把这件事处理好,只怕将来自己没什么好果子吃,顿时心头凉了半截。先前带着衙役杀入村里的威风早就不负存在,在太监面前又是作揖又是打自己耳光,拼命检讨,想换个好印象。

    太监只是冷声让他等候处置,接着跟张族长说,请着急五个支派的掌门叔公在祠堂商议这件事。

    张太公见皇上派了个太监来,他以为应该是看在他孙儿宰相的份上,这太监肯定是帮他的,所以一下胆气更壮。一上来便叫嚣着说,张族长派人扣下知府的性质简直相当于杀官造反,绝对不能姑息,要求张族长立刻将知府等人释放,并且磕头赔罪,作出赔偿。最好是负荆请罪,否则朝廷怪罪下来,只怕整个村都要陪着他一起遭殃。

    他的这番话让脾气暴躁的几个叔公立刻发怒了,特别是爆脾气的老三,身材高大魁梧,桌子拍得山响,指着张太公吼道:“老二,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肯定派人去跟你宰相孙儿说了这件事,所以知府才带着这么多人上来把宝贝抢走。你们可以动用朝廷的人,我们只有贱命一条。如果来硬的,咱们就拼个鱼死网破,我不相信我们张家庄数千口人你还杀得完了。咱们就不要商量了,直接杀个痛快再说。”

    其他两兄弟也帮着老三嚷嚷起来,完全都是一副拼命的架势,把张太公气的脸色煞白,指着他们三个说:“别以为你们把全村的人抬出来有多厉害,不就几千口人吗,我不相信朝廷还会怕你们,把你们通通杀个干净也没什么了不起。”

    这下更像捅了马蜂窝,老三所幸刺啦一下将衣服扯开,把胸口拍得山响,指着张太公说:“你不是要杀人吗?来吧,朝这里捅刀子。老子皱皱眉都不是好汉,来呀!”

    一边嚷着,一边要去揪张太公,另外几个也都扯开了衣服,跟在后面嚷嚷着围了过来。这下把张太公吓得胡子乱抖,赶紧往太监身后躲。

    传旨太监来之前已经得到了皇帝口谕,必须息事宁人,绝对不能把事情恶化扩大,因此他立刻站起身,摆手说道:“先不要着急,咱家来是听各位的意见的。诸位都是皇上的子民,怎么可能以刀枪相见呢,有话好好说,没有说不开的事,大家不要着急。知府那边皇上已经说了,他擅自动用衙役,强行抢夺财物就是不对,皇上会处置他的,请各位息怒。”

    太监把这话一说,张太公顿时傻眼了,而张族长等人则高兴起来,惊喜交加地相互看了一眼,对太监说道:“此话当真?可不是为了骗我们把他放了吧?”

    太监微笑说道:“怎么可能,你们想把他扣着就扣着,咱家来不是要人的,是来听各位的意见,回去跟皇上禀报的。皇上对这件事非常重视,涉及到张宰相的家人,必须要稳慎处理,绝对不能出任何纰漏。这是皇帝来之前交代咱家的,因此大家坐下来好生商议这件事。”

    张族长立刻冲着三个弟兄招手,让他们坐回位置,说道:“既然皇上托公公把这样的话都说了,我们当然要听皇上的。我们也不是暴民,更不想造反,我们只想讨个公道,只要是公平的处置这件案子,什么话都好说。”

    太监连连点头:“族长说的再对也没有了,有理走遍天下嘛,只要公平处置,我想大家都能接受。关键是怎样才公平,这个需要听双方各自的意见,然后再由一个公平的人来替你们裁决。”

    张族长微笑道:“公公是皇帝身边的人,您说话就很公道,要不您来替我们裁决这件事吧。”

    那太监哪敢把这种事惹到自己身上,赶紧双手乱摆说道:“这个不合适,我只是奉圣旨来了解情况,回去之后向皇上禀报的。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咱家一定会如实转达给皇上,皇上慎重考虑大家意见之后会做出妥善处置的。当然,你们要让皇上直接来替你们裁决也是不合适的,最好找一个大家都觉得公平的人来处理这件案子。至于朝阳府的知府,已经不适合在处置这个案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