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穿小鞋
    这次卓然叫了个捕快滴两滴血到上头,看看能不能被吸收。捕快的血滴在上面,果然没办法浸透进去,轻轻翻转便滚落下来。

    接着,卓然抓过了张太公的手,毫不客气的在他手指上戳了一刀,痛得张太公惨叫了一声,卓然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手劲大了点,不痛吧。”

    其实这一刀戳的深,他都能感觉到戳到骨头了,哪有不疼的道理。张太公却不敢认怂,咧着嘴,倒吸着凉气,摇着脑袋说道:“没事,没事。”

    那血流得哗哗的,不只是掉了几滴而已,简直跟小孩撒尿似的,一串的血撒在那骨头上。卓然再将他的手高高举起,说道:“用手按住伤口,按紧一点,举过头顶,血往上流比较困难,容易止血。”

    张太公赶紧把手高高举起,就好像指天发誓一般,眼睛却瞪大了,瞧着骨头上自己撒下的那一串血珠。

    众人也都并住呼吸瞧着,因为这个结果将会决定这一石棺的宝贝究竟能不能属于大家。等了良久,众人眼睛越发的明亮起来,因为骨头上的那串血珠依旧停在骨头上,并且开始有些失去光泽了,却还是没有能够浸透进骨头中。

    卓然拿起骨头轻轻一转,上面的血缓缓滴落,再用纸擦掉,白骨上白森森的,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卓然微笑瞧着张太公,张太公老脸胀得通红,右手依旧高高举着,讪讪的说道:“这个,这个看来弄错了,既然不是我们这一支系的长辈,那我还是遵守我的承诺,把这些珍宝交给全族用来办学吧。”

    顿时间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包括张族长,他拱手对张太公说道:“老二,你能够谦让,答应这个决定,我代表全族感谢你。”

    族长眼见对方低了头,当然要给对方面子,毕竟人家的孙子可是宰相,也是全村的骄傲,不到万不得已,他真不愿意与对方撕破脸。其他人当然也是同样的想法,于是都拱手表示赞同。

    张族长又对张太公说道:“前面我们已经说了,你家三儿子发现了这个墓葬,立了首功,应该奖赏。这话当然要兑现的,这样吧,我提个建议,我们就让张三郎从石棺中任选五件器皿作为奖赏,剩下的全部变卖之后,把钱作为族里共有的资金,主要用来助学和帮衬穷困,大家意下如何?”

    张太公顿时脸上露出笑容,如果说让儿子任意挑五件器皿,那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里面虽然都是珍宝,但是其中又有相对更好的和一般的,那就看儿子的鉴宝能力了。

    另外的三个堂兄弟相互看了一眼,都拱手说道:“这主意很好,太公家三郎发现的这宝藏,当然应该重赏。这里面上百件器皿,挑选五件我们觉得并不过分,完全同意。”

    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张族长道:“那最好不过了,张太公,你叫你的三儿子过来,让他挑吧。他挑完之后,剩下的我们依旧全部密封起来,依旧每家派两个人守着,一直到找到买主,将它们卖掉,就能换钱给族里的人助学了。”

    张太公赶紧叫人去祠堂外将三儿子张三郎叫来,张三郎听到这个消息很是兴奋,来了之后,团团做了个揖,然后趴在石棺上将那些器皿挨个看了一遍,一时看得眼睛都花了,不知该怎么挑选,便对父亲说道:“要不请老太爷帮我挑吧。”

    张太公微笑道:“这是给你的赏赐,我挑什么,你自己挑。”

    “这样啊,那好吧。”

    张太公又说道:“你别想着只想着自己,家里人都帮衬着你的,大哥二哥他们恐怕都要给一点,这样才好。”

    “好的,儿子明白。”

    挑出了五件器皿,分别是一条玉带,一根发簪,一面青铜宝镜,一个青铜鼎酒壶,外加一个青铜鼎的酒杯。虽然说两个应该是配套的,但毕竟是分成两件,只是这两件很配,便决定两件都要了。对老太公说:“爹,你喜欢喝酒,这酒壶和酒鼎就给您平时喝酒用,您觉得怎么样?”

    张太公瞧了瞧这酒壶和酒鼎古色古香,只怕有上千年的年头了,从造型来看,至少应该是秦始皇那个时代以前的东西了,可算得上老古董,不由得很是高兴,心想自己这孩子还是挺孝顺的,知道把最好的东西给老爹。便很高兴的接了过来,又拿起那条玉带翻来覆去看说:“这玉带的价格不菲,应该是这些器皿中仅次于这酒壶酒杯的,你的功劳最大,本来应该拿最好的,可是你让给了爹爹,那这玉带你就自己留着吧,剩下的再分给你大哥和二哥他们。”

    张三郎点头说:“是,我看这发簪给大嫂最配,这铜镜给二嫂,她应该喜欢的。”

    张太公微笑点头说:“你能首先想到你两个嫂子,这也算是你的孝顺,的确如此,不能光顾咱们自家人,她们两个嫁到咱们张家,也是咱们张家人,这件事上也帮了不少力,这样处理最妥当。”

    张三郎答应了,把玉带缠在腰上,把其他东西也都拿着出到了外面,把簪子给了大嫂,把青铜宝镜给了二嫂。两人爱不释手,喜不自禁,在众人面前不停炫耀,众人眼中都满是钦佩甚至妒忌的神色。

    祠堂里,卓然见他们分得差不多,剩下的也放回了石棺,重新把石棺用绳索捆好,于是拍了拍手说道:“既然这样,那这件案子就这么敲定了,我也算完成了任务,可以回去跟皇上复命了。”

    族长想不到新来的这位同时是辽朝又是宋朝的官员,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本事,轻松搞定这个案子,他们原以为会很麻烦,没想到张太公也很认可对方的这个观点,使得这个案子得到了圆满解决,双方最终也没有撕破脸,因此心中万分感激,忙赔笑说道:“卓大人一路劳顿,帮我们化解了这个案子,实在辛苦,今天请大人就住在鄙庄,鄙人设宴款待,给卓大人接风洗尘。”

    张太公赶紧抢着说道:“不妥,我孙儿早就已经有了交代,卓大人跟我孙儿同殿为臣,孙儿对卓大人是非常的敬重,已经交代了老朽要好生款待卓大人,所以还请卓大人住在寒舍,我等备下酒水款待卓大人。”

    “同时也请族长和几位兄弟一起到我府上,大家举杯共饮。虽然最终确定这石棺里的东西不是我这一系的长辈,但总是我们村里的长辈,现在又用于全村上下办学,老朽也是很高兴的。这个处置再妥当不过了,老朽十分感激,还请族长给老朽的孙儿一个面子,他交代的老朽要办不成,那孙儿会不高兴的。虽然我是他爷爷,但有时候也得听他的。再说老朽也很感激卓大人,想款待卓大人,以尽地主之宜呀,哈哈哈。”

    听到张太公搬出他宰相孙儿,张族长当然不好驳他的面子,便陪笑说道:“既然宰相有这样的吩咐,当然莫敢不从,那我们几个晚上便一起到老太公府上去讨扰,共同与卓大人举杯言欢。”

    卓然便拱手说道:“行啊,反正今天事情办完了,眼看着好像又要下雪了,我可实在不想再冒着风雪星夜兼程回去,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便叨扰各位了。”

    张太公笑呵呵的请卓然来到庄上,立刻吩咐摆下酒宴。卓然说道:“对了,知府还关在你们祠堂呢,事情已经解决了,便把他也放了吧。”

    张族长赶紧说道:“对对,是这理,我这就亲自去。”

    卓然摆摆手说:“那倒不必,皇上已经不打算让他在做知府了,他这次犯下这么大动静,皇上对他很是恼怒,后面他只怕在朝阳府是待不下去了。因此没有必要给他什么脸面,放了他,让他自己冒着风雪回去不就行了。”

    张族长听这话不由又惊又喜,因为他们好歹把堂堂知府关在了村里的祠堂之中,到底心头还是很忐忑的,生怕朝廷秋后算账怪罪下来,吃不了兜着走。加上自己又得罪了张太公,张太公的孙子又是堂堂宰相,给自己顺便穿点小鞋,那有的倒霉的。

    而现在听到钦差大臣竟然说皇上已经对这件事有了定论,认为是这知府做的不对,还准备罢了他的官,看样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皇上肯定就不会再怪罪自己扣押知府这件事了,因此心中的老大一块石头这才放了下来,其他几个堂兄弟跟他一般想法,也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但张族长还是不敢太过掉以轻心,便让自己的儿子亲自去把知府放出来,并带几个家丁护送他回朝朝阳府去。安排妥当之后,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在准备酒宴时,因为还没到吃饭的点,还有一个来时辰,族长和张太公等人便陪着卓然在屋里说话,卓然说道:“老太公这府邸的亭台楼阁很是不错,即便是在大宋,大户人家的宅院也不过如此啊,我倒想瞧瞧,不知是否方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