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三奶奶的坟
    同知问完之后,马上把询问结果告诉了卓然,卓然,沉吟片刻,说道:“从刚才二舅妈说的场景来看,他所说的应该是真的,也就是张家三媳妇咬断了对方的舌头,才会出这么多血,这是一个关键的线索。你最好到附近的郎中、药铺去查查,看看有没有人舌头被咬断了跑来就医的,顺着这个线索,再去寻找。”

    同知一听,眼睛就亮了,拍一下脑门,说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从她被咬断舌头这个角度去查访呢?太好了,我这就去办!”

    从卓然那里出来,同知马不停蹄马上派出人手,从四里八乡的郎中和药铺都去查访,甚至去了附近的州县,包括朝阳府也没有落下。

    很快,在距离张家庄三十里路外的一个村子,村里的郎中说了,他们村有个人舌头断了,来他这救治。当时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摔倒了,还刚好舌头就在牙齿中间,猛的磕碰之下,硬生生将舌头给咬断。大概有一寸来长。整个舌头都肿了,鲜血流个不停,

    他说这人是个石匠,手艺不怎么样,但是力气很大,而且身材也比较高大。

    同知立刻联系了村里的里正,带着捕快,到了石匠家。

    恰好石匠在家,同知吩咐人检查了他的舌头,果然去了半截,舌头都还是肿的。还没有完全消肿,说话还含糊不清。一番审讯之下,还没用刑,这石匠便知道他罪责难逃,就如实供述了。

    原来,那天他在外面工地上打石头回来。经过张家庄村口,看见陶氏,一个人在路上行走郁郁寡欢的样子。他便悄悄从后面冲上去,企图强暴,结果没想到陶氏反抗的很厉害,把他的舌头都咬断了。他把对方给掐死了,并强暴了对方,他也不知道那女的是谁。

    回来之后,很害怕,去找郎中看了舌头,然后躲到外头去打工去了,过了这些日子,偷偷打听风平浪静,衙门也没有人来查,以为没人知道,这才偷偷回村,没想到刚回来就被抓了。

    破获此案,同知自然十分高兴,心里想着如果换做是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将这个案子这么顺利破案,更是对卓然佩服地是五体投地。

    同知吩咐将石匠锁了带回朝阳府关押。他返回了张家村,向老太公禀报案情进展。

    听到同知通报说三媳妇真的是被人强奸的之后,张太公一家人都傻眼了。

    二媳妇眼珠转了几下,道:“就算他是被人强暴的,也不能断定她没有与人私通,癞头张都亲耳听到的!”

    同知摆手说:“这件事也查清楚了,纯粹是个误会,因为你家三媳妇跟张秀才的媳妇是一个村一起长大的玩伴,两人经常一起睡一起洗澡,沐浴,所以知道对方身体肌肤皎洁,床第间说给了张秀才听,张秀才酒后信口说了出来,才被癞头张听到了。我们已经查过,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们还问了张秀才的妻子也承认的确跟丈夫说过这样的事,所以这件事也查清,也属于误会。”

    二媳妇听这话,悻悻的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张太公勉强笑了,说道:“没有这事就好。可惜了,她好端端竟然得了瘟疫死去。不然他还是我的好儿媳妇,如今葬在了祖坟里,也算有了归宿。——多谢同知大人替我儿媳查清了冤屈,原来他没有与人私通,没有辱没我张家的名声,这就很好。”

    他三个儿子和两个媳妇,听到张太公这个话,立刻明白了张太公认可官府衙门调查结果,其实是对他们张家有利的,他们不能老把屎盆子往头上扣,反正人已经死了,能把名声挽回来,岂不是好事,于是便都点头,说即使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

    三件案子破了两个,唯独虐待致死的这个案子,因为尸首已经火化,没办法查清了,也就只能不了了之。

    同知对卓然表示感谢。卓然和同知于是启程返回朝阳府,第二天,卓然被返回上京去了。

    ……………………

    天冷了。还是秋季,没有进入冬季,大雪就已经覆盖了原野。

    几乎隔三差五便是一场大雪,前面的雪还没有融化,后面的雪又盖上去了,一层接着一层,在背阴松软松软的地方,一脚下去,雪能够一直没到大腿处。

    张家庄发现的石棺里面的宝贝,到处联系买家,可是出的价要么太低,要么见这东西价值连城,连价都不敢出。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买主。

    张三郎将那一条玉牌腰带系在衣袍上招摇过市,惹得很多人眼红。他也是非常得意。

    这一天,村里的猎户老张头去外面打猎,忙了一天,什么都没打到,沮丧地背着弓回来。

    进村口路过张太公家祖坟院子附近时,看见有只草狐狸,蹲在一个石包上,寒风吹得它毛发不停抖动,

    张猎户很高兴,偷偷取下弓搭上箭,悄悄的接近。进入射程之后,拉开弓箭要射,那草狐狸却嗖的一下跑了。跑没多远又停下,回头望着他。张猎户便又追过去,狐狸又接着跑。竟然跑进了张太公家的祖坟院子。

    张猎户从门缝钻了进去,一路搜寻,却再也见不到那草狐狸的踪影。却看见张太公家三媳妇的新坟包。

    别的坟包都堆满了白雪,毛茸茸的像个白馒头,这丘坟却是亮晶晶跟水晶似的,有些耀眼。

    他小心翼翼,伸手摸了摸,感觉冰凉,但又觉得不像是冰,实在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他很新奇,没再找到那狐狸,背着弓箭回到了村子。来到张太公家院子,上前敲门。

    给门房说明了来意,因他是本家,于是门房就让他进去了。领他到了三少爷的院子。

    天寒地冻的,三少爷正在屋里搂着两个歌姬喝酒。听到张猎户要见他,便闭着醉眼问张三郎,有什么事?

    张猎户便把刚才看到的奇怪的事情跟他说了。

    张三郎听猎户说他死去的媳妇坟上亮晶晶的不知道是什么,顿时来了兴趣,呼地站了起来。心想上一次埋媳妇的时候,挖出了石棺,里面满是宝贝,包括自己腰上的这条月腰带。现在自己媳妇的坟头又亮晶晶的,难道是什么宝贝不成?

    看来媳妇虽然死了,还是给自己不少好处。的确是旺夫益子相,虽然还没有孩子,这旺夫是跑不了的,如果在发现什么宝贝,这一次可千万不能张扬,得悄悄的搬回来。放在家里独自享用,再不能像上次那么傻了。

    想到这里张三郎兴奋不已,本来就有些喝醉了,于是摇摇晃晃吩咐人拿来了他的虎皮大氅裹在身上出门。

    身边侍从问要不要多叫几个人,被张三郎一顿臭骂不敢再说。两个歌姬听到之后,非要一起去瞧个热闹。张三郎喝得二晕二晕的,心里高兴,便让她们俩跟着。

    张三郎叮嘱猎户回家不许跟任何人说起。等猎户走了,他带了两个歌姬和一个贴身丫鬟,四个人悄悄的出去。

    外面此刻雪下的正大。

    出了村口,径直来到了他们家祖坟院子外,推开院门,一行四人便走了进去。

    天上正飘着鹅毛大雪,他们才走这么一段路,身上的衣服,便已经被雪花染白了。

    张三郎走到媳妇的坟前便呆住了,只见媳妇坟上有一层银光闪闪的东西,好像披了一层银色的铠甲,亮晶晶的。

    他惊叹不已。走上前伸手去摸了摸很光滑,而且还冰冰的,但是,这种感觉不是刺骨的冰冷,比较温润。

    张三郎顿时大喜,如果整个坟包,都变成了水晶,这么大一块水晶,该值多少钱,又或者比水晶更好的翡翠,其他的白翡翠,羊脂玉什么的,那就更值钱了。

    想到高兴处,他转身过来想要丫鬟回去叫老太爷,这一回身,脚下一滑,重重地往后摔倒,一屁股坐在那亮晶晶的坚硬的坟堆上。

    只听咔嚓一声闷响,一阵钻心的疼痛,从髋部传遍了全身。

    张三郎当时就起不来了,杀猪一般的嚎叫,倒在了坟上,用手捧着自己的屁股,疼得脸都歪了,浑身直抽搐,吓得两个歌妓一个丫鬟不知所措的上来要扶他,想把他搀扶起来,可是身子一动,痛得钻心,赶紧摆手,连声吼道:“你们这些个不长眼的东西,我这骨头是不是摔断了?快!快,快去,抬一个软榻来,我把我抬回去,快呀。”

    那丫鬟答应了,撒腿就跑,赶紧回去找人。

    老太爷一听三儿子在儿媳的坟前摔倒,好像骨头摔断了,有些着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忙问缘由,丫鬟说,是因为张猎户说那坟上,三奶奶的坟上亮晶晶的,好像是什么宝贝,三少爷才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