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大媳妇
    张大郎说:“照我说,就是石棺里得的那青铜古镜有鬼。老二媳妇拿到古镜整天捧着看,魂都看没了,能不出事吗?先前她拿着铜镜到处打人,我就觉得不对劲。虽然老太爷说她是装的,我倒觉得她没那个必要,干嘛要装着发疯到处乱打人?她要想打人还用装吗?她想打直接打就是了,犯不着装疯卖傻才能打。”

    他说了半天见媳妇坐在那发呆,也不搭腔,便问道:“你怎么了?难道你也中了魔障了?”

    大媳妇这才回过神来,用手揉揉太阳穴,说道:“我在想我自己的事情。——自从上次,老三把那枚石棺里得到的发簪给了我之后,我天天扎在头上,就觉得总是看见一些怪异的事,我只是没告诉你,怕你害怕。”

    张大郎愣了一下,说道:“你别又出什么幺蛾子,你都看到啥了?”

    “我经常看到老三媳妇,尖尖的下巴,眉毛细细的,笑起来很阴森,一脸的血。——当初我们打她,打的那么狠,她死了,肯定有怨气。我觉得是不是她的怨气附在那铜镜和发簪上,害我们呀?”

    “别胡说八道。你这话传出去,大家都会人心惶惶的。你恐怕是这些天怎么没好好休息,才看花眼了。”

    大媳妇摇摇头,说:“我没看花眼。你其实不知道,我已经好些天都睡不着了,我一睡着就看见她到我梦里来,要掐我,醒了就再也睡不着。”

    张大郎皱了皱眉,说道:“那簪子呢?”

    “我自从用了那簪子见到鬼之后,我就觉得那簪子有问题,就再不敢用了,把它放在抽屉里呢。但是,我发觉,就算我放在抽屉里头,我只要一睡着,同样会见到鬼,我不敢说,我怕你们不信,还笑话我。”

    张大郎道:“都这时候了,还笑话什么。”

    大媳妇摇头:“我觉得我肯定活不长了,我害死了老三媳妇,她死的样子我一直还记得。她把老二媳妇的耳朵咬下来,我当时也想上去听听她说什么的,如果是我去听,她一样会把我耳朵咬下来的,因为我也拿皮鞭打了她,而且打得很狠,就像今天打二媳妇一样。我知道,老三媳妇一定不会放过我,她一定会让我也饱受她遭受的痛苦。我不想那样,我真的不想,要不,我还是自己走吧……”

    张大郎吓了一跳:“自己走,你去哪儿?”

    “到阴间去,她就是想让我死,让我到阴曹地府去跟她对质。因为我们诬陷她勾引男人,把她活活打死了。,她被人糟蹋,我们不仅不同情,还诬陷她,她心里有怨恨,她会害死我的,我倒不如自己了断的好。”

    张大郎听了这话,不禁大声喝道:“你失心疯了?说这些没来由的话,赶紧睡觉!那簪子明儿个我叫人送到别处去放,再值钱也不能要,还是小命要紧,快睡吧。”

    张大郎扯着媳妇上了床。大媳妇没脱衣服,躺在床上,眼睛却直直的看着漆黑的房梁。

    张大郎虽然心头担忧,但是这些天也没怎么好睡,因此很快便进入了梦乡。屋里静静的,只有窗外呼呼的北风和雪花打在窗棂上啪啪的轻响,声音很轻,却好像有人在走路。

    “要来的,总会来的。”

    大媳妇平静的说着,慢慢的下了床,站起身,走到挂衣服的屏风上,取下了自己的腰带,拿过一根凳子,踩着凳子上,将腰带挂在了房梁上,打了一个结,毫不犹豫的把脑袋伸进了绳套中,双脚往下一蹬,那凳子咣当一声摔倒在地。她整个人便悬在了半空,直挺挺的,

    这一声把外面值夜的丫鬟惊醒了,赶紧一骨碌爬起来,侧耳听了听,没有声音,来到里屋掀开门帘一瞧,便看见挂在房屋中间的大太太。

    “大奶奶,你这是做什么?来人啊,大奶奶上吊了!”

    丫鬟惊慌失措,尖叫着冲进去,抱住了大奶奶的双脚,费力的往上,举着另外一个丫鬟也惊醒了,跑进来,吓得手脚乱抖,也来帮忙。

    这时,床上的张大郎终于惊醒了。见此情景吓得目瞪口呆,直到丫鬟叫了他几声,才醒悟过来,赶紧上前把凳子扶起来,踩在凳子上,把媳妇的脑袋取了出来。和两个丫鬟一起把媳妇抱到床上,又是掐人中,又是打耳光。

    好半天,大媳妇才醒转过来,呼呼喘着粗气,嘴角吐着白沫,眼珠不停的翻转着。

    这下子整个院子的人都炸开了,——大奶奶竟然要悬梁自尽!就在三少爷刚刚被人杀死的这个晚上,二奶奶被打得死去活来,大奶奶现在又要上吊自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太公着急忙慌的拄着拐杖,来到大太太的屋子。见到丫鬟婆子在旁边哭,大太太呼呼的喘着粗气,眼睛直直地望着前方。张大郎背着手在房间里转着圈,跟没头苍蝇似的。张太公焦急忙慌的问道:“到底咋回事?大郎媳妇这是咋的啦?中邪啦?”

    张太公只是随口一句话,没想到张大郎却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爹,我也觉得不对劲,我担心是不是真的中邪了。媳妇说老二给她的那簪子插在头发上之后,她就总是做恶梦,梦里看见老三媳妇血淋淋的样子。她没敢给大家说,怕大家笑话她。她说,老三媳妇想要她死,要她到阴曹地府去对质,因为诬陷了她偷人,她被人强暴了,大家还诬陷她,她怨恨得很。开始我还觉得媳妇这话应该是说着玩儿的,一时伤心而已,没想到却是真的她在半夜,趁我睡着了,竟然真的要上吊自杀,幸亏踢倒了凳子。把丫鬟惊醒了,不然,只怕已经死了。”

    张太公目瞪口呆,半晌,才缓缓说道:“好吧,你好好照看她,明日去请人来在家里做场法事,还有,把那簪子,还有老二的,那条玉带,还有铜镜,通通收起来。一起让道士做个法事,放到支派祠堂里去,别放家里了。以后怎么处置再说吧。先把老三的丧事办了。顺便也请道长来给家里看看。这些天总是觉得家里不对劲。”

    张大郎忙答应了。接下来的后半夜,张大狼都不敢睡觉,一直守着妻子。

    大媳妇异常烦躁,不停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跟她说话也不理。只是,偶尔会莫名其妙的坐起来看看窗外,自言自语说:“五更天了,她要来了。”

    这话让陪着的张大郎和丫鬟感到一阵的毛骨悚然。

    张大郎安慰媳妇说:“别胡说八道,我已经听见窗外鸡叫了,哪有鬼还敢来,放心吧,好好睡觉,我们守着你呢。”

    他媳妇便倒下去接着睡。这一次,是把被子直接拉过来盖着头,把头蒙在被子里呼呼大睡。这种睡法平时天冷的时候张大郎自己也这样干,因为这样暖和,可是憋着难受。因此张大郎就有些疑虑。

    过了差不多一顿饭,见媳妇还是用被子蒙着头,觉得不大对劲,掀开了被子,这一瞧之下,当真吓得魂飞魄散,却看见自己媳妇用双手死死掐着自己脖子。口吐白沫,舌头伸出老长,眼睛翻着白,样子很吓人。

    他竟然在被子里自己掐自己脖子。

    张大郎惊呆了,赶紧扯开了她的手,说道:“你这是干嘛?你疯了!”

    几个丫鬟也赶紧过来,帮着扯开了她的手。大媳妇呼呼喘着粗气,不停咳嗽着。

    实际上,一个正常人用掐脖子的方法是没办法自杀的,因为在人窒息的时候,双手会失去力量,而掐脖子的动作会松懈下来,窒息得到缓解,这也是大媳妇为什么躺在被子里掐脖子一顿饭还没把自己掐死的原因。

    但是因为太过用力,脖子上都掐紫了半圈,把张大郎吓得不轻,赶紧派丫鬟把这事又去跟张太公禀报。

    张太公听了很着急,天虽然还没亮,他吩咐管家赶紧准备礼物去朝阳府请和尚道士来做法开道场,请一个有法力的道长来好好看个风水,确定宅院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连接出怪事?

    天终于亮了,大媳妇却还是焦躁不安,时常要坐起来看看窗外,然后又睡。

    折腾了一晚上,张大郎叮嘱几个丫鬟婆子一定要好生看着大奶奶,千万不可松懈,他自己要去忙着操办丧事。

    张二郎听说大嫂夜里上吊自杀,后来又掐脖子想死,他去看了,被大嫂那发疯的样子吓得够呛,心里想着这个宅子里真的不干净,肯定在闹鬼。这鬼魂应该是老三媳妇。她死的冤枉,怨气重,所以回来找他们报仇。于是趁着天没亮,他就跑到老三院子想去烧根香。

    没想到,他在院子中点了三次香,那香竟然被风给吹熄了,把他吓得再也不敢点。

    天亮之后,和尚道士都被管家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