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家丑不可外扬
    和尚在老三的院子做法事,超度亡魂。道士拿着桃木剑、追魂铃,在院子里到处走动。特别查看了大媳妇和二媳妇。还特意到祖坟上去看了三媳妇的坟,和份上那奇怪的白冰。

    回到院子中,道长对张太公和大郎、二郎说:“你们想的没错,的确是三媳妇。她其实一直都在你们院子中。老二媳妇和老大媳妇之所以会见到鬼,会到处杀人和自杀,那都是她在作祟。如果,不把她抓住,你们全家都活不成的。”

    张太公一听这话,吓得白胡子乱抖。忙请道长抓鬼。

    说来也怪,这道士开始作法之后,大媳妇渐渐的就安静下来了,也不叫也不闹,踏踏实实在床上睡觉,甚至还轻轻的打起呼噜。

    张大郎有些不放心,将大媳妇摇醒,大媳妇醒过来,睁开眼,望着他,说道:“夫君,我在睡觉,你叫醒我干什么?”

    虽然是责备的话,但是张大郎还是很高兴,因为媳妇已经认出他了,还能正常地问他,张大郎马上高兴地说:“没什么,我告诉你,我要去给老三办丧事,有很多亲人亲戚要来吊唁,我得去照看,你身体不好就在房间里休息,有什么事就叫丫鬟婆子他们。”

    “你去吧,我累了,想睡一会儿。”说话,又闭上眼,翻个身接着睡。

    张大郎便出来叮嘱外面的丫鬟婆子小心看着,时不时进去给她拿个水果倒杯茶什么的,看看她的反应,同时,叮嘱丫鬟婆子,把屋里凡是能够用来上吊的绳索、白绫统统转走。

    交代好之后,大郎这才放心的离开院子操办丧事去了。

    婆子丫鬟们则按照大少爷的吩咐先把屋里所有绳索白绫全部都锁了起来,然后不时进去摇醒大太太,给她喝茶,吃水果。

    大太太也不发火,水果来了就吃水果,茶来了就喝茶,吃完之后,又倒头接着睡,一直到了傍晚,都很正常,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丫鬟婆子这才放下心来。

    张太公是村里的大户,光是他们这一支派就有好几百口人,如今儿子死了,肯定都是要来吊孝的,所以来的人不少,络绎不绝的,另外还有附近村子的。

    朝阳府不少官吏都来人了,张太公孙儿是堂堂宰相,这时候还不都见缝插针过来溜须拍马。

    张太公和大儿子、二儿子应接不暇。

    一直到了晚上,来吊唁的人才渐渐少了。灵堂上,只有和尚们的诵经之声,还有院子里那道长不知疲倦的摇着铃铛到处驱鬼的声音。

    张二郎还是有些牵挂着自己的媳妇,尽管媳妇被张太公认定杀了三弟,但他心里不相信这一点,所以抽空回来瞧瞧。

    天黑之后,他再次去看自己媳妇的时候,二媳妇强行把身体撑起来,对他说:“夫君,你去跟大嫂说,我们冤枉了老三媳妇,我们有罪,我们该死……”

    张二郎呆了一下,怎么媳妇没来由的说这样的话。也没多问便答应了。吩咐丫鬟好生看着二奶奶。出来之后,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大嫂那儿瞧瞧。

    大嫂屋里的丫鬟婆子见大嫂终于安静了下来睡着了,一整天都没事,便放下心各自忙自己的。张二郎来的时候,屋里没人,张二郎便挑门帘走了进去,

    ……………………

    灵堂上,张大郎感到很累。

    头天晚上他几乎没睡觉,接着又熬了一天,实在有些熬不住了。因为第二天更多的官员、亲戚会来吊唁,还得应酬,所以到深夜时分,张太公便让张大郎回去睡觉。

    张大郎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进门的时候,他问了丫鬟婆子:“大奶奶怎么样了?”

    丫鬟说道:“睡得安稳呢。刚刚喝了一些稀粥,又接着睡。”

    听了这话,张大郎点头道“那就好,还是道长法力高强,终于把那恶鬼给镇住了,这下就好了。”

    张大郎说着,撩开门帘走了进去。

    他刚跨步进去,就站住了,整个人犹如五雷轰顶,呆在了当场。

    随后跟进来的丫鬟婆子也都站住了,惊恐万状的望着屋里,紧接着,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几乎要将房梁都掀飞了。

    因为他们看见了极其诡异的一幕。——大太太横着趴在床上,将大半个身子都探出床外,面朝下趴在地上。而他的头部正埋在一床大红锦被子中。那被子很松软,将她整张脸几乎全都埋住了。她的双手瘫软在身体旁。

    张大郎呆得片刻,才醒悟过来,立刻冲上去,一把将媳妇抱了起来,喘着粗气横放在了床上。

    丫鬟婆子也跑过来查看,看见大奶奶目光呆滞嘴巴微张着,满脸肿胀。

    张大郎又掐人中又打耳光呼唤,可是这一次,再怎么也没办法把大太太唤醒,人已经死了。

    丫鬟婆子放声大哭。张大郎在确信他媳妇的确死了之后,最终放弃了,站起身,忽然回头问丫鬟婆子道:“刚才有谁来过?”

    丫鬟婆子们相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道:“二少爷来过。”

    一个婆子道:“一顿饭前,二少爷说来看二奶奶。当时正好有两个婆子在外面吵架,我们就出去劝架去了。回来的时候看见二少爷从屋里出来,他说他刚进去看过,大奶奶睡得正熟,让我们不进去打扰,然后他就走了。我们就没进去打扰,各忙各的,直到刚才大少爷您回来。

    张大郎愣了一下,立即一路小跑到了张三郎丧事灵堂。

    张太公跟几个本家在那儿守灵。按理说张太公是不需要替儿子守灵的,但是由于来吊唁的好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由他出面应酬才符合规矩,所以他做了一身素袍,拄着龙头拐杖,负责招待来的官吏。

    此刻,他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来吊唁的两个朝阳府的官儿坐在灵堂一旁的椅子上说着话。忽然看见大儿子着急忙慌的跑进来,看着张大郎的表情,张太公便知道又出了什么事情了。

    张大郎顾不得别旁边有人,急声道:“爹,儿子媳妇被人害死了,肯定是老二干的!”

    张太公惊讶的手里的龙头拐杖都掉在了地上,旁边的宾客也目瞪口呆。一旁的丫鬟赶紧把龙头拐杖捡起来,递到他手中,张太公颤巍巍站起来,说:“你媳妇死了?怎么回事?”

    张大郎便将之前的事情说了,最后说丫环婆子说的,二弟是之前最后一个进屋去的人。

    “老二他干嘛要杀你媳妇?”此时的张太公也顾不得呵斥自己的儿子不懂规矩,毕竟都是家事,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的媳妇是自己的弟弟杀的,这件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让张家的颜面尽失。

    “我不知道。我怀疑跟老三媳妇的事有关。或许因为我媳妇跟老二媳妇都毒打了老三媳妇。现在道长说老三媳妇在闹鬼,我想是不是老二的媳妇为了平息老三媳妇鬼魂的怨气,才叫他丈夫来杀死了我媳妇。给老三媳妇偿命,平息她的怨气,最终能放过他。”

    张太公目瞪口呆,半晌,他将龙头拐杖往地上一杵,说:“我去瞧瞧。”

    那两个官员赶紧站起身,对张太公说:“太公,要不要报官呀?衙门有人就在外头,跟他们说一声就是了。”

    张太公才醒悟,旁边还有宾客,赶紧摆手说道:“千万不要,这事还没弄明白呢,再说了,家丑不可外扬,你们两位看在老朽份上,不要到外面说去,切记切记,”

    两个官员连声答应,保证绝不乱说。

    张大郎也醒悟了过来,有些心虚地看了张太公一眼。张太公已经急匆匆出了灵堂直奔大儿子的院子,张大郎赶紧跟在后面。

    到了屋里,张太公见大儿媳妇果然已经死在床上,不禁呆了。

    张大郎在一旁比划着说:“当时,媳妇面朝下趴着,身体没有受伤。如果不是有人从后面抓住她的头把她摁在被子里活活憋死的话,她完全可以用手撑地上把脸抬起来的,也可以滚下床,根本不会憋死,因此。她肯定是被人谋杀的,而这之前只有老二来过,虽然我也不相信他会杀他嫂子,但是自从老三媳妇死了之后就不对劲。闹鬼之下发生的事谁也说不清楚,反正我肯定儿子媳妇就是被老二给害死的。请父亲你做主。”

    张太公并没有回答,转身有径直朝着二儿子的院子来了。

    二媳妇此刻趴在床上,她被打得全身伤痕,此刻衣服几乎都脱光了,敷了药,盖着一床被子。趴着粗重的喘息着。张二郎说着话,二媳妇一言不发,只有粗重的喘息。

    就在这时,张太公带人冲到了门口。门口守着的丫鬟见一行人气势冲冲地过来,还没有来得及报告,就听见张大郎地喝道:“老二,你给我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