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玉带
    张二郎听见大哥的声音非常愤怒,甚是诧异,还未站起来。就看见父亲和大哥带着仆从走了进来。来势汹汹颇为不善,张二郎吓了一跳,忙问他:“父亲,这是怎么了?”

    “怎么啦?你心里清楚,说!为什么要杀死你大嫂?”

    张二郎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什么?大嫂,大嫂死了?我没杀她啊,我先前去的时候她还好端端的,还跟我说话来着。”

    “哦,说了什么?”张太公毕竟没有自己的大儿子那么冲动,都是自己的儿子,在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之前,他不可能因为大儿子的几句话就断定是自己的二儿子杀了大儿子的媳妇,所以虽然语气阴沉,但是却没有大儿子那么大声。

    “她说……,她说的话儿子不敢重复。”张二郎欲言又止,看了看躺在床上依旧一言不发的自己的媳妇。

    “快讲!”张太公让一旁的丫鬟伺候着坐在了椅子上,一旁的张大郎也狠狠地坐在了自己父亲的身边。

    张二郎眼见大哥眼中喷着熊熊怒火,简直要恨不得一口把他吃掉似的,再不敢隐瞒,赶紧说道:“他说老三媳妇来索命了。包括老爷您谁都跑不掉,凡事想整死他的人。都跑不掉。”

    张太公听了这话,顿时傻了。呆在哪儿,一句话说不出,旁边的张大郎赶紧插话道:“老二,你别胡说八道,你为什么要杀你嫂子?”

    “我真没杀,她跟我说完这话,翻身又接着睡。我本来想就想看看她怎么样。因为,因为我媳妇让我带句话给她,所以我才去的,不然我也不想去打扰。”

    “让你带的什么话?”张大郎问道。

    这时二媳妇突然转头过来,瞧着他们,阴恻恻地说道:“我想让她去告诉大嫂,我们冤枉了老三媳妇,她来索命来了,谁都活不了。尤其是老太爷,死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媳妇几乎是歇斯底里的狂笑着,完全是一种疯狂的发泄。

    张太公简直要疯狂了,手中龙头拐杖。用力的搓着,极力地吼叫着:“来人,给我打,给我把这臭婆娘往死里打!都是她蛊惑老二杀死了大嫂。这个以下犯上的贱人,给我打死她!”

    张管家赶紧招呼几个身强力壮的老妈子过来又要捆二儿媳妇,只见她眼睛直直的,瞪着他们,身子撑起半截,忽然一下软在床上,吐出长长的一口气,接着就没了呼吸。

    管家吓了一跳,试探着伸手去摸,发现二媳妇鼻息已经没有了。慌张的对张太公说道:“不好了,二奶奶死了!”

    “装死,给我打!”张太公已经气糊涂了,依旧叫嚣着。

    一个大胆的老婆子又伸手检查了一下,惊慌地对张太公说道:“好像,好像真的死了,不是装的。”

    张太公这才镇定下来,亲自上前查看,果然已经死了,张太公目瞪口呆,这人怎么说死就死,而且就这么死在自己面前。

    这时,忽然外面乱糟糟的进来不少人,为首的是朝阳府的刑房司房。他是来参加吊唁的,原来那两个朝阳府官吏听说死了人,而且可能是谋杀,到底还是跟灵堂外这位负责刑案的案头工作的刑房司房说了。

    司房听说大奶奶被人谋杀,一桩命案,他焉能不管?因此,带着几个来吊唁的衙役书吏来查问情况,没想到却刚好撞上二奶奶又离奇死亡。

    司房不敢随便定性,陪着小心试探着问张太公是否要报官。因为府上连续离奇死亡了好几个,特别是大奶奶,有人都听到大少爷向张太公禀报是被谋杀的。

    这时张太公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张。他原先想掩盖,可是发现就像纸包不住火一般,根本无法掩盖了。因此,无力的挥了挥手,说道:“报官吧。查一查,究竟怎么了……”

    很快,同知带着衙门捕头捕快一大帮子人深夜赶到了张太公的府邸立刻对连续发生的几件死亡案开展调查。

    张三郎怀疑是被二儿媳妇杀害的,可是二儿媳妇已经死了,这案子也就不了了之,二儿媳妇是被张太公他们吊打之后,被解下来的第二天晚上,在大笑声中突然猝死的,这需要查证。

    古代对故意伤害有保辜期的规定,保辜期之内如果受害人死了,就按故意杀人定罪,如果是过了期限人才死,那只能是按故意伤害致死来定罪。

    二媳妇死亡时间没过保辜期,所以定的是故意杀人,而将其毒打致死的,指使人就是张太公,当朝宰相的亲爷爷。

    同时,另一个死亡的大嫂,有丫鬟婆子作证张二郎这之前来过,从现场情况看,的确不可能是自杀,因此张二郎也就列为谋杀嫌疑犯。

    当朝宰相的亲爷爷和亲二叔涉嫌杀人。他的亲生母亲被人杀害。杀死他母亲的很可能是他的亲二叔。这一连串的怪异的案子是不可能隐瞒报的,所以这个案子很快报到了京城。

    张孝杰接到紧急公文,说他母亲惨死在二叔的手下。另外,三叔和二叔母都死于非命,不由悲从中生,捧着公文嚎啕大哭。他升为当朝宰相,当然不可能说走就走。因此,亲自进皇宫像皇帝告假。

    张孝杰之所以年纪轻轻就当上辽朝宰相,那也是因为得到了辽道宗的赏识。辽道宗虽然后面对张孝杰的一些作为不是很满意,但总的来说还是很爱护他的。不愿意他的家人不明不白惨死,必须查个清楚。所以告诉张孝杰,决定拍卓然去查清这几个案子。

    张孝杰这时已经没了主意,不过他看了公文之后也觉得很是疑惑,自己的二叔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母亲?他想不明白。所以皇上的这个安排他完全接受,如果皇上不这么安排,实际上他也希望能够说动卓然跟随他前去查看。现在皇上提前想到了这一步,心中很是感激。

    卓然被叫来之后,辽道宗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卓然听完了,又看了朝阳府公文,想了想说道:“微臣这次我只需要把事情弄清楚,怎么处置由朝阳府来定。”

    涉及到宰相家人,卓然不愿意伸手过长,辽道宗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当下,卓然跟着张孝杰赶赴朝阳府。

    因为是奔丧,几乎是星夜兼程,很快回到了朝阳府。

    张太公和张二郎虽然涉嫌杀人,但是因为是宰相的亲人,朝阳府也不敢把他们关到大牢里头去,只是客客气气的跟他们说就呆在家里头,不要离开,等着朝廷派人来查案。死去的几个人这也没有运到衙门的殓房去,而是全都停放在张太公家的祠堂里。

    卓然到了之后,先进行外围调查,查看了案发地点,并询问了当时的证人和其他相关人员,花了整整一天,对整个事情进行调查了解。

    随后卓然对张孝杰说:“要查清楚你三叔和二叔母两人的死亡原因,需要进行尸体解剖。我怀疑他们两人的死亡跟他们所受到的伤有直接的关系。至于您的母亲,目前来看,还不需要解剖,从外围取证,已经差不多可以搞清楚了。”

    张孝杰听到自己母亲不用解剖,松了口气,因为这个是他心理上最大障碍,其他人倒可以商量。当下叹了口气说:“卓大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需要的是真相,我不能让我的亲人蒙受不明不白之冤。”

    卓然在一间单独的厢房里开始对二媳妇、张三郎的尸体进行了解剖。

    在解剖张三郎的尸体时,突然,卓然发现缠在尸体腰上的那条玉带似乎有某种东西跟自己身体里的悬浮石有感应。

    卓然不禁浑身一震,他回头看看,解剖是在厢房里进行的,屋里没别人,就他一个。房门虽然开着,但没有人在门口张望,而是远远在院子里等着。

    卓然低下头仔细检查那条玉带,终于,他在玉带连接的缝隙里,发现了一颗小小的黑亮的珠子。

    玉带原本镶嵌着各种珍珠、翡翠和玛瑙宝石,所以这颗小黑珠子根本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卓然不一样,他身体悬浮石的感应是真实的,在发现这颗黑亮的小珠子之后,他发现体内悬浮石的波动更强了。

    他伸手过去,抚摸着那黑珠子,那珠子竟然自动从玉带上脱落,滚进了他的手心,并且开始持续变大,呈多棱形。卓然想也不想,马上将珠子放进了嘴里,想用牙齿咬住,只有牙齿才能将悬浮石咬扁。

    可是咕咚一下,那颗被压缩的悬浮石竟然径直滚进了他的喉咙,一直到了他的胃里。就像以前那样,呆在了那里。

    卓然又惊又喜,又是苦笑,只要悬浮石进了胃里,以后就别想美食和美酒了。不过才一颗,应该问题不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