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女尸
    这时,皇宫来传旨太监,传辽道宗口谕,让耶律重元进宫商议皇上外出寻猎的事情。

    耶律重元让他们接着喝,便离开进宫去了。

    涅鲁古喝高了,在妲吉布腰上拧了一把,告诉她说:“你先回房去,在屋里等我,我跟两个兄弟有重要的事情商议。”

    目送妲吉布离开之后,涅鲁古起身走到门口,四下张望一番,亲自把房门关好,屋里就剩下他们三人。

    涅鲁古道:“两位叔叔,我父王不日将陪同皇上北上围猎,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因为父王这次是被皇帝定为围猎御林军统领。这个职位以往一直都是耶律仁先担任的。所以爹爹跟我商议,利用这个机会,咱们三家一起在围猎场路上狙杀皇帝。只要把皇帝杀了,一切便都在家父掌握之中。咱们必须要作出周密安排。”

    “你们两位麾下的亲兵能动用的有多少?——必须是信得过的。我帐下有四百亲兵,如果加上你们两家的亲兵,加起来能达到两千,这一仗就稳赢。为了不泄露消息,咱们三方的亲兵不能够事先调动背上埋伏,必须在约定的时间从不同的地方赶去合围,这样即便他们得到消息也来不及采取应对措施了。只要准备的好,一定能宰了皇帝……”

    刚说到这儿,窗外房梁处传来一声非常轻微的咔嚓声。

    这一声轻微到几乎分辨不出来,但是涅鲁古异常警觉。说话没有停,却拿起了桌上的一柄切肉的尖刀。忽然抬手刷地一刀扔了出去。

    那刀穿透窗棂,消失在窗外夜色中,随即传出了很轻微的一声闷哼。窗外偷听之人似乎已经受伤。

    萧革和萧胡睹这才醒悟过来。立刻转身冲出了房外。外面却没有看见有人。四处搜寻也没有发现踪迹。窗户下方发现了石阶上有几滴鲜血。

    萧革和萧胡睹都很紧张,道:“我们消息会不会已经泄露了消息?”

    涅鲁古说道:“我的宅子有看家护院严加把守,细作不可能逃出去,一定还在我的府邸中,我会仔细盘查,一定会把他搜出来,只要能找到,我们的消息就不会泄露出去,放心吧。”

    涅鲁古赶紧吩咐府上亲兵在全府上下的搜索,并且外围加强警戒,绝对不能让细作逃出去。否则的话谋反的事情就败露了。

    搜寻进行了大半个晚上,可还是一无所获。

    萧革紧张地问涅鲁古:“咱们要不要提前起事?”

    涅鲁古想了想摇头说道:“现在强行起兵,成功的可能性很小。皇宫御林军就有数千人,再加上大内高手,我们没有必胜的把握。”

    “那怎么办?难道要等到皇帝动手来杀我们吗?”

    涅鲁古笑了,道:“那倒不至于,就算这消息传到了皇帝耳朵里,皇帝也未必相信细作说的话。因为父亲说了,皇帝对我一家非常的信任,根本不会怀疑我们起兵谋反的。上次,我带兵在大漠拦截皇帝,那一次虽然只是试探,但是从那一次我能感觉的出来,皇上虽然很不高兴,但是并没有怀疑我们有什么二心。”

    “在小海的时候,父亲曾经派出心腹暗杀微伏私访的皇上,但那一次被可恶的卓然给破坏了。没有能成功。皇上也没有怀疑到我们头上来,所以只要皇上还是半信半疑,没有采取什么措施的话,我们就还有成功的希望。因为父亲一直陪同在皇上身边,父亲可以说服皇上信任我们不会谋反。”

    两人听了之后都点头。萧革说道:“卓然这小子坏我们大事。如果启事成功,杀掉皇帝。你的父亲登基为帝,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这家伙!”

    涅鲁古说道:“这个当然,我跟他还有仇呢,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萧革和萧胡睹心怀忐忑的回去了。涅鲁古继续安排亲兵在宅院中四处搜寻。先前喝醉了,觉得很是困顿。于是返回了住处。

    他新收的歌姬妲吉布坐在桌边,身穿那一身锦袍,正托着腮帮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灯光下脸上红扑扑的,看得煞是让人喜爱。

    涅鲁古心情顿时大好,赶紧走上前抓着她的胳膊将她拉起来揽入怀中,妲吉布嘤咛一声倒入他怀中。涅鲁古却听出了这一声含着的很短促的痛苦声。

    涅鲁古微微一震,低头瞧着怀里的美人,说道:“怎么了?”

    妲吉布仰着脸,笑魇如花:“什么怎么啦?少爷。”

    “没有什么,我还以为我这么迟才来你生气了呢。”

    说着,将妲吉布搂在怀中,将她抱到床边,一双大手在她身上揉搓。妲吉布用手挡住他的手,娇嗔道:“少爷,你躺床上,让妾身来服侍你。”

    “那倒不用。”

    涅鲁古伸手一把抓住了妲吉布的前腰,猛地一拧。妲吉布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惨叫,一张粉脸顿时惨白,惊恐的望着涅鲁古。

    涅鲁古嘴角露出狞笑,牢牢抓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抓着她的衣衫,猛地一扯,衣衫被扯开,露出她的小蛮腰。

    腰上缠着一道白色绷带。绷带上,鲜血正缓缓渗出来。

    涅鲁古面露狰狞,一把抓起床上的枕头。

    ……………………

    上京府卓然宅院。

    卓然从衙门回到自己的住处。进了小院,听到屋里头传来女子咯咯的笑声,声音非常耳熟,一时想不起是谁,赶紧撩开帐帘进去一瞧,竟然是石榴花。

    “咦,你怎么来啦?”

    石榴花背着手,站在他面前,一袭石榴裙长长的几乎要拖在地上了,在个子高挑的石榴花身上显得格外的娇媚。

    她扭了扭腰肢,说道:“来投靠你啊,收不收留我?”

    “别开玩笑,到底怎么回事?”卓然道,走到椅子上坐下来。

    石榴花叹了口气,道:“我们东门已经彻底完了。”

    “怎么了?”

    石榴花便将事情原委细细地给卓然说了一遍。

    原来,东门跟南门和北门一样,所有的悬浮石都失踪了,大家的内力继续下降,经常有人找上门跟他们比武,玉树风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师父东魁首和特使耶律泰听说出海了,但是却再没回来。

    石榴花顿了顿,道:“对了,我们地宫所在的岛屿被一场火山喷发整个吞没了,地宫也被火山熔岩给毁了,悬浮石只怕已经毁在了火山熔岩之中。大家都作鸟兽散,走着走逃的逃,整个东门已经土崩瓦解没人管。也好像把我们给忘了,从那之后,没有派任何人来帮我们。我们派人去宗门求助,都是石沉大海,连宗主都见不到。大家都走了,我呆在那干嘛,所以,我也走了,没地方可去,就想到来投靠你。你到底要不要我呀?你不要我,我只好到处流浪去了。”

    卓然见她神情黯然,虽然口气有些半开玩笑。便叹了口气说:“怎么会不要呢?你愿意跟着我,我求之不得呢,正好,婵娟缺个伴,她一个人在屋里头很苦闷,我又没时间陪她,你正好替我多陪陪她。”

    “那没问题啊,我跟婵娟姐姐本来就情同姐妹,刚才我们还在商量以后可以养些鸽子什么的,我教她养鸽子,这样有事情做,就不觉得闷了。”

    卓然说道:“好啊,你的你的鸽子都带来了吗?”

    “当然,那是我的宝贝,我有上百只鸽子呢,这次我全都带来了,不过还关到笼子里的。你答应我留下,我才能把它们运到你家里来呀。”

    卓然笑了,吩咐人安排石榴花的住处,就住在自己的院子旁边的厢房。鸽子笼装在后花园里,跟自己的大型机械在一起。

    铁妙手帮他做的那些大型器械,已经从辽阳府运到了上京城,装在了他的花园里头。

    这之后,卓然的机械上经常发现有鸽子粪,好在这些机械不是现代精密仪器,沾上一些鸽子粪问题倒也不大,不影响精准。

    卓然调任辽朝上京府判官,事情一下繁忙起来。

    上京府的案子比辽阳府要多得多,他一天忙到晚。不过大多数案子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挑战性。近期也没有发现有重大的命案发生。

    卓然却感到有些不安,因为他有一种下意识的感觉,越是这种宁静,越是容易出现可怕的变故,这是他多年来的累积的一种经验,就好像暴风雨来之前会出现短暂的宁静一般。

    这天,耶律仁先派人送了请柬,请卓然到府上去赴宴。

    自从上次跟耶律仁先陪同辽道宗微服私访,后来又在他乳母孩子被萧革和萧胡睹的儿子骑马撞死的案件中秉公执法。使得两人的交情越发的近乎了。不过耶律仁先这还是第一次单独设宴款待卓然。

    卓然隐约感觉这一次只怕不是喝杯酒这么简单,里面估计另有隐情

    果然,卓然来到了他府邸,看见的并不是山珍海味的酒宴,而是一具尸体,静静地躺在软榻之上的尸体,准确地说,是一具女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