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应对之策
    卓然吃了一惊,瞧着耶律仁先。

    耶律仁先说道:“卓大人,我今天叫你来,很抱歉,是找了个借口宴请你,但实际上我主要目的是想让你帮帮我调查这件事。”

    他指了指那具尸体,道:“这是我的一个心腹,名叫妲吉布,是我训练出来专门刺探消息的细作歌姬,她帮我刺探到了很多有用的情报。正如你上次所说,其实我也怀疑耶律重元父子他们很可能会谋反。但是我一直没有证据,因此我故意宴请涅鲁古,并让妲吉布歌舞助兴。涅鲁古十分垂涎妲吉布,跟我讨要,我顺水推舟把妲吉布送给了他。没想到,今天他忽然告诉我说妲吉布跟他到河上荡舟游玩的时候意外落水。尸首都没找到,他很痛心。”

    “我就感觉到不对劲,所以马上派人沿河搜寻,果然在下游找到了尸体。我把尸体运了回来,没有告诉涅鲁古,我想让你帮我检查一下尸体,看看是不是被谋杀的。如果你能够帮我证明妲吉布是被涅鲁古谋杀的,我就要以此为契机告他的状,追究他杀人罪责任,借机扳倒他。他被关进大牢,自然就没办法造反了。”

    卓然点点头说:“是被害之后扔入水中毁尸灭迹,还是坠入水中淹死,可以尸检找到原因。我试试看。不过你应该早点跟我说,因为我的器械什么的都没有带来。”

    “还需要专门的器械吗?要不我派人送你回去取。”

    “必须有专门的器械,我还可能要进行相关的测试。如果你信得过,最好把尸体送到我住处去,因为我可能需要进行相应的观察和检测。这需要一些时间。”

    耶律仁先自然没有什么信不过的道理,于是马上吩咐随从,将尸体装在一辆马车上,送到卓然的府邸。

    卓然随着马车回到自己的府邸。他不知道究竟尸体需要做哪些相应的检测。有些器械是没办法带到王爷府去的。

    尸体送到了府邸之后,卓然进行尸体检验。发现尸体面部明显青紫肿胀,有针尖状出血点,有明显的机械性窒息死亡的征象。卓然心中便有了初步判断。

    接着,他在死者的左侧腰部发现了一道伤口。

    他检查了这段伤口,创壁光滑整齐,创腔里有组织剑桥,而且比较深。几乎就要刺穿腹腔了。

    耶律仁先说,尸体是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但是卓然排出了这处伤口是被岩石或者水下木桩之类划烂造成的伤口,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不可能形成创面光滑的创伤,只有锋利的锐器才可能形成。而不可能是钝器挫伤或者撕裂伤。

    卓然检查尸体没有其他表面明显损伤之后,便开始进行解剖。

    通过解剖,他在尸体内找到了多处机械性窒息导致死亡的征象。由此可见,妲吉布似乎是被水淹死,但是卓然要进行一个测量。——肺部泥沙检验。

    他到上京府已经一段时间了,他知道城外有条河,河水相对还是比较浑浊的。这种河水会有比较大的泥沙颗粒混在水之中,在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进入呼吸道的。但是如果真的是人浸泡在水中,因为缺氧而进行多次深呼吸,从而将泥沙都吸进肺中。从而可以在肺里检验出泥沙。

    如果是把人掐死或者捂死之后才扔尸入水。由于水流体位的原因,会有少量的进入气管或者支气管,但是由于没有人的肺部的自主呼吸动作,则没办法到达肺部终末支气管。

    卓然使用了一种新的方法来检测,那就是用浓硫酸破坏肺部的有机质。泡水沉淀之后观察肺部有没有泥沙,从而得出是否有泥沙进入到了肺部的终末支气管。

    卓然切了尸体肺边缘组织一小块放在容器中,加入一定量的浓硫酸,使得有机组织被完全破坏。

    之后卓然用蒸馏水进行反复洗涤,然后通过铁妙手给他制作的大型机械进行离心,静置一段时间,除去上清液。观察沉淀物。

    如果河流水浑浊,肺部吸入泥沙很多的话,用肉眼观察也是能观察到,但如果泥沙比较少而不明显,就需要用显微镜来进行观察了。

    上京府这条河泥沙还是比较多的,尽管如此,卓然在沉淀物中还是没有发现泥沙,于是他又用显微镜镜下观察,也没有讲见到泥沙。

    这就证明死者是死之后才被抛尸水中,因此,水里的泥沙没有办法进入他的肺部边缘。

    妲吉布死因卓然已经了然于胸。按照常规,卓然要进行是否中毒的毒物检验,要排除中毒的可能。

    卓然打开了死者的胃部,提取胃内容物进行检测。

    打开尸体胃部之后,他吃了一惊,因为胃里有一团东西,取出查看,似乎是很薄的羊皮纸,揉成一团。

    他不由心头一动,马上把那羊皮取出来,放在桌上。先用宣纸把上面的胃溶液吸干,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羊皮纸展开,上面果然写有字迹,是工整的蝇头小楷,只是被胃溶液浸泡之后字迹有些模糊了,但还能够勉强辨认出来。

    上面写的是契丹文,卓然看不懂。沉吟片刻,他没有再继续解剖,直接带着将那羊皮书信,乘轿子来到了耶律仁先的府邸。

    进了门,卓然也没有多话,道:“我已经查过了,妲吉布是被人杀死之后扔入河中伪装溺死的,虽然,有机械性窒息死亡的征象,但是不是溺死引起的窒息,还是用柔软的枕头之类的捂住了口鼻导致的活活憋死。另外,我还需要提取她的胃里溶物进行检测,看看有没有中毒的征象,才能得出最终结论……”

    耶律仁先猛地站了起来,道:“好你个涅鲁古,这一次看你怎么逃!”

    卓然道:“先别着急,我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这发现可能会让你改变主意。”

    耶律仁先忙问道:“是什么?”

    卓然取出那张羊皮纸,指了指上面模糊的字迹,说道:“契丹文,我看不懂,你自己看一下。——这是在解剖妲吉布时,在她胃里发现的。”

    耶律仁先接过羊皮纸,看完上面的字之后,又惊又喜,因为纸片上写的是正是涅鲁古和萧革、萧胡睹那天晚上喝酒商议的谋反行动计划。

    那天晚上密室外倒吊在窗户下偷听的夜行人正是妲吉布。可惜她听到了对方谋反计划之后,心情激荡之下压碎了一块瓦片。惊动了屋里的人,被涅鲁古飞刀射伤。

    她本想马上逃离王府去找耶律仁先,可是很快发现,整个府邸戒备十分森严,任何人都不能外出。于是他立刻返回了住处。腰部的伤比较深。她进行了简短的处理。随后用防水的羊皮纸写了这封密信,并把它吞到了肚子中。

    这么重要的消息她没办法传出去。如果说她还有命离开,可以亲自告诉耶律仁先,但如果消息败露死于非命,她相信涅鲁古会把自己的尸体送还给耶律仁先,而且一定会找借口让自己显得好像是自然死亡再交还给耶律仁先,这样有个交代。

    只要自己尸体到了耶律仁先手中,或许就有希望让她找到这封吞到肚子里的密信。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耶律仁先从字迹上辨认出是妲吉布的。不仅潸然泪下。随即对卓然道:“你跟我一起去见皇帝,揭露这场阴谋,将他们一网打尽!”

    卓然却摇摇头道:“我对这个不抱什么希望。你忘了,小海的村子皇上微服私访那一次,已经有了那么明显的证据能够证明耶律重元谋反,皇上都没有相信,仅仅只是派我去跟对方要先皇赐予的宝剑,用这种方法来警示对方。我想这一次只怕皇上还是不会相信的。”

    耶律仁先道:“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必须把这件事报告皇上,尽可能让皇上相信,以便采取万全的应对之策。”

    卓然见耶律仁先很坚定的样子,无奈只好跟着耶律仁先紧急进宫面见皇上。

    耶律仁先说有紧急的军情禀报,因此辽道宗很快便召见了他们两个。

    当辽道宗看了羊皮纸密信之后,沉吟片刻,问耶律仁先道:“你为什么要送这女人给涅鲁古?”

    “皇上,实际上微臣一直怀疑耶律重元父子想夺取皇上的江山,因此才做如此安排。果然探听到了如此机密的大事。”

    “也正是如此,才让朕觉得有些不可信。——为什么你的人去了之后这么快就探听到了这么重要的消息?而这消息她为什么不想办法传出来还要吞到肚子里,最终卓爱卿解剖尸体时才发现呢,不觉得这太蹊跷了吗?”

    耶律仁先也知道这件事有太多的难以解释之处,皇上坚信耶律仁先等人不会谋反的思想主导之下,很可能不会相信这个结果。

    所以耶律仁先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马上道:“皇上,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定要采取防范措施。这次皇上不能再让耶律重元率领御林军陪同皇上北上围猎,那会非常危险。同时要把耶律重元父子、萧革和萧胡睹身边的亲兵全部收回来,本来他们就不该圈养这么大数量的亲兵的。他们就在皇帝身边,一旦心怀叵测很容易会给皇上带来直接的威胁,皇上要求他们减少亲兵数量,这是理所当然的。皇上切不可轻视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