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本宫有奖
    辽道宗拿起那张羊皮纸抖了抖,道:“这么个来历不明的东西,就让朕对耶律重元父子产生怀疑。说实话,朕觉得太轻率了。因为耶律重元是皇太叔,他要想谋求皇帝宝座的话,这宝座早就是他的了,何必等到现在。这是朕反复跟你们说过的,可是你们总是听不进去,总怀疑他。”

    辽道宗说的是三十年前的一段史实。耶律重元是辽圣宗的二儿子,辽圣宗驾崩后,辽兴宗继位,母亲钦哀后萧耨斤垂帘听政,控制了军政大权,成了实际上的没称帝的女皇。后来辽兴宗渐渐大了之后,萧耨斤担心会危害她的皇权,准备废除辽兴宗,另立二儿子耶律重元为傀儡皇帝。

    结果耶律重元把这件事告诉了哥哥辽兴宗。羽翼渐丰的辽兴宗于是决定先发制人,发动政变,将母亲萧耨斤及其党羽一网打尽,把母亲软禁在了庆州。辽兴宗终于夺回皇权,他非常感激弟弟耶律重元,封他为皇太弟。

    辽兴宗驾崩后,其长子继位,也就是辽道宗。封耶律重元为皇太叔。

    耶律仁先着急道:“皇上,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他没有篡位的想法,不等于永远没有。而这次不一样,这次是我的人亲耳听到的……”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

    辽道宗挥了挥手,将那张羊皮纸重重地拍在龙案上,沉声道:“朕再说一遍,皇太叔要想当皇上。在三十年前他就是皇上了,所以,不管怎么样,朕都不会相信皇太叔会觊觎朕的皇位的。行了。你们退下。”

    耶律仁先无奈地叹了口气,真要拱手告辞,卓然却插了一句,说道:“皇上,我还没跟随皇上出去狩猎过,我听说皇上狩猎很是有意思。能不能这一次让我跟随皇上身边,见识见识?”

    一说起狩猎,辽道宗顿时兴趣盎然,辽朝皇帝没有哪一个不喜欢打猎的,辽朝许多重大事件都是发生在打猎途中。

    辽道宗对着卓然微笑点头,道:“没问题啊,卓爱卿既然也喜欢打猎,那这次就随朕一起前去。——对了你还是赶紧利用这段时间练练箭法,到时候朕要看看你能不能射中猎物呢。打猎光在旁边看没意思,要亲自动手那才有意思。上一次耶律娅曾说过你跟他一起打老虎,朕虽然不怎么相信,但是她既然这么说了,朕也就姑且相信一次,对了。你们俩曾经一起去狩猎过,那这一次便把她也叫上吧,有个伴。”

    卓然连声感谢,拱手告退。耶律仁先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反而会激怒皇帝,那样就更加得不偿失,就只好跟着卓然告辞离开了皇宫。

    出来之后,耶律仁先仰天长叹,说:“如果皇上不相信,这件事就很棘手了。你这一次主动提出跟随皇帝身边去狩猎,是否也想利用这机会继续说服皇上呢?”

    卓然摇摇头说:“要想说服他,只有用事实。我想跟在皇帝身边,一旦耶律重元父子谋反,我会立刻传递消息给你。这样你做好万全的应对。一旦收到我的紧急军情,马上飞驰来援。既然皇上不相信,我们就只有尽力保护皇上的安危了。”

    “好!我会率军找借口尽可能接近皇上北去的方向的。你如何传递消息给我呢?”

    卓然道:“我有一个朋友,善于养鸽子。她的鸽子能够快速传递消息,我到时候带上鸽子,有什么紧急消息我会通过鸽子把消息紧急传给你,那你有什么回信也写好之后绑在鸽子腿上,它会飞回来。”

    “那样的话太好了,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本事。”

    在古代,飞鸽传书应该算得上最快捷也是最特异的一种信息传播方式了,不过这种传播不一定准确,因为鸽子在中途可能会遇到种种危险,也可能会迷失方向而无法返回到主人要求他去的地方。当然比不得用人传递更安全稳妥,但是,在人无法传递的情况下,用鸽子当然是最好选择。

    三天后,辽道宗启程北上围猎。

    一支一千人的御林军护送并参与围猎。辽道宗任命耶律重元为这次御林军的统帅,由他负责指挥。卓然得到了圣旨。要他跟随前往围猎,卓然禀告了皇上,希望能带一个身边的侍妾一起参加,这侍妾是元天池中东门的弟子。递上石榴花详细的资料。

    这种事必须要经过严格审查,因为要跟随皇帝身边,每个人的来历都要弄得清清楚楚,否则根本不可能参加进来的。

    报上去之后很快得到了批复,同意卓然的侍妾跟随参与围猎。

    卓然这才舒了口气。他让石榴花负责背自己的木箱子,这口木箱之中有他的法宝狙击长筒火药枪和散弹长筒火药枪,以及若干弹药。卓然必须采取万全应对之策,这两件法宝那当然是不离身的。

    他身上的火药手枪当然也装好了火药,只是关上了保险,他的防护软甲也贴身穿着,现在天寒地冻的,这东西穿到身上,倒还挺暖和,比羽绒服还要舒服。

    在出行的队伍中,卓然看到了皇后萧观音还有赵惟一。

    赵惟一这位深得皇后赏识的宫廷乐师,依旧是一副颇为清高的样子,见到卓然时也只是微微点头。

    石榴花也看出来了,问了卓然赵惟一的身份。

    卓然告诉他之后,石榴花撇撇嘴,说道:“这人怎么这样子,好像多了不起似的。真正论才华,他可比你差远了。”

    卓然笑了笑说:“我可不会吹拉弹唱。”

    “那些算什么本事?你的才是真正的本事。他这个样子迟早是会吃亏的。不过也难怪,文人相轻,我听说好像有这么一句话。但凡有点本事的文人,总是看不惯比他更有本事的文人。总以为自己才是最了不起的,甚至于还要故意找茬整对方。所以你得防着他。”

    卓然点头说:“你的提醒并非空穴来风。这人是个祸水。我得找机会跟皇后好好说说,离他远一点。”

    “还真是,我一看他就像个灾星的样子。”

    他们去围猎的是远离上京城的猎场,那里也远离人烟,也只有远离人烟的地方才有大的猎物,特别是现在。连续几年的大雪灾,导致牛羊大片死亡,百姓生活困苦,很多契丹牧民便重操旧业,开始猎杀动物来补贴家用。

    皇帝虽然有专门的猎场,但是皇家猎场的猎物却不会老老实实待到里头,会四处走动离开猎场,而被其他猎户所猎杀,因此猎场的猎物也大量减少。

    皇上只好去更北更远的地方围猎,这也是涅鲁古他们所说的最好的机会,因为这一次皇上走的太远了。已经远远离开了它的核心上京城。离开他的数十万重兵。这是下手的好机会

    他们往前走了三天,因为不是急行军,速度比较缓慢。

    第三天下着大雪,傍晚雪才停了,他们在一条结冰的河边安营扎寨。

    辽道宗兴致来了,便吩咐在空地处堆起了篝火。随驾的文武官员围着篝火饮酒唱歌。宫廷乐师奏乐,歌姬歌舞,丝竹声鼓乐声欢笑声在草原夜色中回荡。

    卓然带着石榴花也在篝火旁喝酒瞧热闹。这时,一个宫女悄然到了卓然身后,低声告诉他说:“卓大人,皇后娘娘请您到她帐篷说话。”

    卓然抬头看那宫女,是皇后身边的人,便嗯了一声,站起身跟着来到了皇后娘娘的大帐。

    皇后萧观音原本在篝火旁陪着皇帝喝酒的,因为外面太冷,便进大帐暖和一下。

    大帐门口几个宫女见到卓然,忙躬身施礼,撩开了厚厚的门帘。卓然迈步进去,只见大帐四周放着几盆炉火,萧观音端坐在一张雪白的虎皮上,面前茶几上放着果盘和牛羊肉,热气腾腾的很是温暖。

    大帐另有一人,正是赵惟一。他坐在一张古琴后。端着一杯酒正慢慢喝着。他刚刚抚琴一首,还得到了皇后的夸赞,正满面春风一脸遮挡不住的得意和喜悦。

    卓然皱了皱眉头,这两人难道当真这么心大吗?不觉得一男一女独处在大帐之中会让辽道宗吃醋吗?

    不过,到了辽朝这么久,卓然已经发现,不能用汉人的思维去考虑契丹人的行为。契丹人似乎对男女之防远没有宋朝人那么变态。卓然又想,自己怕是管得太多,人家爱怎样就怎样,与自己何干?

    果然,萧观音一指另一侧空着的座位道:“快来坐下,先前赵爱卿弹奏了一曲古琴。本宫忽然想到,他这次曲子新谱的,但还没有填词。所以,你若填首词,那不就更完美了吗?所以特意叫你来听听,听完之后当场赋诗一首。如果写的好,本宫有奖。”

    赵惟一却淡淡的说了一句:“娘娘,小人这支曲子是专门为娘娘所做的。所有要表达的也都在曲子中了,小人以为,如果非要强行填上一首词,反而破坏了曲子的意境,也就没有那味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