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公主
    篝火堆旁。

    萧观音面无表情的坐在辽道宗身边,辽道宗正兴高采烈的大碗喝的酒。见她来了,笑吟吟道:“皇后。来你也喝一杯,今日难得高兴。”

    萧观音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说道:“臣妾先前已经喝了好几杯了,刚才只是觉得有些不舒服,这才回账休息了片刻,大王别喝的太多了,天寒地冻的。容易着凉。”

    “无妨!”辽道宗大笑,没有注意萧观音脸上微微有些不安的神情。

    这时,辽道宗看见了不远处的卓然,便招手说道:“卓爱卿,你过来。”

    卓然端着个酒杯走了过来。

    辽道宗道:“朕让娘娘问你的话,你想好没有?”

    卓然没有看萧观音,生怕自己的目光又会让萧观音惊慌失措,便明知故问道:“皇上说的是哪件事?”

    辽道宗故意吹胡子瞪眼,瞧着萧观音:“莫非皇后你还没有把朕的话告诉卓爱卿吗”

    萧观音笑了笑道:“刚才跟卓大人说了,只是他说还不想考虑这些事情。”

    卓然这才一拍脑门道:“对对,瞧我的记性,刚才娘娘是这么跟微臣说来着,微臣的确是这么回答的。多谢了皇上厚爱。”

    刚说到这,忽然,辽道宗身后伸过来一双温润的小手,一下捂住了辽道宗的眼睛。

    随后,一个俏丽契丹女孩在后面顽皮的笑着说:“父皇,猜猜我是谁?”

    卓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那女孩立刻瞪眼瞧着卓然:“笑什么?我说错了吗?”

    卓然收敛了笑容,赶紧一本正经的:“没有没有,我是被酒呛着了,哪有笑啊?”

    “你明明就是笑了,还想耍赖。”

    辽道宗也哈哈大笑,道:“你自己都说出你是谁,还怕别人笑,哪有你这样让人猜的。快放开手吧,父皇还正有话跟你说呢。”

    这俏丽女子正是辽道宗的长女耶律撒格芝。

    只见她欣喜的坐在了辽道宗身边,亲热地靠在辽道宗的肩头,萧观音的神情比刚才自然了很多,正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孩子。

    耶律撒格芝噘着嘴,指着卓然道:“这人刚才笑我,父皇,你要处罚他!”

    辽道宗赶紧摆手道:“笑一下有什么打紧,是你自己说错话,还怕别人笑。来来,父皇正要给你介绍,这位是大宋皇帝派到我辽朝来为官的卓然卓大人,现在是父皇翰林侍诏兼任上京府判官,他破案很有一套。他的诗词真可谓当世一绝,无人能出其右,你不信问你母后。”

    耶律撒格芝却不屑,小嘴一撅,哼了一声,说:“我才不喜欢什么吟诗作赋呢。他要是有百步穿杨的箭法,我说不定还就服他。”

    卓然微微一笑,道:“微臣不善骑射。”

    撒格芝眼珠一转,说道:“你既然不擅骑射,我指点你怎么样?我箭法很不错的。愿不愿意?”

    “呵呵,当然求之不得。”卓然随口道。

    “那好,你跟我来,我教你怎么射箭。”

    卓然其实那也就是一句客套话,没想到对方居然当真了,而且现在黑灯瞎火的,大家又正在喝酒,哪是什么学射箭的时辰,正要说话,不料辽道宗说道:“好啊,那你们就去练习射箭去,朕先前就交代过,卓爱卿你要好好练箭术。到了猎场,可不许人帮忙,你若是一只猎物都射不到,那可真是要人笑话的,所以赶紧跟公主学两手。朕告诉你,公主虽然算不得百步穿杨,却也是不错了,教你绰绰有余。哈哈哈。”

    萧观音也点头说好。

    耶律撒格芝见父母这么夸赞,心里更是高兴,站起身来,一扭腰肢,原地转了个圈,长长的裙摆飞舞起来,像一株绽开的百合。

    “走,跟我来!”

    说罢,公主径直往外走去。走出几步,回头看见卓然没跟上来,跺脚道:“你敢违抗我父皇圣旨?还不赶紧过来。”

    萧观音道:“卓大人,你去吧。也不必太过迁就,她从小被娇惯坏了。”

    辽道宗像是很赞同妻子的话,捋了捋着胡须,点头说道:“正是如此,去吧。不过没有必要骄纵她。”

    卓然只好苦着脸跟出来,心里想着这契丹公主还真是有病,黑灯瞎火地练什么射箭,本来一个好好的酒局这一下都让这个小丫头给搅和了,有酒不能喝。

    此时,不远处坐在人群里的赵惟一,一直盯着卓然,眼见卓然跟公主往外走,因为距离远,他没有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甚至看不清楚,看见公主往外走,卓然后面跟着,并不知道是公主让卓然出去的,还以为卓然喝醉了想打公主的主意,不由又惊又喜,暗自咬牙切齿道:“好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敢打公主的主意,看我怎么整死你!”

    赵惟一把头转向了不远处也正盯着公主的萧霞抹。

    萧霞抹是御林军殿前都点检。他一直爱慕这位年轻美貌的公主。辽道宗之前也曾有意要将公主许给他为妻,只是一直没有定下来,在萧霞抹心中这撒格芝公主俨然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他想不通公主这时候把卓然叫出去做什么。

    他正疑惑,赵惟一端着酒杯来到了他身边,拱手道:“萧将军,小人敬你一杯。”

    虽然萧唯一只是个乐师,但是萧霞抹半点都不敢轻视,因为这位乐师深得皇帝和皇后的宠幸。因此赶紧起身,躬身还礼,说道:“原来是赵先生,多谢,多谢。”

    两人对饮了一杯之后,赵惟一侧脸过来,望着一前一后往辕门外走去的卓然和公主,道:“公主出去,这姓卓的也不知道搞什么,竟然跟着公主出去。这汉人一肚子花花肠子,真不知道他有没有坏心眼。哎公主太单纯,对于这些狡猾的汉人没有半点提防之心,实在让人担心啊。”

    说罢,叹气连连摇头,好像浑然忘了他自己也是汉人。

    萧霞抹眼中顿时闪过凌厉杀气。将酒杯重重地顿在桌上,说道:“我去瞧瞧。”

    手按刀柄,大踏步往院门外走。

    赵惟一赶紧追上,在他身后又补了一句:“将军,如果卓然这厮对公主有什么无礼的地方,您还是多担待,毕竟他是大宋派来的官,就是皇上也得让他几分的。”

    赵惟一知道自己越是这么说,萧霞抹越是生气,果然听见萧霞抹怒气冲冲一声咆哮,几乎小跑的冲向了辕门。

    卓然跟着公主往外走,走到院门口,那系着一匹马。公主翻身上马。对卓然说道:“给我牵马,跟我出去。”

    卓然皱了皱眉,没有多说,还是伸手接过了她手里的缰绳,抓住了马的笼头,拉着马往辕门外走。

    外面是茫茫的雪原。山峦起伏,只是一道剪影,地上的白雪映衬下,到能彼此看见对方的表情。

    卓然默不作声,也不问要往哪去,一直往前走。待到距离辕门已经有差不多一里路,都能看见冰冻的河了,撒格芝这才道:“行了,停下来。”

    卓然便站住了,也不瞧她,就像一个顺从的马夫,安静的牵着马。

    公主翻身下马,从马肚子一侧取下了一张硬弓和一壶箭,挂在腰间,对卓然说道:“我听耶律娅姑奶奶说过,说你曾经救过她,她说实际上那三只老虎基本上都是你杀的。你真那么厉害吗?我相信姑姑不会骗我,虽然很多人都不相信她的话。我叫你到这里来,就是要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这本事。”

    卓然没想到公主把自己叫到这里是因为这个,不禁笑了笑说:“公主,别听他们瞎说,那是郡主说着玩的。外面天寒地冻,当心受凉,咱们回去吧。”

    “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你不是能杀三只老虎吗?说明你的胆子一定很大,今天我就要看看你的胆子。你看到前面这条河了吗?已经结冰了,但是冰层不厚,你要能走到对岸再走回来,不踩碎冰掉进水里,我就服你,承认你胆子大武艺高,否则就是骗人的。而且,为了公平,免得你说我欺负你,我跟你一起走!敢不敢?”

    卓然吓了一跳。这一条河虽然已经结冰,但是冰层比较薄,先前天还没黑的时候,卓然观察过,这薄薄的冰层下,能隐隐看见河水的潺潺流动。

    卓然没想到公主既然跟他提出这样一个荒唐的要求,赶紧拍手道:“公主,我是半点胆子都没有,更没什么武功。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我认输就行了。”

    公主眼睛一瞪,冷笑道:“你认输那也不行,你刚才为什么笑我?你觉得我孩子气对吧?那好,那你就当我是孩子,配我玩一场游戏。我们俩走过去,走回来,不掉到河里,就算你赢。你爱怎么笑就怎么笑,你要掉下去了,就是老天爷对你的惩罚,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你掉下去,我还是会叫人来救你,当然,必须要你撑到有人来救你为止,嘻嘻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