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臣妾也想喝
    女护卫这才恨恨的将他头发甩开。赵惟一赶紧匍匐在地,磕头道:“小人是为了救公主,公主她正处于危险之中,小人实在是顾着公主的安危,忘了规矩,请娘娘恕罪。”

    萧观音大吃一惊,忙问道:“公主怎么了?”

    “那个卓然把公主带到院门外,玷污了公主,萧霞抹将军亲眼看见的。他已经去禀报皇上去了,小人得到这消息,焦急之下跑来禀报娘娘,冲撞了娘娘,还请娘娘恕罪。”

    萧观音一听公主是跟卓然在一起,顿时松了口气,微笑道:“这个本宫知道,是公主叫他出去的。”

    赵惟一顿时傻了眼,他原以为是卓然花言巧语,私自把公主骗出去,然后衣冠不整的回来,想必肯定是跟公主有了私情。不管公主是否愿意,那都是以下犯上的大罪,这下正抓了一个十足的把柄,可以狠狠除掉这个情敌。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自己还为了这事冲撞了娘娘,害得娘娘不得不动用宫中的规矩给了自己一个狠狠的教训,真是得不偿失。

    赵惟一神情尴尬的道:“可是,可是公主叫他出去,也应该不会脱了衣服,衣冠不整啊。刚才萧将军说,好像这姓卓的玷污了公主。”

    萧观音愣了一下,皱了皱眉,袍袖一拂说:“本宫去瞧瞧。”

    她带着随从,也不管地上跪着的赵惟一,径直出了大帐。若是在之前,萧观音可能还不会对赵惟一如此惩戒,在被卓然一句话点破她诗中藏的赵惟一的名字之后,她才感觉到这件事的严重性。绝对不能够再对这个赵惟一假以辞色,免得真正有一天不可收拾。赵惟一刚好赶到这关口上冲撞她,也够他倒霉的。

    皇后走出大帐,便看见在不远处的篝火处皇上带着几个侍卫也正快步往辕门外走,便马上赶过去跟他会合。

    辽道宗沉声说道:“卓然玷污了公主,怎么会呢?”

    萧观音笑了笑说:“可能是误会吧,卓大人可不是那种色急的人。”

    辽道宗点点头,瞧了身边跟着的萧霞抹一眼,萧霞抹立刻指着天说道:“我发誓,是我亲眼看见的,那姓卓的光着两条大腿,没穿裤子,公主披着他的外袍,脖子、肩膀还有小腿都裸露着的,也没穿衣服。而且我见到公主脸上有泪光,好像在哭泣,这肯定是被这万恶的狗贼给玷污了,不然怎么会这样。”

    听到这话,辽道宗站住了,回头对跟随来的众人说道:“你们都在这儿,不用跟来。”又指着萧霞抹说:“你也留下。”

    随后,指着自己身边的贴身太监道:“你跟着就可以了。”

    辽道宗只带了一个贴身太监,萧观音带着女护卫,四人径直出了辕门,朝着萧霞抹所指的方向走去。

    萧观音高声叫道:“芝儿,卓大人,你们在哪儿?我们来找你们啦。”

    卓然他们俩正往回走,远远看见来了几个人,又听到呼唤声,公主立刻高声道:“母后,我在这呢。”

    辽道宗他们加快了步伐来到近前,看见两人的狼狈样,辽道宗皱着眉瞧向卓然说道:“怎么回事?”

    没等卓然回答,撒格芝已经挽着母亲的手对他们说道:“不怪他,怪我,我说要到河上去玩,他开始不愿意,我逼他去,结果我踩碎了冰层掉到水里头去了,是他解下腰带把我拖出了冰窟窿。如果不是他,我可能就死了。因为衣服在水里太重了,我将衣服脱掉之后才没沉入水里。他就把外套脱了给我穿,就是这样。”

    辽道宗点点头,他相信女儿的话,因为女儿脸上除了羞涩和害怕之外,并没有被侮辱之后的愤恨。于是对卓然说道:“辛苦你了。”

    卓然忙拱手道:“没关系,护卫公主本来就是臣的本分。”

    萧观音说道:“赶紧回去吧,卓大人穿的这么单薄,衣服都给了你。”

    于是众人转头往大帐走,远远看见萧霞抹等人还等着,辽道宗皱眉,对贴身太监说道:“你去把那些人都赶开,马上给公主带一件大袍回来,再给卓大人也准备一套。”

    太监答应了,飞一般的跑去对萧霞抹和赵惟一等人说道:“你们还在这干什么,赶快都回去,这是皇上的口谕。谁也不许靠近!”

    萧霞抹和赵惟一本指望着卓然会被迅速拿下治罪,没想到居然跟皇上一起并肩回来了。又被太监这么说,好像他们倒成了外人似的,赶紧一个个都退了开去,不敢再往公主那边看。

    很快太监拿来了衣袍给卓然穿上,又拿了一件大氅从头到脚把公主裹了个严实,送回了她的大帐。

    萧观音也跟着女儿进了大帐,把帐门关上,见女儿把衣裙换上之后,歪着头坐在炉火边烘烤湿漉漉的头发。萧观音坐在身边温柔地瞧着女儿,说道:“这次你可真是捣乱,好端端的干嘛跑到冰河上去玩?”

    撒格芝莞尔一笑:“我本来是想整他的,没想到把自己给整了。你们老说他有多优秀多厉害,甚至耶律娅姑奶奶都说是他打的老虎,我不服气,想试试他。没想到我自己不留神掉到河里头去了,他反倒救了我。”

    “你打算怎么办?”萧观音生怕女儿听不懂,又补了一句,“你光着身子跟卓然在一起,很快所有人都会传开的,萧霞抹一直想娶你,而现在这个样子,他只怕不会善罢甘休啊。”

    撒格芝一边揉搓着头发一边说道:“谁说被男人看了身子就要嫁给他?刚才是救人,情不得已嘛。他们汉人不是说,嫂子掉进河里,小叔也是可以下去救的吗?我没想好要嫁萧霞抹呀,当然,卓然我也没想好要嫁给他。刚才我只是开玩笑,说他看了我身子我就要嫁给他,结果他忙不迭的推诿,说什么他已经有了意中人了,好像生怕我缠着他似的。哼,真是的,他越是这样,我越要瞧瞧他怎么给我一个交代。”

    萧观音笑了,说道:“你刚才才说人家是为了救你不得已才这样,你现在倒要人家给你一个交代。我觉得,他真要有心娶你的话,这倒是一门好婚事。你父皇也说了,这卓然不简单,要文采有文采,要能力有能力,要人品相貌也有人品相貌。而且他是大宋派来的官员,是得到大宋皇帝的赏识的,这样宋辽两家的关系也能进一步加深。当然,如果他是宋朝的皇族那就更好了,可惜……”

    撒格芝哼了一声,说:“你越说越远了,我今天才见他面,他到底是啥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呢。他救了我,我就一定要嫁给他,哪有这样的事?大不了让父皇多少给他些赏赐也就是了。”

    萧观音叹了口气说道:“现在不是你想不想嫁他,而是他愿不愿娶你的问题。我瞧啊,这卓然心高气傲,眼高于顶,人家未必看上你呢。”

    萧观音这话带有一点激将的意思,撒格芝不干了,一下就把好胜之心激起来了,将头发往后一甩,道:“母后,你也太小瞧女儿了吧,女儿可是堂堂公主。”

    她刚说出这话就发现母亲嘴角带着促狭的微笑,立刻就明白了母亲真实的想法,不由哼了一声,说道:“我明白了,是你想促成我嫁给他吧,哼,我偏不,我才不喜欢他呢。我的丈夫,必须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凭他,还不够格呢。”

    卓然回到自己的帐篷,换了衣袍出来之后,门外的侍从谦卑的告诉他说,皇上请他去接着参加篝火宴会。卓然便跟着来到了篝火处,辽道宗招手将他叫了过去说道:“卓大人,你坐在朕的身边,朕听说你酒量很好,那今日不醉不归怎么样?”

    卓然笑道:“微臣别的不行,喝酒还从来没有输过谁。”

    “那好,那咱们就痛快的饮一回。”

    两人连连举杯,看得场中其他人都惊呆了,还没见过皇上如此跟臣子敞开喝酒的。一来是辽朝契丹人本来就性格豪迈,二来这辽道宗刚才知道卓然救了自己女儿之后,着实心中感激,想在人前显示自己对他的恩宠,也算是一个精神上的奖励。

    而这时,皇后萧观音已经换了一套明黄色衣裙出来,鬓发如云,步摇清脆,眉心一朵桃红,当真仙姿玉容,看得卓然都是一呆。

    萧观音坐在辽道宗另一侧,给了卓然一个甜甜的微笑,这才对辽道宗道:“皇上,瞧你们喝得热闹,臣妾也想喝,咱们也凑个趣。”

    卓然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敢跟皇帝坐在一起喝酒,又如何不敢跟娘娘一起喝呢。当下推杯换盏,喝得很是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