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挑战
    这个场景让赵惟一醋海翻腾,更是不得劲,特别是每次皇后主动邀约卓然喝酒时,他就妒火中烧,牙齿咬得嘎嘣响。

    偏偏他这位乐师因为深得皇上和皇后的宠幸,所以不少随同的文武官员也都来拍他的马屁,跟他喝酒。他酒量又不行,肚海翻腾之下,很快就喝的晕晕乎乎的。

    这时,辽道宗说道:“光这样喝酒没意思,咱们还是凑过去,叫赵爱卿过来弹奏一曲吧。我听皇后说,他新近谱了一曲很是不错,卓爱卿,你也来点评一下。”

    当下把赵惟一叫到了场中,放好了一张古琴,赵惟一走路都有些蹒跚了,径直来到古琴前,撩衣袍盘膝坐下。

    辽道宗说道:“诸位都静一静,赵爱卿,你跟卓然都是人中龙凤,文采冠绝天下,只是你更偏重音律,卓大人更偏重诗词,你们俩应该相互切磋。现在,你先弹奏一曲让卓大人点评一下,卓大人再当众赋诗一首,也是咱们共同赏析,诸位以为如何?”

    众人都齐声说好,不过赵惟一心头更不得劲了。因为辽道宗刚才说,他弹曲子卓然来点评,而卓然的诗词却是让众人赏析,他向卓然求教,而卓然却是在人前表演。但是皇上这么说,他哪敢去纠正这种说法,只好装着没听见,当下抬手开始弹奏了起来。

    这赵惟一的演奏才能倒还是相当不错的,只可惜现在他心情烦乱,方才又被皇后的贴身侍卫狠狠踹了一脚,受了一些内伤,现在胸口都还在疼痛不已,这相当的牵扯他的精力。再加上刚才一杯接着一杯的猛喝酒,也没想到自己会出来演奏,没控制酒量,所以就喝了个七八分,连看人都是双重的,而现在又让他在天寒地冻的户外弹奏,虽然有篝火,可篝火在身后,后背烤得着,手却烤不着,因此手裸露在外面的手很快就冻僵了,已经没有了灵活性。

    于是乎他连接弹错了好几个音,虽然大家都没听过他这个曲子,但是弹错音发出的声音感觉很怪异,没有音乐的美感,所以很快就被别人察觉到了。刚开始大家还觉得情有可原,可是他连接错了好几个音之后,便有人开始笑了,特别是懂音律的人。

    赵惟一原本就很焦急,这一着急之下,又连错几处,手指更僵硬,眼前更是昏花,到最后,竟然无法再往下弹了,索性停了下来,满脸尴尬的说道:“皇上,抱歉,微臣喝醉了,没办法再弹奏。”

    辽道宗也听出来了,摆摆手说道:“你退下吧。”

    眼见辽道宗有些不高兴,萧观音正想找个什么法子弥补,忽然从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父皇,我来跳一曲给你助助兴,也让卓大人鉴赏一下。”

    辽道宗扭头一看,却是女儿耶律撒格芝。

    她这时头发已经烤得半干了,身形婀娜,身上那条水红百褶荷叶边彩裙上半身是紧身的,勒得凸凹有致的身形曲线玲珑,下摆绽开如荷花,格外引人注目。

    辽道宗笑道:“好啊,乐师奏乐。”

    乐声很快响起,公主翩翩而舞,舞姿当真曼妙。不过看在卓然眼中,不觉得有多么的惊艳,因为在他看来,舞蹈最好的便是婵娟,可惜婵娟现在只能默默呆在家中,不能跟他出来。

    他看着公主,眼神痴了,实际上思绪早已跑到十万八千里以外,跟婵娟在一起了,但是别人不知道。他这表情进入了萧霞抹的眼中,把他气的是浑身发抖,恨不得将手里的酒杯朝卓然狠狠砸过去。

    一曲跳罢,众人掌声雷动,卓然这才如梦初醒,也跟着鼓掌。公主不知道他走神,还以为他对自己的舞姿十分着迷,不由笑了,得意地跑过来,端了一杯酒说道:“卓大人,来,我敬你一杯,多谢你救了我。”

    这话很多人听到了,都很惊讶,面面相觑,不知道公主这话从何而来。卓然却微笑举杯,说道:“公主的舞姿当真是美妙绝伦。”

    萧观音说:“难怪把你看的都入迷了,要不你就以公主的舞蹈来赋诗词一首,让我们也赏析一下你这大文豪的风采吧。你当了皇上的翰林侍诏之后,还没有像样的写上什么诗词呢。”

    卓然刚才在走神,现在在喝酒,脑袋里哪有什么诗词。可是现在众人目光炯炯,都望向他,特别是眼前的公主。卓然脑袋里正飞速旋转,想找一首诗词,可一时间哪里又找得到。

    便在这时,就听到有人高声道:“吟诗作赋有啥意思?那些都是穷酸做的,我们契丹人是马背上的英雄,该当用拳头来显示谁才是真正男人,而不是学着女人绣花一样弄些花前月下的酸臭文字。莫不如我们来一个摔跤比赛,我来凑凑趣。”

    说这话的正是殿前都点检萧霞抹。

    只见他不管皇上是否答应,径直跨步走了出来,刺啦一声将自己的衣服扯开了,解了下来,扔在场中,露出结结实实的一身疙瘩肉。走到场中,暴喝一声,显得无比威武。

    辽道宗皱了皱眉正要说话,一旁的公主却鼓掌叫道:“好啊,我觉得萧将军说的对,契丹男人是马背上的英雄,就该用武力争个高下。至于诗词歌赋,母后喜欢,我却听得气闷。父皇,莫不如我们来比武定高下,谁输谁喝酒。卓大人你敢不敢呀?你可别给宋人丢脸哟,我听说你们大宋有不少能人,武功高强,英雄辈出,你呢?是英雄还是狗熊?哈哈哈。”

    卓然当真对这言语无端的公主有些头大,先前还默默含情地替自己歌舞,现在却又赞同萧霞抹的主意,要搞什么拳头论英雄,还用话来将自己的军,让自己不接招都不行。

    辽道宗听女儿也这么说了,都不忍心当着众人的面驳女儿的脸面,便微笑道:“行啊,那卓大人,今个儿咱们就不论诗词了,看他们练摔跤来助兴。这是契丹男人最喜欢的活动了,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参加,否则便坐到朕的身边来,咱们喝酒,一边喝酒一边瞧他们摔跤,有意思的很。我们可以打赌,谁输了谁喝酒。”

    卓然当然借坡下驴,他可不愿意跟萧霞抹当众争强斗狠,这也不是他的拿手好戏。他杀人还差不多,真要以死相搏,怀里的火药枪就能解决问题,更何况还有电击鳞片。

    卓然微笑点头。

    辽道宗说:“诸位有谁有兴趣上来跟萧将军一决高下的?”

    萧霞抹原本是想挑战卓然的,没等他把话说出来,皇上却把火引向了其他人,他只好环顾四周。心想,那样也好,自己先显显本事,然后在激那姓卓的,他不敢下来,就让他当众丢人。

    当下便有几个将军喝醉了酒,也学着样子扯掉了衣服,上来跟萧霞抹两人摔跤。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便被萧霞抹摔倒在地,连着上了几个都是如此。

    公主高兴的鼓掌大叫,这下把萧霞抹威风的兴高采烈的,终于在公主面前扬眉吐气了。他炫耀的瞧着卓然,公主便顺着他目光望向卓然说道:“对了,刚才说了,你是英雄是狗熊下去证明一下,我也想知道呢,怎么?你不敢应战吗?”

    正在这时,忽听得不远处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卓大哥是文人墨客,笔头上见功夫,怎么会跟你逗这些蛮人才做的游戏。萧霞抹,你要愿意,可以找我侄儿涅鲁古去斗斗。”

    众人目光都一起瞧了过去,却是一直闷不作声的耶律娅。

    耶律娅这次跟着父亲耶律重光一起伴随皇帝出来狩猎,路上一直没有机会找卓然单独说话,可是先前见到卓然跟公主出去,回来时神情有异,她心中也觉得怪怪的。但是毕竟关心卓然,眼见萧霞抹居然要挑战卓然,而且公主还在那儿帮腔,气不打一处来,便出来替卓然解围。

    涅鲁古号称辽军摔跤第一勇士,摔跤场上很是厉害,很少有敌手。只是这一次并没有在护驾之内,没有跟着来,耶律娅说这话,也不过是想打击一下萧霞抹的气焰。

    公主听到耶律娅这么说,又瞧见她脸色不善,吐了吐舌头说道:“姑奶奶,我开个玩笑你也生气。好啦,你怪我多嘴,我就不说话了,他们自己斗吧,我也相信卓大人不会害怕萧将军挑战的,嘻嘻嘻。”

    她最后撒了一把火便坐了回去,耶律娅快步来到两人中间,对萧霞抹说道:“你知道卓大人是文人,你却挑战他摔跤,你怎么不挑战他吟诗作对呢?”

    萧霞抹说道:“男人嘛,就是要论拳头,用拳头来说话,又不是赶考。这样吧,你说的也对,他是文人,我是个武夫,我就让他一回,他来摔我,我不摔他,他只要能把我摔倒就算他赢,这总可以了吧?他如果一顿饭的功夫还摔不倒我,那就算他输,大家以为如何?”

    众人都齐声叫好,萧霞抹抖了抖结实的胸肌,洋洋得意地瞧着卓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