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真相是什么
    这骨折很像外伤,但实际上,卓然已经准确地判断出这死去的太监头部的骨折不是外伤导致。也就是说,他不是被人谋杀的。因为死者头天喝醉了,室外温度非常低,死者却**着上身,这是一种冻死的人常有的反常脱衣状态。

    死者头部的骨折出现在颅前窝,范围局限,骨折片周围却没有出血和血肿。从这些症状看,这骨折不是生前伤,而是死后形成。综合判断,是由于急剧的低温使得颅骨内的溶液结冰膨胀,挤开了颅骨导致。也就是说,这一处出现骨折,实际上是颅内结冰由内向外膨胀导致的。

    卓然把尸体搬进来之后,用身体挡住尸体,用手轻轻按压骨折处,把往外凸起的骨折区按得往里塌陷,由此显现出类似于钝器砸击导致死亡的征象。

    卓然之所以要利用这具尸体来进行这样的处理,其目的便是要让皇帝相信,耶律重元和他的儿子准备谋反行刺皇上。

    卓然道:“这位公公是被人重击头部,颅脑损伤而死。”

    辽道宗阴沉的脸瞧着卓然。

    卓然瞧了瞧大帐好好的垂着的,便压低了声音说道:“敢于杀皇帝身边太监的人,除了皇太叔之外,微臣真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人。至于目的,有可能是想从他嘴里获取皇帝的消息,也有可能是想清除皇上身边的力量。毕竟这位公公跟随皇上多年,对皇上忠心耿耿,他们是要清除皇上身边忠心的人,以便为下一步动手做准备。”

    “当然,这只是微臣的猜测,至于真相是什么,可能需要将案犯抓获之后,进行审讯才能得出。但是不管皇上是否相信他会对皇上不利,这件事,微臣以为,足以让皇上警醒。最好将他撤换,调离皇上身边,另外召集信得过的人统领御林军,陪同皇上前去狩猎,以确保万无一失。”

    辽道宗阴沉着脸,死死盯着眼前的尸首,他当然不知道卓然已经做了手脚,但是额头上明显的那一处骨折确实触目惊心。

    卓然这番话引起了他心头的震动,卓然最后说的以防万一,也让他深以为然。他也认为,除了耶律重元,没人敢杀他的人。如果这家伙连自己身边的太监都敢杀的话,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事呢。上次,他儿子不就是率领数千铁骑,在大漠上把自己拦住,来一个敲山震虎,试探自己的反应吗。

    其实上一次,辽道宗心底就已经多少有些担心耶律重元会谋反了,后来在小海遇到行刺,那一次卓然已经查证就是耶律重元派的人干的。不久前,耶律仁先派去卧底的歌姬被人捂死后扔到河中,歌姬胃里羊皮纸清楚的记载了他们商议谋反的事情。

    连续几个强有力的证据刺激着辽道宗,让他真正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于是,他终于缓缓点头,说道:“卓爱卿,你的话很有道理,朕即刻下旨,让耶律仁先率兵前来护驾。”

    卓然不由大喜,但是看见皇上转身要走,又着急了,忙说道:“皇上,那耶律重元呢,不把他调开吗?”

    辽道宗想了想,缓缓摇头,压低声音道:“我如果突然临时换将,把他撤走,并叫耶律仁先来替他,他马上就会警觉,说不定就会立即下手。所以,还不能太刺激他。只能慢慢来,慢慢削夺他的兵权,一时急不得。”

    卓然简直无可奈何,但是他又找不到更合适的方法来处理眼前的事,辽道宗的想法也的确有些道理。

    耶律重元这老狐狸异常警觉。一旦在耶律仁先到来之前有什么变动的话,只会逼他提前发动谋反,所以最好是等耶律仁先到了之后,有了可以对抗对方的强有力盾牌,然后再想办法将其调离,这才是相对稳妥的。

    走到这一步,卓然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证明皇上真真正正感觉到了耶律重元的危险。

    辽道宗回到自己的大帐,立刻提笔写了一封手谕,让耶律仁先立即带一千精兵,紧急赶来与自己会合,别的他没有说。写好之后,用蜡封将它封好,皇上将自己的贴身侍卫叫了进来,叫他立刻骑快马前去通知耶律仁先,把这封手谕送到。

    那护卫将信揣到怀中,拱手施礼退出帐外,翻身上马,马后又牵了三匹马,他要一路换马前行。因为是紧急军情,路上一匹马累了立刻抛下换一匹,这样一路换马,马的力气才能耐久,估计到耶律仁先的所在地,换四匹马就够了。

    他策马往大帐外疾驰而去,这时耶律重元的大帐挑起了一个角,耶律重元意味深长的望着那护卫牵着三匹马朝帐外冲去,谙熟军情的耶律重元当然明白,皇上护卫这是有紧急军情要往外送,至于是什么军情,他很想知道。

    所以耶律重元立刻招手叫来自己三个贴身侍卫,叮嘱之后,三个侍卫同样骑马很快冲出了军营。

    皇上的贴身侍卫毕竟后面带了三匹马,速度比单骑在短时间之内是要差一些,所以耶律重元的三个护卫很快便追上了他,并且超到了前面路,对他进行了伏击。

    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耶律重元的三个护卫一人战死一人重伤,这才将这皇帝身边的大内侍卫给击毙,并从他身上搜出了那封手谕。

    手谕送到了耶律重元案头,耶律重元看过之后,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了。皇上居然要紧急召集耶律仁先赶来护驾,并且带一千精兵。耶律仁先是耶律重元的死对头,因此耶律仁先的到来让耶律重元立刻感觉到了皇上已经怀疑到了他,他在大帐中来回转了几个圈之后,决定将谋反大计提前。

    耶律重元写了信,派人紧急送给自己儿子和萧革、萧胡睹三人,叫他们各自带亲兵,兵分三路,在前方一个叫降龙谷的地方发动伏击。

    降龙谷是通往皇家辽朝北部猎场的必经之路,有两条山脉蜿蜒曲折,便像两条巨龙从天空飞落,故而得名。他们的大军在两条山脉中间,沿着山谷往前行走,卓然跟随在皇上身边。

    那件事之后,辽道宗便让卓然跟在身边了,他是翰林侍诏,原本就应该跟在皇上身边随时听候皇上调遣的。而上一次他发现卓然居然能轻松的把他的殿前都点检戏弄得跟婴儿一般,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便知道卓然是个能人异士,而不仅仅是能够妙笔生花的书生,所以便把他当成半个保镖在用。特别是他真切地感觉到了耶律重元要对他不利的时候。

    在进入这降龙谷时,卓然抬头看看被白雪覆盖的山峦。山峦从两侧蔓延开去,心头便是一惊,在这个地方设伏,那是最好不过的了,拦腰斩断,首尾不能相顾。

    进入降龙谷之前,耶律重元便作出安排,分派五百御林军到前面开路,另外五百在后面断后,皇上和随驾的文武百官、太监、宫女、侍从等则走中间。

    降龙谷地势狭长,行军队成一字长蛇往前走,如果敌军埋伏在两侧山岗,冲下山切断前后御林军与皇帝的联络照应,中间的皇帝将无法得到护卫。

    因此,这里肯定是最有可能遭到伏击的地方。

    卓然立刻感觉到了危险迫在眉睫,他对石榴花说道:“你跟着我,千万不要离开。”

    石榴花感觉到了卓然所说的话的分量,紧张的点点头。

    辽道宗紧张的问卓然道:“为什么耶律仁先一直没赶到?他搞什么呢?”

    卓然苦笑道:“他现在都没赶到,我估计他很可能没有得到消息,或许皇上派出去送信的人遭到了不测,否则以耶律仁先的性格,星夜兼程他都会赶到的。”

    萧观音坐在马车上,跟女儿耶律撒格芝在说话,浑然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降临,因为辽道宗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她们。她们还在议论的当然就是卓然。萧观音一路上都想制造女儿跟卓然更多的接触机会,可是女儿的性格着实让她摇头。

    公主跳跃式的思维和作风让卓然实在难以接受,而萧霞抹败在了卓然手下,知道他的厉害,再不敢来招惹。但是对公主却还是刻意讨好,这让公主很受用,因此对萧霞抹也时而热情似火,时而冷若冰霜,让萧霞抹也苦恼不已。倒是卓然淡然处之,不管公主对他如何,他都一笑了之。因为他压根就不打算跟这位脾气古怪的公主有什么结果。

    萧观音拉着女儿的手说道:“你也看到了,卓大人真是个难得的人才,你父皇几次跟为娘说了,希望你改改你的性格,不然卓大人一直不肯松口,皇上也奈何不得。他若是我们大辽的臣子那还好办,直接赐婚,他也不能抗拒。但是他是毕竟是大宋的人,到我们辽朝为官也只是三年为期,期满后他是要回去的。”

    “所以你父皇只能让他点头之后,才能与宋朝皇帝商议这门婚事。但是你现在这个性格,为娘也看得出来,着实不容易讨他喜欢,你就不能够文静点,就像你的堂姐耶律丽苔那样?——唉,只可惜她祭天了,不然,她是卓然心中的挚爱,若是把她许婚给卓然,说不定就能把这人留在大辽辅佐你父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