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杀死他们
    涅鲁古号称辽朝第一勇士,手中的力量能举起一头牯牛。就算当面对决,这护卫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胜得了对方,更何况现在已经是身负其重的伤,因此只是下意识的将刀举了起来,却闭上了眼睛。

    远处忽然传来一声闷响。

    紧接着,骑在马上的涅鲁古身子猛地一震,直直的从马上摔了下来。

    众人都惊呆了,耶律重元惊恐的望着地上的儿子,见他胸口有一个血窟窿,鲜血正汩汩往外冒,他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起不来了。用手按住胸口,鲜血还在汩汩的往外冒。

    几乎没有人把刚才的轻微的那声闷响跟涅鲁古胸口遭受的重击联系在一起,因为他们脑海中都没有枪声这个概念。耶律重元厉声道:“有刺客,是谁,把他找出来!”

    兵士们都惊慌地四处张望。能把这一声与卓然连在一起的,只有耶律娅。

    在她跟卓然一起去打老虎的时候,她曾经听到过一声相似的声音,接着老虎就死了,头上同样有这样一个血窟窿。当然,她不知道有火药枪这样犀利的武器,她以为那是卓然施展出超强指法带来的电闪雷鸣之声。难道卓然没有死?刚才射死自己万恶的侄儿的是他吗?

    耶律娅立刻擦干眼泪,在马上站了起来,四处张望。她瞧的主要是刚才声音的来处,但是因为当时没有详细的分辨,她没有准确的听到那一声是从哪个方位传来的。

    耶律重元当机立断,吼道:“大家一起上,先把皇帝宰了,再抓刺客。”

    话音刚落,忽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这一声比刚才的更大,也更近。紧接着,耶律重元感觉到左眼忽然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与此同时,脸上、脖子上等多处被什么东西狠狠的锥了一下,钻心的疼痛一直传到大脑,整个人啪嗒一声从马上栽了下来。

    与此同时,萧革的后脑勺和身上也都被细小的铁砂击中,顿时鲜血直流,痛得他惨叫的抱着头,却不知道暗器来自何方。而另一侧的萧胡睹则直接栽倒在地,因为他的半个头已经被掀飞了,脑浆在鲜血的伴随下,汩汩往外冒,在地上扭了几下便死去了,至死他都不明白,究竟是谁用什么法子杀了他。

    杀死他的当然是卓然。

    卓然先前躲在马车下,眼见敌军冲了下来斩杀其他人,他马上把旁边的死去的护卫尸体扯了过来,对萧观音和公主低声道:“趴在地上装死,千万别动。”

    随后将尸体盖在两人身上,把石榴花也按倒在地,身上扯过两具尸体盖住了,并把她身边的木盒子拿起来往车外钻去。石榴花一把抓住了他,低声问:“你去哪?”

    “你要不想害我死,就老老实实趴着,什么话都不要说。”卓然咬牙切齿的说道,石榴花顿时不敢说话了。

    卓然提着箱子小心翼翼的从车下爬了出来,然后匍匐往前进,因为这是山谷,身边都是躺下死去的人,又有不少受伤的,也在地下翻滚惨叫,所以卓然在地上匍匐上前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这些冲下来的敌军兵士目标都是那些还在抵抗的护卫和御林军,几乎没人注意地上爬的。

    他一直往辽道宗身边爬去,在爬到距离辽道宗他们不远处时,估计着已经进入了狙击步枪的射击范围,便停了下来。而这时,辽道宗被众护卫保护着的,正遭受涅鲁古萧革和萧胡睹的亲兵拼死围杀。护卫们一个个战死沙场。

    卓然将身边死去的辽军尸体拖过来盖在自己身上,并扯过了衣服盖住了自己的枪管,这样射出来的枪的火焰就会在一定程度上被掩盖,使其他人无法发现他火枪口喷出的火星,以保护自己。

    枪此前已经装好了子弹,他打开了保险,对准了耶律重元,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他准备一枪先把这领头的反贼首领给蹦了。而就在这时,涅鲁古策马冲了上来,举着刀狠狠的朝辽道宗砍了下去。

    卓然不知道涅鲁古砍的实际上是跪在地上保护辽道宗的最后两个护卫,以为他砍向的辽道宗。这可不行,于是调转枪口,对准了涅鲁古开了一枪。

    这火药枪毕竟是用火药射击的,虽然有膛线,精度也不够好,这么远距离,卓然不敢对准对方脑袋,打偏了就惨了,所以他瞄准的是对方的胸部。子弹果然准确的射中了他的胸部,将涅鲁古一枪打下了战马,但是由于没有直接伤到心脏要害,一直没有死,在地上挣扎着。

    卓然开了一枪之后,立刻匍匐不动,所以那些人四处张望,也没发现被尸体盖着的他。

    发现众人注意力没在他这边,他便继续往前匍匐前进。因为角度比较低,又有成堆的战死的辽军兵士作掩护,所以还是没有人注意到他。

    卓然已经接近到了足够近的距离,枪也换成了长筒散弹枪,这枪必须要接近到十步以内,好在涅鲁古已经叫围攻的辽军兵士都闪开,他要亲自杀死辽道宗,这使得卓然得以从容接近。

    在耶律重元下令杀掉辽道宗时,他开火了,他是朝着离他最近的萧胡睹的脑袋开枪的。因为萧胡睹已经下了马,所以散弹枪射出后,直接将他的脑袋掀去了半个,并射伤了不远处的耶律重元和萧革。

    虽然声音近在咫尺,但卓然是趴着的,又有尸体在身上,四周的人竟还是没有发现刺客是谁。但是刺客杀人的手段太恐怖了,还没有露面,就击毙了所谓的辽朝第一勇士涅鲁古,并将萧胡睹的脑袋直接削掉半截。

    卓然的两支枪里的子弹都打光了,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给他装填。因为耶律重元已经用手捂着受伤的眼睛,狂吼着:“杀,赶快把他杀掉!”

    他急着把皇帝杀掉,这样群龙无首,才能控制得住局面。而涅鲁古和萧胡睹都已经死了,只剩下了萧革。于是他手中长刀一挥,立刻朝着皇上冲了过来。

    保护着皇上的两个护卫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无法挪手护卫皇上了,眼看着便要一起惨死在刀下。卓然猛地掀开了盖在身上的尸体,朝着萧革冲了过去,嘴里大声叫着:“萧将军,等等,你不能杀他。”

    萧革突然看见卓然从死人堆里钻出来,又朝着他冲过来,不禁愕然,随即狞笑,手中刀转了方向,朝着卓然嘟囔道:“我不杀他,那就先杀你,去死吧。”

    语毕,长刀带着风声便要朝着冲过来的卓然劈去。

    卓然举起手,砰的一声闷响,萧革身子猛地一震,立刻从马上摔了下来,胸口鲜血汩汩而出。

    四周的人都惊呆了,不知道卓然用什么方法杀死了对方。

    卓然当然用的是怀里的火药手枪。枪是藏在衣袖里的,这天寒地冻的,他穿的本来就比较厚,而衣服的袖子都比较长,手往后稍微一缩就可以当手套,前面还有一节布,可以起到阻挡风雪灌进来的用处,而这一节袖口正好掩饰住了卓然火药枪喷出来的火焰。因此众人只看到他一挥手,一声闷响,萧革便栽了下来,这功夫简直匪夷所思。

    卓然根本不停步,立刻转身,一把抱起了浑身发抖的辽道宗,然后朝着对面的山坡狂奔而去。

    此刻两侧被分开的御林军正发疯一般往回杀,路堵住之后,他们便爬上山坡,沿着驿道往这边攻击。虽然人数比不上叛军,但御林军的战斗力超强,是辽军中的精锐,而耶律重元他们的亲兵的战斗力当然没办法跟对方相比,虽然人数占优势,但先前就是杀了个突然,这才得手。而现在御林军疯狂杀回来,双方顿时陷入了混战。

    山坡两侧攻下来的兵士也往两侧迎击攻过来的御林军,中间反而空出来了。所以卓然抱起辽道宗之后,立刻就发现了这个空挡,便朝着兵士较少的山坡狂奔。

    萧霞抹也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手挺长枪还策马站在那里。卓然抱着皇帝从他身边冲过,狂吼一声:“狗熊,还不动手,你真要当狗熊吗?拦住后面!”

    辽军兵士已经从后面追杀过来了,有人不停放箭,耶律重元捂着眼睛,鲜血不停地从手指冒出来,他手中弯刀虚劈着,吼叫道:“杀死他们!”

    亲兵顿时潮水般从从后面追杀过来。

    萧霞抹被卓然这一声狂吼彻底惊醒了,眼看辽军冲杀过来,正是朝他这个方向,如果他再不动手,只怕辽军一样会对他下手,因为他挡着道了。而卓然的那一句狗熊把他的凶性彻底激发了,他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声狂吼,手中长枪舞得跟车轮似的,迎着冲过来的辽军杀了过去。

    萧霞抹身为辽朝的殿前都点检,武功的确不容小觑,特别是战马上的功夫更是了得,当真是所向披靡,杀的冲过来的叛军人仰马翻。他的身上战袍都被鲜血染红,辽军箭如雨下,一部分被他的长枪拍飞,也有一些射在了他的身上,他直接将箭羽折断,继续挺枪厮杀,可谓浴血奋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