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激将法
    也是他拼了命堵住辽军,卓然抱着肥胖的辽道宗才得以迅速逃出辽军的弓箭追杀,但是卓然还是感觉到后背中了几箭,有软甲护体到没事,同时幸亏后脑勺和两条腿还有屁股没中箭,因为这些地方是没有护卫的。

    他发现怀里的辽道宗咧嘴惨叫,扭头一瞧,原来他把辽道宗横着用双手托着往前跑,他光顾护着他的脑袋了,而护不到他伸出去的脚,其中一只脚的小腿被从后面飞过来的羽箭射中,鲜血淋漓。

    此刻卓然也没办法去管,只能发疯一般朝山上攀爬。

    这山很是陡峭,加上又有冰雪,而且还是一个风口,基本上都是冰。往上其实很难攀爬,反而给了卓然最好的逃跑条件,他施展出壁虎功,踩在冰上非常牢靠。之前他就算在悬崖峭壁上也能奔走如飞,如今在结冰的山坡上那更是轻松自如,即便怀里抱了一个沉重肥胖的皇帝,其速度仍然比其他的在冰雪上不停滑倒的辽军兵士快得多,转眼间便跑到了半山。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两侧山顶传来战鼓声和震耳欲聋的喊叫声,山顶出现了无数辽军,顺着山坡往下冲杀。卓然站住,目瞪口呆的望着从天而降的辽军,暗自叫苦,心想这下完蛋了,没想到耶律重元居然在山上还埋伏得有后备队,这下走投无路了。

    卓然正惊恐间,怀里还抱着的辽道宗却惊喜的叫道:“耶律仁先,是他的人马,太好了,他终于赶到了,他奶奶的。”

    辽道宗欣喜之下竟然冒了一句粗口,卓然定睛一瞧,也惊喜的发现,原来冲下来的兵士挑着的战旗上面赫然写着耶律仁先,正是他的军队。

    卓然顿时松了口气,高声叫道:“皇帝在此,不要误伤了皇帝,皇帝在此!”

    卓然的声音远远传去,冲下来的兵士也看清了身穿黄袍的辽道宗,冲到近前的兵士赶紧惶恐跪下,随即起身护卫在一旁。卓然这才把辽道宗放了下来。

    这时,从山坡上往下出来的一匹战马上,赫然便是全身铠甲的耶律仁先。

    耶律仁先手持长枪,一直冲到了皇帝身边,老远便翻身下马,几乎连滚带爬的,来到了皇帝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看见皇上腿上插着一支箭,猛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皇上,微臣救驾来迟,请皇上赐罪!”

    辽道宗哈哈大笑,说:“先不要说这些,赶快将耶律重元和一群叛党都给朕拿下。”

    耶律仁先赶紧抱拳拱手答应,站起来对卓然说道:“卓兄弟,谢谢你。”

    说罢狂奔回去,翻身上马,挺枪往山下冲去。

    从两边山上杀下来的耶律仁先的一千多精锐,再加上两侧往回杀的御林军,顿时将叛军围在其中,人数上已经基本与对方持平,并且最关键的是,御林军战斗力明显强过叛军,而且耶律仁先的军队是精锐之师,作为生力军杀入战团。而叛军在失去了涅鲁古等人的指挥之下,已经群龙无首,各自为战,顿时陷入溃败。

    耶律重元眼见大势已去,立刻拨转马头,手中弯刀往前一挥,厉声道:“冲出去!”

    手下部将立刻纠集人马,往薄弱的北方出口方向集中冲杀,终于杀开一条血路,冲出了包围圈,但是死伤无数。冲出重围的,也就剩下耶律重元和他的护卫亲兵数十人而已,几乎人人身上都挂了彩。

    耶律重元落荒而逃,一路往前狂奔,奔出了数十里,眼看没有追兵了,这才停下回头观瞧。

    他发现自己的妹妹也没有跟来,儿子和党羽萧革、萧胡睹都已经死了,跟随的只有数十个残兵败将。而眼睛也在钻心的痛,一只左眼已经完全毁了,身边也已经没有了亲人,一时间万念俱焚,原本的一干雄心到现在也成为了泡影。

    他呆呆的望着手里的弯刀,用独眼看着弯刀上反射出来的自己模糊的身影,那身影是那样的苍凉和凄惨,万念俱焚之下,大啸一声:“涅鲁古,孽子害我至此!”

    说罢,弯刀横在脖子上一抹,自刎而死。

    耶律娅没有追随哥哥逃走,她一直呆呆的站在那,不过所有的人似乎都把她忘了。叛军和御林军已经赶来的耶律仁先的军队都在相互厮杀,却没有人来找她厮杀,她一个人骑着马站在原处。她甚至想着,不管是谁来杀她,她都不想抵抗,就这样死在乱军之中,也算是个归属,可是没有人来杀她。

    喊杀声渐渐停歇下去,四周的叛军死的死逃的逃,局面已经完全被皇上的人控制了。卓然陪同着皇上回到了山谷之下。皇后萧观音带着公主已经从马车下钻了出来,此刻正拉着皇上哭得跟泪人似的。

    辽道宗倒显得颇为豪气,虽然小腿上插了一支箭,但是应该没有伤到主血管,所以出血不多,随军郎中正跪在地上替他疗伤。

    耶律仁先带着几个部将手持兵刃护卫皇上,地上的尸体都已经清理开了,免得有人埋伏其中行刺皇上。

    辽道宗现在安全了,但是他的心却怦怦乱跳。对耶律仁先说道:“你怎么现在才赶过来?朕的手谕不是让你立刻启程赶来吗?以朕的信使来去的速度,应该让你在几天前就能赶到与朕会合的。”

    耶律仁先愣了一下,赶紧倒转剑柄,拱手说道:“皇上,微臣没有收到皇上的手谕啊。”

    “哦?那你是怎么赶过来的?”

    “微臣收到了卓大人让他的同伴用飞鸽送来的信,接到飞鸽传书之后,微臣便立刻带领骑兵赶来了。”

    “飞鸽传书?”

    辽道宗惊喜交加的扭头望向卓然,却发现卓然正苦笑着望着不远处的公主撒格芝,而撒格芝正抱着重伤躺在地上直呻吟的萧霞抹。萧霞抹受伤虽重,却还不至死,见到公主为他哭泣,他强忍着痛说道:“我没事,你怎么样?能够护卫公主,微臣死了也心甘。”

    “傻子,你要死了,我怎么办?让我当寡妇吗?”

    公主又哭又笑的说着,萧霞抹惊喜交加,便想坐起身来。可是牵扯到伤口,痛得只抽凉气,公主就赶紧扶着他说道:“你快躺下别动。”

    萧霞抹连连点头,欣喜的哈哈的笑了,回过头来望向卓然,却是感激的笑了笑。

    如果不是卓然用激将法爆喝一声狗熊的话,他只怕还没有勇气拼死与叛军厮杀,那现在他不是死于乱军之中,就是跟着耶律重元外逃。前途、命运和家室都会通通破灭,哪有现在能得到公主如此垂青。

    公主从车下面看见了萧霞抹在乱军之中左冲右突,拼死力战,身中数箭,折断箭杆继续厮杀的骁勇,当真是让她动心不已,这才说出了刚才的话。眼见萧霞抹扭头望向卓然,她也跟着望去,卓然只是温厚地朝他们笑了笑。

    实际上在整个战局中,卓然才是最主要的主导,可是卓然没有萧霞抹那乱军中浴血厮杀的骁勇被公主看见,所以身上的光芒无形中就小了很多。公主当然也看见了卓然抱着皇上逃出战场英勇护主的样子,所以感激的冲着卓然笑了笑,那微笑中还带着歉意,似乎在为自己不能同时委身于他感到内疚。

    卓然报以微笑,而这时,身边有人伸手过来,握住了他的手。卓然扭头望去,却是石榴花。

    石榴花眼中噙泪说:“你刚才把我吓死了。”

    卓然正要说话,皇上已经在那边叫他:“卓爱卿,你过来。”

    卓然赶紧走了过去,辽道宗说道:“刚刚我才知道,是你让你的下属飞鸽传书,这才通知了耶律仁先他们赶来救驾。你刚才英勇护主,朕要好好赏赐于你。”

    他回头瞧了瞧萧观音说道:“咱们公主跟卓然……”

    他刚说到这,萧观音握着他的手紧了紧,微微摇头,朝不远处努了努嘴。

    辽道宗扭头望去,正看见公主握着萧霞抹的手在又哭又笑的说话。皇上顿时明白了,马上转口说道:“可惜卓大人不肯告诉我们的心上人,那朕就没办法跟他结亲了,哈哈哈。”

    他掩饰地笑了笑,对卓然说道:“卓爱卿,你想要朕赏赐你什么?”

    卓然摇头说道:“护卫皇上原本就是做臣子应该尽的义务,不需要奖赏。”

    辽道宗见卓然不居功,更是高兴,说道:“那不行,朕一定要好好嘉奖你们,今日护驾有功的,都要论功行赏,英勇战死的将士,朕要厚加抚恤,对于反叛之人,必须严惩不贷。”

    萧观音也陪笑说道:“是的,皇上。但这事不用着急,我们先决定下一步,等您的伤将养好了,咱们在该赏的赏,该处罚的处罚。”

    辽道宗点点头,他经过这次大战,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打猎。再说了,这罪臣谋反,京城变成什么样子还不好说,必须得赶回去,先将耶律重元反叛的大事处理完毕再说,所以辽道宗下旨,立刻班师回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