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赐婚
    清点战场的兵士将一个浑身血淋淋的白袍书生架着过来了,这书生几乎已经瘫软了,全身的白袍也满是鲜血,脸上更是血淋淋的。

    不过萧观音还是一眼认出来,他就是原先在她心中风流倜傥的乐师赵惟一,没想到现在居然成了这个样子。惊骇之下,忙问道:“你怎么啦?受伤了吗?”

    赵惟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摇了摇头,架着他的一个兵士说道:“他没事,刚才我们检查了,没有受伤,身上的血都是他自己抹上去的。他钻在几个死人堆里头,用尸体盖着,我们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他屁股翘在外面,还在发抖,嘴里一个劲叫着我投降,别杀我。”

    说到这,两个兵士都忍不住笑了,又赶紧板着脸接着说道:“我们把他拖出来才发现是赵乐师,跟他说叛军已经被平定了,不用担心。可是他已经没力气走路了,让我们架着他来见皇上。”

    萧观音见他这次吓得不轻,整个人还在不停的发抖,嘴唇哆嗦着,眼睛涣散的四处张望,生怕什么地方冲过来叛军砍他脑袋,辽道宗有些鄙夷的哼了一声,说道:“把他扔到车上去,别在这丢人了。”

    两个兵士答应了,几乎是拖着他到后面马车上去了,萧观音暗自叹息了一声。

    这时,御林军把一直呆立远处的耶律娅牵着马头带了过来,她是反叛的亲属,虽然前面没有参与反叛,但是也需要皇上来作出处置的。耶律娅目光呆滞,到了近前翻身下马,上前两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言不发,闭着双目,一副等死的样子。

    辽道宗盯着她半晌,才回头对卓然说道:“卓爱卿,她交给你来处置。”

    卓然点点头,上前伸手把她拉了起来,对她说道:“你跟我回去吧。”

    耶律娅定定地望着卓然,忽的说道:“是不是你打死了我的侄儿,打伤了我的哥哥?”

    耶律娅虽然不知道火药枪的事,但是已经从声音尤其是卓然的动作判断出来。于是卓然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解释。

    耶律娅惨笑了一下说道:“我们已经不可能走到一条路上了,不仅是因为你杀了我的亲人,也是因为我是反叛的家属。你就算放过我,我也不会再嫁给你了。——实际上,你就没想过要娶我,只是我一厢情愿,而现在我的愿望也消失了。如果你放过我,我想去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了此残生。”

    卓然默默的望着她说道:“真有这个必要吗?你没有参加反叛,你先前曾经阻止你哥哥和你侄子他们反叛的,皇上也听到了。你后来也没有参加他们反叛的行为,所以你不该作为反叛的叛军处置。你是一个独立的人,你完全可以主宰你个人的未来。跟我回去吧,即便我们不能成为夫妻,也可以成为好朋友啊。”

    耶律娅微微摇头,眼睛已经湿润了,她用力吸了吸鼻子,说道:“谢谢你宽宏大量,但是我还是决定不跟你走。你就答应我的要求吧,就当可怜我。”

    卓然不再强求,默然点头:“等你心情平静了,如果愿意来找我,我会等着你。”

    耶律娅感谢的点点头,再没说话,转身翻身上了马,一抖缰绳,朝着远处疾驶而去。

    他们一路往回赶,终于顺利地回到了上京。耶律仁先在赶来救驾的同时,已经派出部将紧急赶往京城,控制京城的局面。所以他们回到京城时一切太平,耶律重元以前的亲友和党羽都已经被下狱了。

    辽道宗立刻进行清查,把耶律重元的党羽差不多都处死了,其家人也都流放千里之外。

    在处置叛匪的同时,辽道宗进行了犒赏。

    对其他立功者的奖励辽道宗都觉得好办,论功行赏就行了,唯独对于卓然,他不知道该如何犒赏才能够让自己满意。跟萧观音两人商议之后,萧观音也没有主意,决定还是问问卓然。

    卓然被招进宫,在偏殿里,辽道宗道:“你这次护驾有功,朕说了要好好赏赐于你,原本是想把公主嫁给你的,可是公主已经喜欢上了萧霞抹,萧霞抹这一次浴血奋战,护驾也有功劳。他们两个既然情投意合,公主又让朕对你表示歉意,那就只能委屈你了,没办法让你做朕的女婿。不过皇室中还有不少宗室女,你不妨让皇后帮你物色,你说看中了谁,朕便把她封为公主,并赐婚与你。朕很想让你做朕的驸马都尉,你意下如何?”

    卓然一路上实际上都在想这个问题,现在皇上又旧话重提,于是他咬咬牙说道:“微臣想请皇上如实告诉微臣,对于婵娟,也就是耶律丽苔祭天这件事,皇上觉得到底有没有效果?”

    辽道宗的脸色顿时阴了下来,瞧着卓然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卓然说:“皇上和皇后应该知道,我跟婵娟情投意合,我千里迢迢到辽朝,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冲着她来的,可是却没成想她已经被皇上拿去祭天了。但是我对她的情意一直没有改变,虽然她人已经不在了,可是我还是舍不得她,心中惦记着她,如果皇上觉得允许的话,我想娶她为妻,请皇上恩准。”

    辽道宗和萧观音两人大吃了一惊,相互看了一眼,辽道宗说:“你这话我有些听不明白,你知道耶律丽苔,也就是你的婵娟,她已经死了,沉入了小海,尸沉海底,你如何与她成亲?”

    “冥婚,也就是与死去的人成亲,在我们大宋是可以的。这样她就有了名分,她就是我的原配妻子了。虽然她人已经不在了,但是这个名分还在,我也就成了皇上的驸马都尉了,当然,如果皇上愿意把她追封为公主的话。”

    辽道宗一听,惊骇的目瞪口呆,而一旁的萧观音则早已经泪水涟涟,抽噎着连连点头,对辽道宗说:“皇上,难得卓大人对丽苔如此一往情深,至死不忘,愿意与她成冥婚,娶她的魂魄,我觉得这也未尝不可。祭天现在看来是没有效果的,我们不知道原因,既然没有效果,那也不能让丽苔白白死去,就让她在天之灵,也有一个好的归宿吧。能够与卓大人阴阳相连,共结连理,也算对她的一个告慰。”

    辽道宗频频点头,捋着胡须也是很感慨,长叹一声说:“是呀,如果知道这祭天没有效果,说实话,朕就不会那么荒唐,让她去祭天了。不过现在事已至此,就没办法再挽回了。既然卓爱卿你有如此的想法,愿意与阴间的婵娟成婚配,那朕就答应你这个要求,朕先追封她为公主,然后赐婚与你。”

    卓然大喜,立刻拱手施礼,说道:“微臣多谢皇上。”

    卓然没有将婵娟还活着的消息告诉辽道宗,虽然辽道宗已经对祭天有了悔意,但是这种皇家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虽然私下里,他承认祭天是一个错误的行为,但是对外,他绝对不可能承认失败,那丢脸可就丢大了。所以不能排除辽道宗到时候会搞什么手脚,卓然不得不防。

    他宁可用所谓冥婚来与婵娟成亲,也不愿意暴露婵娟还活着的消息。卓然相信,这就已经足够了,在将来,等到条件成熟的时候,比如辽道宗去世了,或者已经过了很多年,这件事不可能再翻起什么风浪,那时候在披露婵娟的真实身份也未尝不可。

    皇上对卓然的执着非常感动,特意亲笔写了诏书,册封耶律丽苔为婵娟公主。

    这道圣旨下来之后,众人都很惊诧,不过还没有想到更让他们惊诧的是后面的皇上的圣旨,居然将已经死去的新册封的婵娟公主赐婚给卓然为妻,封卓然为驸马都尉,同时赐公主府府邸一座,就紧挨着皇宫,占地极其宽阔,责令工部和户部拨下专款,修建这座浩大的公主府邸,给卓然和死去的婵娟公主。

    而卓然的婚事也按照皇帝女儿出嫁的规矩,正儿八经地进行操办。并由辽道宗亲自书写婚书,派专人前往宋朝,向宋朝皇帝禀报此事,并到武德县向卓然的父母商议婚事。

    辽道宗用的是通报的形式,他甚至没有跟宋朝皇帝商议,因为在他看来,这门婚事没有人会反对。果然,宋朝皇帝大加赞赏,皇上还亲自派专人送来贺礼,而且宋仁宗还亲笔题写了贺联表示祝贺。

    因为他们的婚姻已经不仅仅是卓然个人的婚事了,已经上升到了辽朝和宋朝兄弟之盟的关系上。

    两个皇帝都觉得这场婚事虽然不是和亲,但效果跟和亲是一样的,加深了双方的兄弟之盟。只不过卓然是娶了辽朝的一个死去的被追封的公主,在宋仁宗和宋朝的官员心目中,卓然是有些吃亏的。但是他们觉得卓然能做出这样的举动,恐怕很大程度上,除了他跟死去的这位公主感情至深之外,可能更多的是考虑加深双方的关系,因为卓然到辽朝为官的目的也就在于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