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作鸟兽散
    卓然的家人又喜又悲,高兴的是,自己的孩子成为了辽朝皇帝的驸马,又得到了宋朝皇帝的祝贺,这是何等的荣耀。悲的当然是卓然竟然要娶一个死去的公主为妻,他们也不知道卓然到底是怎么想的,经历了什么样的感情波折,但是卓然既然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是有他道理的。

    因此,杨太爷和卓然的父母当然也就同意了,卓然的父母随着辽朝的使臣一起到了辽朝,参加卓然的婚事。

    按规矩,驸马爷要带着新娘在京城披红带彩绕城一圈的。卓然骑着高头大马,身披彩带,后面跟着通红的八抬大轿,不过轿子里放的是以前婵娟公主用过的一套衣裙,绕着京城,沿街游街。

    京城的百姓都出来瞧热闹,都知道这位年轻的大宋官员之前爱上了一个辽朝公主,公主祭天死了,他仍愿意与她成冥婚,都是非常感动,无数女子洒下了热泪,回到家中,都在祷告,希望这一生能遇到一个像卓然这样情深意重的痴情郎。

    拜天地时,新娘这一方是拿着她的牌位,凤冠霞帔裹着放在托盘之中,由婵娟公主以前的贴身侍女用手捧着,并系上红色丝带,跟着与卓然拜了天地。

    卓然的父母坐在高堂之上,眼看着儿子牵着一条空荡荡的红绸子,新娘一端则只是一盘的凤冠霞帔,不觉得又喜又悲,忍不住落泪。

    卓然却很高兴,拜了天地之后便是大宴宾客,卓然放开了喝,与前来恭贺的嘉宾当真是喝得翻江倒海一般。这些人眼见卓然得到皇上如此宠幸,都着意巴结,因此这场婚事轰动了整个上京城,十分热闹。

    酒宴结束,卓然才醉醺醺的被侍女搀扶着到了洞房,而洞房里迎接他的,当然就是真正的新娘婵娟。

    婵娟作为卓然的侍女,一直跟在卓然身边的。皇上的意思本来是让婵娟原先的侍女作为陪嫁,一起送到卓然身边,替她的主人跟卓然圆房,但被卓然拒绝了,这让皇上更是感动,卓然当然是害怕婵娟的秘密被这个婵娟以前的侍女发现。

    婵娟这之前听卓然说了事情经过,得知皇上追封自己为公主,并赐婚给卓然,她感动得哭了好几场。而当时总是觉得这件事不那么真实,可是待到真正大婚之后,看见卓然披红带彩,醉醺醺的来到洞房,这才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真的成了卓然的妻子了。

    虽然自己这妻子还不能够去见公婆,也不能够在人前亮出自己的身份,但是她已经知足了,卓然跟她说了,将来时机成熟的时候,或者确保自己没有危险的时候,会公布自己的身份,那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跟卓然双宿双飞。

    这一夜,红烛高照,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二天早上婵娟先起来了,卓然却还想睡个回笼觉,一晚上都没睡,天快亮才迷糊了一会儿,可是婵娟怕羞,早早就起来了,免得其他的侍女私下议论。

    她起来后,撩起帐帘坐在床边,拍了拍卓然的肩膀,卓然睁开眼,看见她娇羞满腮的俏脸,伸手又去抱她,却被婵娟用手推开,说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左手一晃,手心里有一个大红的拜帖,上面写的恭贺新婚的贺词。

    卓然一瞧,笔迹非常眼熟,不由心头一动,赶紧一屁股坐了起来,伸手接过拜帖,又仔细看了看。打开后,里面写“开泰寺,今日午时相见。”既没有落款,也没有画押,但卓然已经能肯定,这娟秀的字迹正是他的美丽师姐天仙儿。

    好久没见到天仙儿了,卓然眼前立刻浮现出天仙儿那美丽的脸庞。

    天池宗南门现在做鸟兽散,也不知道她的情况怎么样。卓然问婵娟道:“你在哪得到的?”

    “就放桌上的呀。”

    卓然瞧了一眼屋子中的圆桌,不觉有些窘迫,昨晚自己跟婵娟洞房花烛,难道天仙儿是那时候悄然来临,留下的拜帖吗,那也太不好意思了。

    婵娟问道:“是谁呀?我瞧着也没有落名字,是找你有事吗?”

    卓然说道:“是一个朋友,可能是这之前托婢女送进来的。”

    “不会呀,昨晚我们喝合欢酒时桌上都没有呢。”

    婵娟眼睛扑闪着,很是疑惑的样子,卓然赶紧摆摆手说道:“算了,别去管他,现在时候还早,这么早起来干什么。”说罢一把抱住婵娟,又滚进了帐幔之中。

    中午,卓然一袭白袍出现在了开泰寺的大门口。

    开泰寺是辽朝皇家寺庙,在上京城外不远,香火鼎盛。尽管卓然已经是辽朝有名的人物了,但真正见过他本人的人却不多,所以他出现在这儿却没有被谁认出来。

    卓然眼睛滴溜转着,到处搜寻,想找到天仙儿,可是他将寺庙整个转了一圈,眼看着就要到正午时分了,却还是没有见到天仙儿的影子。

    卓然叹了口气,也懒得找了,反正天仙儿神龙见首不见尾,自己找她找不着,不去找说不定便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于是卓然就像游客一般迈步来到了大雄宝殿,仰望释迦牟尼庄严宝相,胸中有一种宁静油然而生,不由得双手合十,心里默默祷告。

    正入境间,身后传来嗤的一声轻笑,说道:“这么虔诚啊,祷告什么呢?”

    卓然一听顿时心花怒放,这声音正是天仙儿,猛转身,果然便看见天仙儿笑魇如花的正瞧着他。一袭白衣飘飘然如涤尘仙子一般,只是眉宇间带了几分淡淡的落寞。

    卓然急声道:“你终于来了,这些日子你都去了哪里?”

    天仙儿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寺庙后面,说:“跟我来,到后面说话去。”

    卓然便跟着她穿过大雄宝殿,出了后殿,沿着甬道慢慢往前走,来到了一处梅林。这里梅花盛开,在雪地中犹如一片火红的海洋,景色着实秀美。只是天寒地冻的,吹着寒风,所以到这来的人并不多。

    两人漫步林间,听着脚下踩着白雪发出的沙沙声,一时都没说话,感受着这美景。

    片刻后,天仙儿先说话了:“我是特意来恭喜你的。若不是因为这个,我还不得空来见你呢。”

    卓然奇道:“你知道我大婚?难道你一直在上京城吗?”

    天仙儿扭头瞧着他说:“不一定要在上京城才知道你的消息啊,你现在在辽朝名声显赫,皇上赐婚的公文传到了辽朝各处,连大宋很多地方都知道了。特别是你这位大宋皇帝派到辽朝来为官的汉人官员娶了辽朝的公主,还是一位已经死去的追封为公主的女子,人人都在说你的痴情。我听了心里也很感慨,我知道你跟婵娟你们俩的往事,你跟她成婚,我若不来恭贺,怎么都说不过去的,你毕竟是我的师弟啊。”

    卓然哈哈的笑了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至于到底是什么样,我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包管你知道了会大吃一惊的。”

    “你现在做的事就已经让人大吃一惊了,还用等以后吗?”

    天仙儿顽皮地笑了笑,随即笑容又慢慢消失了,竟然微微叹了口气。

    卓然忙问道:“怎么了?不开心吗?”

    天仙儿说道:“是呀,悬浮石接二连三的丢失,天池宗已经乱成一团,我们南门加上北门和东门,现在基本上都已经土崩瓦解了,特别是我们南门。原本我还想指望能够收拾残局,把大家凝聚在一起,可是宗主忽然派特使告诉我,让我不用管,并且还让特使给我交代了别的事情,因此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做别的事,没有在南门。”

    “南门的人找不到我,没有了掌门人,宗主也不管他们,自然便作鸟兽散。偌大的南门顷刻间土崩瓦解,很多人找上门,虽然都已经各奔东西,但是那些仇家和找上门挑战的人却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南门弟子死的死伤的伤。我知道这个消息心里很难过,可是宗主说了不让我管,并且我也无法脱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不过跟我们一样,北门和东门也都分崩离析,特别是北门和东门的掌门人都很离奇的失踪了,不知道是死是活,他们的悬浮石也一夜之间失去了踪迹,连宗主那么大能耐的人都没办法探知悬浮石的去处。而失去了悬浮石的天池宗成了案板上的鱼肉,江湖门派谁不想在这风光一时的第一大门派上找点甜头,所以谁也无法阻止。”

    卓然说道:“天池宗不是有六个门派吗?还有西门和下门上门啊,再说还有宗主在,将来一定能够再展雄风的。”

    卓然嘴上说得斩钉截铁,肚子里却在嘀咕的补了一句,那才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