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又得一宝
    天仙儿又叹了口气,摇头说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们天池宗跟别的宗派不一样,我们天池宗之所以实力超出别的帮派一大截,想必你现在也知道了,就是靠着悬浮石,才使我们的内力得到了急剧提升,别人无法抗衡。而一旦悬浮石丧失,内力大幅减弱,也就无法跟其他宗派抗衡了,单论我们的武功和内力,只怕连江湖上的一流门派都比不上的。更关键的是,天池宗六大门派的六处悬浮石丢掉了三处,宗主的伟业没办法执行,这才是最致命的,我现在做的就是试图帮助宗主实现宏愿。”

    卓然试探着问道:“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事呢?”

    “当然不能告诉你,这是宗门最高机密。”

    卓然说道:“我就开个玩笑,这种机密我怎么有资格探听呢。——现在我这南门的外门堂主只怕也干到头了,南门不复存在了嘛,嘿嘿嘿。”

    天仙儿说道:“你不必如此沮丧,凭你在辽朝皇家中的地位,你一直是宗主十分关注的人,宗主只是现在无暇顾及其他,等到缓过劲来,重新整治天池宗的时候,你绝对会作为重点人选优先考虑的,这是我今天来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除了来恭贺你新婚之外,要跟你说的就是让你耐心等待,终有一天,我们天池宗还会重整旗鼓的。”

    卓然眼珠转了几转,说道:“对了师姐,咱们南门北门和东门的悬浮石都不在了,那西门下门和上门这几个门的悬浮石可得重点保护,不能再有什么闪失,宗主一定采取更为严格的办法了吧?”

    “那是当然,自从东门的悬浮石再次失踪之后,宗主就已经下令,将西门下门和上门的悬浮石全部转移了。至于转移到了什么地方,说实话,估计除了宗主和看管这些悬浮石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包括他们三个门的掌门也不知道,这种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只要保证悬浮石还存在,这三个门的弟子得到悬浮石的庇护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们不需要知道悬浮石藏在什么地方。”

    要是连掌门都不知道,那自己当然更不可能知道,又如何去谋取剩下的悬浮石呢?卓然眼珠一转,又问道:“要是这样,那悬浮石相对更安全,可是假如有强敌来袭,看管悬浮石的人想必非常少,那更容易丢失啊。”

    “这是当然的,这就看怎么取舍了,如果派重兵把守,固然能够保证安全,但是目标太明显,同样会丢失。就像东门,派了那么多人守在白岩岛,还不是丢掉了吗?还使得北门和南门的那些人都跑去抢夺,真是不知死活。而现在东西隐藏起来了,不知所终,其他门派的弟子们就算想抢,也没地方抢去,这样相对才更安全。当然你说的那种情况也是宗主最担心的,所以派去看守悬浮石的也都是宗主最信任的最顶尖的人,功力都不在我之下,都是以一敌万的人,因此这一次应当万无一失。”

    卓然连声赞叹:“宗主算无遗策,这一招是最厉害不过的,让敌人想抢也找不到,就算找到了又打不过,只要能抗住来袭之敌,立刻把东西再转移走也就是了。我们在暗处,让敌人无从寻找,这才是最高明的隐藏手段。就好比俗话说的,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真正好的隐藏东西的地方,往往是在熙熙攘攘的闹市,只有在这种地方,才无处寻找,在野外反会露出很多的蛛丝马迹,从而被敌人找到。”

    天仙儿赞许的点头,对卓然说道:“你果然很聪明,难怪连宗主都对你很夸赞。”

    “哦?宗主夸赞我了吗?怎么夸赞我的,能不能告诉我,让我也知道一下,宗主有没有夸到点子上,嘿嘿嘿。”

    天仙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就你赖皮,连宗主都拿来开玩笑。——对了,你的功法练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明白的?可惜我没时间指点你,而梅香她们跟在我身边也没时间,你如果有特别不清楚的,捡紧要的问我,我只能指点你最紧要之处了。”

    卓然挠挠头,忽然想到这些日子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便说道:“这内力我一直在练,可是我却没办法把它转化成力量。有时候我需要力量的时候,就算用了功,也没办法产生摧碑裂石的功效。还有我听人说,内功高强的时候身轻如燕,可是我怎么也做不到呢?”

    天仙儿笑了,说:“这个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楚的,你要想把内力转化成攻击力或者轻功,那需要专门的转化的功法,这个恐怕要花上好几天来教你,不然我就这么说你是做不到的,弄不好还会走火入魔,所以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反正你现在是辽朝大官,又是皇帝身边的驸马,你有自己的亲兵卫队,寻常人要找你麻烦都没办法,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什么危险,以后我再指点你吧。”

    卓然叹了口气,苦笑着点了点头,说:“好吧。”

    天仙儿见他很是郁闷的样子,不由抿嘴笑了,说道:“别一副可怜样。我有个宝贝,算作你的新婚贺礼。”

    说罢伸手入怀,取出一样东西放在手中,细腻如霜雪一般,皎洁的柔荑里赫然是一枚小小的珠子,无色晶莹剔透,但却放射出柔和的光芒。她递给卓然说道:“这是本门绝无仅有的至宝,你切不可丢失或者转赠他人。”

    卓然接了过来,用手指捏着翻来覆去瞧着,好像就是一颗玻璃球嘛,卓然说道:“这有什么奇特的?不就是一颗打磨好了的珠宝吗?如何谈得上本门至宝呢?”

    天仙儿眼睛一瞪,说道:“当真不识货,这岂是一般的珠宝所能比拟的,这个这颗珠子名叫夺目珠,也叫夜明珠。在一般人眼中它就是夜明珠,因为到了晚上便会发出非常微弱的光芒,虽然不足以照亮整个屋子,但是能把周围一尺左右的东西都照亮,很是神奇,就算皇家也并不多见的。”

    卓然眼睛一亮,说:“夜明珠?我倒是听说过,原来是这样的呀。不过这也没有多大用处,晚上要想光线亮,直接点盏灯笼,那不是小事一件吗?何必靠什么夜明珠呢?”

    天仙儿瞪眼道:“你别打岔,听我说完行不行?我说完了你就知道它的好处了。”

    卓然忙点头说:“行啊,那你说吧。”

    天仙儿道:“如果只是晚上能发一点点光,除了拿来把玩之外,并没有更多的用处。但是这颗夜明珠跟其他的夜明珠不大一样,别的夜明珠都是蓝色的,这个是透明无色的,晶莹剔透,模样可比别的好看的多。”

    “好看又能怎样?还不就是个珠子吗?”

    卓然笑嘻嘻说道,心里想的是,在现代社会,随便一颗玻璃球都比它漂亮的多,这有啥稀奇的?古人没见过,所以才觉得好玩,到了自己眼中,也就是一个跳棋的弹子球,说不定还没那个好看。

    眼见卓然又打断了自己的话,而且言语之间似乎还颇为看不起那手中的珍宝。天仙儿笑了笑,也不解释,一把把他手中的夺目珠夺了过来,摊放在手心,伸到卓然面前。

    忽然,那珠子放射出耀眼的光芒,猛地一闪,卓然哎呀叫了一声,只见得的眼前光芒万丈,犹如太阳光直直照进眼中一般,一时间眼前一片白花花的,什么都看不见了。他赶紧用手捂住眼睛,实际上那道光也是瞬间稍闪即逝,他就算不去捂眼,光线也已经消失了。

    卓然慢慢放开手,眼前依旧是白花花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他惊恐的对天仙儿道:“完蛋了,你这是什么东西?把我眼睛晃瞎了,我看不见了。”

    天仙儿微笑说道:“你现在知道它的厉害了吧?它之所以叫夺目珠,就是因为你只需要把我让梅香教给你的功法冲击到这珠子之中,它就能够发出耀眼的光芒,就像刚才那样,能够让对方短时间什么都看不见,这样你就可以趁机攻击对方或者跑掉了。不过这时间很短,连半盏茶的时间都不到对方就能恢复视力,所以要逃就要尽快,要攻击就要马上下杀手才行,记住了。”

    卓然顿时又惊又喜,心想,乖乖,原来这玩意儿居然相当于现代警备用品中的强光电筒啊,可以让对方短时间失明,只是功效可能没那么大,因为卓然已经慢慢恢复了视力,渐渐能看清楚了。

    他惊喜的摸索着将那珠子接了过去,说道:“这还真是个宝贝,快告诉我怎么用?”

    天仙儿四周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便低声说道:“这法子也没什么奇特的,就是你催动玉牌使用的内力方法,跟这个是一样的,我以前教过你,就是你外堂堂主的那枚玉牌,你用内力催动它就能发光,用相同的方法催动这颗夺目珠,它就能发出耀眼的光芒。两者的不同仅在于玉牌的光是柔和的,你催动的内力再大也只能发出柔弱的光芒,而这颗夺目珠在你的内力催动之下,却能够发出非常耀眼的光芒,而且他需要的内力并不强大,你现在的内力应该够了,你试试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