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临死托孤
    黄公公微微有些诧异,说:“你果然思维敏捷,的确如此。因为等不到你来,所以包大人便将他要交代的事交由咱家来转告于你。有这样几件事你务必留在心上。”

    “第一件事,皇上的子女基本上没有能够活下来的,包大人觉得太过诡异,不知道其中是不是有人在捣鬼,暗中谋杀。但是包大人费尽了心思也查不出个究竟,他希望你将来有一日好好查一查这件事。当然这只是包大人心中的一个疑惑,因为到目前都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有人谋害了这些小王爷和小公主,所以这件事倒不是一个紧迫的案件需要你去侦破。”

    卓然点头说:“将来若有机会,我一定好生查查,看看究竟是否有包大人怀疑的谋杀的存在。”

    黄公公点了点头说:“第二件事,其实是包大人为你向官家讨的得一个特权。”

    “哦?怎么回事?”

    “包大人临终前,向官家请旨,官家赐予你尚方宝剑一柄,奉旨断案。以后不管你在哪一级为官,只要是你作出判决的案件,都无需上报复核直接生效。死刑案件,罪犯为奴仆、平民,准你径直处死。五品以下官员,准你先斩后奏。四品以上,报官家核准后执行。——卓大人,这可是你才有的特权啊。因为包大人担心朝中有些人不懂装懂,仗着官居要位,使原本公正的结果变了味,甚至颠倒黑白,造成冤假错案。”

    卓然一听,当真是心中感动的无以复加,要知道,宋朝的司法制度刑法分为五等,从轻到重,分别是鞭、笞、徒、流、死。按照规定,前面的两个,州县一级就可以直接裁决,无需上报复核。

    而徒刑在州县判处,作出初审判决之后,必须要上报到所属的知府进行复核。知府核准之后才能生效,知府不核准,可以径直改判或者发回重审。

    而流刑除了州县、知府层层核准之外,还要上报刑部、大理寺核准才能生效。至于死刑,刑部、大理寺在复核之后,最终还要报皇上作裁决,这是正常的审级制度。

    现在包拯向宋仁宗给卓然授予的特权,是他审理的流刑及以下刑罚的案件,可以径直作出裁判,无需上报复核就能生效,不管他的职位是州县长官还是知府都是如此。而对于死刑案件,则一分为二,——五品以下官员犯死罪者,可以先斩后奏。四品以上官员,才需要报请皇帝核准。

    同时,授予他尚方宝剑一柄,奉旨查案。这样一来,他的断案其实就代表着皇帝的意思了。

    卓然被震住了,没想到包拯对自己竟然如此重视,给予自己这么大的权力。卓然心下感动,不由连眼眶都湿了。自己崇拜的偶像对自己寄予如此厚望,可惜甚至都没能跟他说上一句话,怎不让人伤感。转身面向灵堂方向,长揖一礼,哽咽道:“包大人,卑职绝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黄公公道:“尚方宝剑回头咱家给大人送来。——对赐予大人尚方宝剑之事,朝中诸位大人颇有微词,但官家说了,大辽皇帝能做的事,为何大宋皇帝却不敢做?卿等若心胸坦荡,心底无私,又何惧区区一柄尚方宝剑?这话一出,诸位大人便无人再说二话。”

    卓然更是感动,忙又冲着皇宫方向躬身一礼,道:“微臣感戴皇恩,定当尽心竭力,缉拿凶顽,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黄公公连连点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这才接着又说道:“第三件事是包大人个人的私事,请卓大人您考虑,不是要求,甚至不是希望,只是一个企盼。”

    卓然忙拱手道:“严重了,包大人对我如此看重,我只要能做到的,一定想尽办法做到,便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黄公公勉强笑了笑说:“那倒还不至于赴汤蹈火这么严重,其实卓大人只要愿意,很轻松很容易的。”

    “公公请说。”

    黄公公道:“包云燕你认识吧?”

    卓然微微一愣,随即便知道了,包云燕应该就是云燕了,只是先前她从来没有说过她姓包,若她早这么说,卓然或许早就已经猜到了她跟包拯包大人有关了。便指了指外面大堂方向说道:“就是一直跟我在武德县当捕头的云燕吗?”

    黄公公微微点头,说道:“是的,她对卓大人你破案的才能也是非常的推崇,包大人对云燕姑娘十分的宠爱,而云燕姑娘又一直跟随在卓大人您身边。所以包大人的意思是,希望将来云燕姑娘依旧能跟随在卓大人您身边学本事,您明白包大人的心意了吗?”

    卓然即便是用脚趾头都该想到,这是包拯包大人临死托孤了,要把宝贝女儿交付给自己。顿时心中如翻江倒海一般,他与云燕两人其实早就情投意合,甚至在婵娟之前便是如此。

    就算没有包大人这句托付,卓然相信,他跟云燕就此发展下去,总有一日也会走到一起的。而现在,有了包大人托孤的话语,虽然说得非常含糊,但卓然同样感觉到了其中的深情。

    包大人或许希望自己有生之年,能够收到卓然这样的学生,并且让他能成为自己的女婿,可惜他看不到那一天,但是又不知道卓然到底是怎么想的,因此才如此含糊的说了这个期望。

    卓然马上躬身施礼道:“黄公公,我跟云燕云姑娘原本就情投意合,以后也会在一起的,这一点请包大人的在天之灵放心。”

    卓然也说的稍稍有些含糊,但是又有谁听不出来呢。

    所以黄公公点头说道:“包大人的在天之灵听到卓大人您的承诺便足以瞑目了。”

    说到这,他好像放下了心中一副重担,终于完成了包大人临死之前托付给他的事。他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瞧着卓然又说道:“除了这三件包大人托付的事之外,还有一件事,便是皇上让咱家转达给你的口谕了,实际上,皇上的这口谕你已经知道了,只是这里需要再重申一下。”

    卓然说道:“是不是包大人的事需要我去查访?”

    黄公公点头说道:“正是这件事情。——包大人身体一向健朗,从来没有什么大的病症,而这一次却突然间就病倒了,而且一下子就病的特别的严重,几乎是转瞬间便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所有太医都来看过,但都束手无策。而且太医们几乎得出一致的结论,那就是包大人很可能是中毒而死,但是是谁投的毒,怎么投毒,又是为什么要投毒却没有定论。”

    “最主要的,是没有人能查出谁敢这么做。因此皇上才八百里加急把您招回来,就是想让您赶在包大人下葬之前,尽可能收集到需要的证据,尽可能快地破案。若真是被人谋害,那要给包大人伸张正义,报仇雪恨。”

    卓然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一定尽快查清此案。不过虽然太医们说了,包大人很可能是中毒而死,但是我还是需要取得确凿的证据,所以我希望能皇上能准许我对包大人的尸体进行解剖,以查清楚包大人的死,并从尸体解剖中寻找到破案的线索。”

    黄公公似乎已经料到卓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当下点头说道:“这个没问题,皇上已经说了,卓大人需要做什么都可以做,包括解剖,包大人的家人也会完全理解卓大人所做的事的。”

    卓然说道:“多谢。”

    “包大人可能是中毒而死之事,官家严旨保密,除了几个御医,其他人都不知道的。”

    “卑职明白。”

    当下黄公公吩咐侍从将包拯的尸首转移到了一间厢房之中,并下令不让任何人靠近。

    卓然星夜兼程,路上基本上就没有睡觉,但是他并没有要求先休息一会儿,而是直接上了解剖台。因为他自己也想早日查清楚这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包大人是不是真的被人谋杀。

    卓然先进行了体表检查,发现包拯的牙龈有糜烂,口腔粘膜溃烂,牙齿也有松动,皮肤发现多处红色斑丘疹,淋巴结肿大。解剖之后发现肝脏肿大,卓然提取了胃内容物和内脏。

    但是他现在进行法医检验的重要仪器还在运回来的途中,因为赶得急,他还没有能够把那些仪器跟着自己一起运回来,缺乏那些仪器的情况下,他相当多的检验是没办法进行的。

    不过目前从尸体表面现象和尸体内部解剖所出检查到的种种真相,卓然已经大致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他还需要找到更多的证据。

    尸体解剖完毕,卓然把尸体缝合好,重新用心的做了复原,基本上看不出有尸体解剖过的痕迹。接着卓然进行了相应的调查,首先要询问的当然是好久没有见到的云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