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当官
    卓然和云燕在屋里相见,没有其他人,云燕眼睛都已经哭肿了,声音有些沙哑,望着卓然怔怔的不说话。

    卓然道:“皇上让我负责调查令尊的死因,我有一些问题要向你核实。你也是善于侦破之人,有没有发现什么令尊被人下毒的征象?”

    云燕摇摇头:“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件事。——家父病重期间,有明显水银中毒症状,比如头痛、头昏、恶心、乏力、高烧、口腔糜烂、腹痛等等。在发现出现这些症状之后,父亲就知道他不能幸免,因为水银中毒无药可救。父亲就禀报官家,让官家紧急把你调回来。”

    “官家以为父亲的意思是让你回来查他为什么会中毒,所以就用了八百里加急把你紧急召回来了。但实际上我知道父亲的意思是让你回来,他有些事情想交代给你,他担心他熬不到那一天,果然如此,他没有能熬到。实际上父亲并不指望你或者谁来破获这个案子,因为这个案子,是谁给他下的毒他心里很清楚,不需要别人侦破。”

    卓然听了这话顿时大吃一惊,眼睛都瞪圆了,说道:“令尊知道谁给他下毒,为什么不将对方绳之以法?”

    云燕苦笑说:“因为给他下毒的人就是制定律法的人,你怎么把他绳之以法?”

    卓然顿时一呆,半响才吐出两个字:“官家?”

    云燕点点头说道:“不过准确的说不应该叫做下毒,因为官家是无心的,同时也是出于好意,但是他没想到好心办了坏事。”

    “到底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说的准确一点?”

    云燕吸了吸鼻子,说道:“实际上这只是一场意外,那几天父亲病了,太医来看,说父亲积劳成疾需要休养,可是父亲说政务繁忙,不能够停下手里的事去休养的,官家当时也的确需要父亲查办几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也不好放他走,于是官家就将他服用的延年益寿丹交给父亲,说吃了这丹药会觉得精神格外的好。官家自己就是这样,一般很累的时候服上一粒,身体便会如飘入云间一般逍遥自在,精神百倍。”

    “官家说目前只练出了一枚,官家自己舍不得吃,给了家父,说父亲日夜辛劳,更需要这神奇丹药的滋补,至于官家自己,可以再缓一缓,等第二枚丹药练出来之后再说。于是家父便服用了。服用之后父亲很快发现,身体却迅速出现了可怕的变化。头晕恶心,肚子痛,发热,并且牙齿出血松动,身体皮肤也出现了红色的斑疹,而且程度越来越重。”

    “官家很着急,亲自带侍御医来探望。御医确认家父很像是水银中毒,症状差不多,但不敢确定。官家当然想不到是他的延年益寿丹有毒,还以为有人谋害家父,就问家父到底是谁下毒知不知道?家父心中很明白,没有谁给他下毒,他这几天吃住都跟家人在一起,家人都没有中毒,怎么可能他单独中毒呢?家人更不会害他,而他是服用了官家给的那枚丹药之后,很快出现的这种可怕的中毒症状。”

    “家父当然不可能告诉官家是他的药有毒的,那样一来官家会非常的痛心和愧疚。但是父亲知道那于事无补,因为水银中毒无药可救,这已经成为定数,又何必去让官家内疚呢?但是父亲知道,官家的天师在继续给他配置另一枚所谓的延年益寿丹,因为过程极其复杂,所以还有半年的时间来阻止官家服用这枚药丸。”

    “但是现在不能直截了当的告诉官家,因为官家对炼丹的天师极其信任,曾经有大臣质疑天师炼丹,说其中的朱砂、水银等药物可能会导致人中毒,结果官家勃然大怒,下令将那官员以诽谤罪下了大狱治罪。虽然没有处死他,但是把他和家人流放了三千里,远远地发配到了岭南去了,终身不得返回故乡。”

    “那件事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质疑天师炼丹了,家父深知这一点。而他本来想慢慢的开导官家,想办法让官家再不要相信所谓的延年益寿长生不老丹,可是家父已经没有时间了。所以他请求官家让你回来,你现在明白家父的用意了吗?”

    卓然沉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令尊的意思是想让我通过侦破他中毒案件来告诉官家这药丸有毒,让官家千万不能在服用这丹药。”

    云燕点点头,说道:“家父正是这个意思,但是他再三叮嘱我要我告诫你,千万不能直截了当告诉官家,那样的话,不仅官家不会听,而且还会给你自己带来非常大的麻烦,甚至可能会因此招来横祸。官家对你很看重,但是如果你侵犯到了他同样非常看重的天师炼丹这件事,他会毫不犹豫放弃你的,因此你必须要想到万全之策来处理这件事。”

    卓然点点头说:“我明白,我会仔细琢磨这件事该如何处置最为稳妥,我不会冒失的去直接跟官家说这件事的。”

    云燕微笑苦涩的点了点头,说:“那样就最好了,父亲也就能安心了。”

    卓然又对云燕说:“令尊是否跟你说过,以后希望他希望你能跟着我?”

    云燕顿时羞红了脸,低下头说道:“父亲有这么说过,可是你愿意收我这个笨徒弟吗?”

    卓然伸手过去,握住了她的手,说道:“我们本来就是珠联璧合的一对,我相信我们以后在一起双剑合璧,一定能侦破更多的疑难案件的。”

    云燕羞得连脖子根都红了,用低低的声音说道:“我……,我还要为家父守孝三年。”

    卓然握着她的手紧了紧,说道:“我就等你三年!”

    云燕欣喜抬起头,一双眸子亮亮地望着他,不知不觉间,已经噙满泪水,娇躯靠在了卓然怀里。

    卓然轻轻揽着她,脑海中思绪万千。

    他现在明白了,包大人担心的是,官家会跟他一样,吃下天师给他的延年益寿丹同样中毒。

    虽然说还有半年时间,可是谁又能担保这天师不会来个偷工减料,加快步伐,为了赶工期,提前弄出来给官家吃呢,那可就完了,所以必须要尽快的了结此事。

    卓然脑袋里迅速思考了这件事,他感觉既然官家先前就已经有了先例,把对天师的延年益寿丹提出疑义的大臣罢官下狱,流放三千里,就差没砍头了,足以证明官家对天师极其看重,绝对不可能听得进任何意见的。

    现在宋仁宗年纪大了,身体一直不好,最想的事情当然就是百病不生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谁要把他的这个梦想破灭了,他不会让谁有好日子过的。

    所以卓然觉得这件事绝对不能够以正常的规则来处理,更不能当成一件案子来破。就只有一个简单粗暴,却最有效的办法,——斩首!

    在开展这项简单粗暴的处置之前,卓然必须要弄明白那位天师究竟是谁。他没有问云燕,因为他知道云燕极其敏感,自己如果跟她这么问,将来这天师出现任何闪失,她都会立刻想到是自己干的。而要打听到让官家非常赏识的天师到底是谁,其实也是很容易的。

    当然,这件事更不能找黄公公问,因为那同样的会有这样的顾虑。卓然必须要不动声色的开展这件事,将来这天师出现任何问题,都没有人会往他身上怀疑,这才是最绝妙的。

    卓然问云燕:“那枚装延年益寿丹的盒子还在吗?”

    “在父亲的书房里,我记得父亲在书房把药吃下的,顺手就把装药丸的盒子放在了后面书架上,我去找找看。”

    卓然说道:“我们一起去吧。”

    云燕带着卓然来到了书房,指着书架上的一个装饰精美的盒子说道:“就是这个,我记得很清楚。”她又望向卓然说:“你打算怎么办?”

    卓然拍了拍她的香肩道:“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怕我用的方法不当惹祸上身。放心吧,既然令尊都信任我,我一定能想到很好的办法来的。”

    “那就好,一定要注意安全,不管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危及到你,这是父亲反复强调的。”

    卓然点了点头,走到书架前,回头对云燕说道:“这盒子我要拿走。”

    “没问题。”

    卓然从袖笼里取出一方手绢盖在盒子上,将盒子包了起来,放入怀中。

    卓然收拾停当来到前厅,他也想跟庞籍等人一起为包拯守灵,包拯临终托女,那其实就是自己岳父了,只是还不能以女婿身份披麻戴孝。

    跟卓然好久没有见面了,庞籍等人也很想跟他好好谈谈离别之后的事情,可是守灵的时候,高谈阔论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大家都尽可能简短的说了说别后的情况,留着后面有时间再说。

    黄公公也在一起守灵,他对卓然说道:“对了,官家想让你到大理寺当一名判官,不知你意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