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一盏河灯
    如果自己能够有效的掩饰枪声,甚至于在击毙了天师之后,由于对这杀人利器的声音不熟悉,兵士还很可能一时没有反应出来天师遇袭。等到他们反应过来,进行搜索的时候,他们又没办法渡过河来进行搜捕,自己可以从容的从后面撤下,骑马快速离开。

    找到这处狙击点,卓然很高兴,他立刻寻找过河的路。结果在距离他看好的狙击点有两三里路的地方发现了一座小木桥,卓然策马过了木桥,绕到了狙击点后方。

    这木桥这么远,御林军就算发现了自己,要绕过来追捕的话也要跑上好远。而另外一边也是连绵不绝的山丘,只要自己翻过几座山,御林军就找不到自己的踪迹了。

    卓然还是用心观察了河边狙击点之外的逃跑的路线,以便从容撤走,他很快选定了一条逃跑的路线。

    这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卓然进入了伏击点,选定了在一处灌木后面。

    他取出了火药狙击步枪,做了一下瞄准测试,然后仔细观察了四周,这时已经日近黄昏,驿道上已经看不到人了。卓然决定试射几枪,以摸准弹着点。因为他只有一次机会,御林军不会给他第二次狙杀的机会的,他也不能够冒险再进行第二次狙杀,这第一枪不管是否能打中,他都必须撤离。

    所以卓然趴在灌木丛之后,向着对面的驿道上的一块石头进行试射,以选择瞄准点,确定最终弹着点。

    这里距离还是有些远了,已经接近有效射程之外了,所以偏离的比较大。卓然连开了几枪之后,终于确定了一个比较合适的瞄准点,根据这个瞄准点,他应该能够一枪击中,他的弹着点大概在一个大的海碗的范围之内。

    不过这个范围已经让他心里有些打鼓了,所以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保险一点,瞄准天师的胸口射击,这样范围大些,能确保命中。只要能击中对方的躯干,这种贯穿伤损伤了肺部,在宋朝的医疗环境下,几乎是必死无疑的,因为射出去的铅弹是有毒的,而宋朝的医疗水平又没办法做胸外科手术,即便是当场没有射中心脏,也会要了对方的命。

    卓然将步枪放回了木箱子,躺在草地上准备好好睡一觉,现在天气炎热,即使不盖被子也没什么问题。卓然却一时不能入睡,因为他对即将到来的狙杀,心中还是多少有些担忧的,尽管这之前,他已经杀过不少人了,也经历过了生死搏杀,但还有一定的兴奋。

    根据黄公公的叙述,天师他们要第二天早上才会到那山洞,然后举行仪式,中午时分取了鬼珠子之后,下午便返程。

    在来的路上,卓然已经看到了,前面有有一处集镇,因为天师他们是中午才出发的,按照行程,一天应该不会赶到山洞处,那地方也没有适合的安营扎寨的地方,还不如住在集镇之上,所以卓然很快估算出他们的行程,今天晚上应该是住在集镇,第二天早上再出发前往山洞。

    也就是说,经过他埋伏地点的具体时间应该是第二天早晨,晚上卓然有充分的时间好好休息。

    更何况这里距离驿道不超过百步远,就算卓然估计错了,对方连夜赶到山洞,卓然也是能够监听到对面路上的行踪的。

    卓然睡的很踏实。半夜的时候卓然醒了,他是被蚊虫给咬醒的,这野外最讨厌的就是各种蚊虫了,尤其是靠水边。卓然已经不怕热的用衣服将自己几乎所有裸露的地方都遮挡住了,却还是没办法完全避开蚊虫的骚扰,主要是他的脸没有办法完全挡住。

    他醒来之后,赶开了在自己耳边嗡嗡乱叫的蚊子,抬头望去,幽暗的苍穹,一轮近乎圆月挂在天边,看不到星星,只有幽暗的夜空,是那样的宁静。

    卓然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么好好的看一看夜色了。在现代社会当然没有这样的奢望,而现在穿越来了之后,虽然感受到古代水洗一般的大气的清新和夜空的宁静,但是身在其中,反而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

    现在无所事事躺在河边的青草上才注意到,夜空原来是那样的宁静幽深,这难得的美景却被自己忽视了很久了。

    卓然睡意顿消,用手枕在脑后,饶有趣味地看着月亮。月亮上斑驳的影子,那是传说中的桂花树,树下应该有吴刚在吭哧吭哧的用力砍着桂花树吧,嫦娥呢,玉兔呢,是冷眼旁观,还是躲在月宫中捣药呢?

    卓然被古代优美的神话牵走了思绪,目光从月亮上慢慢移到了远处地平线,那里有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几乎分辨不出它们的存在。

    已经是夜半,酷热依旧没有减去,地面还是热烘烘的,卓然感觉到身上都冒出了些许细细的汗珠,于是索性坐了起来,这样吹过山岗的凉风便能带走一些酷热。

    忽然,卓然发现身后的那条小河似乎有光亮照了过来,他不由微微有些吃惊。赶紧小心地站起来,从灌木丛探头往外看,他担心是不是御林军护送天师经过这儿的灯笼发出的光亮。

    一瞧之下更是惊讶,原来那光亮并不是从路上传来的,而是从那条湍急的小河上。——小河之上竟然飘着无数的河灯,河灯都是纸做的,上面有一盏盏的小小的灯笼,正顺着河流往下流淌。但是冲到这一段湍急的河流时,大部分倾覆在湍急的河水中了,就好像无数扑火的飞蛾,前仆后继的冲到火中,化作一缕缕青烟。

    卓然被眼前看见的景色整个惊呆了,他知道,这一片并没有什么人家,在下游二三十里路处才有一个集镇,可是上游一直到那山洞是没有人家的,这么多的河灯是怎么来的?谁把他们放倒了这里?难道是在洞窟处看守的御林军放的吗?

    卓然知道,宋朝中元节也就是鬼节的时候,按照习俗,是要在河里放灯的,用来照亮死去的亲人通往阴间转世投胎的路。卓然在武德县的时候,也曾经在河边见过当地百姓放河灯,不过那时很热闹,许多人在河边将自己做的河灯一盏盏的放在水中,水面水流也很平滑,然后目送着河灯慢慢飘远。那种景色不同于元宵节看花灯,有一种类似的凄美,但是绝对不恐怖。

    可是现在在荒郊野外,惨淡的月光下,看见无数的河灯悠悠地从黑暗深处飘出来,淹没在眼前的河水里,卓然有一种感觉,好像上游的河边有无数看不见的人影,正站在那儿默默的望着河灯飘远。

    这么炎热的天,他感觉后脊梁一阵发冷,那些河灯飘了好一会儿数量才慢慢的减少了,直到再也看不见,天地间又恢复了清冷,只有河水的哗哗声。

    第二天早上。

    天刚亮卓然就醒了,虽然他知道天师应该不会天没亮就出发,他不需要这么干,所以不会这么早出现在自己的狙击视野内,但他还是提早醒来做好准备。

    他下了小山坡来到河边,从河水中用手捧了一捧清凉的河水泼在自己脸上,他捧了几捧水后,忽然,他看见水下有白色的东西在水波中摇曳。开始他还以为是一个白色的石子,但是他很快发现不像,湍急的水流把影像扭曲变形,而且不停的变幻,就好像一个鬼怪,在幻化成不同的模样似的。

    卓然抹了抹眼前的水,慢慢伸手进去,从河水中捞起了那白色的东西。那东西随着他的手离开了河面,河水滴落在湍急的水面,连涟漪都没有形成便消散在水流之中。被湿漉漉的水粘在一起的东西,在卓然手指的支撑下渐渐敞开了,原来是一盏河灯。

    这河灯做得很轻巧,是用白色的油纸折的,能够防水又不沉下去。这河灯中间有一盏小小的灯笼,里面有一支拇指大的蜡烛,还有小半截没烧完,但是被湍急的河流打翻了,沉到水下,被冲到岸边,挂在了石头之间,这才被卓然看见了。

    卓然翻来覆去地瞧着,突然他发现,河灯的小船内部似乎写有字,他赶紧将那盏灯笼取了下来,发现上面写的是一首诗:

    书阁乍离情黯黯,

    彤庭回望肃沈沈。

    应怜一别瀛洲侣,

    万里单飞云外深。

    卓然反复看了几遍,竟看得痴了,眼前一个失去了爱侣的孤单影只的人,正手捧着折好的河灯缓缓放入清清的河水之中,看着河灯漂远。就在这时,卓然忽然感觉到隐隐有杂乱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扭头一看,只见沿着河谷驿道远远的有尘土飞扬,显然有大队人马正朝着过来。

    卓然立刻将那河灯顺手揣入了怀中,猫着腰快步跑上了小山岗,躲在了那一处灌木丛之后。

    立刻从木箱中取出自己的长筒狙击火药枪,打开保险,查看了一下,然后放下在了昨晚预定的位置,向斜前方瞄准了路上自己早已定好的靶标,只要目标进入靶标范围便可以开枪了。

    他望着远处缓缓过来的人马,心想,这天师竟然比自己预料的要提早赶来,幸亏自己早就做好了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