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鞭尸泄愤
    三娘在一旁落泪,卓然则下到了墓底,他没有将棺材整个取出来,因为那太费劲了,他们两个有些困难,就在下面检查就可以了。

    尸体已经高度**,看不出体表有什么外伤痕迹,不过他相信体表应该没有明显的外伤,不然以包拯这么精明的人,不可能判断不出死者的外伤的。所以卓然的重点是放在了包拯不具备鉴定能力的内脏取材上,整个躯干大部分还没有液化消失,特别是卓然最看重的胃部,他将整个胃部全部提取了,同时还提出了心血、毛发。

    他过来的时候带来了油布纸,于是将提取的东西都放在了油布纸中,然后把棺材盖上,把坑很快重新填满,然后对三娘说道:“我得赶紧赶回去,不然这些东西腐烂了就没用了。”

    三娘含着泪点头,对卓然说:“多谢大老爷,若是能替我夫君报仇雪恨,我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

    卓然摆摆手,也没多说,飞一般的跑下了山,从路边解下自己的马。他现在已经来不及等师父了,他要急着赶回去,赶在这些东西腐烂之前马上进行检验。尸体埋在土中,**速度会比较慢,但是一旦暴露在空气中,尤其是这么热的夏天,**会非常快的。

    卓然快马加鞭飞一般的往回赶,把那匹马累的气喘吁吁。在马即将累死之前,卓然赶回了京城,而这时也不过才刚到下午。

    幸亏卓然的大型机械此前辽朝皇帝也是日夜兼程地派御林军给他送来,终于送到安好了,不然他还真没办法进行检验。

    卓然冲到了后院,对提取的检材进行了相应的检测,检测的结果让他陷入了沉思。

    在死者的内脏里,他发现了微量毒素,但是这种毒究竟是怎么来的卓然不能肯定,因为存在多种可能。除了死者中毒之外,还有可能是由于肌体**产生的毒素,或者来自于坟墓周围的污染,因为毒素很微量。

    但是这个发现至少证明一点,那就是死者有可能是中毒而死,只是这种毒不是宋朝常见的砒霜,所以用银针之类的是试不出来的。在缺乏现在检验手段的情况下,就算是包拯也无能为力。

    目前死亡原因也只是一种怀疑,卓然先把这个案子打开了一个口子,不过他现在有一个更紧急的事情要去处理,那就是皇帝。他要阻止师父给皇帝炼制有毒的药,不能让他把皇帝给害死了。

    卓然检验完时已经是到傍晚,城门马上就要关了,他立即赶回南城,问了守城官,得知天师还没有回来。

    卓然也是这么判断的。因为他估计今天做完仪式之后,天师他们还是会在那个小镇住下,第二天才会赶回来,到京城只怕也是傍晚时分了。尽管卓然估计对方会傍晚才能赶到,但卓然还是在第二天早早的就来到了西城门,张天师进城的必经通道上,在离城门口不远的路边一处茶楼坐下喝茶。

    因为这几天放中元节,不用上衙,街上人来人往的。卓然穿了一袭白袍坐在大厅中,摇着折扇,他来的早,茶馆中人不多,所以他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从这里可以清楚的看见城门口方向进来的人。等到了中午,卓然肚子饿了,点了几样小菜,要了一壶酒自斟自饮。

    又等到了接近傍晚的时候,终于看见一队队的御林军从城外进来了,卓然顿时精神一振,紧张的瞧着御林军缓缓从街边走过。终于,他看见了自己师父逍遥子,他依旧骑在一匹马上,眼睛似闭似睁,他的旁边有两队手持盾牌的兵士紧张的注视着街两边的动静。

    卓然立刻高声叫道:“师父,逍遥子师父,我是卓然。”

    听到这叫声,御林军吓了一大跳,立刻进入了警戒,几排手持盾牌的兵士挡在了天师面前,紧张的盯着声音传来处。天师的眼睛缓缓睁开了,目光越过兵士的肩膀缝隙望见了卓然,他笑了笑说:“哦?你怎么在这儿?”

    卓然赶紧拿出一锭碎银子拍在桌上,然后跑了出来。在御林军外面高兴得手舞足蹈,对御林军说道:“他是我师父,我是开封府的判官卓然,这是我的腰牌。”

    他立刻将腰牌取下,高高的举过头顶。

    一个校尉伸手过来接过了卓然的腰牌,反复观瞧,然后回头望向天师。

    天师微微点头,说:“他是我徒弟,你们放他过来。”

    御林军这才两边让开一条道,卓然快步来到了天师的马前,兴奋的说道:“师父,你怎么在这儿?”

    逍遥子说道:“我在京城炼丹呢,你呢?我听说你被委派到辽朝为官去了,怎么在这呢?”

    卓然赶紧说道:“我有紧急的事情已经回来了,官家把我调回来的,现在是在开封府当判官,师父你呢?”

    一旁的那军官知道卓然身份之后,和颜悦色道:“卓大人,尊师现在被官家尊为天师,从终南山请来专门炼丹的,呵呵呵。”

    卓然顿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哦,原来我听他们说,请来了一位专门能炼制延年益寿丹和长生不老丹的,原来是师父您啊,好长时间没见了,心里还真想师父。”

    卓然实际上半点都没想,说出这话到不觉得脸红,心想师父教了给了自己那么好的药粉,这才炼出了现代法医侦破需要的药剂,还教了自己滴血认亲的法门,这些可都是别人做梦都都想得到的宝贝。自己却没有回馈师父什么,连平时也不惦记,真是太不孝顺了。因此卓然又赶紧补了一句:“师父,您到我家去住吧,那庞太师把他的府邸给了我,很大很宽敞的,我还想跟师父好好讨教怎么炼丹呢,您上次教我的好多我都不明白。”

    天师微微摇头说道:“我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暂时走不开,等我忙过这一阵子再来见你。”

    卓然见他要走,赶紧急声道:“师父,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向你禀报,这件事关系非常重大,甚至关系到天下百姓,你务必要抽时间跟我聊聊,半个时辰就够了。”

    张天师哦了一声,想了想说道:“那行,那我跟你到你家去,只给你半个时辰,说完我就走,我真的很忙,不能够分心的。”

    卓然大喜,说道:“放心吧师父,我不敢耽误您的正事。”

    率领御林军的统帅听说张天师要前往徒弟家有些为难,不过他们不敢违抗张天师的决定,只好调转马头,前往卓然的太师府。

    来到太师府,御林军首先进去对太师府进行了搜查警戒,

    太师府里头的仆从管家眼见突然进来了这么多的御林军,吓了一大跳,不过见这些御林军和颜悦色的样子,说是要来护卫天师,他们这才知道,天师要到自己家来,一个个非常的兴奋,但是他们是没有缘分能见到天师的。

    卓然没有把师父请到内宅去,而是就在前院的花厅里头。

    御林军的统兵官知道,天师师徒要说重要的事,当然不敢在旁边偷听了,他们的职责只是护卫天师的安全。所以便派兵将在花厅外围设置了警戒,并在庞太师房屋外也都设置了重重警戒,但是距离房屋还有一段距离,可以让他们放心的说话。

    卓然把房门关上,坐在交椅上,直接对师父说道:“师父,你是不是炼制的丹药给包拯包大人吃了?”

    逍遥子愣了一下说道:“我不清楚,我目前只炼制出了一枚丹药,是给官家的,可以延年益寿,增强体质,百病不生。现在官家让我练长生不老药。哎,师父跟你交个底,什么长生不老,那都是瞎说,连天地都有终结的日子,人怎么可能长生不老,神仙也做不到啊,神仙只不过活的长一点而已。因此这长生不老药实际上也是延年益寿丹的极品而已,比延年益寿丹能够更长的延续人的生命。”

    卓然凑趣地说了一句:“那这丹药吃了,活个千八百年的没问题吧?”

    逍遥子笑了:“你想当彭山老祖吗?哪有人能活千八百岁的。不过不是我夸耀,吃了我的丹药,不说千八百岁,活个一两百岁是没问题的。要想活到两百岁以上,那就得看造化了,但这已经比常人高出了一倍呢,还不满足吗?”

    卓然笑道:“师父,官家可是相信你的药能够长生不老的,你现在去告诉他只能活一两百岁,他会不会觉得你在骗他?”

    逍遥子哈哈大笑,说道:“那有什么怕的?师父都已经活了一百五十年了,所以师父的寿辰其实也不长了,现在是多活一日算一日。再说了,他要吃了我的药,再活个一百五十年,师父早就死了,难不成他还把师父开棺鞭尸泄愤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