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原来如此
    卓然忙拱手还礼,说道:“这话应该倒过来说才对,奉御乃是皇帝身边最紧要的官员,皇帝的用药都是您给把关的,如果不是官家宠幸的人,是没办法担当这个职位的呀。”

    这个马屁拍到了点子上,张奉御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却连连摆手,客气道:“哪里哪里,卓大人谬赞了,不过官家倒的确信任下官,就好比那延年益寿长生不老丹,官家也都是让我来保管的,呵呵呵。”

    卓然一听这话,不由心头一动,说道:“哦?我听说长生不老丹极其灵验,吃了之后能够长生不老,这么宝贝的药,官家交给张奉御张大人您来保管,可见对您的宠幸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了。官家就不怕你像嫦娥那样,偷吃了仙丹,飞到月亮上去吗?哈哈哈。”

    张奉御微微一楞,听卓然大笑,这才知道开玩笑,便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黄公公更是笑得前仰后合,说道:“对呀,对呀,这就足以证明官家对张奉御的宠信。虽然御药院是管各地进贡的和诸邦国进献的珍贵药材的,但是这天师炼制的仙丹放在御药院,而不是放在官家自己的身边,足以证明官家对御药院是非常的放心啊。”

    能得到黄公公的赞誉,张茂则更是高兴,摸着光溜溜的下巴说道:“是呀是呀,官家对下官的厚爱让下官每每想起都是浑身激动不已,唯有粉身碎骨为官家办好事,才能报答官家赏识厚爱之心啊。”

    卓然又试探着问道:“这药放在御药院肯定是戒备极其森严,若不是如此,就算官家对大人再宠信,这地方不安全,只怕也不会这么做的。”

    张奉御连连点头说:“那是,我们御药院可是比官家的珍宝馆还要戒备森严,因为珍宝馆掉了东西他不至于害人性命啊,而我们这儿的东西要是弄错了,那可是涉及到官家、太子、嫔妃等等的安危的,是防御中的重中之重。别说是有坏人想进去捣鬼,就算老鼠都进不去的,哈哈哈。”

    黄公公见他有些得意忘形了,赶紧说道:“好了,卓大人时间宝贵,咱们赶紧的把东西给卓大人,回去忙各自的事。”

    张奉御一拍脑门,好像才突然想起这件事似的,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了,然后从里面取出一个做工精美的锦盒,送到卓然面前,说道:“这里面的东西可是宝贝,叫做碎梦花,这种花产自南洋的某处海岛,相当珍贵。这花服用的时候可以做很美好的梦,不会做噩梦。而且可以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比如大人要是喜欢金银珠宝,晚上就会梦到在金山银山上漫步,大人若是喜欢美眷如花,那晚上就会梦到在美女环抱中安眠,甚至能与之巫山**,真是神奇的很呢。”

    卓然一听眼睛都瞪圆了,说:“还有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叫碎梦花呢?”

    张奉御笑得有些促狭:“因为美梦到底还是要醒的,这么好的梦醒来之后却发现它是个梦,你难道不会心碎吗?所以便得了个名字叫碎梦花。”

    卓然也笑道:“原来如此。”

    张奉御轻轻打开了那锦盒,锦盒里有小半盒的花朵,放射出紫色的光泽,但是花已经干枯了,还有一种神秘的香味。

    张奉御道:“你要睡觉的时候,便把这花捻一颗放在清水之中泡一会儿,然后连着水一起吞服下去就可以了,就像服药一样。这种花你服用之后,不仅晚上可以做美梦,同时你还可以在第二天感到精神百倍。黄公公说大人你的睡眠不大好,所以特意给你挑选了这东西,希望能够帮助卓大人您睡个好觉。”

    卓然伸手想去接那盒子,忽然心头一动,又把手缩了回来,没有碰盒子,拱手施礼,说道:“多谢多谢,这么厚重的礼物,我可如何酬谢两位呢?”

    黄公公跟张奉御相互瞧了一眼,都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卓大人你也太客气了,这是顺水人情。因为请示了官家,是官家的意思,你要谢就只能谢官家,我们俩是奉旨行事,可不是私下拿来官家的药来送人情的啊,嘿嘿嘿,所以谈不上谢的。”

    “那也是要谢的,若不是两位大人这么费心的帮我挑了这么好的宝贝,我又怎么能拿到这么中意的东西呢?”

    张奉御倒是老实不客气的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实话,如果不是卓大人,您换一个人,纵然有官家这句话,我也断不会拿这碎梦花给他的。因为这可真的算得上宝贝,宫里的嫔妃娘娘有不少都想要这东西,因为见不到官家,能在梦中见上官家也是好的。可是这东西却不能随便给,一来这东西非常珍贵,数量有限,二来她们见不着其实更好。梦里见到了,醒来之后岂不是更难受,越难受便越茶饭不思,对身体不好,这岂不是我的罪过吗。”

    卓然点头道:“奉御大人说的非常在理。”

    黄公公和张奉御又闲聊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离开了。

    把他们送出大门之后,卓然返回书房,用一个茶托将他们两人喝茶的茶杯放在了茶托之上,又把那锦盒也一起放着,然后用茶托拖着,快步小心的来到了自己检验的厢房里。

    他取出了指纹刷,小心的刷取锦盒,果然显现出了几枚指纹,他又用糯米纸分别提取了这些指纹,随后他拿出了先前从包拯书架上拿到的那枚装延年益寿丹的锦盒,准备提取上面可能存在的指纹。

    卓然先前听到张奉御说了,这延年益寿丹是放在御药院的,在师父逍遥子练好之后,并没有存放在皇帝身边。也就是说,皇帝将延年益寿丹赏赐给包拯的时候,是从御药院拿取丹药送给包拯的,虽然是黄公公亲自送的药给包大人,但他要查清楚,这之前,张奉御是否接触过药物,还有没有其他人接触过。

    卓然用指纹刷刷取了这个锦盒,同样也显现了几枚指纹,分别用糯米纸进行提取,随后拿着放大镜进行对比观察。忽然他眼睛一亮,因为他发现了两枚指纹是相同的,从外形和指纹类别判断,似乎是拇指的指纹。

    随后,卓然对之前提取到的黄公公和张奉御的指纹再次进行比对,确定在包拯包大人的书架的锦盒发现的指纹中有张奉御和黄公公的指纹,另外还有几枚却不知道是谁留下的。

    此前在尸检的时候他已经想到了有可能需要进行对比鉴定,便已经提取了包拯的包大人的指纹,卓然立刻找出了包拯的指纹样品用来比对,发现锦盒上有一枚指纹是包拯留下的,而另外还有两枚指纹,却不知道是谁留下的。

    卓然瞧着那指纹心里有些发呆,到底是谁留下了这两枚神秘的指纹呢?会不会是这个人搞的鬼呢。

    当日下午。

    卓然坐着轿子到衙门上衙,在门口见到一个少妇正顶着烈日在那张望。他的轿子在门口落了轿,卓然下了轿,那女子便惊喜的跑了上来,对卓然说道:“卓大老爷,是我呀,你还认识我吧?”

    卓然一瞧,却是几天前他在河边路上见到的放河灯的那位三娘,忙说道:“是你呀,有事吗?”

    三娘有些失望,怔怔地望着他说:“是你说让我来听听消息的,我丈夫的案子有没有消息?”

    卓然一拍脑门,自己确实跟人家说过,可是他没想到这女子这么快就来了,这才几天功夫。而且主要是这个案子没有半点头绪,死者是不是死于谋杀都不知道,卓然也就没有紧迫感要去查。再加上同时要查包大人那个案子,于是他挠挠头说道:“我正在查,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有消息我会告诉你的,好吗?”

    三娘苦涩的笑了笑,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了。

    卓然从她的苦笑已经感觉到了她心中的极大的失望,这女子把自己作为她丈夫沉冤得雪的最后的希望,自己却连告诉她来打探消息这件事都给忘了,后面这话听起来又更像是在敷衍,怎么不让人心伤呢?

    卓然见到她蓝布衣衫后脊梁上被汗水浸透的一大块水渍,看得出不知道在太阳底下等自己晒了多久了,不由心情激荡,高声道:“我说的是真的,我马上就查,查好了一定给你个交代。”

    三娘站住了,扭头回来瞧了他一眼,笑了笑,点点头,然后走远了。

    卓然站在那儿呆了片刻,轿子还没走,因为按照要求,只有官员进了衙门,轿子才能够离开的,说不定官员马上又有事要到别的地方去。果然,卓然招手,把轿子叫了过来,对轿夫说道:“去宰相宋庠家。”

    乘着轿子往前走,卓然心想,最近身边还是缺个精练的书童,不行的话,还是把在放在老家的书童郭帅叫过来。另外也该跟父亲他们商量,把他们也接到京城来了,一家人在一起共享天伦,老家的院子就留着吧,毕竟武德县太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