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造访
    轿子很快到了宋宰相的宅院前。

    宋庠十年前是宰相,因为他儿子犯罪的事,被包拯弹劾,被撤了宰相之职,现在已经不是宰相了,不过还是习惯称呼他为宰相,他的府邸依旧还是以前的宰相府。

    卓然投上拜帖,不过他要见的不是宋庠,而是他儿子张大虎。

    卓然没有把他传到衙门去,因为卓然手里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犯了罪,甚至没有证据证明罪行的存在,这样把他传到衙门不妥当,更何况他父亲还是堂堂的前宰相,所以卓然决定亲自登门调查此事。

    他想跟宋大虎来个短兵相接,看看对方对这个问题有没有什么敏感的反应,从而确定这罪行是否存在,这将对卓然下一步是否采取进一步的侦查措施提供心理上的依据。

    卓然在会客厅与宋大虎相见,宋大虎对卓然非常客气:“卓大人到辽朝为官,听说是风生水起。卓大人的破案的本事当真是无人能及。这次包大人突然离奇死亡,官家紧急招大人回来,便是为这个案子吧,恐怕也只有卓大人才能够胜任了。”

    卓然盯着他说道:“官家从来没有对外说过包大人死亡是被谋杀,也没有把他作为刑事案件立案,宋公子为何这么肯定包拯包大人的死需要我来侦破呢?”

    宋大虎明显愣了一下,马上笑呵呵的掩饰道:“这很好推测嘛,包大人一死没几天,卓大人就紧急赶了回来,而且马上出任开封府的判官,这两者若是没有什么关联的话,我想很多人都不会相信的。所以我就随便这么猜了猜,要不是就算了,我也不是朝廷的官员,实际上犯不着我去牵挂这种事的。”

    卓然笑了笑说:“宋公子虽身不在朝堂,却关心国家大事,正是读书人应当有的胸怀啊。”

    宋大虎哈哈大笑说:“卓大人,你这是打我的脸了,我从小喜欢舞枪弄棒,最头疼的就是读书,我爹逼我读书,我说你连中三元,就非要我也跟着你吗,已经有你那么厉害了,我再怎么也超不过你呀,还不如不学了。把他给气的,最后拿我没办法。不过读书人胸怀天下,我们习武之人也未尝不是如此。一旦国家有难,披挂上阵的恐怕还得是我们这些习武之人啊。”

    卓然瞧着他说道:“看来,宋公子非常喜欢武功,不知道修炼的是哪一门功法?”

    “我什么都学一点,开始跟家里的看家护院学,后来寻师访友,拜了不少师父,这个学一点那个学一点,所谓博览众家之长嘛,实际上啥都不精,让卓大人笑话。”

    卓然眼珠一转,说道:“宋公子过谦了,不知道下官有没有福气,见识一下公子的武功啊?我从小体弱多病,本来也想习练武功,可惜没有这样的机缘。”

    宋大虎立刻说道:“卓大人有这个雅兴哪有何不可?走,咱们到后花园去,那儿比这儿宽敞通透。”

    宋大虎带着卓然来到了后花园处,后花园修成了一个练武的场子,两边两排架子上十八般兵刃一应俱全,有几个壮汉正在那儿舞枪弄棒,打的甚是热闹。见到卓然来了,身穿官袍,却不认识,但也知道是官府中人,赶紧躬身施礼,退到一旁。

    宋大虎指着两排兵刃说道:“我不是夸口,我从小练武,十八般武艺无一不精,卓大人想看在下施展哪一门武功尽管挑。”

    卓然瞧了一眼,说:“我听人说有一种暗器叫钢蛋,跟鹅蛋一般大小,滚圆,一般是用来练手劲的,在手上滚着三个弹珠,要是遇敌的时候可以作为暗器使用,砸出去能打的人骨断筋折威力无穷,比那什么金钱镖袖箭啥的都要厉害得多,不知道宋公子是否也擅长?”

    宋大虎笑了,说:“你还说对了,我经常没事就转转弹珠练手劲,看来卓大人对武学一道还是颇有研究的。刚才在客厅会见大人,所以我没有将弹珠随身带着,既然大人说了,我便取来给大人瞧瞧。”

    随后一展手,他身后跟着的小厮赶紧捧了一个锦盒过来,锦盒打开,里面赫然三个锃光瓦亮的钢珠。

    宋大虎理了理衣袖,伸手从锦盒中抓起三个弹珠,在手里非常娴熟的哗啦哗啦转动起来,说道:“大人,您看是不是这样?”

    卓然见他转动娴熟,由衷赞叹:“正是如此,原来宋公子也擅长此道。”

    宋大虎右手从左掌掌心取了一枚弹珠握在手中,指着十步开外的一个人形靶标说道:“卓大人,你说打他什么地方?”

    卓然瞧了瞧说:“打他脑袋好了,一击毙命。”

    宋大虎爆喝一声,扬手掷出那钢珠划过一道金芒,砰的一下,正中人形靶标的头部,这靶标是木头雕刻的,这一下将那木头做的人形靶标头部打得木屑横飞。

    卓然作目瞪口呆状咋舌道:“真是厉害,原来公子暗器如此了得,这要打到人的脑袋上,那岂不是要开花了。”

    宋大虎哈哈大笑。

    他的随从跑了过去,把那弹珠捡回来,用一块红绸缎仔仔细细擦干净,再用红绸缎托着递到了宋大虎手中。宋大虎接了过来,放回了锦盒,他现在总不能一边玩着弹珠一边跟卓然说话,那很不礼貌,同时,他还想继续展示其他的武艺,在卓然面前炫耀一下。

    卓然望着那仆从捧着锦盒站在一旁,赞叹的说道:“这弹珠当真好,我这手上就没劲,有时候写字久了便手腕酸痛,要是每天也能这么转动一下弹珠,活动活动手指,应该是极好的。可惜这玩意儿我也不知道京城哪有卖的,要不然去买一副弹珠回来玩玩,只是外面的恐怕就没有公子这精心制作的弹珠这么好啦,嘿嘿。”

    宋大虎哈哈大笑,伸手从侍从手里抓过锦盒,送到了卓然面前,说道:“卓大人看得起在下便收下这幅弹珠,尽管拿去玩,无妨。”

    卓然赶紧摆手说道:“不,这是说的哪里话?我只是随口说说,这些是公子的随身宝贝,这么珍贵,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我拿走了,公子可就没了,那是不行的。”

    宋大虎将那一盒钢珠拍在卓然手心说道:“送给你,你就拿着,我再打造一副就是。能够跟卓大人交上朋友,也是我宋大虎的荣幸啊,哈哈哈。”

    卓然捧着那一盒弹珠喜上眉梢,说道:“那我就愧领啦,多谢公子。”

    宋大虎说:“大人还想看什么样的武艺呀?”

    “公子最拿手的是什么就看什么吧,反正我对武功也不了解。”

    “行,我最擅长的是刀法,我的刀叫鬼影刀,也是江湖上送给我的外号,刀法快如闪电,就像鬼的影子一样,不可琢磨。不过那是江湖兄弟的谬赞,我就使上一套鬼影刀让大人指教。”

    说着走到架子上,仓啷一声抽出一柄刀,在手里玩了几下,又将刀插了回去说:“这刀还是太轻,我还是用我自己的吧。”

    立刻就有侍从飞奔跑了回去,很快取来了一柄金环刀,这刀的刀背很厚,在刀锋处有一枚金环,金光闪闪,不用拿在手中都能感觉到它的重量。

    宋大虎得意洋洋的取过长刀,在手中舞了几个刀花,随后走到场中,一抱拳,拉开架势,舞了起来。

    卓然在现代社会没少看武术比赛,但是那些都是武术中的套路,大部分是注重美观,而宋大虎的这套刀法却让人感觉到一种阴森可怕。刀法惊如蛟龙,动如脱兔,闪转腾挪,卓然不禁由衷赞叹,单论刀法,这可比现在社会电视上看到的武术比赛要实用的多,看来这宋大虎还的确是拜过名师,得过真传。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的武功跟卓然见过的高手天仙儿,还有天池宗的几位特使,天王和金刚相比,那相差甚远。一套刀法使完收了,宋大虎瞧着卓然,卓然便使劲鼓掌,说道:“这可真是厉害,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哈哈哈。”

    宋大虎更是得意,对卓然说道:“卓大人还想看什么?”

    卓然摆摆手说:“已经非常好了,多谢公子,咱们再走走聊聊吧。”

    “行啊没问题。”

    宋大虎将单刀交给了侍从,对卓然说:“那咱们就在后花园逛逛吧,我家在后花园还是不错的。不过我听说庞籍庞太师把他的宅院都给了你,我这便是比不上的了。”

    卓然忙解释说:“不是给了我,是借给我住,因为我初来乍到没地方住。”

    “那还不是一样,口头上说借,实际上谁不知道这庞太师已经没几天活头了,老病缠身,他在档口把这宅院给你,估计就是准备送给你的。再说庞太师在朝堂一辈子,赚的钱堆成山,还缺这所宅院吗?我听说他在老家的宅院也不亚于京城这处宅院,而且豪华程度更有甚之,要是我是你的话,半点不犹豫便笑纳过来,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