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给点儿颜色看看
    两个一边说一边往后花园走,当远远离开了那些弟子之后,卓然开始说到正题:“这两天有个女的到开封府衙门来喊冤,她名叫三娘,不知道公子是否认识?”

    宋大虎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了,回头瞧了瞧卓然,摇摇头说:“不认识。”

    卓然立刻敏锐的从他的表情中感觉到了他在说谎,但卓然并没有点破,继续说道:“这女子说,她曾经在街上跟她丈夫一起被公子您调戏,她丈夫斥责公子,还说公子不得好死,结果公子回了他一句要看谁不得好死,不知道有没有这种事?”

    卓然这次没有直接看宋大虎,但是他的眼睛的余光却牢牢的盯住了他脸上的任何一个变化。

    宋大虎果然感到很是震惊,甚至有些惊慌,随即笑容又把它们都掩盖了,说道:“大人不会相信这些山野村妇的无稽之谈吧,我堂堂宰相的儿子,会到街上调戏民女吗?再说了,我何必跟他斗这气呢。”

    卓然点点头说道:“我听说公子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人,当年被判入狱也是因为面子上的事情跟别人发生争执互殴,结果失手把对方打死了。”

    宋大虎愣了一下,站住了,瞧着卓然说道:“卓大人看来对在下很是了解,似乎今天来不是想来跟宋某交朋友的,而是来查案的。”

    卓然也站住了,背着手瞧着他,说道:“两者皆有,一来是诚心想结识宋公子,二来的确想问问这件事,因为这女子到开封府衙门来喊冤之前,还曾经去包大人的御史台喊过冤,我总得查一查吧。”

    宋大虎道:“那大人查到什么了吗?”

    卓然道:“我刚开始调查,这案子还没立案呢,不过如果我真的发现有什么端倪的话,我会立案的。一旦案立了,那就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会采取一系列的侦查措施,到时候可能会传唤公子,还请公子配合我们开封府的工作,不要让下官为难呀。毕竟您是宰相的孩子,应该带头遵守王法的,对吧?”

    宋大虎道:“既然如此,那大人还是回去忙公务吧,至于你刚才说的配合你们开封府查案子,我当然会配合。如果大人真的找到证据证明她丈夫是我杀的,那尽管派人来抓我就是了。”

    “我刚才似乎没有告诉公子她的丈夫被人杀了,或者她丈夫已经死了呀,难道不能是因为她被人强暴之类的刑事立案吗?”

    宋大虎眼睛精光大盛,突然伸手,嘭的一把重重地击在身边的一棵大树上,那大树猛烈摇晃,连树下面的泥土都裂开了几道缝隙。

    卓然点点头,抬头瞧了瞧这棵树,说道:“看来公子对这棵树不是很喜欢,说实话,我也不大喜欢,要不我们俩把它毁了吧,我来助公子一臂之力。”

    说罢伸手过去,砰的一下按在树干之上,体内云纹功瞬间流转,强大的吸力集中在了手掌之上,猛地往后一抽,就听咔嚓一声,竟然将那棵树拳头大的一块生生地从树干上抽取了出来。

    卓然瞧了瞧手上的这块树的木块,说道:“他这树还真不结实。”

    随后将它扔在了地上,他心中对自己这得到了三家悬浮石之后数倍增强的壁虎功的威力感到震撼。先前他能直接抽取耶律泰的心脏,这一次他是抽的树干,以前没试过,只想试一下,毕竟既然能把人的心脏抽出来,或许能抽掉树皮也未可知,那也就起到威慑作用了。没想到这一试之下,居然能将这棵大树拳头大的一块木头直接抽取了出来,其威力之强悍,当真让人瞠目结舌。

    宋大虎蹬蹬倒退了好几步,目瞪口呆的甚至有些惊慌地瞧着卓然,他没想到卓然居然有如此高强的内功,这一抓居然能将拳头大的一块木头从树干生生抓取出来,这要是抓到自己身上,一个拳头大的窟窿,那就死定了。原来这看着文质彬彬的书生居然是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自己当真看走眼了,刚才还在他面前班门弄斧。

    宋大虎额头冷汗直冒,死死盯着卓然说道:“卓大人,你,你这是做什么?”

    卓然眼见对方刚才一掌猛击大树,显然是想示威,他好胜之心顿起,也想还以颜色,告诉对方自己不是软柿子,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卓然拍了拍手说道:“我感觉这位叫三娘的姑娘说的关于宋公子你的事情,须得查个明白为好,若真的不是这么回事,也给公子一个清白,不是吗?好了,告辞。”

    卓然瞧了瞧神情慌乱的宋太虎,背着手扬长而去。

    宋大虎望着卓然远去的背影,又瞧了瞧那棵树上挖出的窟窿和地上的那一坨木头,打了个寒战,脸上却露出了阴测测的冷笑,说道:“明枪明刀的打我或许干不过你,不过,嘿嘿,君子才会那样明着对决,可惜我是小人。”

    ……………………

    卓然离开了宋大虎的家。

    他很高兴,此行达到了目的。直接的火力侦察,探知了对方的反应,确定这个案子肯定是宋大虎干的,这是他内心确信了的,剩下来就是要寻找证据了。他当然不会因为自己的内心确信就治对方罪的,还必须要收集到证据。

    那刚才故意拿话让宋大虎把钢球给自己,目的就是提取对方的指纹。现在他拿到了宋大虎的指纹,这是基础,下一步很可能会用得上。

    不过卓然并没有着急着对指纹进行检验,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赶紧把三娘和她的婆婆保护起来,因为卓然从今天跟宋大虎短兵相接,感觉到这人十分阴狠,做事不择手段,他担心三娘会有危险。

    回到住处,他立即换了一身衣袍,骑了一匹快马,并雇了一辆马车,出来城门,直奔西边三娘家方向而去。

    出了西门一路往西,那马车走的速度不快,卓然速度也算快了,但卓然还是感觉到不安。他对马车夫说,让他后面来,一路往前,到了前面集镇停下等自己,自己要先走一步。

    马车夫答应了,卓然立刻快马加鞭往前飞驰而去,他有些懊恼,自己先前应该先把三娘她们转移出来,隐藏在自己的府中,这样才能确保安全,要不然三娘也死了的话,这案子真的就成了无头案了。

    卓然跟上一次赶回去一样,快马加鞭,不停的抽打着马,那马几乎要腾空飞起来了。他有些可惜先前辽朝萧革儿子的那匹汗血宝马,要是自己能够得到那样一匹骏马,日行千里夜走八百就好了。又或者自己发明一辆汽车,直接开车,那比马的速度可快多了。可是那都是妄想,卓然现有的知识还不足以让他造出车辆来。

    一路飞奔,快到深夜的时候,卓然终于冲过了集镇,再往前二三十里路就能到三娘所在的房舍了。冲过着集镇的时候,他看到前面有几匹马,上面有四个黑人,也是快马加鞭往前赶。卓然心头一凛,他没有追上去,这条路他熟悉,前面有一个弯道,如果从山坡上绕过去,可以抄近路越过他们。

    卓然立刻拨转马头冲下了驿道,直接超到了他们前方,然后迅速往前跑去。马已经累的不停的喷着响鼻,但卓然还是没有松劲,不停的拍着它的脖子说道:“坚持一下,咱们现在是救人。”

    那马似乎听懂了,四蹄不停的翻飞,往前努力狂奔,终于来到了那茅草房门前。卓然翻身下马,在马上屁股上狠狠一鞭,那马便独自往前奔去。卓然便迅速往茅草房跑了过去。

    ……………………

    四个人黑衣人也一路打马,终于也来到了这茅草房的旁边,便勒住了马缰,四处看了看,其中一个老者说道:“没错,就是这。动作利索点,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其他几个都点点头,翻身下马,抽出了马鞍上的单刀,提着迈步往上走。他们来到茅草房门前,迅速绕着房子转了一圈,随后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一个壮汉一脚踹开了门冲了进去。

    屋里黑洞洞的,似乎只有一张床,床上似乎有人,但是他们这么大动静冲进来,那人也没有清醒。

    黑老汉伸手入怀,掏出火镰划燃了,想看看被子下面是否盖得有人,便伸手过去,抓住被子猛地掀开。忽的看见一个年轻男子躺在被子里,手心上有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正在冲着他们笑。

    四个人惊骇之下,还来不及做出第二个反应,那珠子忽然放出极其耀眼的光芒,那光芒几乎比十个太阳加在一起还要猛烈。

    转瞬间,这四个人都发出了惨叫,手捂着眼睛踉跄后退。老者反应最快,一手捂眼,一手将手中刀朝着床上猛的一刀劈了下去,咔嚓一声,却感觉好像是劈在了被子上,床上的人应该不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